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精选·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九
第八章 最后决战

当燕飞踏足翁州岛的一刻,他忽然明白了孙恩的“黄天无极”,更清楚基于天地的物理因素,他是没法练成“黄天无极”的招数,正如孙恩没法练成“小三合”。

就在他于西滩登岸的”刻,孙恩的精气神锁紧了他。

忽然间脚下的石滩,身后翻滚的波涛,阵阵长风;有如金鼓齐鸣、万马奔腾的潮声浪音;天上的皓月;犬牙差互、怪石嶙峋的陡峻海崖、岛内的层峦迭嶂,一下子全消失了,剩F的只有孙恩无所不包、无有遗漏、庞大至无边际无界限的精神异力。

孙恩比以往任何一次决战时的他更要强大,正处于巅峰的状态,充满着绝不肯善罢的决心,其间再没有丝毫犹豫和迷惘。

燕飞首次清楚掌握到孙恩阳神的状况,正与孙恩处于既分离又连合的奇异境况。孙恩的元神嵌入了天地宇宙最本原和神秘的力量里去,浑成一体,令孙恩的元神能自然而然地提取“自然之道”至阳至刚的力量,以供孙恩“黄天无极”的所需。这个认知令燕飞生出明悟,除非自己能令阳神和阴神分离,否则没有可能办到。

他是阴阳合一,而孙恩则处于至阳之极的状态,在本质上他们的内功心法,有着基本的差异。

蓦地孙恩现身于石滩的边缘处,发须拂扬,道袍飘飞,状如仙人。

蓦然外在的世界又重现四面八方。滩上遍布怪石贝壳,珊瑚参差丛众,潮水不住涌往滩上来。明月映照下,孙恩后方峰巅重迭,云漠缥缈。

孙恩拈须长笑道:“我还以为要到明年秋天方能再次与燕兄聚首,岂知只是个把月的时间,又能再会燕兄,的确令人惊喜。”

燕飞感到一阵阵热潮,正像后方不住冲击石滩的海浪般,此起彼继,永无休止,一浪紧接一浪般往他涌去,不住地消耗他的真气,只要他稍有不慎,定遭没顶之祸,那种可怕的感觉,只有他这个身受者,方能明白其中的厉害。如果他不是曾超越死亡,达至阴阳合一的境界,只是孙恩这“起手武”他已难消受。

孙恩以纯阳之气化炼而成的元神,已成孙恩与宇宙“道体”的直接联系,除非燕飞能切断这联系,又或力足以击倒能借自然之力的孙恩,否则此战实有败无胜。

“锵!”

蝶恋花出鞘。

阴阳合壁的真气,透过剑锋缓缓注出,缓慢而隐定的冲入孙恩彷如大海汪洋的气场裹去,坚定不移的朝离他远达十丈的可怕劲敌推进。

孙恩的气场立生变化,气劲翻腾,力图割断破坏燕飞的气流。

燕飞微笑道:“天师的黄天大法,又有突破,确教燕某惊讶。不过天师有没有想过,我的‘小三合’功法,已达阴阳合运的境界,天师若想重施故技,窃夺我的至阴之气,根本再不可能呢?”

孙恩露出一个苦涩和无奈的表情,叹道:“早在你登岸前的一刻,我感应到你所说的情况,可是我可以做甚么呢?只好抛开一切,狠下把你击杀的决心,然后再想其它办法。”

说到最后一句,倏地双手合拢,袖袍鼓胀,往前推出。

电光激闪,一时间整个石滩消失了,只剩下令人睁目如盲的白光。

“轰!”

孙恩触电般的往后跌退,燕飞的“小三合”根本是挡无可挡,避无可避。

燕飞也踉跆后移,退开七、八步,方重新立稳。

气场消失了,天地回复先前的宁和,深居于大海之中的岛屿仍是那么气魄非凡,令人深切感受到天工造化之神妙。

孙恩虽仍是那么气定神闲,但已难掩脸上惊骇的神色,因为燕飞竟能在如此情况下,使出“小三合”的招数,实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

事实上燕飞比他更感意外,原本他只是想以至阳至阴之力,催发剑气,狠击孙恩一记。岂知当孙恩全力挡格的一刻,他的真气像变成了有生命的活物,天然的交缠激荡,自发而成“小三合”的招式,神妙至极点。

