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八
第十一章 灵机再动

刘裕来到码头,正要登上“奇兵号”,忽然上步,一睑思索的神色,像记起甚么事似的。

江文清正要催促他,给另一边的屠奉三打手势阻止,因为此时刘裕的神情,令他记起当日刘裕想出“一箭沉隐龙”之计时的模样。

他们两人不说话,宋悲风、老手、刘毅、申永,张不平等诸将更不敢扰他思路。

好半晌后,刘裕以梦呓般的语气道:“假设你是徐道覆,看到我们大举撤走会稽和上虞的兄弟,渡海赴海盐,你会怎么想呢?”

其中一个武将闷哼道:“还有甚么好想的?海战他们既不是我们敌手,妄图来攻又遇上我们强而有力的反击。现在我们从海盐去的兄弟,人人士气高昂,养精蓄锐,保证可令贼子大吃一惊。”

众人中,大半都点头同意。主因是会稽和上虞仍在朱序手中,而朱序可不同谢琰,乃北府兵中著名的猛将,作战经验丰富,不会犯上谢琰的错误。

屠奉三沉吟道:“徐道覆是智勇双全的统帅,只看他指挥水塘区之役,便知他谋定后动,绝不会鲁莽行事。刘帅想到甚么呢?”

刘裕道:“撤军的成与败,关系到我们的生死荣辱,徐道覆不会掌握不到如此关键的情况。只要他能成功破坏我们的撤军行动,他便等于打胜了这场仗。”

宋悲风动容道:“所以徐道覆必倾全力而来,破坏我们今次的撤军行动。”

江文清也点头道:“肯定如此。”

刘裕道:“任何军事行动,必须有明确的目标。我们的目标,就是把海峡对岸的兄弟全撤往海盐来;敌人的目标,则是要令我们没法完成撤军行动,对吗?”

大部分人都听得一头雾水,因为刘裕只是在重复大家都清楚的事。

屠奉三却听出不同的头绪来,遽震道:“对!单凭攻击撤走的军队,又或在海上搁截,均不足以破坏有秩序和严密部署的撤退行动,但只要徐道覆能把我们的主力牵制在海峡的另一边和海上,便能乘虚而入,攻打海盐,那时我们将变成两边挨打的局面,陷于进退两难之局。”

申永道:“我们留守海盐的兄弟有近万人,足可挺得住。”

刘毅道:“如果晓得他们攻城军来犯的路线,我们还可以中途伏击,杀他们一个落花流水。”

江文清道:“这不难猜测,敌人来攻的部队,当为天师军中最精锐的部队。这批人马部分正由徐道覆亲自率领,部分驻于嘉兴和吴郡两城。天师军在运河一带,有大量的战船,可供迅速运载兵员和攻城的器具,经由运河人海,于海盐城西面登陆,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对海盐发动狂攻猛打。由于有战船助攻,一时三刻他们虽拿不下海盐,但要攻占码头区则是游刃有余,我们的撤军行动,将宣告失败。”

屠奉三接口道:“分析得非常好,徐道覆会亲自指挥攻城,海峡的另一边则交给头号大将张猛。而徐道覆来犯的时刻,会选择撤军行动进行至最吃紧的当儿,令我们进退不得。”

众将终于色变。

刘裕却好整以暇,还像整个人轻松起来,忽然问屠奉三道:“照你看,小恩攻城的功架如何?他该欠缺这方面的经验。”

江文清代屠奉三答道:“这方面刘帅可以放心,小恩在攻打沪渎垒一役上,不论事前的筹谋,至乎行军和正式攻垒,均表现出色,我自问及不上他。更难得的地方是他对各种攻城工具,都有很深刻的认识,若刘帅要派人攻打嘉兴,小恩肯定是不二之选。”

除屠奉三外,众皆愕然,不明白刘裕一方面在担心守不住海盐,却忽又节外生枝,竟讨论派何人去攻克天师军手上的城池,更不明白攻打的目标为何是嘉兴而非吴郡。

屠奉三哈哈笑道:“刘帅又再显‘一箭沉隐龙’的威风,忽然间致胜的契机出现了。如我们能趁天师军倾巢而来的当儿,忽然攻陷嘉兴,将轮到徐道覆处于进退维谷的劣势。”

宋悲风问道:“吴郡不是更接近沪渎垒吗?为何舍近图远呢?”

他说出了各人心中的疑惑。

刘毅兴奋的道:“我明白了。由于吴郡上游是无锡,有建康军在虎视眈眈,故此天师军须于吴郡留驻重兵,以保护最前线。嘉兴则在战略性上次于吴郡,抽空军队不会有甚 大问题。哈!攻陷嘉兴,吴郡立即变为孤城,怎还守得住呢?”

