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八
第五章 求死之战

向雨田直抵燕飞前方丈许处,双目闪闪生辉地打量他,颇有故友相逢的雀跃欢欣,但也揉集了不安、犹豫和惶恐的情绪。

两人的心情是心照不宣。

燕飞心中苦笑。以前不论如何讨论此“死生”大计,都只是止于空谈猜想,从理性的角度去揣测可行性。但现在真的面对死亡的一刻,人对死亡的本能恐惧,立即取代了理智,那种感觉,实难以言宣。

阳神是杀不死的。这是由安玉晴首先提出来的,但说到底仍只是道家典籍内的一种说法,既无从稽考,更无法验证。如果这说法根本是无中生有的话,那他只能到地府里去后悔——如果地府真的存在。

死后的情况,是无法证实的,因死去的人,从没有回来告诉我们死后是怎么一回事。

他燕飞可以是唯一的例外吗?

燕飞镇定下来,问道:“明瑶呢?”

向雨田扫视星辉映照下的雪原和小湖,双目射出忧郁伤感的神色,平静的道:“以明瑶的性格,肯定不会错过我们的决战,更想为我们收尸。唉!照我猜,她不单要杀你,还要杀我。她会想到,不论我们谁人胜出,另一人肯定负上重伤,她便可捡便宜了。”

燕飞道:“她会否忽然插手,与你联手夹击我呢?”

向雨田沉声道:“这正是我最害怕的事情。由我杀你,我会懂得分寸,绝不会过度损害你的身体。但如果下手的是明瑶,情况将失去控制,以她现在对你的恨意,她会令你全身没有一分完整的地方,纵然你确实能复活过来,也只是一个废人。”

稍顿续道:“所以我向她发出警告,如果她敢插手,我会掉过头来和你联手对付她,一切后果由她负责,她是聪明人,该不会这么愚蠢吧!”

燕飞欲语无言,死亡实在太可怕了,如果他无法复活过来,千千怎么办?想想也教人不寒而栗。

但现在他可以反悔退缩吗?

向雨田心不在焉的道:“唉!燕兄!坦白地告诉你,我杀人从来不会手软,更不知害怕为何物。但现在我真的感到很害怕。怕下不了手,怕你人死不能复生,恐惧便像汪洋大海般把我淹没。若真的铸成不能挽回的恨事,是我向雨田负担不起的。”

燕飞完全明白向雨田的心情,自己这当事者亦是惴惴不安,胡思乱想到无数后果严重至错恨难返的可能性。

例如安玉晴指出自己上次被孙恩“击毙”后,因阳神归窍致能复活过来,可是天才晓得在复生一次后,这种情况能否重复,会不会有第二次的死而复生。谁可以有肯定的答案?

自与向雨田定下此计后,燕飞从没有认真的去思索这方面的问题,现在却是不得不去想,因为事情正迫在眉睫。

只恨燕飞并没有另一个选择,他的“死”是唯一能解开眼前困局的办法。

燕飞硬把惶惑压下去,鼓励向雨田道:“正如我以前说过的那样子,我若真的死去,是我的想法出错,与向兄没有任何关系,向兄不必为此内疚。”

向雨田苦笑道:“话当然可以这么说,但你和我都心知肚明,若你不是为我取回宝卷一事着想,实不用行此冒上‘死险’之计,你道我怎过意得去呢?”

燕飞摇头道:“这只是我们希望达致的其中一个效果,最重要是令明瑶心甘情愿的领族人返回沙漠,而除了这个以身试死的方法外,我再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向雨田颓然若失,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后,向雨田低声道:“你感应到她吗?”

燕飞环顾八方,缓缓道:“真奇怪!她是否没来呢?”

向雨田目光投往小湖另一边黑压压的一片雪林,若有所思的道:“她今早来找我,说出与你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后,不愿多说半句的便离开了。她表现得出奇地平静,我不觉得她有任何情绪的波动,有些儿像我和你是与她没有相干的两个人,我的警告也不知她有没有听进耳内。唉!坦白说,我从未见过她那样子的神情,令我有点心寒。”

燕飞点头道:“因为她心中已有决定,所以变成这个样子,没有人可以改变她了。”

接着又微笑道:“不理她有任何想法,任她千算万算,绝对算不到我们有死而复生之计,这是诸葛武侯复生也预料不到的事,对吗?”

向雨田倒抽一口凉气,怵然道:“你是计在必行的了。”

燕飞苦笑道:“你想到另一个办法吗?”

