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八
第一章 恩怨情仇

“锵”!

蝶恋花发出响彻小谷的清脆呜叫,不明所以的万俟明瑶吓得半途暂退,且地是不得不撤,因为剑鸣声直贯进她两边的耳鼓穴去,震荡着她的心神,令她有如触电。

她直退往两丈之外,俏睑现出惊疑不定的神色,那是燕飞从未在她的绝世花容看见过的表情。

自从往赴纪千千雨枰台之会的船程上,因卢循从水中的偷袭,蝶恋花第一次示警呜响后,直至刚才于面对旧爱狠辣无情的致命一击下,他一直不明白发生了甚么一回事。

此时此刻燕飞终于明白了,他作出了剑道上大有可能是空古绝今的突破,这一招该可名之为“仙凡合一”。

万俟明瑶的漠柔剑遥指着他,娇叱道:“这是甚么妖术?”

燕飞心忖这并不是妖术,严格来说也不属剑法的一种。他的蝶恋花,就是阳神与他的联系,当他全神全灵把精神贯注到蝶恋花上,他的阳神和肉体的阴神阴阳合并,二合为一,蝶恋花遂产生天然呜响,一切纯出于白然,便如闪电雷鸣。

“仙凡合一”并非剑法,却是剑道至高无上的心法。当阳神、阴神结合为一,他整个精神全面的提升。那种感觉奇妙至极点,首先是万俟明瑶迅如激电的攻击动作似缓慢了些,那当然不足这美女故意减速,而是因燕飞的速率感应提升了,令他能完全掌握万俟明瑶的剑路和真气。

其次是他感到可完全绝对的控制体内至阳至阴之气,不用进阳火或退阴符,已可如臂使指的操控体内真气的运动。

这是他从未梦想过的境界。

燕飞仍安坐在小溪旁的大行上,双日一眨也不眨的凝视旧爱,柔声道:“明瑶放手吧!你是无法杀死我的;即使你出动全族的人,我仍有办法安然脱身,返回平城。明早我们会调动大批兵马,护送五车黄金直抵大河,然后我们会把黄金运上一艘在那里等待着性能优越的战船去,再把黄金押运返边荒。不用我说,当战船顺流而下,你将失去劫夺黄金的机会,任你们如何人强马壮也办不到。”

万俟明瑶双眸杀机更盛,沉声道:“燕飞!你吓唬不倒我的。”

燕飞摇头叹道:“我不是吓唬你,而是向你提出忠告。我不想伤害任何一个秘人,更不愿伤害你。”

接着仰首望天,有感而发的道:“你看看星空是多么的神秘美丽,这世上还有无数美丽的事物,待我们去发掘、探索和感受,为何要计较一时一地的得失成败,而错过了其它呢?”

万俟明瑶的漠柔剑倏地爆起漫天光影,如烈焰似的闪跳吞吐、游移不定,正是她的拿手本领——烈焰狂沙。

阵阵灼热至今人窒息的惊人剑气,随漠柔剑爆出一团团的光焰,似今他忽然处身死气沉沉的沙漠,熟浪滚滚而来。

对此燕飞早有经验,在以前他会毫无办法,只好以己身真气力抗和忍受。当万俟明瑶把剑气的威胁力推上颠峰,发动不停的攻击,他便剩下挨揍的分儿。

但今时再不同往门,燕飞露出一个微笑,叹道:“明瑶!今大行不通哩!”

蓦地漠柔剑锋芒遽盛,化为一圈圈光芒,以铺天盖地的威势罩击燕飞而去。

忽然间眼前全是剑影热浪,万俟明瑶不顾一切地全力出手。

燕飞霍地立起,剑仍在鞘内。

一个由至纯至阴的真气形成,令方圆二丈之地凹陷下去的气场,立即出现,以燕飞为核心,包围着他,把万俟明瑶的剑气熟浪全部没收,而她更没法藉剑气锁紧他的气机。

万俟明瑶登时威势全消,漠柔剑像变成一把普通的凡剑,兼生出被燕飞硬扯过去的骇人感觉。

万俟明瑶娇叱一声,二度不战而退。

燕飞两手下垂,盯着万俟明瑶,心中百感交集。如果可以有别的选择,他绝不愿挫折万俟明瑶,使她难堪。可惜他确是没有选择。只有当万俟明瑶晓得他的本领,无计可施下,方会打出向雨田这张牌。

万俟明瑶花容惨淡,于两丈外有点狼狈地瞧着燕飞,喝道:“燕飞!算你好行!”

“锵!”

蝶恋花出鞘。

燕飞太熟悉万俟明瑶,明白她不会这么轻易认输,何况她尚有奇功秘艺,怎肯尚未尽展所长便罢休。

果然他的剑刚离鞘,万俟明瑶似化作一缕清烟,以鬼魅般的高速移到他左侧剑势难及处,漠柔剑闪电般扫向他腰胁。

这是万俟明瑶名之为“沙影二十八剑”的自创剑法,纯凭一注真气连攻二十八剑,由此吋推想剑速的惊人,但最难防的是她的剑可软可硬、可刚可柔,当她把软剑的特性发挥至极限时,确有鬼神莫测之机。

当年在长安,燕飞作她练功的对手时,便曾尝过其中的滋味,那回他挡到三十二剑便撑不住,被她划破背上的衣服,今问又如何呢?

