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精选·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九
第九章 复仇之旅

“奇兵号”于午后时分,从海盐开出,开始北返的旅程。

纵然刘裕体格过人,但在过去数十天废寝忘餐的紧张状况下,也差点把他累坏了。今早起来后,主持了大大小小的六、七个会议,更令他忙得昏天昏地,透不过气来。这时乘机到床上休息。岂知身体非常疲倦,闭上眼后却是辗转反侧,无法进入梦乡。

他是晓得原因的,因为他关心燕飞,假设待会燕飞并没有在指定的地点等待他们,他不但会失去斗志,且纵能坚持下去,也永远不会快乐起来。

燕飞不只是曾出生入死的战友,更是最知心的知己和兄弟。

“笃!笃!笃!”

敲门声响。

刘裕跳了起来,道:“请进来!”

进来的是宋悲风,两人对视苦笑,均知对方的心事。

到靠窗的椅子坐下后,宋悲风叹道:“奉三也没有睡意,独自到舱厅发呆。”

刘裕叹道:“不知是否我的错觉,燕飞今回与孙恩决战,似乎没有上次那样的信心和把握。”

宋悲风道:“奉三也这么说,真教人担心。此战虽是突如其来,在我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下发生,却是关系重大,不但影响到南方的形势,还直接影响北方的情况。”

刘裕沉吟道:“我有个奇怪的感觉,小飞和孙恩之间的瓜葛似非像表面般简单,三次决战,结果都是耐人寻味,今次不知又如何呢?”

宋悲风道:“不理如何!最重要是小飞吉人天相,能活着回来和我们共赴广陵。”

刘裕心烦意乱的再叹一口气。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

宋悲风道:“到广陵后,如果我可以抽身,我想到建康去打个转。”

刘裕皱眉道:“谢家现由谢混那小子把持,绝不会欢迎你,宋大哥为何要自取其辱呢?”

宋悲风道:“琰少爷和两位公子命丧沙场,此事对谢家造成无可弥补的打击,大小姐和孙小姐肯定会赶返乌衣巷,我是要去见她们而非谢混。”

刘裕听得谢钟秀之名,心神不由悸动,暗责自己的脆弱,苦笑道:“最怕大小姐也误会了我们。”

宋悲风沉声道:“大小姐明白我们是怎样的人,不会受谣言影响。”

刘裕心中感慨,想当年淝水之战时,谢家是多 风光,但-切都过去了。随着谢琰这位淝水之战勋旧的战死,谢家从兴盛步向衰微,现在横亘在谢家子弟前方的,不是如何振兴家族,而是如何求存。

宋悲风的话传人他耳内道:“到广陵后,小裕有甚么计划呢?”

直到此刻,刘裕仍未有机会向宋悲风解释因何要返回广陵,而宋悲风或许因心悬谢家,所以晓得他们要去广陵后,坚持随行。

刘裕坦白的道:“我并没有具体的计划,首先要联络上魏泳之,弄清楚情况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宋悲风愕然无语。

就在此时,甲板上传来如雷响起的欢呼喝采声。

刘裕和宋悲风对望一眼,然后在那一刻醒悟到发生甚么事,同时跳将起来,抢出门外去。

燕飞在屠奉三、老手和一众兄弟簇拥下,神采飞扬地从舱门走进来。

刘裕大喜道:“干掉了孙恩吗?”

在这一刻,刘裕感到胜利来到了他掌握之内,只看他如何去攫取。燕飞此战的胜和败,对他们来说,至乎对整个天下,都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燕飞直接朝他走去,神情古怪的答道:“可以这么说罢。”

众人再爆欢叫声,只有刘裕和屠奉三交换了个眼神,均看出对方心中的疑惑,感到事有蹊跷。

宋悲风欣然道:“小飞何不重施故智,割下孙恩的首级,只要把他的首级高悬会稽城外,戮破他天师的神话,肯定天师军会像弥勒教徒般不战自溃。”

两方在廊道会合,挤得整条舱道水泄不通,几乎有人满之患,人人情绪高涨,气氛炽烈。

燕飞心中苦笑,这正是他最怕面对的一个情况,不得不说违心之言,为难的是他绝不可以实话实说,可是因关系重大,他又势不能不作出清楚明确的交代。

道:“我和孙恩决战于翁州岛西滨,当时翁州岛这区域只有孙恩一人,他予我公平决战的机会,尽显他一派宗师的风度。所以他虽尸沉大海,我也不敢打扰他,希望他能寻得离世后的安乐之所,得到他渴想的东西。”

屠奉三沉声道:“孙恩是否真的死了?”

