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精选·黄易《边荒传说》卷四十一
第 三 章 危险交易

  刘裕独坐大堂内,吃苦亲卫为他弄的早点,思潮起伏。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昨夜他只睡了两个时辰。
  当李淑庄中计身亡之时,建康城陷入惶恐惊怵之际,他会通过王弘和他的高门至交,向
建康权贵发出最重要的信息,就是他刘裕若攻占建康,将会秉承谢安和谢玄的施政方针,继
续「镇之以静」的国策。一切以稳定为重,所以他刘裕绝不是高门制度的破坏者,而是他们
的保护者。
  要下这个决定是不容易的,须经过激烈的内心斗争和挣扎。
  可是他并没有别的选择。
  他憎厌高门大族华而不实的作风,不喜欢他们服药清谈、醉生梦死、脱离现实的生活方
武。他更不欣赏皇室那种与民隔绝,以榨取民脂民膏,来维持极尽奢侈的宫廷生活,可是当
他成为南方之主时,他将会成为他们的一分子,这个想法令他感到矛盾和失落。
  但刘裕更明白当他攀登至最高的位置,像现今的桓玄,只会有两个结局,一是保着那个
位置,直至咽下最后的一口气;一是从那位置堕下来,摔个粉身碎骨。不会有第三条路走。
  个人的生死荣辱,对刘裕来说或许并不重要,直至此刻仍未被他放在心上。可是他必须
为身边和追随他的人着想,例如江文清、屠奉三、蒯恩、阴奇、宋悲风、魏泳之、孔靖,至
乎从边荒集来与他共生死的每一个荒人兄弟、每一个为他卖命的北府兵。那绝非只是个人的
事。他刘裕若完蛋,他们的收场也会非常悲惨。
  进一步去想,假设江文清为他生下白白胖胖心爱的儿子,他刘裕有甚么不测,他的妻儿
会首先遭殃。在激烈的权斗里,人性会彻底泯灭,只剩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斗争。
  桓玄正是处于这个位置上,而他作为唯一有资格挑战桓玄的人,他比任何时刻更能深切
地体会到桓玄位高势危的处境,因为桓玄正是他未来的写照。
  他愈来愈明白屠奉三的话——当你处于那个位置时,必须做那个位置该做的事。
  所以为了追随他的人的整体利益,个人的得失再不是最重要,必要时须作出牺牲和让步。
身为布衣庶人,他对高门大族的作风是深恶痛绝的,但为了大局,他必须作出妥协。而一旦
他向高门大族发出妥协的信息,他只有坚持承诺,否则将成弃信背义的人。
  他唯一可以坚持的,是永远不被建康皇朝和高门的风气征服同化。在稳定政局后,他会
倚仗智士如刘穆之等推行缓慢而持恒的社会改革,能做多少便做多少,如此才不辜负万民对
他的期望,他也可向玄帅作出交代。
  这个想法令他的心舒服了点儿。
  他想到谢钟秀,她便是淡真的另一个化身,拥有她,似能弥补了不能挽回的过去留下来
的最大遗憾。
  现在他兵权在握,再不是以前那个挣扎求存的小人物,只要击败桓玄,他将成为权倾南
方的霸主,是否登上帝位,全看他自己的心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会拒绝他吗?
  已对谢钟秀死去了的心,忽然又活跃起来,烈焰般火热。
  她是在乎他的,否则不会投怀送抱,不会用那种可使人全身火烧般的眼神看他。
  她那晚拒绝他,或许是另有原因。
  他曾经恨她,但更清楚心中对她的爱,不是高门寒族的分隔所能阻止。当他成为九五之
尊,社会阶层的分野对他再不起任何作用。
  他该怎么办呢?
