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精选·黄易《边荒传说》卷四十一
第 十一 章 称帝之心

  一把男子的声音道:「为何拖延了两天,才把东西送来?」
  听声音,此人的年纪该在三十许间,想不到统领魔门的人,这么年轻。亦使燕飞对他更
具戒心,因为在魔门的派系里,讲的不是论资排辈,而是实力。
  他同时生出希望,李淑庄该尚未透露与屠奉三的丹方买卖,否则此君便该晓得李淑庄因
忙于试炼丹方,致延误了其它事。
  李淑庄答道:「为了安抚建康的一众风流名士,我不得不赶制另一批五石散,以应需求。
于此非常时期,由于人心不稳,对丹散的需求比平时骤增数倍,使我应付得很吃力。」
  燕飞整个人轻松起来,因为任青娓确是料事如神,看穿魔门中人自私自利的性情作风,
李淑庄果然没向同门泄露关长春的秘密,管他是天王老子,又或魔门圣君。
  男子似在研究李淑庄给他的东西,好一会才道:「这东西是否真的不留丝毫痕迹?否则
将会惹起轩然大波。」
  李淑庄信心十足的道:「我炼制出来的『瞒天恨』,服食后保证不会有任何征状,当年
匡士谋就是以『瞒天恨』混入一剂疗治毒伤的药中,交给桓玄,再让桓冲服下,令桓冲一命
呜呼。唉!士谋也算倒霉,竟给桓玄来个杀人灭口,更乱了我们的阵脚。」
  燕飞听得心中懔然。终于由李淑庄之口,证实桓玄弒兄之事,且是由魔门暗中推波助澜。
他虽未听过匡士谋之名,但也猜到大概的情况。此人肯定是奸狡多智的人,被魔门安插在桓
玄身边,只恨恶人自有恶人磨,献上毒计反遭桓玄灭口,可说是自作孽了。
  那人道:「小美人病况如何呢?」
  燕飞虽然早猜到两人会面与谢钟秀有关系,但当这个大有可能是圣君的男子提及谢钟秀,
仍不由心生寒意,大呼好险。
  李淑庄道:「自谢玄去世后,谢钟秀便因伤心过度,积郁成疾,且情况一天比一天差,
最近更曾多次晕倒,如果她忽然病逝,肯定没有人怀疑。」
  那人叹道:「如此高门淑女,又是一代名将之后,真令人不忍心加害,真的没有别的方
法吗?」
  燕飞听得谢钟秀抱恙,先是心中一沉,接着再听到此君一番怜香惜玉的话,不由心中大
讶,因想不到这魔门的最高领导者竟有恻隐之心,又毫不掩饰的说出来。
  李淑庄缓缓道:「自汉亡以来,今天是我们圣门复兴有望的最大良机,我们绝对不可以
错过。桓玄此子贼性难改,垂涎当年王淡真的美色如是,现在对谢钟秀又如是。近日建康谣
言满天飞,不住有人问我桓玄是否对谢钟秀有野心,否则为何会如此礼遇谢家?既亲身往谢
家拜祭谢琰,又邀谢混共赴淮月楼的晚宴。我虽然极力为桓玄说好话,但纸终包不住火,今
晚桓玄又借词往访谢家,如此下去,我也要应对不来。唯一的方法,是要桓玄死了这绦心,
请圣君明鉴。」
  燕飞终弄清楚房内的男子确是那个圣君,也暗赞李淑庄说话得体,既能向圣君晓以她魔
门的大义,又不会开罪圣君,例如指他不该心软,不该有妇人之仁,成大事者岂区于小节诸
如此类不中听的话。
  圣君道:「此计由我想出来,我当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关键。在乌衣豪门中,我最欣赏谢
家的风流,实不愿双手沾染谢家子弟的血。」
  燕飞目光不由投往远处的乌衣巷,桓玄显然尚未离开,难怪此君有闲聊的心情。也禁不
住对魔门的人大为改观,原来他们有如常人般的七情六欲,非泯绝人性的人。当然他不会误
