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八
第十三章 死不瞑目

“云龙号”驶离船队,独自逆流西上。

聂天还立在指挥台上,身旁是最得力的大将马军和周绍。除郝长亨外,就是这两个人最得他的信任。

他每次和桓玄会面,都依足江湖规矩“对等”的按排。船的数目相同,随员的数目也相同,战船均不可处于备战的状态。

今次是桓玄主动约见他,并明言会到“云龙号”的舱厅来和他见面,随从限于两人,在形势上当然是他聂天还占尽上风。

不论桓玄的随员身手如何高明,只要马军和周绍能缠他们一阵子,他有把握在数招之内,拚着负伤,宰掉桓玄。

操舟的二十个两湖帮兄弟,无一不是两湖帮精锐里的精锐,有足够实力阻止敌人的救兵来援。

可是不知如何,他却生出没有把握的感觉。

问题在他不能知己知彼。

聂天还一生见惯风浪,比眼前更恶劣的情况,他不知遇过多少,但从没有今回般有点茫然无主的失落感觉。

他虽然熟悉桓玄,对他的武功深浅亦有个大概的认知,清楚他是个可以随时反脸无情的无义之徒,可是对谯纵此人,却近乎一无所知,只知谯纵是巴蜀最有势力高门的主事者,操控着巴蜀的经济命脉,桀骛不驯如干归者,也甘为他所用,可知此人大不简单,非是一般高门名士。

谯纵会是桓玄的两个随员其中之一吗?

这个可能性非常大,另外的一个随员,该是代替干归成为桓玄得力手下的谯奉先。

当桓伟带来桓玄的口信,说桓玄要与他碰面,商量大事,聂天还便嗅到危险,晓得桓玄要杀他。这是他多年来培养出来对危机的奇异触觉,没有甚么道理,但没有一次不灵光。他深信今次亦不会例外,所以决定先下手为强。

最高明的部署,是着郝长亨潜返两湖,那他即使杀不了桓玄,大家反脸开战,他仍进可攻退可守。

不论情况如何恶劣,以他的身手,根本没有人町拦得住他。

不由想起任青媞,如果没有她的提点,他是不会把一半的实力留在两湖,保着地盘的。

身旁的周绍一震道:“来哩!”

一艘巨舰出现前方,顺流而来,飘扬苦桓家的旗帜,

聂天还心中浮现尹清雅娇秀的俏脸。她该已抵达边荒集,寻找到她的幸福和快乐吧!

         ※       ※       ※

尹清雅呆坐在舱房内靠窗的椅子,神情木然。

高彦来到隔几的椅子坐下,道:“雅儿不用担心,我们已抵达淮水,很快便会到大江去,有燕飞助你师傅,天塌下来也不用害怕。”

尹清雅茫然道:“燕飞和我师傅不是敌对的吗?”

高彦神气的挺胸道:“因着我和雅儿的关系,看在我的分上,大家哪还会互相对敌视?放心吧!我们今次到大江去,是一心帮你师傅对付桓玄。”

尹清雅有了点神采,瞪大眼睛看着他,奇道:“我和你是甚么关系?”

高彦愕然道:“我和你?嘿!这个……这个……”

尹清雅像忽然回复了生机,天真的道:“燕飞真的会帮我师傅吗?”

高彦道:“这个当然。”

尹清雅喜孜孜的道:“只要燕飞出手,斩掉桓玄的臭头,便是帮了师傅最大的忙哩!我会劝师傅返回两湖,两湖有很多地方都很好玩哩!只要师傅不反对,我可以充当你的向导,游遍两湖的胜景。”

高彦抓头道:“你师傅怎会反对呢?他既然让你到边荒集来,当然是同意了我们的事。”

尹清雅若无其事的道:“他只是要我来当人质,又不是着我来嫁给你这个小子,你勿要再胡思妄想。”

高彦登时口哑了,说不出话来。

         ※       ※       ※

舱厅内,聂天还和桓玄隔桌对坐,壁垒分明,周绍和马军站在聂天还身后,桓玄身后亦站着两个人,在他左后方的看形相便知是谯奉先,由于桓玄没有介绍引见,所以聂天还仍未敢确定。

另一个人聂天还几敢肯定是谯纵,不是因他看破他的厉害,而是因以聂天还的眼力,仍没法看破他的深浅。

此人比桓玄还要高少许,一袭灰监色的棉袍,不见携带兵器,年纪在五十许间,长相怪异,脑瓜比起宽阔的肩膀细小了些儿,看上去却很不合比例,令他像一头马多过像一个人。

他的眼睛似是暗淡无光,无论看到甚么都无动于衷,又像正以一种坦率的神情看着你,但这双眼睛的主人脑子内究竟在转动甚么念头,却一点没表露出来。

聂天还从没遇过这样的一个人,不由生出戒备警觉之心。

但最令他想不通的,是这人右手托着一个高约两尺、金碧辉煌的锦盒,令人不知他在弄甚么玄虚。锦盒内装的究竟是甚么东西?或者锦盒正是这极可能是谯纵的人的独门兵器?

桓玄满睑笑容,含笑欣然道:“我请帮主考虑的事,有结果了吗?”

聂天还以微笑回报,淡淡道:“我聂天还乃草莽之徒,不惯当官,能歼灭大江帮已是我最大的心愿。南郡公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仍是那句话。”

桓玄道:“聂帮主果然是高风亮节的江湖好汉,我当然不会逼帮主做不情愿的事。”

接着欣然道:“礼来!”

那人闻言,恭敬地把锦盒摆放于桓玄面前的桌子上。

聂天还皱起眉头,盯着锦盒,心中生出不安的感觉。

桓玄神采飞扬地审视他,微笑道:“聂帮主为我在江上大破杨全期,又封锁大江,令建康陷于断粮之境,我桓玄非常感激。本想在登上帝位后,封帮主为两湖之王,可是帮主却推谢王侯爵位。我无以为报下,只好送帮主一分大礼,保证帮主满意。”

聂天还沉声道:“锦盒内装的是甚么东西?”

桓玄把锦盒推至聂天还眼下,从容道:“能配得起聂帮主身分地位的礼物,当然非是一般普通货色。聂帮主打开盖子,不是可一目了然吗?”

聂天还神色转厉,不悦道:“南郡公不要卖关子了,盒内究竟是何物?请明白道出,看我聂天还是否消受得起。”

桓玄叹道:“那我只好代劳哩!”

一掌拍在桌面上,盖子立即往上弹跳,盒内的情况,立即完全暴露在聂天还的眼底下。

聂天还看得睚眦欲裂。

同一时间,桓玄跳将起来,断玉寒离鞘而出,化作白芒,兜头盖脸朝聂天还劈去。

聂天还虽因盒内的东两致心神失守,但数十年出生入死的经验,令他可作出最快的应变和反应,正要祭出天地明环和桓玄拚个你死我活,蓦地发觉身后的周绍和马军,正分别向他的头颈和背脊狠下辣手。

聂天还再无暇分心去想其它东西,从椅上弹起,双手连珠掷出腰间的匕首,袭向厅中的敌人和可恨的叛徒。

就在此刻,那疑是谯纵的人已凌空追至,双拳击出,强烈的劲气,把聂天还完全笼罩。

聂天还这时只想到一件事,就是如果他无法离开此厅,两湖帮将随他一起完蛋,再没有卷土重来的一天。

从他的角度看下去,可清楚看到锦盒内郝长亨的首级,那充满愤恨的眼睛,死不瞑目。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