  「何无忌将军求见大帅!」
  刘裕从起伏不定的思想潮里回醒过来,看着何无忌来到桌子另一边施礼坐下。
  刘裕欣然道:「不是有甚么急事吧?」
  何无忌双目现出悲痛的神色,道:「刘牢之统领的大葬定于今午举行,一切准备工夫已
做好。」
  刘裕点头道:「我会亲自主持。入上为安,无忌须化悲愤为力量。」
  何无忌默然半晌,道:「我是代表众人来说话,希望刘帅你在葬礼上,自立为我北府兵
的大统领,好名正言顺的领导我们,继承玄帅的遗志。」
  刘裕本身倒未想过这方面的事,心中涌起难言的滋味,亦知道不能令手下们失望。同意
道:「就这么办吧!」
  何无忌大喜而去。
  看着何无忌的背影消失门外,刘裕的心神却飞到建康去,前路虽仍是举步唯艰,但阻止
他向桓玄作出最严酷报复的障碍已告消除,余下的就看他如何运用手中的力量,把桓玄连根
拔起。
  他再次强烈地思念着谢钟秀。
  如得不到她,会是失去淡真后另一个不能弥补的憾事。
  建康。燕雀湖。
  屠奉三藏身密林里,监察着湖边小亭的情况,不久前,他就是在此小亭内被任青媞说服,
带她去见刘裕。
  他等了近两个时辰,却没有丝毫不耐烦。
  还乘机把任青媞传他的丹道之学在心裹重温。幸好他不用强记二十四条丹方,只须记牢
其中之五,便可依计行事,应付李淑庄。
  经任青媞为他妙手易容后,他的头发变得更乌黑闪亮,肌肤嫩滑如婴儿,一副服药有成
的模样,他的耳朵变长了,鼻子高了一点,改变不算太大,可是当他照镜子时,竟差点认不
出自己来,不得不对任青堤出神入化的易容街心生佩服。
  太阳已到了西山之下,天地暗黑下来,寒风呼呼,远近不见人踪。
  倏地一道人影出现在小亭之旁,来得毫无先兆,令屠奉三也不由暗吃一惊。李淑庄的武
功,还在他估计之上。
  李淑庄油然登阶步上小亭,似生出警觉的朝屠奉三藏身处瞧去,也让屠奉三看到她别具
风情的花容。
  屠奉三尚是首次见到她,心中暗赞,忖道难怪她能颠倒众生,确有非凡的魅力。他虽不
好女色,却绝非对女人没有经验的人,一眼看去便知此女媚骨天生,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极品。
她一身黑色紧身劲装,尽显她成熟动人的线条体态,更衬得她肤白如雪,不怦然心动者肯定
非是正常的男人。屠奉三感到她是故意作此诱人打扮,目的在迷惑她以为是「色鬼」的关长
春,这个想法令屠奉三大感刺激,生出玩火的感觉。
  李淑庄从容道:「关兄大驾既在,何不立即现身相见呢?」
  她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力,与她独特的风韵配合得天衣无缝,相得益彰。
  屠奉三一阵怪笑,走出密林,一双眼睛贪婪地上下巡视她的娇躯,扮出一副色迷迷的神
情,负手向她走过去,嘿嘿笑道:「清谈女皇果然名不虚传,确是人间极品,我关长春最擅
观女之术,得我品评,夫人该足以自豪。」
  说话间,已登上方亭,在不到半丈的距离肆无忌惮的饱餐秀色。
  李淑庄双目闪过不屑的嘲弄神色,旋又以媚笑掩饰,横他一眼道:「关道兄果然是有道
之士,神采不凡,没有令淑庄失望哩!可惜无酒,否则我们今晚在湖旁把酒谈心,必能尽
兴。」
  屠奉二心中佩服,对象却不是李淑庄,而是任青媞。任青媞为自己设计的外貌形相,正
是炼丹得道,凭丹药治疾病、养精神、安魂魄、益气明目,延年益寿的超卓丹师。