燕飞一字一字的缓缓道:“我敢保证他永远都不会再踏足人世。”

欢呼声再次震动长廊。

孙恩的武功不但是南方第一人,且他更是天师军实力的象征,此战将把燕飞推上天下第一高手的宝座,威势盛如慕容垂之辈,也要黯然失色。

燕飞之胜,不但可立竿见影地振奋刘裕一方的军心,令刘裕更添领袖的魅力和号召力;另一方面则从基本动摇天师军,其效果类似竺法庆之于弥勒教,唯一分异处是孙恩近年来已不理天师军的事,一切事务尽交予卢循和徐道覆两个徒儿。不论如何,当孙恩的死讯传遍南方,会对天师军造成无可弥补的沉重打击,长远的影响更是难以估计。

边荒集会因燕飞的胜利,声势攀上颠峰,大添拯救纪千千主婢行动的成数;拓跋圭亦因此而得到无法计量的好处,大幅提升拓跋圭在北方的地位,狂增他对塞外鲜卑族各部的影响力。此长彼消下,如果明春慕容垂仍不能取得清楚分明的胜利,慕容鲜卑族的声势将会如江河下泻,被逼处下风。

翁州岛之战,虽只是燕飞和孙恩两人间的胜败荣辱,事实上却牵动了整个天下的形势;整个战乱时代的发展方向。

可是有谁晓得其中微妙玄奇的情况,已超越了任何人可以想象的生死决斗。

         ※       ※       ※

舱厅内,燕飞、刘裕、宋悲风、屠奉三和老手五人围桌密议,商量到广陵的事宜。

孙恩既去,天师军的威胁力大减,他们这一方有蒯恩这智勇俱备的新进猛将主持大局,更有经验丰富的朱序和精于水战的江文清从旁协助,使众人再无后颅之忧,可以放手而为。

屠奉三道:“现在我开始感到刘帅这抽身北上的一着,巧妙处与‘一箭沉隐龙’异曲同功,同是命中敌人要害的一着,亦使我们投进建康的主战场去,与桓玄正面交锋。”

宋悲风点头道:“北府兵是大少爷的心血,我们绝不该让北府兵毁在刘牢之这个蠢材的手上。小裕现今的号召力可追得上大少爷,而北府兵将对刘牢之则是一天比一天失去信心和希望,此长彼消下,小裕确有机会从刘牢之手上把他旗下的兵将争取过来。”

刘裕心中感激燕飞,若不是他除去孙恩,振奋了屠奉三和宋悲风的斗志,两人绝不会变得乐观起来。

老手叹道:“除非是愚顽之辈,谁都该知道天命归于我们的小刘爷。你看哪会这么巧的,我们刘爷两次立威的地方,一是盐城,一是海盐,都有一个‘盐’字,可见冥冥之中,自有天命在主宰朝代的兴替。”

燕飞微笑道:“我们的小刘爷的确创造了奇迹,两次都是在绝没有可能的情况下把局势扭转过来。现在连我都深信小刘爷将会是新朝之主哩!”

刘裕苦笑道:“小飞你也来耍我,坦白说,我……”

屠奉三怕他一时不慎把真相说出来,被坚信他是真命天子的老手听入耳内,肯定不会是好事,截断他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其它的一切不用去计较得那么清楚。现在我们再不用担心天师军的问题,可以把心神集中往与桓玄的斗争上去。而直到此刻,桓玄仍是占尽上风,如果我们没有完善的计划,回广陵去只是送死,刘帅心中是否有定计呢?”

刘裕沉吟片刻,断然道:“海盐之所以能落入我们手上,关键处全因我能说服刘毅,得到他全面的合作。现时的情况大同小异,我们必须寻得另一个刘毅。”

老手遽震叫道:“何无忌!”

众人无不动容。

何无忌本为谢玄的亲兵头领,是谢玄看得起的北府兵猛将。谢玄去后,他一直暗中支持刘裕,视刘裕为谢玄的继承人。但他亦是刘牢之的外甥,与刘牢之关系密切。当刘裕在没选择的情况下,利用司马道子的力量来对抗刘牢之,何无忌愤然作出了与刘裕决裂的选择。但何无忌终究是血性汉子,并没有全面出卖刘裕,向刘牢之透露与刘裕暗中往还的北府将领的身分,所以魏泳之等才没有被揪出来算账。他只是与刘裕划清界线。

何无忌现为刘牢之最信任的人,当刘牢之率水师大军参与南伐天师军之战,广陵便由何无忌主持大局,掌握兵权。

如果刘裕能说服何无忌,在很大程度上等于架空了刘牢之,再加上刘裕本身对北府兵将的影响力,大有可能重演刚发生在江南的情况。

屠奉三皱眉道:“要说服何无忌出卖他的亲舅,恐怕非常困难。”

宋悲风道:“确实是非常困难,但却非完全没有可能。我清楚无忌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对大少爷的崇敬是发自真心的,而在大少爷多年的熏陶下,他亦懂得分辨大是大非。如果小裕能说服他刘牢之会把北府兵推上覆亡之路,我认为他会作出明智的决定。”

老手叹道:“但问题在谁都看出北府兵灭亡在即的时候,怕已时不我予,难挽大局了。”

