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精选·黄易《边荒传说》卷四十一
第 四 章 斗智斗力

  屠奉三的目光追踪着从瓷瓶倾倒往桌面的丹丸,射出狂热的神色,道:「丹砂之为物,
烧之愈久,变化愈妙,不若草木烧之即尽。而丹砂烧之为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世上还有
比这更美妙的事吗?」
  李淑庄先封好瓷瓶,接着用春葱般的玉指,拈起那颗被倒出来的丹丸,这才往他瞧去,
却不说话。
  屠奉三仍然目不转睛地把注意力集中往丹丸去,像不察觉李淑庄的存在般,以充满感情
的声音道:「你看那朱红色,便像人的血色,因为它是天地血气化出来的,是生命永恒的标
志。」
  屠奉三生出完全投进关长春这个子虚乌有的人物里,用他的眼去看世界,用他的脑袋去
思索,全情的投入。
  一直以来,屠奉三凭其精密的头脑、冷静的性格,能洞悉人性的敏锐观察力,对他说谎
者从来没有好的收场。将己比人,李淑庄亦肯定是类似他的厉害角色。要瞒过她并不容易。
而唯一可以骗倒她的方法,是真的变成了「关长春」。
  他有种把自己解禁释放的痛快感觉,当然,他的狂热只会因涉及炼丹术的事时才会显露
出来,契合着他丹术大家的身分。
  李淑庄把两指捏着的朱红色丹丸送到鼻端下,用神的嗅吸了一下,闭上美目,俏脸现出
迷醉的神色,柔声道:「为何道兄炼制出来的丹散,几乎不存在丹毒遗害的问题呢?」
  屠奉三不敢怠慢,傲然道:「一般丹师,对丹道之学不求甚解,只知依方制炼,滥用雄
黄和礜石,又不懂控制火候,产出丹毒。初服时当然没有问题,还尝到甜头,于是盲目地加
大服用量,结果中毒日深,首先胃痛难当,接着皮肤干燥发疹、知觉失常,致乎全身麻痹,
吐泻不止,过度衰弱而亡。凡此种种,均是无知者的所为。我关长春集古今丹法大成,别出
机杼,舍雄黄、礜石而用白石英和钟乳,令人可长服无恙,否则夫人也不会有今天能在建康
呼风唤雨的成就。」
  李淑庄倏地张开美日,深深看进屠奉三眼内去,眸神亮起奇异的彩芒,直有摄魄勾魂的
奇异魔力。
  即使屠奉三一直在严密提防,亦给她这出人意表以眼神制敌的奇招,看得心中一阵迷糊。
但屠奉三何许人也,在「外九品高手」榜上,排名亦仅次于聂天还,心志坚定,又正处于高
度戒备状态,岂会这 容易着了道儿。其惊悸恍惚一闪即逝,同时运聚玄功,应付突变。
  果然李淑庄俏脸绽开一个像阳光破开密云般的灿烂笑容,登时把她平时似不大配合的五
官同化,合成充满异常之美的形相,其散发的迷人魅力确能夺人心魄,她两指一弹,丹丸如
迅雷激电般化作红光,朝屠奉三眉心处射去。
  如被击中,肯定屠奉三失去反抗能力,变成她阶下之囚,任她鱼肉。
  屠奉三右手闪电探出,丹丸立即凝定半空,原来已被屠奉三捏在拇指和食指之间。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屠奉三接丹的手麻痹起来,又生出酥软的古怪感觉,显示出李淑庄的魔功,绝不在他之
下。
  屠奉三不惊反喜,因为他们并不是要作生死决战,关键在于李淑庄有没有把他生擒活捉
的本领,如果李淑庄自问办不到,只好乖乖的和他进行交易。