另一将皱眉道:“可是我们仍没想出应付天师军来攻打海盐的对策。”

刘裕微笑道:“对策早想妥了,攻城军从海路来,我们便在海上拦截他们。”

转向申永道:“你立即派人通知蒯将军,着他秘密行军,同时携备所有本用来攻打海盐的攻城工具,潜往嘉兴附近便于藏军的处所,然后你再率五千步军,到那里与他会合,等待攻城的命令。留守沪渎垒的兄弟不用多,三百人便足够了。攻城的指挥是蒯将军,你是他的副手,明白吗?”

申永轰然领命,立即去了。

刘裕转向刘毅道:“守城的重任,交由宗兄负责。你精选三千个善于骑射的兄弟,组成速战飞骑部队,密切注视敌方攻城军的行动,若他们逃往岸上,立即痛击,绝不可以留手心软。”

刘毅能担此重任,整个人神气起来,大声答应。

刘裕道:“海战与江河之战不同,舰数占多并不代表占优势,我们的战略是以精锐破平庸。三十六艘双头舰分作两队,一队由文清指挥,另一队则交给屠兄。文清专责对付余姚的敌舰,屠兄则招呼敌人攻城的船队。我则在‘奇兵号’总揽全局。”

众人轰然应喏下,刘裕登船去了。

撤军和反击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全面展开。

         ※       ※       ※

燕飞一觉醒来,刚好天亮。

他忘记了多久没试过这么倒头大睡,感觉上棒极了,也感到自己仍是个“正常”的人,心情大好下,忍不住到船头去。

今天天气颇佳,云虽多了一点,但云后可见蔚蓝的晴空。

河风吹拂下,燕飞体会着比任何人更深刻“活着”的乐趣。

此时卓狂生来到他身后,笑道:“快经过凤凰湖哩!经历过这么多变化后,船舰能在颖水放流而行,确是得来不易。”

燕飞道:“那小子情况如何?”

卓狂生道:“高小子出奇地安静,躲在房里不说话,我着姚猛去看紧他。这小子甚么都好,但一牵涉到小白雁,便会发疯。”

燕飞沉吟不语。

卓狂生讶道:“你像是有点心事,对吗?”

燕飞道:“我在为高小子担心小白雁。告诉我,若你是桓玄,会选择在攻打建康前,还是攻打建康后去对付聂天还呢?”

卓狂生道:“这个真的很难说。桓玄既要倚仗聂天还,又怕聂天还势大难制,不论在攻打建康的前或后,都是后果难料。”

燕飞道:“问题出在魔门处。只看陈公公能潜伏于司马王府数十年,李淑庄则成为建康八面玲珑的清谈女王,谯纵变成巴蜀的名门望族,可见魔门自晋室南渡后,便全力部署,等待今天的局面。现在他们千载一时的机会终于出现了,他们是绝不容人破坏的,聂天还便成了首当其冲的目标。”

卓狂生道:“老聂不但是一方霸主,且是老谋深算的人,不会那容易被撂倒。在大江上,恐怕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至不济他也可以逃回两湖去。”

燕飞叹道:“我却不像你这般乐观。这叫有心人算没心人,聂天还虽然是头等厉害的人物,但却和我们一样一直不晓得魔门的存在。而魔门是绝不会忽略能左右他们成败的任何势力,所以他们对聂天还该是早有部署,早掌握到聂天还的弱点。”

卓狂生苦笑道:“听你说得我的心也寒起来。对!只看魔门先后对付小裕和你,便知魔门把形势掌握得很准确,且阴谋诡计层出不穷,但求达到目的,行事不择手段。”

忽然想起甚 似的道:“桓玄生性多疑,你说假若我们把谯纵、陈公公和李淑庄乃魔门之徒一事广为传播,会造成怎样的效应呢?谣言的力量是不可小觑的,小裕的‘一箭沉隐龙’便是最佳实例。”

燕飞点头道:“或许会有些许作用。不过际此谣言满天飞的大乱时代,这样一个全无根据,又与民众没有直接关系的谣言,绝不会如真命天子的出现般惹起轰动。”

卓狂生道:“当桓玄登上帝位之后又如何呢?”

燕飞点头道:“在不同的时机散播谣言,可达致不同的效果,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要看清楚魔门的实力,方能知己知彼。”

说到这里,心中不由生出苦涩的感觉。他自己的生父墨夷明正是魔门中人,自己这个作儿子的却要全力去对付魔门,这笔胡涂账不知该如何计算。

他燕飞所处的位置更是奇怪,一方面助刘裕在南方展开争霸之战,另一方面则为拓跋圭统一北方的壮举效力,而说到底也是为了他自己,为边荒集的未来和纪千千主婢而战。

这是如何错综复杂的处境。如果仍不够混杂的话,还有他的终极目标,并非是在这兵荒马乱的人间世,而是在此之外虚渺难测的所谓洞天福地。

自第一次死而复生后,他一直活在疑幻似真的人世之中,就像陷身于一个难以自拔清醒的大梦里,不知梦醒后会发生甚么事,更有点害怕梦醒后的情况。

他识破人世只是个所有人都忘情参与的集体幻觉,却又沉溺其中,迷醉于人世的喜怒哀乐,生离死别。

但在第二次从死亡中活过来后,他的思想起了变化,感到人世间的一切变得无比的真实,这真实的感觉来自他对纪千千经得起生死考验的爱,来自他对“生命”的依恋,使他颇有重回人世一切从头开始的奇妙感受。