今次的“小三合”,比之以往任何一式“小三合”更具威力,更凌厉难挡。

孙恩一声长啸,腾身而起,双手作出微妙精奇的动作,横空而至。

燕飞心念一转,体内真气天然运作,受“小三合”反震所伤的经脉立即痊愈。他此刻已无暇多想,全神应敌。

换过任何人,都会对孙恩的动作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

表面看去,孙恩似没有半点威胁力。如先前般的气劲场并没有出现,他的动作虽虚实难分、诡变巧异,但似像在自娱而非针对敌手。只有燕飞一丝不误地掌握到,孙恩正“打造”苦通过元神攫取而来无有穷尽的力量,使其化为高度集中的能量,夺天地之造化,等于以至阳至刚之气铸制成最终极的“无形兵器”。

武学之道,至此尽矣。

此“无形之兵”实有血肉凡躯难以抵挡的“天威”,足以一举摧毁燕飞的肉身和元神,且像燕飞的“小三合”般难挡难避。

现在与燕飞决战的再非只是孙恩,而是他代表着背后大自然的力量。当然孙恩能提取的自然之力会受到时间和他本身凡躯的限制,但已足够令燕飞形神俱灭。

这也是“黄天无极”最厉害的手段。

燕飞心中升起明悟,直可预见结果。

孙恩在晓得再没有可能窃夺他的至阴之气后,破空梦碎,生出生不如死的感觉,遂不顾一切,与他燕飞展开没有半分保留的殊死决战。

一般凡招对他们再不起任何作用,所以一是罢战;一是以“黄天无极”对上“小三合”,其间再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

胜负生死将判决于数招之内。

燕飞意随心转,纯阴之气自然而然的形成了笼罩全身的气场,纯阳之气则贯注蝶恋花,爱刃冲天而上,迎击孙恩。

凌空而至的孙恩双目全芒大盛,长发根根竖起,长须拂扬,全身道袍鼓胀。

孙恩厉叱一声,两手先反往己身划去,然后摊掌送出于他两手间无形而有实,可怕至极的气劲。

燕飞此时感应到孙恩送过去的终极武器,那是由具有高度杀伤力,至阳至刚之气凝众而成彷如大尖锥的罡气,蕴含着惊天动地的威力,充满爆炸力。

在刹那之间,燕飞完全捕捉到孙恩无形气锥的形态特性,偏是毫无卸解逃避的方法,只有和他正面交锋,硬拼一招。

气劲破风之声填满燕飞耳鼓,气锥过处的沙石像一堵墙般被狂扯而起,一时天地间尽是被带往空中的沙石贝壳,明月也被掩盖了光色。

如让气锥及体或在近处爆开,燕飞可肯定尸骨不存。

燕飞冷喝一声,蝶恋花立即“嘶嘶”作响,阳火透剑锋而出,整个阴水凝成的气场如铁遇磁石般、投往孙恩从丈外的半空中催送而至的气锥去。

“轰!”

地动天摇。

燕飞完全不晓得发生了甚么事,只感到阳火先一步遇上了气锥,两强相遇下,并没有发生预期中劲气交击的后果,接着更奇异的事出现了,由大变小,由分散转趋凝聚,以阴水形成的气劲球,投在气锥和剑劲的交锋点处。

三股真劲就于此一刻同时向交锋点塌缩,接着以惊人的速度发疯似的向外扩张,最后变成撕裂了虚空的电焰,像蜘蛛网般散射半空。

那个奇异的空间又出现了,却是眨眼即逝,令人疑幻似真。

狂猛的反震力,令燕飞像落叶被暴风刮起般,往后抛掷。

“噗!”

燕飞双足着地,发觉双脚冰寒,原来落在浪潮波及的石滩接海处。他虽是血气翻腾,却出奇地没有负伤。

百多丈外隐见孙恩呆立着。

被卷上天空的沙石像雨点般回落石滩上。

随着视野逐渐清晰,燕飞看到孙恩正眼观鼻,鼻观心,彷如老僧入定。

冬月温柔的色光,洒遍石滩。

燕飞剑锋遥指孙恩,暗暗提聚玄功,一步一步坚定而缓慢地朝孙恩走去。

孙恩亦朝燕飞瞧去,双目异芒遽盛,两手从袖袍探出,手掌微曲,掌心相向,作盘抱状。

燕飞长笑道:“天师还要分出生死胜负吗?”

孙恩眼内神光更盛,神情古怪的道:“刚才究竟发生甚么事呢?”

燕飞每踏前一步,剑上便多贯注一分先天纯阴之气,蝶恋花散发着寒如冰雪的剑气,刃身更似变得通明而没有实体。

燕飞冷然道:“我的至阳之气与天师的阳罡产生了相拒的情况,就在两气相持不下的一刻,至阴之气适时而止,同时点燃我们的至阳之气,引发了大三合的效应。天师仍不明白吗?”

孙恩厉声道:“真的就是这么简单?为何今次仙门开启的时间,会比上次三佩合一短促呢?”