  李淑庄双目掠过惊讶的神色,旋又微笑道:「道兄果然有谈交易的实力。」
  屠奉三两指运劲,丹丸化为碎粉从指间洒往桌面,双目杀机遽盛,沉声道:「夫人太过
分了,竟想不付出任何代价,便要得到我的黄金宝方?」
  李淑庄若无其事的道:「道兄并不是第一天在江湖裹混,当知道谈交易有谈交易的资格,
说出你的条件吧!」
  屠奉三探手取回小瓷瓶,收在袍袖内,冷笑道:「夫人才是不懂江湖规矩,竞不明庄闲
之别,主客之分,我关长春又不忧柴忧米,不须看你的脸色做人。交易就此告吹,夫人要逞
强动手,还是和平离开,悉从尊意。」
  这一招叫以退为进。
  事实上李淑庄的反应和行为,尽在任青娓估计之内,如此方能向她开出更辣的条件,令
她上当。
  眼前局面得来不易,如果不是高明如屠奉三者,肯定优势会尽倾李淑庄的一方,由她主
控情况。
  李淑庄的秀眉轻蹙起来,现出一个可使任何男人心软的歉疚表情,柔声道:「现在奴家
更欣赏道兄哩!淑庄最爱霸道强横的男人呢!如果我还是口不对心,教我李淑庄五雷轰顶而
亡。道兄不惜远道而来,也不想空手而回吧!」
  屠奉三哈哈笑道:「立誓对我能起甚么作用呢?夫人认为我仍可以信任你吗?」
  李淑庄耸肩道:「对二十四条丹方,我是志在必得,道兄是老江湖,尽可开出苛刻的条
件,教淑庄不能从中作手脚。道兄是明白人,该晓得我的心意。」
  屠奉三从容道:「如果夫人认为有能力把我性命留下在这小亭内,夫人肯定会犯另一个
错误。」
  李淑庄兴致盎然的道:「听道兄的语气,似是除武功外,尚有可倚仗的东西,对吗?」
  屠奉三淡淡道:「夫人猜中哩!」
  话犹未已,「噗」的一声,桌面爆起一团浓得化不开,带着强烈腥味的黑色迷雾,迅速
扩散,席卷方亭。
  李淑庄娇叱声起,黑雾里传出拳掌交接、劲气激撞的声音,不绝于耳,好一会方歇下来。
  黑雾在寒风吹拂下逐渐稀疏后,重现两人的身形,仍是安然隔桌对坐,似没有发生过任
何事。
  事实上屠奉三心中大懔,对李淑庄的魔功,他已尽量高估,但她显示出来的功架,仍要
比他猜想的更要高明。
  这颗毒雾丸是逍遥门镇门法宝之一,乘敌人猝不及防下使出来,既有障目之效,毒素更
可从敌人皮肤渗入体内。由于屠奉三事前服下解药,故可不受影响,还可出手令敌人无暇把
毒素排出体外,致被大幅削弱战斗力。可是李淑庄不但一边对抗毒素,还可着着封死他施尽
浑身解数的狂攻,只此便可看出李淑庄武功至少胜他一筹。
  恐怕要燕飞出手,方可以把她收拾。
  李淑庄仍是那副嘴角含春的动人模样,抿嘴笑道:「人家相信哩!道兄还不开出条件,
难道要等到天明吗?道兄有所不知,淑庄到这裹来赴约,作出了多么大的牺牲,否则这一刻
便该在皇宫内享受宫廷的宴乐。」
  亭子内的黑烟已然消散,迷雾却蔓延至亭外去,令亭子似变成了世上唯一实在的处所,
情景诡异迷离。
  屠奉三颇有初步取得胜利的感觉,刚才的手段,只是让李淑庄清楚知道他有随时全身而
退的本领。此亭位于燕雀湖旁,并不是胡乱挑的,而是看中可借水遁的优点。
  屠奉三亦从李淑庄说的话,猜到她今晚与桓玄有约,登时一阵快意,他是无意中破坏了
桓玄的好事。缓缓道:「每方千两黄金,铁价不二,一钱也不能少。」
  李淑庄现出烦恼的神色,苦笑道:「每方干金,二十四条丹方便是二万四千两黄金,纵