  要知李淑庄之所以能成为建康最大的五石散供货商,全赖她依从任遥处得到的十二条丹
方,炼制出遗害最少的五石散,登时把其它劣质的五石散比下去。
  屠奉三现在的模样,比用千言万语对李淑庄更有说服力。
  屠奉三傲然一笑,从怀囊裹掏出一个瓷瓶,放在桌子中心处,微笑道:「丹砂之道,博
大精深,本人凭一己之力,遍访天下名师,归纳后经反复验证,创出『黄金三十六丹方』,
已尽五石散之道。五石者,指的是五石之精:丹砂,太阳荧惑之精;磁石,太阴辰星之精;
曾青,少阳岁星之精;雄黄,后上镇星之精;硅石,少阴太白之精。此五星者,能令人长生
不死。」
  又笑道:「酒逢知己干杯少,但若真的饮过干杯,肯定会中酒精之毒,但若你服我瓶中
的丹散,保证立获神效,飘飘如仙,有酒无酒,岂是问题,夫人敢否一试?」
  李淑庄坐往石,目光落在小瓷瓶上,美目闪闪生辉,道:「瓶内盛的是否以另二十四
条丹方炼出来的五石散?」
  屠奉三在她对面坐下,微笑道:「瓶内有五颗五灵丹,粒粒不同,来自不同的炼制方法
和配方,各有灵效,是否与夫人懂得的丹散相同,夫人一试便知。」
  李淑庄俏脸现出两朵红晕,令她更是充满诱人的神态,目光飘往屠奉三,秀眉轻蹙的道:
「关道兄为何这么想淑庄立即服用呢?令淑庄不由怀疑瓶内装的或许是烈性春药,淑庄服食
后会变得情思难禁,春心荡漾,抢着向道兄献身,任道兄为所欲为,岂非被道兄占了人家的
大便宜吗?」
  屠奉三暗叫厉害,即使自己是别有居心,一意来对付她,可是仍被她此时的诱人情态打
动,欲念大作。李淑庄的高明处是她没有半分淫娃荡妇的意味,反有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姿
态,但说的话又极尽挑逗之能事,合起来便成高度的诱惑力。
  屠奉三心忖整个骗局全由任青媞一手策划,他只是个执行者,幸好如此,他便不用「随
机应变」,让个人的情绪心态左右计划的推展。而李淑庄的色诱早在任青?算计中,屠奉三
亦清楚自己该如何应付。
  事实上任青娓是通过他来和李淑庄斗法,因为任青?不单要争取刘裕的爱宠,还要取李
淑庄而代之。
  屠奉三原本色迷迷的神态一扫而空,双目神光闪闪,淡然自若的道:「夫人放心!我关
长春行走江湖三十多年,早明白人心险恶,故一向公私分明。今次关某收到任后的传书,晓
得夫人肯不惜代价,取得其余二十四条秘方,经反复思量后,方下决定到建康来见夫人。故
今次我来不是求色,而是求财。所以夫人不必担心瓶内的是春药而非灵丹,关某有财后,美
女还不是任我予取予求,何用冒大险打夫人的主意?」
  李淑庄露出对他刮目相看的神色,完全意料不到这个任青媞口中的色鬼,可以如此见色
不迷,皱眉道:「难得道兄快人快语,淑庄亦不说废话,道兄尽管开出条件来,只要淑庄能
办得到,都会尽力满足道兄。」
  又赧然垂首道:「纵然道兄提出的条件中,包括淑庄的身体,淑庄也会认真考虑。看得
出道兄是个懂情趣的人嘛!」
  屠奉三眼前如出现了一幅成熟美女动春情的图画,却没有丝毫淫亵的意味,小亭内的空
气似是灼热了起来,令他心中某种渴望油然而生。少年时代在情路上的惨痛经历,令屠奉三
害怕爱情,害怕受伤,所以日后纵使有无数美女投怀送抱,他仍要克制自己的情感,唯一例
外的是纪千千。可是在这一刻,他却被李淑庄勾起了久埋深心处的某种情怀,在很长的一段
岁月,他从来没有生出这种愿望。