燕飞横移一步,转身运剑,把万俟明瑶的漠柔剑挡个正着,岂知两剑相触,漠柔剑忽然变软,蝶恋花竟挡她不着,给漠柔剑从剑底泥鳅般滑溜过去,疾点往他右腿。

燕飞早晓得会有此事发生,运剑下压。

“锵!”

万俟明瑶冷笑一声,气贯长剑,本早弯曲状的软剑忽然伸个笔直,硬把蝶恋花弹起,原式不变地刺向燕飞。

幸好燕飞用的是柔劲,虽然蝶恋花被弹至跳起,仍对漠柔剑牛出吸摄之力,令万俟明瑶剑势出现不该有的略一缓滞。

就是这点空隙,令燕飞回天有术。

“叮!”

万俟明瑶只觉眼前人影一闪,不知如何漠柔剑的剑锋,像被重逾干斤的大石砸了一记,原来是燕飞撮指成刀,狠劈往剑尖去。

万俟明瑶娇呼一声,退了开去、自练成这种剑法后,她尚是首次无法把剑式连续施展下去,骇然收剑后撤。

只有燕飞清楚原因,因为他比万俟明瑶更快。当阳神和阴神结合后,他超越了原本精神和体能的限制,成为介乎“人”和“仙”之间的混合体。

“燕飞!”

这是万俟明瑶第二次呼唤他的名字,今回是彻底的震撼。

看着万俟明瑶充满难以置信神情的眸神,燕飞还剑鞘内,心中感慨。燕飞再非以前在万俟明瑶剑下屡受折辱的燕飞,蝶恋花更非以前的蝶恋花,

万俟明瑶呆瞪着他,说不出话来。

燕飞心忖万俟明瑶以前的遗憾,就是他既及不上她,更远不能跟向雨田比较,但现在自己在任何一方面均把她压制,她是更爱还是更恨他燕飞呢?

万俟明瑶猛一咬牙,忽又挺剑进攻,漠柔剑化作虚虚实实的十多道剑影,以排山倒海的姿态狂罩过去,剑劲嗤嗤,长剑忽软忽埂,似若毒蛇吐信。

燕飞知道这是紧要关头,只从万俟明瑶双闩射出的坚决神色,便知她下了拚死博命之心,要施尽浑身解数,纵然两败俱广,也绝不肯罢休。此正为万俟明瑶的性格。

他的为难处是只能守不能攻,又不可施展小三合的招数,变得只能凭小三合以外的功夫化解她狂风暴雨的攻势。即使他的剑比她更快,若不能以攻对攻,亦占不上多少便宜,动辄有落败之险。虽说万俟明瑶杀不掉他,可是“佯死”一法只可用一次,如果今回被她“杀了”,旋即又“复活”过来,下次便不灵光。

燕飞飞退寻丈,边退边以蝶恋花画出一个完整无缺的大圆圈。

出乎两人意料之外,万俟明瑶在气机牵引下如影随形、追击而至的剑气剑光,竞如石投深海般变得无影无踪,变成徒具形式而欠缺威胁力的剑招。

万俟明瑶俏脸现出惊骇欲绝的神色时,“日月丽天大法”全面展开,蝶恋花剑势扩展,把万俟明瑶卷入有如狂风卷起千重巨浪的剑影内去。

万俟明瑶根本别无选择,想停手也没有法子,只好使出看家本领,朝燕飞强攻猛撼。

“铿锵”之声不绝于耳,在电光石火的高速下,万俟明瑶使出“沙影剑法”,从不同的角度位置,漠柔剑软硬无常的向燕飞连攻三十八剑。

燕飞晓得自己的策略成功,他以纯阴之气,首次以剑招制造出一个浑圆的凹陷力场,化去了万俟明瑶抛开生死,执意亡命攻击的剑意杀气,再逼她毫无转圜余地的正面硬撼,不过他仍是以守为主,更守得险至极点,艰苦争极点,至乎想放弃。

“当!”

燕飞以至阳之气,震得万俟明瑶往他割颈而占的第三十八剑横荡开去,所有后着再无以为继,只好拖剑退后。

两人再成对峙之局。

万俟明瑶俏脸再没有半点血色,失神地微喘着气,但持剑的手仍是那么稳定。

燕飞回剑鞘内去,苦笑道:“这是何苦来哉?我们竟有如此兵刃相对的一刻?这是为了甚么呢?”

万俟明瑶缓缓把剑归还鞘内,轻摇螓首,垂头似不愿燕飞看到她眼内神色,接着仰起如花玉容,回复温柔的神情,首次改用汉语轻轻道:“汉!你还爱明瑶吗?”