燕飞已逼近至离孙恩不到五十丈的距离,仍不止步,继续推进,欣然道:“因为两股阳气交锋,令阳气大为减弱,若只是阴阳二气相激,将会是另一回事。”

燕飞的欢欣是有理由的,因为他终于想到“解决”孙恩的方法,就是令他在无法拒绝的情况下离开这个人间世。

这是唯一“收拾”孙恩的方法,硬拼下去,将是同归于尽,一起形神俱灭的结局。

孙恩两手震颤起来,显示他正竭尽全力,以驾驭掌心内经“黄天无极”大法积众的庞大能量。

至阳至刚的惊人气劲,滚雪球般在他两掌间积聚。孙恩便像变成了真气的魔法师,随心所欲地打造出不同类型由真气形成的无形兵器。

两人虽仍处于决战的状态,但燕飞已晓得孙恩根本没法拒绝这唯一破空而去的机会,亦不到他有丝毫犹豫,否则错过了的仙缘将永不回头。

孙恩手心产生的气劲球,等于三佩中合壁后的天地双佩,而燕飞贯剑的真气,便正是心佩。

没有天地心三佩合一的奇异经历,两人休想使出这配合得天衣无缝的终极招武。

假设孙恩施展的是类似刚才专用来攻坚的气锥,将变成你死我活的硬拼。

三十丈。

两人的距离缩短至三十丈。

孙恩手心问的真气球开始变化,中间现出空位,活脱脱是天地佩合璧后的形态。

二十丈。

燕飞的蝶恋花发出嗤嗤剑啸之音,周遭的气温骤然下降,如置身冰窖。

相反以孙恩为核心的区域却灼热起来,情况诡异至极点。

十丈。

孙恩大喝道:“照燕兄估计,这个险有多大呢?”

燕飞回应道:“天师已练成阳神,肯定可投身仙门。至于仙门后是否洞天福地,我却无可奉告。”

孙恩长笑道:“只要能穿门而过,其它一切再不放在我孙恩心上,燕兄虽然到这刻仍是我的敌人,但燕兄肯成全我破空而去的美事,我真的非常感激。”

五丈。

燕飞喝道:“天师准备好了吗?仙门一闪即逝,天师勿要错过。”

孙恩笑道:“我孙恩毕生苦待的一刻,就在眼前,你以为我肯放过吗?”

三丈。

两人同时生出感应,心领神会的感觉到这是最佳出手的距离,其中微妙之处,非任何笔墨可以形容。

孙恩发出惊天动天的厉叱,全力出手,送出愈转愈快的真气球。

燕飞一剑击出,阴气透剑锋而去,命中劲球中空之处。

天地心三佩合璧的情况重演了。

天地倏地暗黑下来,气温则变得忽寒忽熟,再感觉不到从大海吹来的狂风,就像置身于另一空间去。

然后一切静止下来,死一般的寂静。

燕飞感觉不到孙恩,更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只感觉到元神的存在。

在这神秘天地的核心处,一红一白两股能量正以高速运转。

“轰!”

燕飞又再次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感觉到恢复了活动的能力。

仙门终于开启了。

第二个穿越仙门的机会,出现眼前。

就在这一刹那,他感应到孙恩毫不犹豫的全速往仙门投去。

孙恩成功了吗?

这个念头刚起,“轰”,无可抗拒的能量从仙门涌出来,接着仙门关闭,下一刻燕飞发觉自己掉进了大海去。

燕飞浑身湿透的回到岸上,几近虚脱的在石滩挑了块大石坐下,呆看着石滩上的大坑穴。不过他知道不用多久,这坑穴将消失不见,因为潮水会带动附近的沙石把坑穴填平。

孙恩已消失无踪。

他成功了。

孙恩会后悔吗?他既然没法找孙恩问话,当然也没法知道答案。

燕飞颇有劫后余生的感觉,如果不是找到这个解决孙恩的方法,他肯定难以活着离开。更令他欣悦的是事实证明了破碎虚空是能量的运用,没有人数上的限制,这使他对能携二美同去,更具信心。

或许由于他只是施展至阴之气,故并没有耗尽潜能,应验了安玉晴的预测。也幸好是这样。

天色渐白,岛上的景物清晰起来。

狂暴的大海转趋温柔,风平浪静,海水微波荡漾,令人无法想象昨夜的情景。

燕飞缓缓起立,颇有从梦中醒转过来的奇异感觉。

孙恩去了:水远不会再回来,他的天师教众会怎样看他呢?

燕飞朝小舟走去,心想的却是如何向卓狂生这疯子交代这次与孙恩的最后决战?又如何向刘裕传达这关乎到天师军成败的重要信息?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