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精选·黄易《边荒传说》卷四十二
第 一 章 苦中作乐

  燕飞的精神倏地提升至顶点,只要「魔门圣君」慕清流下手伤害谢锺秀,他会不顾一切
的向慕清流出手,直至分出生死胜负。
  此时慕清流来到谢锺秀卧榻之旁,在油灯的芒光照耀下,俯头默默打量正在床帐内拥被
而眠的谢锺秀。
  楼下的一个婢女,已端起药荡,准备送往二楼去。
  倏地慕清流转过身来,且移到窗旁,目光投往夜空,燕飞可清楚看到他一脸欷献伤感的
神色,那绝不是假装出来的,而是心有所感,情动于中,他本来平静至近乎冷酷的眼神亦起
了变化,闪动着令人难明的某种深刻的情绪。
  小婢女足踏阶梯的声音于此时响起。
  慕清流现出一个无比苦涩的神情,摇头喃喃的念出一句话来,接着穿窗而出,不带起任
何风声的落往地面,然后毫不停留地没入园子的林木去,迅速去远。
  暗处的燕飞立即头皮发麻,心神震撼,因为他已读出慕清流喃喃自语的那句话。
  燕飞生出不敢面对「现实」的软弱感觉,可是眼前却是无可逃避的现实。
  慕清流念的是「天妒红颜」四个字。
  他究竟看出甚么来呢?为何竟放过下毒的良机?燕飞再没有勇气想下去,心乱如麻的等
待登楼的机会。
  屠奉三在宋悲风身旁坐下,道:「不用担心,以燕飞的身手,若一意要逃走,干军万马
也拦他不住。」
  宋悲风苦笑道:「我不是担心小飞,而是在想谢家的事。当年的情况我最清楚,安公真
的不愿出仕,更是旁观者清,眼看着无后有王敦和苏峻之乱,都曾一度攻人建康,使他明白
晋室的政局是怎 的一回事。」
  屠奉三默默听着、对旧主的缅怀,已成了宋悲风生活的一部分;而屠奉三对旧主桓玄,
却只有噬心的仇恨。
  宋悲风叹道:「王导便正是活生生的例子。安公平生最佩服的人,正是王导。在安公二
十岁前,晋室一直是王导在执政,而即使在王导睿智宽达的施政下,背后痛恨他,密谋要轰
他下台者仍大有人在,以此可见其余,安公真的不愿趟此浑水。兼且当时桓温早露不驯之心,
安公怎愿卷入朝廷的激烈斗争里?唉!当诏书送至东山,安公为此整天没有说过一句话,可
是当他决定接受后,却从没有退缩过。」
  屠奉三明白宋悲风为谢安的这番辩解,是有感而发,针对建康批评谢安的闲言闲语而说
的。因为谢安一派名士作风,即使栖迟东山期间,仍携妓同行,故被认为「既然与人同乐,
就不能不与人同忧」。言外之意,是他不能安于淡泊处约的生活。
  屠奉三点头道:「我明白!」
  宋悲风惨然道:「安公肯出山是一种牺牲,不但葬送了逍遥自在的山林野逸生活,更令
谢家成为众矢之的。但他为的非是个人的荣辱,更不是家族的声名地位,而是汉人的福祉、
汉统的延续。幸好谢家除他外还出了个谢玄,致有现在的小裕,否则后果更不堪想象。」
  屠奉三怕他太过伤情,岔开道:「当刘帅收拾桓玄,平定南方,宋大哥有甚么打算呢?」
  宋悲风双目闪着奇异的光芒,沉声道:「到甚么地方去都好,我不想再留在建康,不想
再听到有关建康的任何事。」
  屠奉三皱眉道:「离开建康只须举脚便成,但想听不到建康的消息,却不容易。」
  宋悲风道:「到岭南去又如何?那是安公生平最想游居的偏远异域。听安公说,岭南山
水雄奇,四季如春,风光明媚秀丽,且远离中土的战争乱事,人民自耕自足,实乃人间乐
土。」
  屠奉三愕然道:「原来宋大哥竟有避世退隐之心,小裕肯定对宋大哥这个决定非常失
望。」
  宋悲风道:「我自十五岁起便伺候安公,过惯了东山身心两闲的隐逸生活,直到今天仍
未习惯建康的烦嚣。建康并不是我理想的居处,她是属于你和小裕的。」
  屠奉三摇头道:「建康亦不适合我。」
  宋悲风讶然注视他,奇道:「你不是已决定了追随小裕,助他大展拳脚吗?」
  屠奉三苦笑道:「对永无休止的政治斗争,我早打心底生出倦意。干掉桓玄后,我会赶
往边荒集去,参加荒人兄弟拯救千千主婢的行动。」
  宋悲风忍不住问道:「之后呢?」
  屠奉三现出落寞的神色,淡淡道:「之后?我倒没有想过,也没有气力去想。」
  宋悲风听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屠奉三振起精神,勉强笑道:「支持着我的,是对桓玄的仇恨。现在事实摆在眼前,桓