以为圣君会因此而放过谢钟秀,因为毒计正是由他想出来的。
  李淑庄不以为意的道:「圣君的高瞻远瞩,淑庄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自谢玄成立北府兵
后,圣君便预见淝水之战的发生,于是设计了整个复兴魔门的计划,淑庄也因此到建康来闯
天下,更令我圣门团结一致。现今圣君的部署已逐一实现,只要桓玄能坐稳皇位,天下将是
我圣门囊中之物,我们定要坚持下去,凡事皆不可懈怠。」
  圣君道:「我并不像淑庄所说般的神通广大。我慕清流虽能就当时大势趋向,作出准确
的预测,可是对局中个别的发展,却是无能为力。比如燕飞的出现、刘裕的冒起、桓玄现在
的失控,均为我意料之外的情况。而这些在我掌握之外的变化,恰正是决定未来大局最关键
的因素?可知气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垣两句话,确有道理。」
  燕飞终于晓得这个魔门圣君高姓大名,亦不由心生佩服,此君肯定是智勇双全之士,且
非常谦虚,绝不是狂妄自大之徒,这样的人,如果不择手段,才最可怕。
  魔门圣君慕清流忽又出其不意的转话题,问道:「桓玄没有迷上你吗?」
  李淑庄显是被慕清流的问题突击个措手不及,犹豫片刻后方答道:「还不是丹散累事,
鼎房的一炉丹药出了问题,令我不能赴桓玄之约。」
  慕清流淡淡道:「淑庄是否有事瞒着我呢?」
  李淑庄忙道:「淑庄怎敢呢?」
  燕飞暗叫厉害,更从李淑庄答话的语调感应到她发自深心的恐惧,令她害怕的当然是慕
清流,由此可知慕清流在魔门中的威势。
  慕清流忽又再转话题,叹道:「恐怕鬼影已遭不测之祸,没有他天下无双的斥候之技,
令我们再无法像以前般对敌人情况了如指掌,这也是我始料难及的事。」
  李淑庄道:「鬼影或许是因事而延误,所以未能于约定时间回来,我不信有人能奈何他,
即使燕飞也拿他老人家没法子。」
  慕清流沉默片刻后,道:「燕飞加上向雨田又如何?」
  燕飞心中遽震,不由得对慕清流的智力作出新的评估。这根本是无从猜测的,但慕清流
却是一矢中的,命中确切的情况。
  李淑庄震动的道:「不会吧!向雨田岂敢联同外人来对付我们?」
  慕清流冷静的道:「向雨田从来都是胆大包天的人,更清楚拒绝受命,形同背叛圣门,
而鬼影正是我门圣规的执行者,向雨田觑准我们无暇他顾的时刻,来个先发制人有甚 好稀
奇的?当时鬼影正追踪燕飞,恰好向雨田亦在边荒集,而只有他和燕飞连手布局,方有杀死
鬼影的可能。如果这几天仍末见鬼影回来,鬼影定已遇害。」
  李淑庄怒道:「真想不到墨夷明竟会调教出这样的徒弟来。」
  慕清流有感而发的道:「正是墨夷明这样的人,方会调教出像向雨田这样的徒弟来。墨
夷明无疑是我门数百年来最杰出的人物,如此人物,怎会受世俗门规听东缚,尤其他练的是
我门至高无上的灵异心法。这叫有其师必有其徒。若鬼影真的命丧向雨田之手,不论燕飞有
否助他,已足证明他的成就不在其师墨夷明之下。此事就到此为止,我们绝不可找向雨田算
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李淑庄抗议道:「圣君!」
  慕清流沉声道:「这是我的决定,没有人可以异议。」
  李淑庄沉默下去,不敢抗辩。
