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九
第二章 一个秘密

燕飞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向雨田,也不打算让他知道,因为那纯粹是个人的私事。

当他离窍的阳神快要嵌入另一层次的精神和空间去的关键时刻,亦是他无可挽回死亡即将发生的刹那,向雨田叫嚷纪千千的名字,透过他肉体的微妙联系,触动了他阳神的意识,他奇怪的思域内浮现出纪千千的绝世玉容,像阳光般强烈而耀目,接着便是安玉晴动人的一双神秘明眸,忽然间他记起了离开躯体前的生命。活了二十多年的一辈子,以电光石火的高速,倒流回他阳神的意识里去,就是那种无可比拟的震撼感觉,令他“回醒”过来,下一刻他已返回肉体内去,纯阴纯阳二气天然运作,接回断去的心脉,复活过来。

现在他再无疑问,纪千千当然是他的挚爱,但作为他红颜知己的安玉晴,亦占了一个重要的席位。

燕飞独立在船首,河风迎面拂来,夜空繁星点点。

千千!千千!你听到我的呼唤吗?

自从重活过来后,他不住强烈地思念纪千千,想亲近她,想与她作心灵的结合和交谈。

这一晚,他终于忍不住了。

他的思感以惊人的速度越过茫茫的黑夜,横过河流、草原和高山,向纪千千发出召唤。其感觉没有丝毫含糊,一时间双头舰和长河都消失了,只剩下心灵的天地。

于此心灵天地的无限远处,纪千千生出反应,起始时只是若隐若现,接而凝众起来,化为炽热的爱火和深情,便如一点星火,转眼变为燎原之势,让燕飞感觉着她的光和热。

他们的心灵又再结合在一起,无分彼我,携手在这心灵的空间翱翔漫游。从来没有一次心灵的结合,像这次般真实和有具体感,至乎令燕飞生出纪千千投进怀抱裹去的动人滋味,便如在梦裹与纪千千相会,缱绻缠绵,那是不可能以言语去形容的感受。

纪千千“呵”一声叫起来,从他心灵的怀抱裹仰起螓首,一双秀眸亮丽如明月,射出狂喜的神色,不能置信的道:“燕郎啊!千千是否在做梦呢?

为何我不但可以看到你,还似感觉到你?”

在燕飞深情专注的凝视下,纪千千的绝世玉容清晰起来,比平时更有生命的感觉,便如漆黑的火焰,光灿夺目,她的秀发无风自扬,充盈着空气的感觉。

微笑道:“这确是一个梦,你的身体仍在榻子上安眠,但你初成形的阳神却应我的呼唤到这裹来和我相会。千千感觉到吗?我们的爱把我们的心灵结合在一起,我们记忆中的经验令我们生出血肉相连的感觉,在这虚无中体验我们的爱,既虚幻又是无比的真实。甚么是真?甚么是假呢?一切仍离不开心的感受。难道我们今回的接触,会比上回在荣阳城内的拥抱更不真实吗?”

纪千千的秀发波浪般的起伏着,用尽气力搂紧他,似在害怕眼前美好的一切会忽然消失,如像美梦破碎。叹息道:“这些日子来千千想得你很苦,可是又怕惊扰你。燕郎啊!现在所有相思之苦都得到了回报。千万不要走,千千有很多心事想向你倾吐呢?”

燕飞深情的道:“今晚我们不谈战事,只诉衷情,千千有甚么话要对我说?”

纪千千喜不自胜,害羞的道:“我想谈千千的嫁妆哩!”

燕飞微笑道:“为了迎娶千千,纵使千千要我摘下天上最亮丽的明星,我也设法为千千办到。”

纪千千大喜道:“燕郎说的话真动听。我甚么都不要,只要你,嫁妆则是燕郎承诺过的洞天福地,只有那样,我们方可永远不再分离。”

燕飞温柔的道:“千千不害怕吗?洞天福地或许只是修道者主观的意识,事实上却是另一回事。”

纪千千喜孜孜的道:“与这人世间相比,洞天福地当然是另一回事。千千一点也不害怕,与其经历生老病死,不如让我们好好享受这人间世一切的赐与。当时候来临时,我们便和你的红颜知己玉晴姑娘携手共闯新天地,千千有信心我们的爱可以克服一切,我们永远不会舍弃对方,直至天荒地极。”

燕飞心中充盈幸福的感觉,整个心灵的虚无天地像正在与他们同旋共舞,这是以前心灵结合中从未出现过的动人感觉。

当纪千千提及安玉晴的时候,他感应不到她丝毫的妒火,有的只是无限的欢欣、雀跃和包容。

他们是完全了解对方的恋人,那种了解超越了任何恋人的经验,是如此地深层和全面,负面的情绪再没有容身之地。

纪千千忽地娇呼起来。

他们的心灵仍嵌合无间,但身体己分了开来,回复到以前心灵交流时的正常情况。

燕飞在心灵里传话道:“千千不要失意,我们刚才的接触,已胜过别人接触千万次,我们还有甚 遗憾呢?当你的阳神不住壮大时,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现在我正赶往南方去,明年春暖花开时,将是千千回到我燕飞身旁的好日子。”