燕飞心神剧震,晓得万俟明瑶心中已狠下决心,只要他的答话偏离她的意愿,她便会抱着玉行俱焚之心,既要毁掉他,更要毁掉向雨田,因为他们都是她心中恨之入骨的负心汉。

燕飞看了她好半晌后,以汉语乎静的道:“你仍不明白吗?我和你之间的事已是过去了的事,就在那晚我离开时,拓跋汉已死掉,走的是燕飞。刺杀慕容文的成功,令我在武功上作出了突破,但我心中的创伤却一直没法弥补,所以我到边荒集后,变成一个不思进取的人,终日沉迷酒乡。若这不算爱,甚么才算是爱呢?万俟明瑶,你来告诉我吧!”

万俟明瑶双目异芒闪闪,令她更是艳光四射,不可方物。她继续以汉语柔声道:“既然你没有忘记我,为何又移情别恋,勾搭上纪千千呢?”

燕飞苦笑道:“你真懂得伤人之道,为何要用‘勾搭’这种字眼呢?你可以尊重别人一些吗?你爱过我吗?你肯为我牺牲吗?但我却肯为你做任何事,包括死亡在内。那时刺杀慕容文的时机尚未成熟,或许该说是我的准备尚未够充足,可是我却晓得你已失去耐性了,且想冒险行动,于是我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杀死慕容文,好令皇宫的防卫出现平时绝不会有的破绽,为你们制造一个机会。”

万俟明瑶默默听着,没有插口打断他的话,双眸代之而起是带点茫然的神色。

燕飞说了这么多话,是要点醒她,希望她能放弃对他燕飞和向雨田的恨,解开她和他们之间的死结,大家和气收场,那他和向雨田便不用一起来欺骗她。

坦白说,如果不用“死”,谁愿意去冒这不测之险,包括他——拥有杀不死阳神的燕飞在内。那种事的后果是谁也不能预料的。

燕飞叹道:“当我进行刺杀大计的一刻,我自忖必死,根本没有想过能于事后溜掉。那时我心中更有另一个想法,就是无论刺杀成功与否,我燕飞前生欠下你万俟明瑶的情仇,又或今生与你结下的孽债,都该还清了,我燕飞再没有亏欠你分毫。你明白我当时的心情吗?”

万俟明瑶轻柔的道:“我这么惹你讨厌吗?逃离长安后你从没有回头,像避开瘟神似的,难道你不晓得我对你是另眼相看吗?我承认我当时错估了你,但说到底总算是为你着想,不愿你去涉险。”

燕飞颓然道:“真的是这样子吗?我们大家心中一清二楚,当我逃出长安城的一刻,我清楚知道已把与你苦恋的拓跋汉永远留在长安,离开的是另一个人,一个叫燕飞的人——一个全新的人。以前的拓跋汉再不存在,我再不愿痴恋一个心中只有别人而没有我的女人,那实在太痛苦了。”

万俟明瑶趋前数步,直抵他身前三尺许处,用神的审视他,轻轻道:“我该怎么说呢?我真的没有蓄意玩弄你的感情,我对你是真心的,在你之前,我从没有和其它人相处这么长的一段日子,不要再提我和向雨田之间的事好吗?那对我来说只像前世轮回中发生的事。”

燕飞细看她曾令他神魂颠倒的玉容,但心中再没有以前的感觉,因为晓得她仍在骗他,如果她再不在乎向雨田,是不会着向雨田来杀他燕飞的。

他太明白她了。

燕飞苦笑道:“或者你真的对我有点意动,但肯定那并不足够,爱该是包括牺牲、体谅和了解的。可是你从来不会对我作任何让步,更从来没试着了解我的心事。坦白说,我是受够了哩!在边荒集沉醉酒乡的日子,虽然痛苦,但我亦有解脱和痛快的感觉。我们的事已在我离开长安的一刻结束,我们永不可能回复到先前的那种关系。”

万俟明瑶双目厉芒渐盛,语气却仍保持平静,沉声道:“说到底,就是你再不喜欢我了,那大家还有甚么好谈的?你说了这么多话,就是要我万俟明瑶做个背信弃诺的人,令我族蒙羞。”

燕飞道:“我绝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劝你得放手时且放手,否则对你对我均没有好处。”

万俟明瑶倏地娇笑起来,完全回复平时的风采,尽显其百媚干娇的动人美态,然后神情转冷,盯着燕飞-字一字的缓缓道:“听说你答应了与向雨田决战,时间地点任他选择。是不是有这回事呢?”

燕飞一颗心直沉下去,生出沮丧的情绪?他费了这么多唇舌,最后的结果仍是如此,她没有因而有丝毫改变,仍是不肯放过他,更不肯放过向雨田。

叹道:“确有这么一回事,明瑶你有甚么提议呢?”

万俟明瑶道:“明天日落时,我和向雨田会在平城东北面的候乌湖,恭候你燕公子的大驾,你只可以一个人来,我希望能彻底解决我们的事。”

燕飞还有甚么好说的,点头道:“我定会准时赴会。”

万俟明瑶现出一丝苦涩的神色,道:“现在的你和向雨田都是我无法杀死的人,我很想知道若你们作生死决战,会有甚么结果、只要你胜了,我万俟明瑶立即和族人撤回沙海,从此再不管慕容垂的事。”

说罢掉头离开。

燕飞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谷外,叹了一口气,收拾心情,返平城去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