  燕飞对此人又多添几分敬重,这才是超卓之辈的本色,拿得起放得下,只有自己才明白
他,清楚他这个决定是多么明智。像向雨田这个人,一旦成为死敌,连燕飞自己也感头痛。
  好一会后,李淑庄道:「谢钟秀的事……」
  慕清流打断她道:「桓玄去后,我会依计行事,此事由我亲自负责,淑庄不用理会。」
  忽然喊杀之声从大江方向传来,还有投石机发出的「隆隆」响音,震彻大江。
  只听得李淑庄一震道:「发生了甚么事呢?」
  喊杀投石的声音渐转清晰,显是有战船硬闯建康大江水段,从下游逆水来犯,逐渐接近
大江和秦淮河的交汇处。
  慕清流平静的道:「刘裕的战船又来了,且今次是一支船队,目的既要展示实力,又可
闯往两湖,支持两湖帮的余党。哼!如果桓玄不能及早从他的帝皇梦醒过来,即使我们全力
相助,此战仍不容乐观。」
  接着又道:「淑庄回去吧!再不要这般直接的来见我,现在建康危机四伏,我们还是小
心点好。」
  燕飞晓得是离开的时候了,连忙悄悄回到水襄去。既有战船队闯建康水域,纵然桓玄千
万个不情愿,也必须立即离开谢家,赶去处理此事。而慕清流出手的时刻也来临了。
  桓玄的脸色说有多难看便有多难看,目光投往大江上游,虽然北府兵的十二艘战船,早
消失在河道远方的暗黑中。
  四艘受创的荆州军水师舰,三艘仍在江水上冒黑烟,其中一艘已救无可救,正倾侧下沉。
  陪伴在旁的将领亲兵没有人敢说话,均知若惹毛盛怒的桓玄,随时会有杀身之祸,更有
人暗自为今晚负责大江防务的值勤将领担心。
  出奇地桓玄冷静的道:「刘裕这是甚么意思?是想向我示威,显示有突破我锁江的实力,
还是另有目的呢?」
  寒风阵阵刮至,吹得立在石头城外码头的众人衣衫飞扬,颇不好受。
  站在桓玄侧旁的谯奉先踏前一步,道:「卑职认为这十二艘战船,是要尽快赶赴两湖,
以协助两湖帮的余孽重振旗鼓,图谋不轨。」
  另一边的桓伟同意道:「巴蜀侯之言有理,两湖帮的贼党在别无他法下,只好向刘裕投
诚求援,刘裕以有可乘之机,遂派出战船,往两湖兴波作浪。」
  桓玄沉声道:「刘裕真有可乘之机吗?」
  桓伟答道:「两湖帮已溃不成军,实难有作为。失去聂天还和郝长亨后,两湖帮再没有
能号召帮众的领袖,我看两湖帮现时只是回光返照,再无力左右大局。刘裕这 派出战船到
两湖去,只是白白牺牲。」
  桓玄道:「奉先有甚么看法?」
  谯奉先恭谨的应道:「以刘裕的作风为人和过去的战绩,他是绝不会驱使手下去送死的,
既然这么做了,他当有一定把握,我们不可掉以轻心,必须认真应付。」
  桓伟不悦道:「早在周绍和马军率兵抵达巴陵前,两湖帮余孽便四散逃亡,不敢应战,
可见贼子们已溃不成军。刘裕只因不明形势,方会以为有意外的便宜可得,派人到两湖去招
揽两湖帮的余党。刘裕也会有错估形势的时候吧?」
  桓玄道:「奉先还有甚么话说?」
  谯奉先按下怒火,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刘裕先后两次派人闯关,视我们驻守建
康的水师如无物,背后的原因绝不简单,请大人明察。」
  桓玄颔首道:「奉先谨慎的态度,我非常欣赏,不论江陵或巴陵,都绝不容有失。桓大
将军明早立即动身返回江陵,全力支持巴陵,以肃清两湖帮的小贼。哼!我倒想看刘裕还能
弄出甚么花样来?」
  接着沉吟起来。
  众人知道他还有话要说,只好静心等侯。
  桓玄忽然问道:「京口的情况如何?」
