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精选·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九
第十章 重修旧好

广陵城。威武将军府。

何无忌形疲神困的回到将军府,洗了个冷水浴,方感觉好了一点。这是他十多年来的习惯,纵使在冰天雪地,电以冷水浇身,这是他保持体格和意志的秘方。

他很想独自思索一些困扰着他的问题,可是却给刚足五岁的爱儿缠着,逼他玩了一会,到夫人来逼不情愿的小子上床就寝,他才脱身到书斋去。

坐下后,何无忌深深叹了一口气。

“无忌兄因何事叹息呢?”

何无忌遽震下,探手拿起放在-旁的长刀。他的将军府戒备森严,又有恶犬巡逻,书斋门外更有两个近卫高手站岗,而对方竟能如入无人之境,直到抵达门外扬声他方察觉,怎不到他魂飞魄散。如果来人是打他夫人、儿子的主意,后果不堪设想。

刘裕现身书斋门处,一身夜行装东,却不见他惯用的兵器厚背刀。

何无忌愕然道:“是你!”

刘裕直抵他身前,面对着他在地席坐下,目光闪闪地打量他,微笑道:“无忌消瘦了!”

何无忌苦笑道:“你到这襄来不是为看我胖了还是瘦了吧?”

刘裕从容道:“我很高兴。”

何无忌皱眉道:“有甚么值得高兴的?”

刘裕耸肩道:“你没有一见到我便举刀相向,当然令我感到欣慰。”

何无忌露出第二个苦涩的笑容,带着点无可奈何的意味。

刘裕淡淡道:“仍在恼怒我吗?”

何无忌避开这个问题,冷然道:“你怎可能分身回来,不再管天师军的事了吗?”

刘裕轻松的道:“事有缓急轻重之别,孙恩已丧命于燕飞之手,徐道覆连失两城,被逼退守会稽,再难有回天之力。我今次秘密潜回广陵,是为大局着想,无忌可知北府兵的覆亡,已迫在眉睫?”

何无忌呆瞧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刘裕锲而不舍的问道:“仍因我在生闷气吗?”

何无忌颓然道:“为甚么还要说这种话?孙恩真的死了?”

刘裕微笑道:“我像是说谎的人吗?”

何无忌肃容道:“不要再绕圈子了,你今次来有甚么目的?大家直话直说。”

刘裕油然道:“我今次回来,并不是要计较甚 私人恩怨,而是要完成玄帅的遣志,不让南方落入桓玄之手。一直以来,我都是为这个远大的目标奋斗,从来没有改变过,有时会用上点手段,但却没放弃朝这方向迈进,直至眼前此刻。”

又追问道:“无忌刚才因何叹气?”

何无忌凝望他好一会后,沉声道:“刘兄可知若刘爷晓得你在这襄,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刘裕淡淡道:“何兄又知否燕飞正在外面等候我呢?”

他对何无忌的称呼由“无忌”改为“何兄”,这转变配合着他现时举手投足均自然流露的领袖气魄和龙虎之姿,本身已具慑人的气度。

何无忌一震道:“燕飞!”

刘裕微笑道:“我今次到广陵来,并不是来送死,而是来看看有甚么方法,可以令北府兵不致丢人现眼,灭了玄帅的威风,好让他在天之灵,得到安息。现时情况之劣,已超出何兄的想象之外。桓玄之所以能轻易收拾聂天还,是因有魔门撑他的腰,甚 谯纵、谯奉先、谯嫩五,至乎建康李淑庄、司马道子身边的陈公公,全属这派系的人,皆在伺机行事。你想想吧!事情严重到何等地步呢?聂天还之所以亡于桓玄之手,正因他身边的大将中,有魔门的人在。”

接着把魔门的事详细道出,到他说毕,何无忌脸上的血色巳所余无几。

刘裕又道:“据我们猜测,竺法庆有很大可能是魔门之人,否则不会如此仇视佛门。”

何无忌深吸一口气道:“你可有凭据?唉!我不是质疑你,只是想到如要说服刘爷,空口说白话是没有作用的,何况消息来自你呢?”

刘裕道:“物证就没有哩!人证倒有一个,就是支遁大师,”

何无忌点头道:“他老人家德高望重,又是安公的知交好友,且佛门不打诳语,他说出来的话没有人敢怀疑,可惜远水难救近火,这处是广陵而非建康。”

刘裕皱眉道::逗里到建康不过一天船程,你们派个人去见他不就成了吗?”

何无忌叹道:“刚才消息传来,桓玄已攻陷历阳,活捉了大将司马尚之,进驻溧州,随时进犯建康,朝廷一天之内向刘爷下了三道圣诏,命刘爷立即率水师到建康助阵,我刚才还为此与刘爷吵了一场,现在你该明白我为何要长嗟短叹。”

刘裕道:“刘爷究竟在打甚么主意,不知道纵容桓玄,等于任狼入室吗?如果被桓玄进占建康,控制了广陵的上游,又拥有建康区丰盛的粮产,任北府兵如何兵强马壮,亦只有挨揍的分儿,刘爷为何如此不智?”

