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四
第十二章 天下孤本
  接着的两天,燕飞为免节外生枝,足不出户,每天子、午两个时辰,依独叟之言进阳火
退阴符。起始两次,没有甚么明显征象和效应,到第三次依诀法行功,进阳火竟丹田生寒气,
退阴符时却长暧气,似乎与独叟预告的情况刚好相反,偏又不敢在三天之期前去打扰那正邪
难分的怪老头,只好按捺着,届时好去问他,但对行功则不敢巯懒下来。
  这天早上起来,院子里人声沸腾,隐隐听到梁定都和高彦对骂的声音,不由摇头苦笑,
自受伤醒来后,他尚是首次听到梁定都的声音,应以康复过来,却不知为何会到这里和高彦
吵闹。
  侍婢小琦刚好进来,见到他便笑脸如花的欣然道:“公子今天的脸色很好,精神奕奕的,
一对眼晴似是会放光,有点像宋爷那样。”
  燕飞心忖,极可能是独叟的子午诀见功,对明早的约会更添信心。边让小琦侍候他梳洗,
问道:“外面发生甚么事?”
  小琦没好气道:“小梁过来为高公子打气,偏只懂吵吵骂骂,高公子气不过来。”接着
俏脸微红的吐舌道:“高公子说起粗话来,不但脸不红且语气流畅,真像训练有素,又快又
羞人。”
  燕飞笑道:“不是训练有素,而是操练有素。在边荒集最斯文敌便是我,其它全是满嘴
粗话的人,男女如是。哈!”含笑走出厅外。
  在房内为他执拾被铺的小琦娇声道:“甚么男女如是?原来燕公子也会开人家玩笑哩!”
  跨过门槛,踏足环绕内庭园的回环半廊,出乎他料外地粱定都正扶着高彦,助他步行,
十多名府卫婢仆则在一旁为高彦打气。
  粱定都左臂还缠着药布,骂道:“睡没两三天便不懂走路,你的腿子早好了哩!不用再
有顾忌,跨前少许,下一步才稳妥。”
  高彦不甘示弱地回敬道:“你又不是我,步子跨大点便浑身筋骨全给扯痛,你道我不想
跨大点步子吗?你奶奶的龟孙子!”
  燕飞想不到两人忽然如此“相亲相爱”,或着是因曾共历生死。对高彦的“努力”却是
心中莞尔,因自他告诉高彦,谢安已首肯带他去见纪千千,条件是高彦必须能起来走路,高
彦便不辞痛苦,朝此方向努力不懈。
  燕飞向他们打个招呼,笑道:“放开他!”
  粱定都为难道:“我怕他立即摔倒,这小子上半身虽像男儿,下面却长着一对娘儿的软
腿。”旁观者立时发出震庭哄笑。
  高彦给笑得脸也红了,大怒道:“去你的娘,快放开你老子我!”
  粱定都一脸占尽上风的得意神情,往旁移开。
  高彦一阵摇晃,终于站定,现出胜利神色,哈哈笑道:“看!顶天立地,是对甚么腿自
有公论。幸好梁小子你不是娘儿,否则定要亮点厉害要你求饶投降。不过若有娘儿长得像你
那个丑样子,鬼才肯屈就你。”
  他的话非常不文,府卫男仆们固是起哄大笑,三个旁观的俏婢则听得啐骂连声。谢府那
曾招待过像高彦这种粗野的人。
  粱定都笑道:“你的狗嘴爱说甚么便甚么,还不走两步来看看!我还要回去向宋爷作报
告呢。哼!竟不懂好好巴结我!”
  燕飞明白过来,宋悲风是怕他明天的疗治时间或须废时三数日,所以希望安排他们今晚
随谢安去见纪千干。
  高彦一听,立即换过另一副脸容,前倨后恭道:“梁小哥大人有大量,勿要见怪,多多
包涵。”这些话登时又惹起另一阵笑声。
  高彦紧张的嚷道:“不要吵!”凝视着前方的地面,一步跨出果然四平八稳,没有丝毫
摇晃不稳的情况。
  高彦趾高气扬的向梁定都笑喝道:“看!老子在走路上还有甚么问题吗?还不滚回去向
宋爷报告,好安排今晚佳人之约?”