向雨田道:“且慢!如果明瑶并不在附近,我杀了你之后会出现很多问题,例如……”

燕飞截断他道:“对自己有信心一点行吗?早先你不是说过肯定她会来吗?你只是在找逃避的借口。”

向雨田叹道:“怎到我不害怕呢?万一你真的死了又如何?或许上次你能复活过来,与甚 阳神并无关系,只因你根本未死。他奶奶的,真正的情况,谁都不晓得。你的计策如能成功,确是千古以来最佳妙计,可是风险实在太高,后果我恐怕承受不来。”

燕飞猛下决心,断然道:“我们再没有回头路走,眼前情况更是得来不易。今次我们是名副其实的必须置生死于度外,来个生死对仗,让我燕飞看看你向雨田的魔种,如何厉害?”

向雨田双目一眨也不眨地瞪视着他,精光逐渐凝聚,杀气渐盛。

燕飞暗叹一口气,“受死”的滋味确实令人难受不安,而他尚另有一个末对向雨田透露的理由,就是通过死亡,去解决他和万俟明瑶之间的恩怨情仇,若真欠了万俟明瑶的情债,如此为她死一次,该本利归还了吧!

“锵!”

向雨田的怀古剑出鞘横扫燕飞,乍看似是平平无奇,可是配合他的步法剑劲,却有令人躲无可躲的威势,确深得大巧若拙之旨。

燕飞潇洒轻松的祭出蝶恋花,以拙对拙,挥剑挡格。

“当!”

两剑像磁石吸铁般黏在一起,接触时爆起耀眼的火花,两人立处的雪地像被暴风刮过,雪粉往四外激溅。

剑击声回荡于小湖和雪野上的广阔空间,天上星光也似黯然失色。

倏忽间,燕飞化去向雨田透剑攻去的五重真劲。

剑分。

向雨田往后移两步,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再不是先前好友交心的友善模样,双目精芒闪射,逐步把体内真气的运转推上高峰。

如果万俟明瑶正在旁窥伺,肯定不会认为他是在弄虚作假。

高手交锋,特别是像他们这般级数的高手,根本没有留手的可能性,否则其中一方,非死即伤。

事实上向雨田是否全力以赴,是无法瞒过万俟明瑶的,因为她太熟悉向雨田。

怀古剑遥指燕飞,不住颤震。

燕飞心中暗赞,向雨田不愧是魔门新一代最出色的高手,一旦下决定,立即抛开一切令这决战毫无作样的进行。

如何可以制造令向雨田能杀死自己的错失呢?这一刻他仍无主意,只能见机行事。

怀古剑不住吐出一丝又一丝的剑气紧,如蜘蛛结网的把他遥遥缠着,如此剑法,确是闻所未闻。

最令人骇异的是这个由剑气织成的气网,不但令燕飞欲退不得,还大大影响他移动的灵活度。

向雨田的脸容变得无比冷酷,眼睛射出森冷的寒光,完全下含任何情绪。此刻的燕飞在他心中尽管不是没有生命的死物,也肯定是待宰的猎物。

魔种!

燕飞清晰无误地感应到他的魔种。在向雨田催发魔功下,魔种似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开始活跃,同时主宰了向雨田的灵智,令他变成了无情的魔君,一个可怕的对手。

这方是向雨田真正的本领,由此可知,上次向雨田与他交手,实是处处留有余地。

燕飞哈哈一笑,意随心转,气应意行,自然而然生出一个由太阴真水形成的气场,抵销了向雨田向他发射的剑气。

缠身的剑劲全告断折。

向雨田发出如龙吟于深渊的呼啸,起始时仅可耳闻,旋即变成如暴雨狂风般,充天塞地的惊人啸叫,同一时间向雨田旋转起来,怀古剑化为烧身疾走失去了实体的光束,就于此虚实难分的当儿,光芒离体而去,挟着令人如入冰窖的寒冷劲气,横空直击燕飞。

燕飞一剑劈出,蝶恋花正中怀古剑的锋尖。

“叮!”

火星迸发。

两人触电般后退,拼个势均力敌,旗鼓相当,谁都占不上分毫便宜。

向雨田疾退往三丈开外,剑锋仍是指着燕飞,大喝道:“如果有别的选择,我向雨田绝对不愿与燕兄生死相搏,可惜造化弄人,今夜我们只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如果胜的是我向雨田,我定会好好安葬燕兄。”

燕兄心中一阵感触。

表面上向雨田虽像变成无情的敌人,事实上仍保存着一点不昧的灵智。这番话是说给万俟明瑶听的,怕的是燕飞死后,万俟明瑶会残害燕飞的尸身。

另一个想法同时占据他的思域,

向雨田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不会做无的放矢的蠢事,他说出这番话来,是肯定可以传人万俟明瑶耳内去,这么说他该是感应到万俟明瑶,为何自己却一无所觉呢?