刘裕沉吟不语。

燕飞道:“我是最不清楚何无忌为人的一个,但却清楚凡人都有侥幸的心,何况何无忌与刘牢之有密切的血缘关系。刘毅之所以能被刘兄打动,因为刘毅当时是走投无路,而刘兄则成为他唯一的生路。何无忌现时的情况远不至于此,要待桓玄攻陷建康,再使出种种手段对付刘牢之时,何无忌方会陷身刘毅当时在海盐的处境。”

老手道:“燕飞言之有理,现在我们是去早了。”

老手如刘裕般,均为北府兵中人,清楚北府兵的内部情况,他有这个看法,代表他不认为今次北上之行可以起到任何作用。

宋悲风道:“我仍认为可以一试。当日我和小裕返回建康,处处碰壁,投靠无门,我便曾劝小裕放弃,保命离开。可是小裕却坚持不走,还去找司马道子谈判,于没有出路的局面下打开一条生路。现在我感到历史又在重演,而且小裕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只有与桓玄正面硬撼,方有机会取胜。若待桓玄攻陷建康,再从容收拾刘牢之,至乎把刘牢之旗下的北府兵收编,那时我们将后悔莫及。”

屠奉三动容道:“我被说服了。”

刘裕默默的听着。

屠奉三续道:“返回广陵一事,大家该无异议,问题在该否向何无忌人手,因为如泄漏了风声,刘牢之绝不会对我们客气。”

稍顿又道:“但宋大哥说得对,现时的情况很像当日刘帅重返建康的时候。桓玄大军随时柬下,时间不容我们废时失事的去逐一游说北府兵其它将领,说服何无忌变成我们唯一和最佳的选择。只要能说动何无忌,便可命中刘牢之的要害。”

刘裕忽然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情,挨往椅背,叹道:“想通了!”

众人目光全集中到他身上去。

刘裕向燕飞道:“照你猜测,魔门会采取甚么方武为桓玄出力呢?”

燕飞苦笑道:“我也希望可以知道,但聂天还马前失蹄的教训,正向我们发出最严厉的警告,就是魔门的力量是不容忽视的。谯纵、李淑庄和陈公公都进占能影响全局的位置,可见魔门在多年部署下,其魔爪已深进各大势力的核心位置。魔门的力量是防不胜防的,因为除少数几个人外,我们并不知道谁是魔门的人。如果我没有猜错,北府兵肯定有魔门的内奸,只要魔门突然发动,采取狙击、暗杀的诸般手段,令北府兵的主将纷纷中箭下马,北府兵将不战自乱,无力对抗桓玄。当然!任魔门下算万算,也没算到我们会秘密潜返广陵。”

老手道:“这么说,劝服何无忌确成为我们唯一的选择,因为他肯定与魔门没有关系。”

屠奉三拍腿道:“对!魔门渗入北府兵会是我们能打动何无忌的因素。”

刘裕道:“如果我们能找出魔门在北府兵内的卧底,我们将更有胜算。”

燕飞苦笑道:“恐怕要到魔门在北府兵的内奸发动时,我们始有机会。”

宋悲风道:“那便等于吴郡和嘉兴的忽然失陷,以事实说明北府兵正濒临败亡的险境。不过那时可能已失去时机。”

屠奉三道:“若何无忌肯相信我们的话,将是另一回事。”

宋悲风道:“说到底就是必须说服何无忌重投我方,情况与说服刘毅同出一辙。”

燕飞道:“真想不到关键竞系于一人身上,此事不容有失,我们必须有完善的说词。刘兄有多少把握呢?”

刘裕微笑道:“我刚才不是说想通了,正是想通了说服何无忌的方法。我如摆明是要他背叛刘牢之,肯定会碰得一鼻子灰回来。但如果我是去痛陈利害,说出让刘牢之成为胜利者的方法又如何呢?”

屠奉三拍腿道:“好计!”

燕飞含笑不语,宋悲风和老手却是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刘裕没再解释,向屠奉三道:“于情于义,司马元显始终曾当我们是知己好友,我们怎都该向他提出警告吧!”

屠奉三叹道:“建康军败势已成,甚么警告都改变不了情况的发展。”

宋悲风点头道:“司马道子父子祸国殃民,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刘裕道:“小飞怎么看?”

燕飞道:“我可以到建康走一趟。”

屠奉三道:“我拗不过刘帅哩!让我去吧!没有蝶恋花为刘帅护驾,我怎放得下心呢?”

刘裕向老手道:“我和燕爷到广陵去,你把宋爷和屠爷送往建康后,便掉头出海,从海路入淮到寿阳去,与阴爷会合,再由阴爷决定行止。”

老手欣然领命。

刘裕心中一阵感触。

一切皆从广陵开始,当谢玄命他到边荒集去向来序送信的密令抵达广陵,他的生命便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奇兵号”正全速航行,每过一刻,他和广陵之间的距离,便又接近了一点,而他正生出返回起点的奇妙感觉。

淡真放心吧!我会向所有欠你血债的人算账,绝不会有丝毫留情。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