  今次连燕飞也忍不住笑起来,加上刚出来凑热闹的小琦娇笑声,庭院闹哄哄一片。
  粱定都摆出夸张的惊讶表情,指着他的脚大声嚷道:“这能叫走路?高公子要走到那里
去呢?”
  小琦显是和梁定都稔熟,不忍高彦受窘,帮腔道:“高公子比起昨天,确好了很多哩!”
  燕飞含笑来到高彦身旁,挽着他左臂,道:“今天到此为止,回房休息吧,免强挺来的
有甚么意思,你也不想千千小姐看到的高彦是个跛子吧?”
  小琦也道:“骨节驳好后再折断,手尾会很长的。”
  梁定都赶到另一边扶着高彦,歉然道:“我只是想激厉小高你的斗志,你康复的情况已
比我想像中的好多呢。”
  燕飞心忖,粱定都虽一身大族人家奴材的习气,本身却是心地善良的人,那天在饺子馆
更是奋不顾身来救援他们,又见高彦胀红脸低下头,知他在强忍痛楚的苦泪,不想让梁定都
看到,忙支开粱定都道:“去告诉宋爷,待我办妥明天的事后,再决定何时适宜让小高去会
佳人。”
  梁定都一声领命,迳自去了。
  燕飞向各人挥手告退,方扶着一拐一拐的高彦回厢房内去,在床沿甫坐下,高彦的泪水
已珠串般洒下,却强忍着没哭出声来,只是哽咽。
  燕飞心中涌起滔天怒火,暗下决心,不管王国宝是天王老子,只要有一天自己恢复武功
修为,必找他为高彦算清楚这笔账。
  口上却道:“你不是说自己是顶天立地的男儿汉吗?怎可以这般软弱?动不动哭成个娘
儿似的。”
  高彦挥拳捶榻痛心疾首的道:“我操那班人的十八代祖宗!此仇此恨,我高彦永不会忘
记。”
  燕飞沉声道:“若你经不起屈辱挫折,怎有资格去报仇?”
  高彦以袖拭泪,呜咽道:“我从未试过这般凄惨!”
  燕飞苦笑道:“你是因为我才落得如此下场!幸好保得住小命,又没有被打成残废,总
算不幸中的大幸。你是否气小梁嘲笑你呢?”
  高彦摇头道:“梁定都那小子的说话虽然难听,却没有恶意,那天若不是他不顾生死的
苦撑大局,我们今天肯定没法坐在这里说话,我气的是燕飞你受到的折辱!换过在边荒集时
的燕飞,他们休想有一人能活命。你抱着我任他们打,我可以感觉落在你身上的每一棍的力
道,想起来我便想哭,我还以为你死定了。”
  燕飞心中感动,沉声道:“放心吧,再过几天我便可以肯定告诉你,我究竟是找个地方
躲起来,还是堂堂正正和你回边荒集去打天下。”
  高彦一震朝他瞧来。
  燕飞暗下决定,不论独叟提出的治疗方法如何荒谬危险,自己也要一试,大不了便赔上
一命,总胜过看着自己的朋友受尽凌辱。
  忘官轩外弯月褂空,群星拱照,轩内只有谢安身旁的小几燃着一盏油灯,照亮轩堂一角,
气氛宁静得有点异乎寻常。
  到达轩门,宋悲风请燕飞独自入内。燕飞直抵谢安身前,蓦地谢安抬头往他瞧来,眼神
锐利之极,似一瞥下便可把他看通看透。
  接着谢安捋须笑道:“小飞气色凶中藏吉,此乃否极泰来的气象,明天之约虽有险厄,
必可安然渡过。”
  燕飞一呆坐下,虽明知宋悲风必须先得谢安首肯放人,自己方可赴独叟之约。但给他当
面揭破,仍颇感尴尬。
  坐下苦笑道:“安公着我来,竟是要给我看气色。”
  谢安亲自为他斟茶,微笑道:“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希望我宝刀未老,没有看错气色。”
  燕飞双手捧杯,让谢安把茶注入杯内。
  这时若有人问他,世上最值得尊敬的人是谁?他的答案肯定是谢安无疑。
  天下第一名士之誉确非虚传,不论心胸气魄,才情学识,至乎一言一语,举手投足,均
令人折服。
  谢安与他对碰一杯,欣然道:“坦白说,际此良辰美景,我实不惯以茶代酒,不过小飞
情况特殊,老夫只好将就。”
  燕飞不好意思的道:“我们可以各喝各的。”
  谢安道:“哪岂是待客之道。今晚我还有一本奇书送绐你,要你万勿轻忽视之,你的性
情较接近我,此书当对你有所裨益。”
  燕飞受宠若惊的道:“只怕我生性愚鲁,又学识肤浅,有负安公期望。”
  谢安哈哈笑道:“我谢安或会看错别人,却不会看错燕飞。”跟着,珍而重之地从怀内
掏出一本己旧得发黄,薄薄的一本帛书,双手递给他,双目现出凝重神色。
  燕飞慌忙起身恭敬接过,只见书面写着《周易参同契》五个大字。
  谢安的声音在他耳鼓内响起道:“你曾听过此书吗?”