  屠奉三心中大懔,晓得这风情万种的美女正向自己施展最高明的媚术,如非心中戒备森
严,一时不慎下,连他也会着了道儿。
  一切都在任青媞的预料之中。任青媞早曾警告他,李淑庄的最高目标,是把他收为己用,
让他为她炼丹制药。于李淑庄来说,关长春绝对是无可替代的人材。
  虽然明知李淑庄在利用他,可是只要想到自己诈作受不住引诱,将可尽情享受这动人的
尤物,心中也忍不住生出街动,由此可见李淑庄媚街的威力,影响的正是他的心。
  屠奉三微笑道:「我关长春从来不是个知情识趣的人,夫人如果真的这么想,恐怕会非
常失望。」
  李淑庄抿嘴浅笑,似略带着点羞涩,好像她正陷进情网里去,俏睑现出娇嗔的神色,予
人打开了心扉的醉心感受。轻轻的道:「奴家说关道兄懂情趣,指的是道兄精通御女之术,
奴家多 希望世上有能征服我的男人呢!道兄认为奴家是个危险的女人,大概错不到哪里去,
奴家自知不是甘于被驯服的女人。可是道兄遇上过奴家这样的女人吗?错过了便永远尝不到
我李淑庄的滋味。奴家可任由道兄喂服春药,那至少在一段时间内,道兄可以完全控制奴家,
对奴家干甚 奴家绝不会反对,只会尽心尽力的讨好和逢迎道兄。」
  屠奉三心叫救命,这个女人挑逗男人的本领确是高明得令人害怕,轻描淡写裹每字每句,
以她那柔韧低沉的声线娓娓道出,实具无比的诱惑力。幸好自己搜遍全身也找不到半颗春药,
不然说不定会试试看。
  他装出不解的神色,道:「建康多名士,夫人若要男人,保证淮月楼外会出现人龙,为
何夫人却独看上我关长春呢?唉!今次我来只是明卖明买,不想横生枝节,夫人明白吗?」
  李淑庄凝神看着他,秀眸燃烧起来,诱人至极点,显示她正催发媚功,轻轻道:「道兄
可知奴家最憎厌的,正是那些矫扭作态的所谓高门名士。淑庄从来最讨厌那些打着道德旗帜,
摆出替天行道,当他本身便是最高道德标准化身的人。反是道兄般的真情真性,最合奴家心
意。对道兄奴家是真心的,我们不但会是床上的好对手,还会是最佳的合作伙伴。只要道兄
肯点头,财富美女将尽人道兄掌握中。奴家亦绝不会干涉道兄的自由,淮月楼的一众美人儿,
道兄爱那一个陪你都没有问题。」
  屠奉三心忖如果自己真是关长春,肯定立即向她投降,幸好他并不是关长春,且清楚她
的底细。
  哑然笑道:「夫人勿要耍弄我了,夫人只是看中我另外的二十四条丹方,而非看上我这
个人。任后在信中警告过关某人,如果是想要你的人,而不是来做交易,就着我千万勿要到
建康来。任后不会无的放矢,我信任她的判断。夫人勿要在这方面再浪费时间,不如让我们
落实交易的条件吧!」
  李淑庄微一错愕,接着花枝乱颤的笑起来,神态说有多迷人就有那么迷人,她娇喘着道:
「道兄对自己炼制的春药那 没有信心吗?又或者传闻中『凡炼丹之士,都是制春药的高手』
这句话并不准确?好吧!看在你可拒绝我这分能耐上,李淑庄便恭听道兄开出的条件,希望
可以办得到吧!」
  屠奉三生出危险的感觉,魔门的行事作风,从来是损人利己,想与魔门中人公平交易,
等若与虎谋皮,何况自己会漫天索价?而据燕飞之言,魔门有一套刑法之学,如被李淑庄生
擒活捉,她会有办法令任何硬汉乖乖的说真话。
  所以李淑庄色诱不成,下一步会出手试探,秤他的斤两。
  屠奉三淡淡道:「夫人先验清楚瓶内的五灵丹如何?」
  李淑庄含笑看着他,似听不到他说的话。
  屠奉三全神戒备。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