中文小说精选·黄易《边荒传说》卷四十二
第 二 章 笑谈天下

  燕飞从码头离开谢家,投进冰冷的河水里,他的心亦如秦淮水的冰寒彻骨。
  现实太残酷了。唉!天妒红颜,他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含意。
  燕飞生出心碎的感觉。谢家是否被下了毒咒呢?
  一艘轻舟从上游驶下来,到横互燕飞前方时,竟停定不去,水流对她似没有丝毫的推动
力。
  燕飞暗叹一口气,从水中一跃而出,轻松的落到船头处。
  坐在艇尾的「魔门圣君」慕清流平静的注视着他,唇角挂着一丝笑意,船桨打入水里,
艇子立即转弯,掉头逆流而上。
  燕飞正对慕清流作出新的评估,因为他能对燕飞的精神生出感应,武功已绝对的是属于
向雨田的级数,今夜恶战难免。自己如能干掉他,魔门势将崩溃。
  可是?可是自己真能狠得下心肠这么做吗?自己的生父也是魔门的人。
  燕飞淡淡道:「收手吧!」
  慕清流沉声道:「鬼影是不是已栽在燕兄手上?」
  燕飞坦然点头。
  慕清流续下去道:「燕兄晓得我是谁吗?」
  燕飞知瞒他不过,微笑道:「慕兄你好。」
  慕清流苦笑道:「淑庄太不小心了,竟没料到会有如燕兄般的高手在暗里监视她,遂被
燕兄跟踪至慕某人藏身的画舫,且听得我们要对付锺秀小姐的计划。我感应到燕兄的一刻,
已心中奇怪,如果燕兄是负责保护锺秀小姐,怎会让我接近她呢?多谢燕兄坦白相告,解开
我的疑团,其时燕兄误以为我只是下毒,到发觉我直闯锺秀小姐的香闰,方提高警戒,也令
慕某人察觉到燕兄正窥伺一旁。燕兄果然名不虚传,竟能瞒过慕某。」
  燕飞听得头皮发麻,此人才智之高,脑筋的灵活,绝不在他所认识的任何智士之下。幸
好自己没有隐瞒,否则会被他小觑,便不利要进行的「好言相劝」。
  慕清流便像向雨田,会看不起才智舆他不相称的对手。
  小艇在慕清流轻摇橹桨下,缓缓逆流而上,不知情的人会以为他们是建康的名士,正游
河谈心。
  今次慕清流忽然现身与燕飞相见,令事情的发展,到了不受任何人控制的地步,谁也没
法逆料将来的可能情况。
  燕飞叹道:「慕兄收手吧!悬崖勒马,尚可保持魔门的元气。」
  慕清流大讶道:「究竟是否我的错觉,我竟感到燕兄的诚意?燕兄竟关心我圣门的盛衰
吗?燕兄为何不像其它所谓的正道人士般,视我圣门中人为人人得而诛之之徒?请燕兄指
点。」
  燕飞直觉感到慕清流是可讲理的人,而非蛮缠的冥顽之辈。平静的道:「在这大乱的时
代,甚么正邪之道的界线已变得模糊不清。成则为王,败则为寇,没有甚 道理可讲。不过
桓玄败象已露,慕兄若明知不可为而为,只会令贵门陷入绝境,动辄落得全军覆没的命运。」
  慕清流凝望他好半晌后,点头道:「燕兄这一番话语重心长,言辞恳切。不过慕某却不
同意燕兄的看法。桓玄兵力达十二万之众,战船超过四百艘,且据有如建康般的坚城作据点,
又占有大江上游之利,拥巴蜀雄厚的物资作后盾,兼得建康高门的支持,纵然一时不能奈何
刘裕,但如相持不下,吃亏的始终是刘裕,对吗?」
  燕飞迎着河风深吸一口气,从容道:「表象确如慕兄所述,但慕兄却忽略了贵方最大的
破绽弱点,就是选择错误,挑了桓玄,而此人根本难成大器。」
  慕清流微笑道:「桓玄是否帝皇之材并不重要,只要他肯接受我们的意见,刘裕必败无
疑。」
  燕飞淡淡道:「桓玄肯接受你们的意见吗?」