然我李淑庄富可敌国,一时也拿不出这笔金子来。」
  屠奉三诋了诋嘴唇,故意露出好色之徒色迷迷的样子,道:「如果夫人真肯让我喂服春
药,又以独门手法挑起夫人的情欲,好好享受夫人一晚,我可把价钱减半,只收一万二千
两。」
  李淑庄白他一眼,风情万种的道:「你这人哩,说到最后还是要财色兼收。可是一万二
千两仍非是小数目,一时间教人如何筹措?况且你要运走这批金子也不容易呢!」
  屠奉三是故意向李淑庄显露色心,以令李淑庄感到他有可乘之隙,说不定不用付出半两
金子。微笑道:「对夫人我已是非常让步,至于如何筹措金子,就是夫人的事了。」
  李淑庄嗔道:「我怎晓得你给我的丹方是真是假?若是假的,淑庄岂非既赔了金子,也
赔了人吗?」
  屠奉三皱眉道:「夫人的忧虑,令我感到夫人似是今天才到江湖来混。第一条丹方,我
现在便可以给你,暂不收费用,夫人回去试过便知真假,可是以后每方五百金,必须以金子
来换,没金子便没有丹方。这是条件之一。」
  李淑庄苦恼的道:「还有别的条件吗?」
  屠奉三笑道:「夫人在建康财雄势大,听说谯纵也是你的生意伙伴,我又要留在建康,
等你以金子来换丹方,又要设法把金子运往秘处收藏,夫人一定有可乘之机,如果我手上没
有点凭借,岂非以身犯险,空有万两黄金,却没福享用?」
  李淑庄横他一眼,没好气的道:「说出来吧!」
  屠奉三知她心中杀机大盛。而他早晓得以魔门中人的行事作风,绝不会信任任何人,所
以李淑庄不但谋取他的丹方,更要置他于死,如此李淑庄方可独享丹方的秘密。屠奉三故意
表露色心,好让她暂缓想杀自己的意图,希望她待至两人欢好的一刻方动手。
  正因存此侥幸之心,故李淑庄可容忍他任何苛刻的条件。
  屠奉三淡淡道:「我要夫人把淮月楼的地契和楼契交由我保管,直至完成交易后,我才
让夫人晓得于何处取回去。」
  李淑庄双目异芒遽盛,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接着唇角飘出一丝甜甜的笑意,温柔的道:
「你这人哩!精明厉害得教人惊异。好吧!一切依你的话去办,但千万不要骗我,否则我会
教你非常后悔。」
  屠奉三哈哈一笑,道:「我才不会与银两斗气,何况可以享受夫人的动人肉体,最怕是
夫人忘不了我,那时后悔的该是夫人才对。」
  李淑庄没好气的道:「唉!男人!」
  屠奉三从怀中掏出一封以火漆密封的信函,置于李淑庄身前桌面上,道:「夫人服下由
本人提供的春药后,会出现只有我方晓得的征状,所以勿以为可以用掩眼法来骗我。」
  李淑庄把密函拿起,收进香袖内,轻轻道:「我为甚么要骗你?就怕你是银样腊枪头,
说便天下无敌,干起来时却只是个笑话。顺带一提,我的鼻子非常厉害,是春药还是毒药,
我一嗅便知。」
  屠奉三哑然失笑道:「既可财色兼收,我才不会做蠢事,乎添夫人这种劲敌。夫人放心
吧!一切依足江湖规矩,丹方只卖一次,除夫人和关某人外,再不会有人晓得丹方的秘密。」
  李淑庄道:「我们如何联络?」
  屠奉三道:「三天后,夫人该已炼出仙散且亲自试过丹散是否应验如神,到时我会用先
前的方法约会夫人,届时夫人莫忘带来五百两真金和用以抵押的房地契。」
  李淑庄俯前仰起俏脸,星眸闭上,昵声道:「亲我!」