玄已处处露出败象。我不但清楚桓玄,更清楚刘帅,桓玄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任青堤也是清
楚此点,所以才会来投归刘帅。但很奇怪,即使现今大仇得报在望,我心中却有人非物换的
感慨。」
  宋悲风点头道:「我明白奉三的心事,因为过去了的再不能挽回。还是安公说得好,人
世本就是苦海,而我们必须学懂苦中作乐之道,尽量令生命有趣一点。嘿!我不是擅于表达
心中想法的人,只能以安公的话与奉三共勉之。」
  屠奉三欣然道:「宋大哥又有甚 苦中作乐的大计?趁小飞尚未回来,何妨说来一听,
让我可与大哥分享乐趣。」
  宋悲风苦笑道:「我本来并不打算说出来,皆因此事愈少人知道愈好,但见你一副生无
可恋的样子,这样下去怎是办法?唉!就告诉你吧!但你要为我守秘密,不可透露给任何人
知道,包括小飞和小裕在内。」
  屠奉三大讶道:「甚么事这般严重,竟连燕飞和小裕都要瞒着?」
  宋悲风双目亮了起来,道:「当小裕平定南方后,我会向谢家求一个人,然后带她往岭
南去,我可保证自己会永远忘掉痛苦,这正是安公所说的『苦中作乐』的真义。」
  屠奉三愕然道:「向谢家求一个人?听老哥你的语气,这个人该是个女子,对吗?」
  宋悲风微笑道:「真有你的!她便是当年我在谢家时伺候我的小婢,燕飞在建康昏迷百
天,亦由她照顾。她是个人见人爱的可人儿。我一直没在意她,因为她实在太年轻了,只有
十七岁,我作她的父亲足足有余,疼爱她当然不在话下。」
  屠奉三感到宋悲风此时的神态语调,与平日的他迥然有异,且愈说愈兴奋,显示他心情
极佳,令屠奉三生出古怪的滋味。
  爱情的力量竟真的是如此伟大吗?竟可把一个人彻底的改造。看宋悲风便明白了。
  屠奉三点头道:「我明白那种感觉。事实上大哥一直对她有着特殊的好感,只是在苦苦
克制自己,对吗?」
  宋悲风露出深思的神色,道:「我真的没有你说的那种感觉,而是真的待她如真女儿。
我着她伺候燕飞,是希望燕飞会看上她,带她离开谢家。」
  屠奉三不解道:「那宋大哥是何时对她动心呢?」
  宋悲风道:「那是很后期的事了。当我决定离开谢家,小琦知道后,便来央我带她一起
走,说要永远伺候我,被我断然拒绝后,更哭得死去活来。」
  屠奉三沉吟道:「大哥拒绝她,是否认为她并非真的喜欢你,只是为求能离开谢家,故
肯作出任何牺牲?」
  宋悲风道:「由此可见我和奉三是非常不相类的两种人,我想也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
更没有想过甚 终生伺候与男女之情有关,如果我带她走,会为她选择如意郎君,让她得到
幸福和快乐。」
  屠奉三老脸一红,道:「我这是以小人之腹,度大哥你的君子之心。」
  宋悲风哑然失笑道:「你既非小人,我也不君子。我压根儿没想过这方面的事,只因我
当时认为小琦留在谢家,远比跟着我浪荡江湖好多了。谢家并不是个可怕的地方,人人以礼
相待。」
  又道:「顺带告诉你另一件事,是关于我的名字,『悲风』两字是安公给我取的,他说
我的命格太硬,这名字是以毒攻毒,说不定能收奇效。安公曾说过,我是那种天生只懂乐中
寻苦的人,与他的苦中作乐刚好相反。」
  屠奉三恍然道:「我一直奇怪大哥怎会改了个这般悲伤失意的名字,原来竟是安公的回
天之术,如此说,命运该是可凭名字改变的了?」
  宋悲风道:「我也曾向安公提出同样的问题,他只笑说名字是命运的一部分,就再没有
解释。」
  屠奉三道:「大哥特别提起此事,是否因对离开谢家后的未来日子并不乐观,所以不敢
带小琦一起离开,怕令她受苦呢?」
  宋悲风欣慰的道:「奉三终于掌握到我的心意了,但我真的对她没有半点占有之心。」
  屠奉三微笑道:「事实上我却认为小琦早就暗恋着大哥,大哥虽不着意于男女之情,但
大哥不论人才武功和性情,均是女儿家理想的选择,只是大哥不自觉吧!小琦长期贴身伺候
你,当然比任何人更清楚大哥的优点,也因而被大哥吸引。小琦对你的爱恋,是绝不用怀疑
的。」
  宋悲风哑然笑道:「你不用推波助澜,因为再不需要。我第二次有与她独处的机会,是
当大姑爷战死会稽,我护送大小姐返回谢家之时,在谢家逗留了一段时日。」
  屠奉三真心的为宋悲风感到高兴,兴致盎然的追问道:「她再次央你带她走吗?」
  宋悲风道:「她不但没说过这些话,还比以前沉默了,但却真的是无微不至的伺候我,