  慕清流轻轻道:「桓玄害怕了!」
  燕飞皱眉道:「慕兄这句话是甚么意思?」
  慕清流道:「全赖你们大力帮忙,先后两次派船突破建康的江防,令桓玄再不敢倚赖其
自身的手下。现在桓玄已把建康的水防交给我们,如你们再派人闯关,肯定吃不完兜着走。」
  燕飞心中暗懔,晓得魔门确有一套具高效率的传讯系统,故慕清流能把握于不久前发生
的事。
  道:「慕兄不但高估了桓玄,更低估了刘裕。桓玄兵力虽达十二万之众,莉州军亦是精
锐之师,但自桓玄进占建康后,战线拉长,兵力也由集中变分散,根本无力捍卫漫长的大江
水道和沿江的十多个重镇。让我透露一个消息,两湖帮仍保存一半的实力,且万众一心要为
聂天还复仇,当巴陵重入两湖帮之手,江陵便岌岌可危,慕兄认为桓玄可应付一场两条战线
的战争吗?甚么上游之利、巴蜀之资,将再不存在。」
  慕清流哑然笑道:「燕兄勿要唬我!两湖帮群龙无首,人心涣散,再难卷土重来。且巴
陵有我们的人在主持,绝不会让两湖余孽有东山复起的机会。」
  燕飞淡然自若的道:「圣君似乎算漏了一个人,而此人正是两湖帮能卷土重来的关键人
物。」
  慕清流拍腿苦笑道:「燕兄是指小白雁吗?她现在是否在两湖呢?」
  燕飞道:「你在巴陵的人竟掌握不到这个消息,可见已陷于被封锁孤立的劣境,如果我
没有猜错,巴陵陷落的消息会在十天内传到建康来。」
  慕清流有点意兴阑珊的道:「我害怕的情况终于出现了,不过只要我们守稳江陵,当可
压得两湖帮不敢进入大江。凭他们的实力,理该无法影响大局。」
  燕飞耸肩道:「但从另一个角度去看,你们必须调重兵往巴陵,如此则大幅抽薄建康的
军力,假如广陵落入刘裕之手,你们敢对他展开全面的反击吗?」
  慕清流凝视燕飞,不解道:「燕兄是真的想说服我,要我收手吗?我真的不明白。唉!
我不明白的事多着哩!例如我丝毫感应不到燕兄的敌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们不是势不
两立的吗?」
  燕飞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慕兄因何在此等候在下?」
  慕清流洒然道:「燕兄此问大有深意。表面看来,我当然是希望能击杀燕兄,但若我真
的要杀燕兄,绝不会挑秦淮河作战场,更不会予燕兄公平决斗的机会。」
  接着现出醒悟的神色,淡定的道:「因为燕兄的忽然出现,令我生出危机四伏的感觉。」
  燕飞心叫不妙,此人才智之高,还在他原先的估计之上。如被他察破对付李淑庄的大计,
会令他们阵脚大乱。
  慕清流忽又道:「向雨田在燕兄眼中,是怎样的一个人物?」
  他这两句话突如其来,令燕飞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不过如不坦诚相告,会破坏他们目下
间微妙的气氛,令交谈难以继续下去。
  道:「我初见慕兄之际,便忍不住拿向雨田来和慕兄比较。慕兄明白我的意思吗?」
  慕清流点头表示明白,道:「不瞒燕兄,向雨田是我最想见的同门,我亦非常欣赏他这
个人。像向雨田这种人,自有其超卓的识见和独特的性格,不受任何门规约束,亦不想有任
何束缚,便像他的师傅墨夷明。不过向雨田确有独立特行的资格,鬼影便曾亲口向我说过,
除非我肯与他连手对付向雨田,否则他没有把握对向雨田执行门规。」