比之以前,他更投入到自己的生命里,比任何人更懂珍惜眼前的一切。

二度的死而复生,令他的阴神与阳神水乳交融的结合为一。

他的阴神再非以前的阴神,全于变成了甚么东西,他也说不上来,纯然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他晓得自己的金丹大法已臻大成之境,至少也是道家典籍中,所描述秘不可测的“出阳神”境界。

想到这里,念头转向安玉晴和孙恩。

安五晴的纯阴之气,练就的该是阴神,与他燕飞现在的阴神相若,孙恩该练成了阳神,故能凭本身达致天人交感的“黄天大法”,练出威力无穷的“黄天无极”。

自己便等若安玉晴和孙恩合二为一。

从这个角度去看,因孙恩只具备其一,不论孙恩的“黄天大法”如何厉害,也将奈何不了自己,更无法把他的阴神据为已有。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对付孙恩,但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燕飞开始有点明白为何道家有“兵解”之法,不论道功如何高明,但阳神寄居的始终是血肉凡躯,是会被损伤破坏的。如果用利器戕毁脆弱的肉体,便会重演早前万俟明瑶狠打自己七掌的情况,阳神因失去“驻地”而被解放。这正是“兵解”的真义。

而不论“兵解”、“水解”、“火解”、“雷解”,其实都是同一的情况。

问题来了。

他和孙恩一天仍然是人,就有被“解”的可能性。所以他和孙恩的决一死战,是名副其实的决一死战,并不是闹着玩的。

但如何才能毁掉孙恩的臭皮囊呢?唯一的方法是同时练成“至阳无极”和“至阴无极”,同时能吸取存在于天地间最本源的两种力量,方有可能毁掉孙恩的肉体,但如果确有这样的招数,肯定会洞穿虚空,开敢了仙门,后果更是不堪想象。

正如安玉晴所说的,那已超出了任何武者的极限,更用尽了所有潜能,没有再次开启仙门的余力,他燕飞携两美破空而去的仙梦,就此完蛋大吉。

唉!

他奶奶的!

这个问题如何解决呢?

想到这裹,燕飞头痛起来。

卓狂生的声音在他耳鼓内响起道:“为甚么你忽然不说话,神情变得如此古怪,不是又想到甚 可怕的事吧?”

燕飞迎上卓狂生用神审视他的眼光,苦笑道:“不用担心,我只是想列其它的事。”

卓狂生目光投往颖水前方,有感而发的道:“不是我说你,你这小子总是神秘兮兮,满怀心事似的。以前我不怪你,但现在先后解决厂向雨田和万俟明瑶两个难缠的人,你还是这个模样,就教人百思不得其解。有甚么心事,坦白点说出来吧!让我这作兄弟的为你分忧。”

燕飞没好气的道:“我还以为你改了性子,不再逼我说这说那,岂知绕了个圈子,又回到你的荒人史上。”

卓狂生叫屈道:“我真的是一片好心,并不是要试探你的秘密。告诉我吧!你刚才在想甚么?肯定不关老聂的事。”

燕飞道:“我在想假如小裕日后真能统治南方,小圭则独霸北方,边荒集则处在两人势力的夹缝之中,会有怎么样的结果?这是极可能发生的情况,我并不是危言耸听。”

卓狂生叹道:“我虽然不相信你刚才想的是这件事,但你的话题却引起了我最大的兴趣,也是我差点想破了脑袋的事。告诉我,你认为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对边荒集有甚么影响呢?”

燕飞刚才的一番话,只是随口说出来的搪塞之言,因为晓得这是卓狂生这个边荒迷最关注的问题,自己却没有深思过,哪来答案。

摇头道:“我怎么知道呢?你的看法又如何?”

卓狂生傲然道:“让我告诉你吧!那将是边荒集末日的来临。”

燕飞错愕道:“没有那么严重吧?”

卓狂生道:“我一点也没有夸大,而我的天书亦以那一天的来临作结,因为接下去再没有甚么好写的。”

燕飞露出深思的神色。

卓狂生道:“你想想吧!边荒集之所以能存在,全因各方势力尽集于边荒集,因而取得利益的平衡,可是当天下成为一南一北的两家独大,边荒集将只剩下冲突而没有共同利益,很快会重演当年苻坚南下的情况。边荒集的兴盛,全仗南北两方的贸易,但当南北对抗时,还做甚么交易呢?”

燕飞欲语无言。

就在此时,一艘赤龙舟出现前方,朝他们迎头驶来。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