纪千千的话在他心灵里响起道:“不要走!我还有一件事告诉你。人家依你的指示向诗诗提及庞老板,留意她的反应。事实上千千用了点心计,我明白诗诗,她很信任千千的眼光和判断力。千千已在诗诗的心里播下了种子,就看能否开花结果。唉!为何我刚才不把握机会亲你呢?那定会是非常奇妙的事。”

燕飞感到纪千千的精神力开始转弱,怜惜的道:“下次我会亲你,让你晓得那种滋味。乖千千啊!好好的睡吧!明天醒来,你会拥有一个最真最甜的梦。”

两人的心灵难舍难离的分了开来。

燕飞睁开眼睛。

姚猛和卓狂生刚好来到他左右,目注前方。

在黑暗中的河道远处,隐见船只的灯火。

卓狂生沉声道:“来的是甚么船呢?”

姚猛道:“来得很快,该是性能超卓的战船。”

燕飞回过神来,定睛看去,一震道:“是两湖帮的赤龙舟。”

卓狂生和姚猛为之错愕。

         ※       ※       ※

刘裕领着一支由五百人组成的骑队,返回会稽,他们刚在临海运西南十多里处,伏击来偷袭的天师军步兵团,对方虽足有三千人数,兵力是他们的六倍,却被他们的骑兵以高明的战术、出奇不意的策略和高度的灵活性和机动力,一举击垮,杀得敌人狼狈逃返水塘区的营地去。

这支骑队由振荆会和大江帮的兄弟组成,收编往北府兵内,人人身经百战,忠心方面无可置疑,成为他的近卫兵团,战马则是最优质的胡马,加上刘裕的才智武功,对上天师军欠缺训练的军队,当然占尽上风。

在城卫的欢呼喝采下,刘裕昂然策马入城,心中晓得成功在望。

在过去的五天,天师军从四方八面来犯,似是针对会稽和上虞两城的北府兵,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只在扰乱他们的撤军行动,更以攻陷临海运为主要目标。

刘裕一方面采取坚守的策略,另一方面不住领兵出击,利用骑兵来去如风的优点,粉碎了敌人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同时他清楚徐道覆中计了,因为投进会稽这边战场的天师军,不论训练和装备均远及不上北府兵,又缺骑兵,显非天师军核心的战斗部队。由此可见徐道覆已把精锐调走,以之攻击海盐,令他们压力大减。

返回太守府后,刘裕在大堂就那么赤着上身,由军医为他敷药疗伤,十多个北府兵将领围拢四周,看着他身上仍在淌血的伤口,人人露出感激崇敬的神色。

刘裕知道自己不但赢得他们的尊敬,还赢得了整个军心。早前他依朱序的提议,公告全军他将是最后撤走的一个人,已大大振奋了会稽和上虞两城驻军的士气,到他以身作则、身先士卒的领兵出击,且每战必胜,登时令手下们抛开了战败的耻辱,完全绝对地视他为另一个玄帅,无人不肯为他效死命。

最有效力的是他把大批粮资运抵两城,纡缓了两城军民的困境。又重整军纪,不准手下有扰民之举。同时对两城实施严密的军事统治,每晚戒严,令潜伏城中的乱民没法和攻城的天师军里应外合。

明天最后一批驻守上虞的北府兵部队,将在朱序指挥下弃城离开,他们并非直接溜往临海运,而是进占临海运和上虞之间,一处经精心挑选出来的战略高地,守稳阵脚,以配合会稽最后的撤逃。

这次的撤退行动,充分显示出北府兵仍是南方最精锐的雄师。

而这股力量正逐渐落入他刘裕手上。

刘裕眉头不皱半下的任由军医从他背上剜出深入达寸许的箭头,还从容谈笑,吩咐手下诸将各样守城和撤退的事宜。

此时手下来报,宋悲风来了。

刘裕着诸将退下去,军医亦把他伤口包扎妥当,识趣的离开。

一脸风尘的宋悲风到他身旁坐下,却难掩喜色,低声道:“徐道覆中计了!”

刘裕早猜到此点,不过由宋悲风亲口证实,自是另一回事,精神大振道:“情况如何?”

宋悲风道:“徐道覆正在嘉兴集结兵力和船队,不住把攻城的器械运到码头区,照奉三的估计,徐道覆会于三天内攻打海盐。”

刘裕长笑道:“徐道覆技穷了。”

宋悲风欣然道:“吴郡和嘉兴两城均出现粮荒的情况,大批城民逃往乡间,对天师军的声威造成严重的打击,可知被我们夺得沪渎垒的粮食储备后,令徐道覆大失预算,粮食方面非常吃紧。我们则刚好相反,粮油物资方面全无问题,足够我们支撑到明春。”

刘裕微笑道:“光是这点,可使我们赢得此仗。”

宋悲风审视刘裕身上大小伤口,道:“小裕很辛苦哩!”