燕飞心中懔然,晓得自己在死亡的威胁下,精神大受影响,致无法臻达阴神与阳神合一的至境。

此时再不容他分心胡想,向雨田又有变化,且是最诡异莫名、使人震骇的变化,尽显魔种的离奇怪诞。

只见向雨田身体外露的部分,看得见的如头脸和手,竟忽红忽白,不住更迭,变换的速度不住加快,到最后便像迅速地以红色和白色闪烁着,情况令人打心底生出寒意。

燕飞知他正施展催发魔种潜能的霸道功法,如此可更使万俟明瑶深信他们在进行生死决战,且可把分出胜负的时刻提早发生,不用苦苦缠战。

向雨田只能凭此看家本领,方有能力攻燕飞一个措手不及,把燕飞干悼。

向雨田的剑气亦生出变化,一道一道的剑劲,像重重浪涛般卷涌而至,威力不住加剧增强,惊人之极。

际此对手即将发动最狂猛攻势的关键时刻,燕飞的心神不得不凝聚集中,就在此时,他终于感应到万俟明瑶。

万俟明瑶的精神完全贯注在他身上,虽然他没法掌握她的位置,却清楚她不住接近。

他醒悟过来,晓得自己所料无误,万俟明瑶是要和向雨田夹击他,亲手杀死他这个负心汉,达致她希望中的最理想效果,一举毁掉他和向雨田。从来她都是为求成功,不择手段的人,这性格并没有改变。她昨夜与燕飞交手后,判断出向雨田没有独力杀他的本事,遂作出这个不理会向雨田是否同意的决定。

向雨田杀他,又或是由万俟明瑶下手,正如向雨田所说的,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他万一真的死掉,又或纵然复活也变作废人,会有甚么后果呢?

燕飞心中一颤,不敢再想下去,但却晓得心中生出怯意,精神同告失守。

气机牵引下,被向雨田推上巅峰状态的魔种如狂风雨暴般爆发,向雨田的怀古剑化作漫空芒点,搂头盖脸地向燕飞洒去。

燕飞当机立断,明白眼前此刻绝没有恐惧或杂念容身之所,他“死”也要死得有超高的技巧,否则若全身经脉断裂、五脏六腑俱碎、骨骼断折,复活过来也要后晦作人。

燕飞心神重归于一,晋入晶莹剔透、八面玲珑的守心至境,一时敌我俱忘,日月丽天大法全力展开。

剑击之声不绝于耳。

向雨田化为一个没有实体的鬼影,宝剑可从任何角度、位置攻去的死亡威胁,以水银泻地、无隙不窥的猛攻狂击,朝燕飞攻打。

即使换过不是“一心求死”的情况,在向雨田如斯惊天地、泣鬼神的骇人攻势下,又于不能施展小三合的终极剑法的情况下,燕飞只有见招拆招的份儿,一时无法反击。

候乌湖旁的岸上,被剑击和剑气破空之声填满了,交手处方圆三丈的雪野,雪花被气劲刮得冲天而起,直卷星空,狂风暴雪因两人而发生。

燕飞没法分心去想其它事,更无法掌握万俟明瑶的位置,只知若让情况如此发展下去,后果不堪想象。

问题不在向雨田,而是万俟明瑶,这个他曾深爱过的美女。

燕飞连挡向雨田百多下剑击后,倏地施展独门手法,先以纯阴之气化去向雨田破空而至的一剑,旋又疾运纯阳之气,硬把向雨田震开。

向雨田退开两步,叫了一声“好”,重整阵势,又一剑搠胸而至。

千辛万苦下,燕飞终于争取到可决定成败的一线空隙,而他能否“安然复生”,还看此刻。向雨田已全神投入战斗去,再没法掌握万俟明瑶的动

向,一切全要倚赖自己。

死亡确是可怕,可是他必须接受,因这是唯一的选择。

燕飞长笑道:“向兄技穷哩!”

这句话不是说给向雨田听的,目标是万俟明瑶,点醒她动手的时机到了。

蝶恋花闪电击出,命中怀古剑锐气最盛的剑锋。

两人同时剧震。

向雨田喷出一口鲜血,断线风筝似的往后抛跌。

燕飞比他好不了多少,眼耳口鼻渗出血丝,身不由己的往后跌退。

“哗啦!”

水声骤响,万俟明瑶从水中弹射而至,足尖点在岸旁一块石上,闪电般挪移往燕飞身后,双掌穿花蝴蝶般,连续七掌拍在失去势子的燕飞背上。

仍在跌退当儿的向雨田看得睚眦欲裂,狂喊道:“不要!”

每一掌拍在燕飞背上,燕飞都喷出一口鲜血,变得像个无法自主的布偶般往前方跌去,蝶恋花亦坠跌地上,最后他“蓬”的一声仆在雪地上,扬起一阵雪屑。

谁都晓得燕飞失去了所有生机。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