  燕飞愕然道:「向雨田若听到慕兄这番话,会生出知己之心,且非常高兴。」
  此时小艇驶入燕雀湖,慕清流收起船桨,任由小艇随波飘荡。
  慕清流微笑道:「我本来的姓名非是慕清流,这是我到建康后取的名字,以示我对名士
文化的欣赏。不过能被我看得入眼的名士寥寥可数,他们均是真正的名士、高门里的清流,
谢安则于我欣赏的名士中高踞榜首,所以我不愿伤害锺秀小姐的心意,是绝对发自真心。」
  想起谢锺秀,燕飞的心直沉下去,叹了一口气。
  慕清流仰望星空,吁一口气的悠悠道:「谢氏家风,确是令人景仰,其名士家风、庄老
心态,恰是整个名士传统的结穴和落脉,雅人深致。但谢家子弟又不能不出仕、为官、固位,
否则其风流意韵便无所附丽,也令其家史更多彩多姿,起伏跌宕,恰正反映了整个大时代的
传承、迁变和消亡的过程。唉!我今夜太多感触了,是否因我已嗅到失败的气味?」
  燕飞涌起与知心好友深谈的古怪滋味,道:「贵门不是为求夺权,不择手段吗?但我怎
样也感觉不到慕兄是这种人。」
  慕清流目光回到他身上,徐徐道:「或许终有一天,我会和燕兄作生死决战,但绝非今
夜。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直至此刻,我仍没法对燕兄动杀机,不但因为我仍没法掌握燕兄
的深浅,更因为我对燕兄生出亲近之心,这令我明白为何向雨田会成为燕兄的伙伴和朋友。」
  燕飞欣然道:「这是不是表示慕兄认为我的提议,有商量的余地呢?」
  慕清流凝望他好半晌后,道:「燕兄可否坦诚赐告,为何这般关怀我圣门的盛衰荣辱呢?
燕兄大驾在此,已显示燕兄掌握到这场换朝之争的成败关键,令我生出惧意。燕兄放心说吧!
我是会为燕兄严守秘密的。」
  燕飞道:「我想先弄清楚慕兄是怎样的一个人,还有贵门的其它人,会否挑战慕兄的决
定呢?」
  慕清流哑然笑道:「燕兄的要求很公平,我既要知道燕兄的秘密,当然要先透露自己的
底细。坦白说,我和燕兄间谁高谁低,对大局已是无关痛痒。即使我能杀死燕兄,影响的只
是拓跋珪与慕容垂间的斗争,绝不能左右南方局势的发展,反只会便宜了南方的胜出者。」
  燕飞点头道:「慕兄看得很透彻。现今南方的情况,等若箭已离弦,只看能否命中目标。
当巴陵重入两湖帮之手,广陵则被刘裕攻占,慕兄当晓得我非是虚言恫吓。」
  慕清流淡淡道:「燕兄为何独不提建康的情况,是否有些事是你不想提及的,以免引起
我的警觉呢?」
  燕飞心叫厉害,和这人说话须非常小心,一个不留神,又或故意忽略某一方面的事,都
会惹他怀疑。幸好李淑庄只字不提关长春,否则怕他早猜到他们的倒庄大计。
  燕飞道:「在建康我们之间的情况,可以近身搏击来形容,大家都要展尽浑身解数,不
容有失,有些事不便说出来吧!」
  慕清流苦笑道:「这正是我生出危机感的另一原由,令我害怕的地方,就是我们在明,
你们在暗,主动权已落入你们的手上。」
  燕飞道:「我很欣赏慕兄的坦白,令我对圣门大为改观。」
  慕清流沉吟片刻后,道:「事实上我和向雨田都可说是圣门的异种,向雨田之所以会这
样,皆因他的师傅退隐沙漠后,专志修练敝门秘传的大法,再不过问敝门的事,所以培育出
来的徒弟,对敝门没有归属感。而我的情况却不相同。敝门又可分为两派六道,其它门派的
名称恕我不便透露,但我所属的派系花间派,不论武功心法,均在敝门中另辟蹊径,故培养