  谯奉先答道:「刘裕不住加强城防,又以北府水师封锁海口,准备攻打广陵。」
  桓玄冷笑道:「一旦我们在广陵集结足够的军力,从水陆两路进攻京口,我要无歼灭他
的水师船队,然后再从水陆两路把京口重重围困,看他能捱多久,如此大局定矣。」
  又道:「明天我将受封为楚王。司马德宗须迁离皇城,就暂时把他安置在皇城外的永安
宫,而司马氏祭庙内历代祖宗的牌位,则迁往琅邪国,同时我们在九井山北麓兴筑高台,为
我祭天登基一事作好准备。」
  众人轰然答应,只有谯奉先没有任何反应表示。
  桓玄双目闪过怒火,朝谯奉先望去,皱眉道:「奉先不同意我的决定吗?」
  谯奉先苦笑道:「奉先怎会反对?只不过奉先认为时机并不适合,现今建康人心未稳,
特别因有刘裕在旁掀风播浪,令有异心者生出不切实际的妄想。人的心很奇怪,一天司马德
宗仍然在位,大家会如常生活,视大人清除奸邪、拔擢俊贤的事为拨乱反正的德政,不但乐
于接受,且怀抱希望,认为可过一段安定的日子。可是如果我们于此阵脚未稳之时,便急遽
求变,且是最极端的变化,不论朝野,都会感到难以消受,于我们实有害无利。」
  事实上他已说得非常婉转客气,指出桓玄于局势未定之际,便原形毕露,让人人看出他
完全不把司马德宗放在眼内,为所欲为,尽显他篡位代晋的野心,会逼使更多人对他生出不
满,改为投向刘裕。
  桓玄没有答他,呼吸却沉重起来。
  其它人更不敢插嘴说话。
  谯奉先又道:「大人登基的大事,是势在必行,愚意却认为该在收拾刘裕之后进行,如
此刘裕反变成乱臣贼子,也令刘裕名不正、言不顺。昔日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也是基于同
样的原因,就是据有皇朝正统的优势,再讨伐其它乱贼。请大人明鉴。」
  桓玄冷然道:「区区一个刘裕,我还不放在眼内,岂容他来左右我的决定。我明白奉先
的意思,但却认为奉无是遇虑了。司马氏的天下,本应是我桓家的天下,我只是讨回我爹失
去的东西。」
  接着喝道:「我心意已决,明天一切依计划行事,马来!」
  亲兵们忙牵来骏马。
  桓玄接过马缰,道:「今回将是刘裕最后一次硬闯建康,由今夜开始,建康的水防交由
奉先负责,再不许有同样的事情发生。」
  谯奉先心中暗骂,表面只好恭声答喏。
  桓玄飞身上马,仰望夜空,长笑道:「我桓玄登基后,会大赦天下,施行德政,当人人
心存感激,刘裕岂还是足道?刘裕是绝对没有机会的,当我大军东下之时,看他还可以有多
少风光的日子过。」
  接着一夹马腹,同时抽缰,令座骑人立而起,仰天嘶叫,确有君临天下的威势。
  众人纷纷上马,只有受命接管水防的谯奉先肃立原地。
  桓玄俯视谯奉先道:「今早我听到消息,说钱塘临乎湖湖水,忽然盈满。据父老相传:
『湖水干枯天下乱,湖水满盈天下平』。除此之外,江州又降甘露。凡此皆为吉祥的征兆,
可见天意已定,像刘裕这种跳梁小丑,实不足为患。奉先只要全心全意助我办好建康的水防,
我定不会薄待奉先。」
  谯奉先还有甚么话好说的,只好大声答应。
  桓玄再一阵得意的笑声,领先策马去了。
  众兵将慌忙追随,轰隆的密集蹄音,粉碎了江岸旁的宁静,令附近的住民从梦中惊醒过
来,颤动的心只能想到杀伐和战争。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