刘裕摇头道:“些许伤势,何足挂齿?我们北府兵是能称雄天下的精锐部队,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士气的问题,我披甲上阵,是要振起他们的士气,我怎样辛苦也是值得的。小恩方面情况如何?”

宋悲风道:“小恩的部队四日前离开沪渎垒,昼伏夜行,已进军到离嘉兴三十里外的一处隐秘密林,且与申永的部队会合,只待进攻嘉兴的最佳时机。”

刘裕大喜道:“何时进攻,由奉三拿主意。海盐的情况如何呢?”

宋悲风欣然道:“当然是士气大振。”

刘裕为他这没头没脑的话大惑不解,愕然道:“为何忽然士气大振?”

宋悲风解释道:“因为孔老大送来饷银,故我们能向兄弟们发放。这笔饷银差点尽倾孔老大所有,部分来自佛门库藏,足可支付包括会稽和上虞的兄弟在内全军半年的粮饷,小裕你说是否立即可大振军心呢?”

刘裕喜道:“孔老大想得真周到。”

又问道:“建康情况如何?”

宋悲风道:“我们收到朝廷来的圣谕,正式任命小裕你为海盐太守,这全赖司马元显在背后出力帮忙,方可成事。”

刘裕想起司马元显,心中暗叹。

宋悲风又道:“朝廷对我们的支持,亦只限于此。现在荆湖军封锁了大江上游,西面的物资没法运往建康,令建康出现粮荒,如果情况持续下去,情况不堪想象。”

刘裕沉声道:“如果我们攻陷嘉兴,桓玄会怎么办呢?”

宋悲风点头道:“奉三亦提出同一疑问。他比我们更了解桓玄,猜他不论完成部署与否,必率师西来,攻打建康,因如让我们平定南方,率军北返建康,桓玄将痛失攻入建康千载一时的良机。”

刘裕道:“只要司马元显能守得稳建康,桓玄将死无葬身之所。”

宋悲风苦笑道:“可是孔老大并不乐观,他并不认为司马道子可以守得住建康,关键处系于刘牢之的意向。”

刘裕双目杀机闪过,冷冷道:“刘牢之!哼!”

宋悲风叹道:“孔老大已离开广陵,避往盐城。刘牢之自有他的盘算,以为可以浑水摸鱼。”

刘裕沉声道:“他不但低估了桓玄,更高估了自己。如果他让桓玄占领建康,桓玄第一个要杀的将是他。”

宋悲风道:“王弘亦有传话来,他说现在建康分成两派,一派仍支持司马氏皇朝,另一派则支持桓玄。”

刘裕苦笑道:“竟没有人支持我吗?”

宋悲风道:“若小裕你能平定天师军,肯定建康高门会对你刮目相看。唉!二少爷的死讯传到建康,轰动朝野,再没有人看好我们这边的情况,也使更多人投向桓玄,因他们认为只有桓玄能收拾徐道覆。”

刘裕点头道:“正因如此,我们如能收复嘉兴,桓玄将被逼强攻建康,否则建康的人心会逆转往我们这一方。”

宋悲风同意道:“文清也有同样的看法。”

刘裕记起了和江文清定情的一吻,心中涌起火辣的动人滋味,问道:“文清又如何呢?”

宋悲风道:“天师军的战船不住由海峡入口的方向来犯,全赖文清的船队顶着,令天师军没法拦截我们撤往海盐的船队。”

刘裕压下心中的激情。道:“如此看来,一切都在我们的控制下,当我们成功收复嘉兴,便可以把整个形势扭转过来。”

宋悲风欲言又止。

刘裕讶道:“宋大哥有甚么话想说?”

宋悲风叹道:“这件事我真不想说出来,怕的是增添你的烦恼。”

刘裕从容道:“你这样说令我更想知道究竟是甚么一回事?”

宋悲风道:“二少爷的死讯传返建康,立即惹得流言四起,说是因你在海盐按兵不动,害死二少爷。”

刘裕毫不介怀的道:“如果没有人就此事造谣,我才会奇怪。”

宋悲风奇道:“小裕真的不把流言放在心上吗?”

刘裕双目精芒大盛,道:“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事,为的并不是别人对我刘裕的看法,更不是为挽救人心尽失的司马氏皇朝,更不是为了保持建康高门的特权和其醉生梦死的生活方式,而是继承玄帅的志向,为南方的民众谋取和平和幸福。他们怎么说是他们的事,只有我们才清楚在干甚么。桓玄纵能得意一时,但当我平定南方,率师北返之日,桓玄的死期亦不远了。”

说这番话时,刘裕心中高燃着复仇的火焰,别人怎样看他又有甚么关系?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再没有人能阻挡他,包括桓玄在内。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