  燕飞摇头道:“闻所未闻。”随手翻开,只见写着“乾坤者,易之门户,众卦之父母。”
看得他吓了一跳,往谢安望去,嗫嚅道:“我对周易的认识很肤浅,肯定会看得一知半解。”
  谢安道:“没有关系。书内的蝇头小字是我的考释注解,你开始看时或会有点困难,很
快你会沉迷其中,尽得精奥。你即使恢复内功,但亦大有可能须从头多下工夫,此书会对你
有意想不到的帮助,若能因此有所成就,是否后无来者我不敢说,但可肯定是前无古人。”
  燕飞把书纳入怀内藏好,道:“此书能有此异能奇效,究竟出自那位大家之手?”
  谢安解释道:“此书是东汉末年,会嵇上虞人魏伯阳,穷毕生精力之作。”
  燕飞一震道:“原求是他,此人被推崇为两汉第一,丹法大家,更是当代道门第一高手,
难怪安公说这是一簿奇书。”
  谢安道:“你既哓得魏伯阳是何方神圣,当知此书等若一个丰富的宝藏。书中包罗万有,
以《周易》和道家思想为依托,广泛吸取先秦两汉天文历法、医学、易学、物候学、炼丹术
等方面的精华,达成天地人三才合一的体系,并不限于武术。现你怀内所藏是天下唯一孤本,
我亦希望通过你,把其内容发扬光大,流传下去。”
  燕飞知道推辞不得,且心中确实生出好奇和企望,肃容道:“燕飞绝不会让发公失望。”
又讶道:“安公若要此书流传,何不教人抄写多本,再赠舆有识之士,岢非可轻易达到传世
目的,至少该把正本留给自己。”
  谢安淡淡道:“不要再追问,终有一天你会明白。”
  燕飞默然片刻,沉声道:“安公语调荒凉,是否。。。”
  谢安打手势阻止他说下去,微笑道:“我刚收到消息,桓玄正式奏请朝廷,要辞掉新加
于他身上的大司马之位。”
  燕飞一呆道:“桓玄狼子野心,怎肯放弃这个他梦寐以求的官职。”
  谢安欣然道:“你对桓玄确有很深的认识,却不知这正显示,他手下有非常出色的谋士,
此是一石二鸟之计。在实权方面并无影响下,既可安朝廷之心,又可以令朝廷转而对付我谢
家。淝水之胜的风光,已因此辞函,一去不返。我已决定待小玄回来后,舆他商量该在何时
离开建康。”
  燕飞心中一叹,道:“恭喜安公!”
