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精选·黄易《边荒传说》卷四十一
第 十三 章 谢府风云

  平城。
  拓跋珪在内堂接见赶来的张衮,坐好后,张衮道:「中山方面敌人有异动。」
  张衮受命专责侦察大燕首都中山的情况,定期向拓跋珪作报告,今次的报告却比原定的
日期提早了三天。
  拓跋微笑道:「理当如此,敌人方面有何异举?」
  张衮道:「慕容垂以慕容会代替慕容隆守龙城,又以兰汗代替慕容盛守蓟城,而慕容会
和慕容盛的两支部队,则返回中山。据探子的观察,这两支部队均士气昂扬,特别是慕容隆
的龙城部队,军容鼎盛,是慕容垂本部外最精锐的部队,人数在二万人间,从未试过吃败
仗。」
  慕容隆是慕容垂的儿子,由姬妾所生,被认为是慕容垂诸子中最有才能的人,但由于慕
容宝手段圆滑,又懂结交慕容垂身边的侍从宠臣,而慕容隆赋性耿直,故远不如慕容宝般得
到慕容垂的欢心。
  拓跋珪哑然笑道:「不嫌太迟了吗?若是上回是由慕容隆代小宝儿领军来攻打盛乐,实
胜败难料,现在却是错恨难返。」
  张衮道:「族主千万勿掉以轻心,龙城兵团从未参与攻打我们的战役,所以对我们全无
惧意,且养精蓄锐,若与慕容垂的主力军夹击我们,我们恐怕抵挡不住。」
  稍顿续道:「慕容垂的兵力估计在五万左右,加上慕容隆的龙城军团,总兵力达七万之
众,是我们兵力的两倍以上。虽说我们有平城和雁门两大重镇互相呼应,可是如被慕容垂重
重围困,截断盛乐与我们之间的联系,而敌人的补给可从中山源源不绝的送至,我们的形势
绝不乐观。」
  拓跋珪露出深思的神色。
  张衮道:「我们还有一个很大的弱点,就是边荒集离我们太远了,就算从水道赶来,也
须十五至二十天的时间,且肯定瞒不过敌人的耳目,如在我们两方会合前,被敌人截着,逐
个击破,会使我们陷于孤军作战的劣势。」
  拓跋珪苦笑道:「这正是我最头痛的难题,荒人怎样才可以发挥他们的作用呢?」
  张衮道:「族主请恕我直言。」
  拓跋珪皱眉道:「说罢!我要听的是真话而不是谄媚之言。」
  张衮道:「慕容垂一向善于用奇用诈,像慕容永输掉老命的一仗,便是被慕容垂所惑,
惨中埋伏。现在我们据平城、雁门,目标明显,令慕容垂可从容部署。兼且现在天寒地冻,
频下大雪,令我们难掌握敌人行踪。最怕是到敌人兵临城下,我们方猛然醒觉,便悔之已
晚。」
  拓跋珪点头道:「这个我明白。」
  张衮叹道:「我们真的不明白族主,为何不采取当日应付慕容宝之法,尽量避免与敌人
正面交锋,待敌人气势消灭之际,方全力反击呢?如此主动将掌握在我们手上。」
  拓跋珪微笑道:「不要忧虑,很快你们便会明白我的战术。夜哩!早点休息吧!」
  张衮告退后,拓跋珪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虽然他着张衮放心,事实上最担心的人正是他
自己。
  今回纪千千是否仍能发挥其神奇探子的效用呢?他没有半丝把握。慕容垂可不同慕容宝,
兼之兵力远在他之上,如果被慕容垂逼得正面硬撼,后果实不堪想象。
  他忽然想着楚无暇,想着她动人的肉体,若再来一颗宁心丹,感觉会如何呢?