出来的传人亦与其它派道传人迥然有异,对事物更有另一套看法。至于我个人的决定,是否
可作为敝门的决定,那就是要看事情的缓急轻重,如是关系到争天下的斗争,那各派道当有
自行决定的权利。如果我认为事不可为,会向其它派道发出全面彻退的指示,至于他们是否
遵从,则不是我可以管辖的事。这么说燕兄满意吗?」
  燕飞默然片刻,然后轻描淡写的道:「慕兄这般坦白,我也不瞒慕兄,墨夷明正是我燕
飞的生父。」
  以慕清流的修养,仍忍不住失声道:「甚么?」
  燕飞道:「此事慕兄须为我严守秘密,这是我不愿让人晓得、至乎不愿提起的事。现在
慕兄该明白为何我会与向雨田成为伙伴好友,因为我们可以完全信任对方。」
  慕清流呆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燕飞叹道:「你们是没有机会的,关键处在桓玄,而桓玄根本不是刘裕的对手,形势的
发展,会令慕兄再不怀疑我的看法。收手吧!只有急流勇退,方可保持贵门的元气,我实不
愿贵门毁在我燕飞手上。这是个成者得到一切,败者输掉家当的游戏,中间没有丝毫转寰的
余地。如果慕兄坚持战至最后一兵一卒,我只好用尽全力来打击贵方,再不讲甚么人情渊源,
因为我再没有选择。」
  慕清流深吸一口气道:「听燕兄的语气,对如何打击我们,早已成竹在胸。」
  燕飞道:「慕兄是因测不破我们的手段,致生惧意,对吗?」
  慕清流双目精光闪动,沉声道:「我们可否立下赌约,假如巴陵、广陵确如燕兄所料,
在十天内陷落,我立即向敝门发出全面撤退的指令,但如果燕兄所料有误,燕兄则须退出南
方的纷争。」
  燕飞想也不想的道:「三日为定。」
  慕清流动容道:「原来燕兄对自己的猜想竟有十足的把握。」
  燕飞道:「慕兄不是想反悔吧?」
  慕清流苦笑道:「我们曾要求桓玄让我们负责镇守江陵,那便可以兼顾巴蜀和两湖的形
势发展,岂知却给这蠢货一口拒绝。而燕兄提出的,正是我们最害怕会出现的情况。若让形
势发展至那种田地,我们若仍不懂收手,便像桓玄般愚蠢。」
  燕飞欣然道:「慕兄确是提得起,放得下的智者。」
  接着又道:「我们今夜能在此谈笑,正表示我们进入短兵交接的阶段,慕兄将会对我们
进行全面的反扑,我们当然也不会留手,情况的发展,再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慕兄有想过
这方面的问题吗?」
  慕清流叹道:「燕兄在建康的部署,我完全猜不着摸不透,燕兄指我能全面反扑,实在
太抬举我了。」
  燕飞微笑道:「以慕兄的才智,虽或未能猜到我们行事的细节,但总能掌握大概。桓玄
之所以能轻取建康,全赖建康高门的支持。一旦桓玄失去高门的支持,桓玄也完蛋了。我们
就算不作任何事,当桓玄逐渐暴露他的豺狼野性,将会失去高门的心,而目下形势正依这方
向发展,谁都难以改变。」
  慕清流皱眉道:「燕兄为何有这番话呢?」
  燕飞正容道:「我的意思是桓玄必败无疑,慕兄愈早收手,愈能保持贵门的实力和元气。
燕某之言至此已尽,希望慕兄好好考虑。」
  慕清流道:「如我不能坚持直至赌盘开局,如何向门人交代?燕兄的好意心领了,我仍
会留在画舫,燕兄若想找我说话,我慕清流无任欢迎。」
  燕飞一声长笑,翻身投进湖水里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