  屠奉三大笑道:「如此危险的香吻,还是免了吧!」
  李淑庄缓缓张开秀眸,内中填满火热的欲焰,白他一眼,似以媚眼道出「你这个没胆鬼」
这句话,然后坐直娇躯,讶道:「你这个人,绝不像你的外表又或任后所描述般简单,淑庄
有看错吗?」
  屠奉三心中大懔,晓得她阅人千万,对男人的经验丰富无比,纯凭直觉洞察出自己不寻
常之处,而这番话更非无的放矢,旨在测试他的反应。
  冷然道:「简单也好,不简单也好,你是永远不会明白我的。」
  李淑庄耸肩道:「你和任后有一手吗?」
  屠奉三正容道:「你不会明白我对任后的敬意,更不会明白我们。逍遥教早随帝君之死
烟消云散,但我们仍要生活下去。人生充满了无奈,现在我只希望能纵情享乐,不负此生。」
  李淑庄叹了一口气,缓缓起立。
  屠奉三不眨眼地盯着她,怕她忽然发难。
  李淑庄道:「道兄知道我为何叹息吗?」
  屠奉三摇头表示不知道,事实上他真的不晓得她因何叹气。
  李淑庄道:「终有一天,我会告诉你原因。」
  说毕头也不会的去了。
  屠奉三仍安坐亭内,好一会后,燕飞现身亭内,坐到李淑庄适才的位置去。
  屠奉三道:「她真的走了。」
  燕飞点头道:「她去哩!任青媞所料无误,她真的是孤身前来,显示她不想让魔门的其
它人晓得此事。」
  屠奉三道:「此女不论心计武功,都是上上之选,如果我是真的关长春,肯定斗不过
她。」
  燕飞同意道:「她刚才央你吻她,又故意说些别有用心的话,是要分你的心神,使你放
松毛孔,泄出体气,好以异乎常人的嗅觉,认记你的气味。」
  屠奉三骇然道:「我倒没想过,如果她有方总一半的本领,我便非常危险。」
  燕飞道:「她还有另一招杀手,就是她以为魔门另一叫鬼影的高手,会于这几天到建
康来,此人追踪蹑迹之术,天下无双。下次你携金离开之时,如被此人跟踪,肯定再无秘密
可言。」
  屠奉三大吃一惊道:「那怎么办好呢?」
  燕飞笑道:「幸好鬼影已被我和向雨田在边荒集连手宰掉,否则我们今回的倒庄大计,
将会泡汤。」
  屠奉三松了一口气,有感而发的道:「幸好有你这个魔门赳星,否则真斗不过他们。」
  燕飞道:「斗争还是刚开始,当李淑庄晓得难凭一人之力独得所有丹方,她就会召同门
助拳帮手,那你的处境会更危险了。」
  屠奉三笑道:「有你燕飞保护我,顶多是被揭破身分,不会有性命之虞。」
  燕飞道:「你现在准备到哪里去呢?」
  屠奉三道:「我要去见任青媞,向她报告见李淑庄的情况,纵使我被发现与她在一起,
亦不会惹人怀疑,反是合情合理。」
  燕飞道:「你们要小心那叫圣君的人,如果我没有猜错,他方是魔斗最厉害的人物。只
要他的才智武功近乎向雨田,便非常难应付。」
  屠奉三点头道:「明白了!」
  燕飞道:「目下建康最安全的地方,不是任青堤的两个秘巢,而是归善寺,因为魔门顾
忌慈航静斋,等闲再不会去归善寺惹事。」
  屠奉三欣然道:「若我想好好睡一觉,会到归善寺去。」
  燕飞微笑道:「想联络我,也可到归善寺去,现在让我暗送屠当家一程,看看李淑庄会
否死心不息,跟在屠当家身后。」
  屠奉三立即起身,笑道:「我不会留下任何气味,李淑庄想跟踪我,只会是劳而无功。」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