  建康。乌衣巷。谢家。
  谢钟秀所在的小楼仍透出灯光,这个天之娇女已登榻休息,燕飞可听到她发出的呼吸声。
伺候她的两个小婢在下层为她以慢火煎药,草药的气味弥漫在外面的园林中。
  燕飞藏身一棵大树的橙杈处,可透窗看到谢钟秀香闰内的情况,不由记起当日刘裕到小
楼来见谢钟秀的情景,心中百感交集,若当日谢钟秀没有拒绝刘裕,现在又会是怎样的一个
局面?
  建康高门最著名的两位美女,都分别与刘裕扯上关系,这是不是某种没有人能明白的宿
命呢?
  谢钟秀的呼吸大致上均匀平静,但有时会忽然急促起来,情况令人担心。燕飞直觉感到
她的身体很弱,处于虚不受补的情况,他的真气于这样的情况下将派不上用场,得到的只会
是反效果。
  四个护院携犬巡到此区内,还询问小婢们谢钟秀的情况,旋又离开。今夜谢府警卫森严,
又有恶犬巡逻,但燕飞却晓得对慕清流那级数的高手,再严密的警戒也起不到作用。
  如何应付慕清流,燕飞仍拿不定主意。
  若没有倒李淑庄的计划,他会觑准时机,全力出手,务求斩杀对方于蝶恋花下,予魔门
最重的打击。
  不过即使他真的如此决定,动手的地方仍令他非常头痛,如在谢府内进行,一来会惊动
谢家上下人等,至乎桓玄方面的人,这么一想,令燕飞更是投鼠忌器。以对手的智计,如若
见势不妙,抓起个小婢便足以令燕飞罢手。
  可是如待他离府时才动手,又恐留他不住。只要想想慕清流的功夫接近向雨田,他便没
有绝对的把握。
  较聪明的方法,似乎仍是只破坏对方的下毒之计,然后再凭灵应追踪慕清流,看看有没
有株除此人的良机。
  慕清流此来并非要杀人放火,而是要偷偷向谢钟秀施毒,让谢钟秀表面看来似是病情恶
化,致玉殒香销。所以慕清流绝不会动手伤害任何人。
  而最方便害死谢钟秀的方法,燕飞可以想到的就是把「瞒天恨」混进谢钟秀服用的药汤
内去,便像桓玄毒杀亲兄桓冲的手法一样。
  就在此时,燕飞生出感应。
  一道白影从林木间闪出来,到了小楼之旁。
  燕飞收拢心神,敛去可发出任何令此人生出警觉的信息,凝神瞧去。
  此人身材修长,高度比得上他燕飞,虽然是来干见不得光的勾当,却披上一袭在黑夜最
夺目的白外袍,且举止从容,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他看似一副漫不经心随随便便的样
子,还予人甚 都不在乎的印象,但燕飞却晓得小楼内以至远近发生的事,没有一点能瞒得
过他。
  此人武功肯定是向雨田的级数。
  只看直至他从暗处闪出的一刻,他燕飞始能生出感应,便知此人如何了不起。
  小楼的下层处,一个小婢正把药煲提起来,把药汤注进碗内去。
  慕清流别头朝燕飞的方向瞧去,燕飞忙把双目瞇成一线,同时看清楚他的尊容。
  燕飞从未见过长相如此英俊奇伟的人,但他的英伟却带着一股从骨子透出来的邪异气质,
令人捉摸不定,莫测其深浅。
  他的目光并没有在燕飞藏身处停留,显然没有发觉燕飞的存在,扫视一匝后,也不见他
有任何动作,忽然笔直腾升,再一个翻腾,竞穿窗进入谢钟秀的闺房。
  燕飞差些儿失声惊呼,更后悔得要命。他本估计对方只会进入下层,然后制着两个小婢,
把「瞒天恨」投进药荡里,再弄醒两个小婢,凭他的身手,保证两个小婢回醒后完全不知道
曾发生过甚么事,只会以为被睡魔侵袭,稍有失神。
  只恨此时悔之已晚,如果自己鲁莽出手,慕清流可以先对付谢钟秀,又或以她来威胁自
己。
  燕飞处于绝对的下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房内的慕清流。
  慕清流正一步一步地往卧在榻子上的谢钟秀走过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