何无忌道:“他当然有他的想法,最好是建康军和荆州军僵持不下,拼个两败俱伤,他便可坐得渔人之利。”

只听这番话,便晓得何无忌没有辜负谢玄对他的期望,晓得审时度势,懂得从大局着眼作判断,而非盲从亲舅的人。

刘裕道:“他的想法只是一厢情愿。山于魔门的长期部署,在裹应外合下,建康军会像两湖帮般败得又快又惨,当刘爷还未清楚发生了甚么事时,南方的天下已尽入桓玄手上。桓玄根本不用来攻我们,只要封锁上游,我们将不战自溃。”

何无忌睑上再没有半点血色,道:“半个月前,朝廷已下旨委任刘爷为先锋,司马尚之为后部,司马元显为主帅,西讨桓玄。桓玄亦知不妙,准备退守江陵,以逸待劳。岂知刘爷按兵不发,桓玄立即嚣张起来,上表传檄,举兵东下,讨伐元显。元显见我们按兵不动,只好龟缩于建康。唉!若我们明天仍不起行,元显危矣!”

刘裕道:“我要见刘爷!”

何无忌失声道:“你是否疯了!”

刘裕道:“我没有发疯,反而比平时任何时刻更清楚明白自己的处境。无忌!你现在该清楚我是怎样的一个人,眼前是唯一的机会,我们绝不可以坐以待毙。你若想陪刘爷死,是你的自由,不过我却要提醒你,就算你不理北府兵兄弟的生死,也好该为你的娇妻爱儿着想。国家的兴亡就在眼前,到这一刻决定权仍在你的手上,机会错过了将永不回头。”

何无忌急促的喘了几口气,沉声道:“你不怕刘爷杀你吗?”

刘裕现出一丝冷酷的笑意,摇头缓缓道:“我是去向他报上他不知道的事,是为他好,他为何要杀我呢?”

何无忌烦恼的道:“这只是你的想法,但他不会那么想,奈何?”

刘裕微笑道:“他不敢杀我的。”

何无忌沉声道:“他若敢杀你又如何呢?连朝廷的圣旨他都不放在眼内,何况是你刘裕?”

刘裕若无其事的道:“如他真的敢动手,你、我和燕飞三人并肩杀出帅府如何?”

何无忌剧震无语,只懂呆瞪着他。

刘裕道:“一错不能再错,发疯的不是我,而是你的舅父。背叛王恭,接着又划策设谋杀死王恭,转投司马道子的怀抱,这是他一个严重错误。讨伐天师军之战,先是纵兵强夺民粮,又于未竟全功之际,率师北返,害得谢琰孤军深入,战死沙场,这是第二个错误、现今桓玄东来,他错估形势,以为可借桓玄之手除去司马元显,然后再讨伐桓玄,这将是最后一个错误,因为他再没有机会犯第四个错误。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眼前足唯一也是最后的机会。玄帅的看法错了吗?事实正证明玄帅目光如炬,他担心的事一一应验。”

何无忌闭上眼睛,好一会后再张开来,道:“我们现在还可以做甚么呢?”

刘裕平静的道:“让我去与刘爷见个面。”

何无忌有点哭笑不得的叹道:“这个险值得冒吗?”

刘裕淡淡道:“因为他是你的舅父,所以于情于理,我都要给他这最后的机会,就看他的选择取舍。”

何无忌摇头道:“你可以不和他计较私怨,可惜刘爷却没有这样的胸襟,你是他的心中刺、眼中钉,只要有一分机会,他会把你置诸死地。舅父变了,变得很厉害,权力是可以令任何人变成你再不认识的人,你还要坚持吗?”

刘裕道:“他可以不仁,我却要尽义。无忌你放心去安排吧!我有办法令他不敢动手。”

何无忌苦笑道:“你不明白的,何穆三天前从建康来见刘爷,为桓玄向刘爷招降,事后刘爷召了我去商量,我虽大力反对,他却一意孤行,说此为缓兵之计。唉!何穆正是李淑庄的青楼常客,所以你指出李淑庄是魔门的人,我没有一点怀疑,如果没有李淑庄从中斡旋,何穆怎会忽然为桓玄作说客?”

刘裕心中大喜,晓得何无忌终于被他打动,方会向他透露如此重要的消息。

何无忌又道:“最近北府兵发生了很多事,其中一桩与你有直接的关系,你知道后肯定不愿去见刘爷。”

刘裕色变道:“甚么事?”

何无忌沮丧的道:“孙爷死了!”

刘裕全身遽震,失声道:“甚么?”

孙爷就是孙无终,等于刘裕的师傅,刘裕之所以有今时今日,全赖他一手提拔。

何无忌颓然道:“刘爷现在最顾忌的人不是桓玄,而是你刘裕,因为只有你能威胁到他在北府兵内的统领之位,所以凡是他认为与你有亲密关系的人,均给贬谪往别地投闲置散。孙爷给调往京口,十多天前被人发现伏尸房内,身上没有半点伤痕,死得不明不白。人人都怀疑是刘爷派人下手,但刘爷却指天誓日与他无关。当时我并不相信他的话,现在已有别的想法。孙爷实在再难起作用,刘爷是不会这般不智的。下手的最有可能是魔门的人,这是最厉害动摇军心、分化我们北府兵的毒计。”

刘裕热泪狂涌,默默听着,到何无忌说罢,才拭去泪水,深吸一口气道:“我也相信是魔门的人下手的。”

何无忌平静的道:“你还要去见刘爷吗?”