所有心神都用在我日常的起居上,她的眼神令人心颤,也令我开始有感觉了。」
  接着叹道:「可是在那种今天不知明天事的形势下,我怎敢要她跟着我呢?我那时对小
裕根本不抱任何希望。」
  屠奉三同情的道:「换过是我,也不敢答应她甚么。」
  宋悲风道:「但很快事情有转机,小裕施尽浑身解数,于绝境挣扎求存,与司马道子暂
时和解,希望便出现了,到我们布局杀死干归,我便大有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更坚信小
裕终有一天能平定南方,继续大少爷未竟之志。」
  屠奉三道:「我只想知道大哥与小琦第三度独处的情况,究竟是由谁提出来?」
  宋悲风道:「我再次见到她,是陪小裕到乌衣巷去见大小姐,燕飞也有随行。我和她在
厅子一角闲聊以等候小裕,当时燕飞亦在。不知如何,当她说起谢家的琐事,又或提及我在
谢家时的旧事,我都生出很窝心的感受。便像听着自己疼爱的小娇妻,把日常平凡不过的事,
变为充满生趣的乐事,令我们之间的关系拉近了。由那一刻开始,我便暗下决定,如果将来
形势许可,我会带她走。」
  接着叹道:「不过我仍会予她选择的机会,不会硬要她嫁给我。」
  屠奉三露出尊敬的神色,道:「在高门大族里,六十岁老翁纳十八岁的女子作妾,乃平
常不过的事,难得大哥完全没有习染高门这种风气。」
  宋悲风道:「因为我真的疼爱她,不想她不快乐。」
  屠奉三道:「小琦正在待嫁之龄,你不怕谢家为她作主,许了给人吗?」
  宋悲风道:「对谢家的风尚规矩,我当然清楚,纵然是难以启齿,我也厚颜向大小姐明
示我的心意,请大小姐照拂。」
  屠奉三大感兴趣的道:「大小姐怎样反应呢?」
  宋悲风欣然道:「大小姐听后非常欢喜,没有多问一句的便一口应承,还说绝对同意我
的决定。」
  屠奉三赞了两句谢道韫后,忍不住的问道:「之后宋大哥又如何和小琦说呢?」
  宋悲风哑然笑道:「想不到奉三竟会关心我的事,这么的想知道详情,令我意想不到。」
  屠奉三坦言道:「大哥是我最敬爱的人之一,不关心你关心谁呢?」
  宋悲风笑道:「好吧!我便连这方面的事也告诉你。今回我到建康来,与以前返回建康
的心情实有天渊之别,感觉上优势已向我方倾斜,亦令我有勇气向小琦作出保证。就在大小
姐回来前,我找小琦私下说话,问她是否仍愿意跟随我,我可把她收作干女儿。」
  屠奉三愕然道:「你仍要试探她吗?」
  宋悲风道:「不是试探,而是真的让她作出选择。」
  屠奉三现出感动的神色,道:「小琦如何回答呢?」
  宋悲风一脸沉醉于回忆的神情,声音转柔,道:「她现出我从未见过既惊喜又害羞的表
情,垂下头去低声的道:『小琦愿意终生追随宋爷、伺候宋爷,但却不要作宋爷的干女儿,
只愿作宋爷的小妾。』」
  屠奉三拍腿道:「成哩!恭喜大哥!」
  宋悲风道:「我答她道:『只要你不嫌弃我,我宋悲风会娶你为妻,永远疼爱你,只对
你一个人好,此生不渝。』」
  屠奉三动容道:「这是最好的情话。」
  宋悲风打量着他道:「好哩!听过我苦中作乐的办法后,你有甚么感受呢?」
  屠奉三叹道:「首先是精神大振,为大哥你高兴。」
  宋悲风道:「大丈夫立身处世,求的不外是事业和家室?快乐与否,很多时都在一念之
间,奉三切勿自寻悲苦,这人世便像老卓所描述的边荒集般,充满机遇,奉三万勿错过。」
  屠奉三点头道:「大哥的故事,乍看似是平凡不过,不知如何却能深深的打动我,令我
有很大的启发。大哥放心吧!我会以大哥为榜样。嘿!我还想问清楚一件事,就是刘帅和王
淡真的关系。」
  宋悲风皱眉道:「你为何想知道呢?此事似较适宜由你直接问小裕。」
  屠奉三道:「他一直没有向我提及有关王淡真的任何事,可知他不想说出来,所以我不
想直接问他。」
  宋悲风道:「知道了又如何呢?」
  层奉三双目亮起异芒,冷然道:「这会助我下一个重要的决定。」
  宋悲风讶道:「甚么决定?」
  屠奉三一字一字的沉声道:「就是决定究竟是由我手刃桓玄,还是由刘帅亲自下手。」
  宋悲风为之愕然。
  屠奉三苦笑道:「我晓得刘帅的为人,若我坚持由我下手,刘帅无论心中多么不愿意,
也会把这称心快事让给我的。」
  宋悲风立即软化,点头道:「好吧!趁小飞尚未回来,我便把我所知的,全告诉你吧!」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