  谢安笑道:“你或者是唯一一个,会因此而恭贺我的人。去吧!悲风在门外等你,希望
再见到你时,我的小飞已功力尽复。]
  宋悲风在前头默默领路,流水声从前方传来,转出林中小径,前方一座小码头临河水而
建,秦淮河水缓缓淌流,在月华星斗竞相争妍里,繁星密密麻麻的填满深远无垠的夜空,对
岸灯火点点,舟船画舫,往来不绝。
  燕飞到建康这么久,还是首次感受到秦准河浪漫旖旎的气氛。以往虽曾到建康,却从没
有目下的醉人观感。或者是因分享高彦对秦淮河第一名妓纪千千的仰慕,令秦淮河也河水添
香。
  忽然间,此刻要到甚么地方,至乎明天关系到他一生人的约会,似乎都变得无关痛痒。
  小码头上有四人守候,泊着一艘有帆的快艇,河水打上船身,发出“沙、沙”的响音。
  宋悲风领燕飞来到码头上,其中一人道:“没有可疑的船只。”宋悲风凝视经过的一艘
小艇,点头不语。
  燕飞迎着河风,远眺对岸灯火,感受着秦淮两岸的繁华气象。
  这四个人穿的均是武士便服,面目陌生,年纪均在三十许间,人人太阳穴高高鼓起,双
目精光闪闪,知道全是高手,且没有人显示半点紧张或不安。
  谢府曾受袭在前,敌人下一个目标甚至有可能就是谢安。可想像谢安若夜访纪千千,必
从水道乘艇而去,所以宋悲风的谨慎是可以理解的。
  宋悲风向燕飞微笑道:“燕老弟到建康后,尚未有畅游秦淮的机会,就借晚如何?”
  燕飞欣然点头,舆他跨步登艇,四名高手随之上船,解索开船。
  两人在船尾坐下,风帆快艇在其他四人操使下,望西而去。
  宋悲风道:“他们均是水道经验丰富的操舟好手,而我们这艘小帆船设计独特,速度疾
快,在河面休想能跟上我们。”
  燕飞仰望夜空,道:“我们到那里去?”
  宋悲风道:“这是最好摆脱敌人跟踪的力法,比起明早大模厮样的走出乌衣巷,是截然
不同的两回事。今晚我们在朱雀航附近一所房子留宿,明早我再送你到阳春巷去。”
  燕飞皱眉道:“今晚贵府没有你老哥打点照顾,不是太好吧?”
  宋悲风微笑道:“若谢家没有宋悲风便不行,那就非常糟糕了!”又叹一口气。
  燕飞道:“老哥因何叹息?”
  宋悲风压低声音道:“我在担心安爷。他不单对司马氏心灰意冷,对自己的生命更不乐
观。”
  燕飞吃了一惊,道:“老哥是指他的生命受到威胁吗?”
  宋悲风道:“你误会哩!我指的是,安爷近日常感到大去之期不远,所以很多时候像安
排后事的样子。”
  燕飞一想到义赠奇书之举,确有点安排身后事的味道,心中一动,把怀内的帛书掏出来,
对宋悲风解释清楚后,递给他道:“明天之约,吉凶难料,老哥请暂代我保管,若我过不了
难关,请老哥代我退给安公,请他另觅有缘者。”
  宋悲风接过书藏好,眼中忧色更浓,苦笑道:“这本《参同契》数十年来舆他形影不离,
他肯把此书赠你,当然是非常看得起你,也有了却心愿之意。”
  他虽没有明言,燕飞当然明白他是忧上加忧,道:“到现在我仍不明白,安公为何不把
此书传给玄帅?”
  宋悲风叹道:“我跟了安爷数十年,从来不明白他的想法。很多出人意表的事,总在事
后方晓得他是独具慧眼,高瞻远瞩。像他一直没有让三老爷和琰少爷出任朝廷要职,我便大
惑不解,到今天方知是如何高明的一着。现在安爷一旦离京,谢家将失去对朝廷内政的影响
力。而玄少爷仍牢握北府兵的兵权,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因安爷辞退,再没有舆朝廷正面
抗衡的危险,反可令乌衣巷的谢家稳如泰山。”
  稍顿续道:“安爷把心爱的书送你,而不是传给玄少爷,其中玄机暗藏,大有深意,但
事后你会发觉他是对的。”
  燕飞心中响起谢安的一句话: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
  hkhg 扫描,noproblem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