刘裕道:“我比以前任何一刻更想见他。”

何无忌道:“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刘裕愕然道:“是甚么事呢?”

何无忌道:“当你登上九五之位,我希望能解甲归田,过一些平静的日子。”

刘裕皱眉道:“我何时向你说过要当皇帝呢?”

何无忌道:“说到底,大家仍是兄弟,纵有误会,亦是过去了的事。说起话来,更不用拐弯抹角。玄帅最大的遗愿,就是要你为他完成统一南北、复我中土的不朽大业。玄帅曾多次向我表示他对司马皇朝再没有任何期望。

言下之意,就是必须由新朝代之。你若要一统天下,首先便要解决朝廷这北伐最大的障碍,除了取而代之外,还有甚么办法呢?”

刘裕默然片晌,点头道:“你既重新视我为兄弟,这么-个要求,教我如何拒绝?”

何无忌像放下了心事般,道:“我现在到统领府见刘爷,向他报告魔门的事,并让他晓得你在我府内,若他肯见你,只有到这裹来见你,没有我的合作,他想在这里杀你没那 容易。”

刘裕道:“你不怕他把你拿下吗?”

何无忌道:“实不相瞒,现时你在军内的声誉,实远超过刘爷,除刘爷身边的几个心腹将领外,人心都是向着你的。如刘爷公然和我们撕破脸皮,派兵来攻打我的府第,肯定会引起兵变,他绝不敢这么做。依我猜,他定会来见你,好问清楚魔门的事。”

刘裕道:“我曾答应过你的事,绝不会违信背约。我不是指你解甲归田的事,而是指曾答应你不会伤害刘爷。”

何无忌感激的道:“我愈来愈佩服刘兄,在现今的情况下,仍能信守承诺,反是我曾背弃你。”

刘裕道:“但是你并没有真的出卖我,否则魏泳之第-个性命难保。”

何无忌既狠下决心,重投刘裕一方,神态大是不同,沉吟道:“现在军中拥戴你的人,除了魏泳之外,还有檀凭之、孟昶、刘道规和周安穆等人,他们都有明确的出身背景,肯定与魔门没有关系,最重要是他们都手握兵权。我去见刘爷前,先去和泳之打个招呼,再由他去通知这几个人你回来了,他们知道后会非常振奋,因为他们一直在等待这 的一天。你或许仍不晓得,忠于你已变成是否忠于玄帅的问题。刘爷实在太失人心了。当琰帅的死讯传来,震动了军心,人人对刘爷的作法均不以为然,他可以害死何谦,但绝不可以害死玄帅的亲弟,这是没有人可以接受的。有时我真的不明白,为何刘爷会这么愚蠢?”

稍顿续道:“当你从海盐出击,收复嘉兴,又令困守会稽和上虞的兄弟安然撤往海盐,消息抵达广陵时,人人奔走相告。现在谁都晓得,只有你刘裕才能重振北府兵的声威。”

刘裕笑道:“你不再怪我了吗?”

何无忌苦笑道:“不要翻我的旧账好吗?当时我还以为刘爷与桓玄划清界线,想不到今天他竟会对桓玄攻打建康袖手不理,他太令我失望了。”

接着道:“我现在再没有顾忌,可以放手大干,我会着泳之联络所有心向着你的人,好在兵不血刃卜把北府兵的兵权移转到你手上来,那时刘爷纵想向我们发难,亦有心无力。不过待会你见他后,千万要忍耐一点,勿要与他决裂。直到这刻兵权仍是在刘爷乎上,我们需要一段时间部署,快则十天半月,方能联系到所有人。”

刘裕暗松一口气,今次能成功说服何无忌,不但因他刘裕战功彪炳,刘牢之则尽失人心,更主要是因谢玄的影响力并没有因他的辞世而衰退,泽及他这个指定的继承者。

问道:“有办法联络孔老大吗?”

何无忌道:“我没有办法,但泳之肯定可轻易办到。”

刘裕道:“你着泳之告诉孔老大,我想与他碰个头。”

何无忌点头起身,跟着叹道:“到现在我才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当日在建康闹翻,我比你更不好受,有点像背叛了玄帅。现在一切都不同了,我感觉到自己充满生机和斗志,更觉得目下所做的一切,总算对夫人和儿子尽了责任。”

刘裕陪他起立,道:“你不怕陪我一道送死吗?”

何无忌笑道:“跟着你有追随玄帅的美妙感觉,苦差可以变成乐事。玄帅从来没有看错人,他既没有看错舅父,更没有看错你。请刘帅在这里好好休息,我会知会府内亲兵,告诉他们刘裕大驾在此。”

与刘裕握手后,何无忌出门去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