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七
第十三章 稳定军心
  刘裕登上西墙,遥望远方的动静,双腿虽有点疲累,但精神仍相当旺盛。
  他自己也有点佩服自己过人的体格和精力,过去的两个时辰,他走遍了海盐每一个角落,与手下兵将作亲切和没有阶级分野的接触和交谈,关心他们、了解他们,更为他们打气。
  这都是他从谢玄身上活学回来的东西,在手下心中建立英雄和领袖的典范,让手下感觉到他是为他们着想的,大家的目标和理念均是一致。
  任何人都可以软弱,惟独他不可以。
  他可以害怕,但只可以在无人看到他时显露心中的恐惧。处于这个位置,便要做在这个位置该做的事。
  刘裕深吸一口气,吹拂过墙头的寒风让他精神大振。
  眼前的一切是多麽的难以想像,他不但拥有自己的部队,还有自己的城池,等待着他的是可决定南方谁属的连场大战,同时他深切体会到成功的反面就是失败。正因他追求在战场的成功,他随时会面临失败,再不象以前般一个人独来独往,跌倒了可以爬起来。
  兵败如山倒,他现在兵微将寡,又没有后援,一场败仗可赔尽他的声誉威名,戳破他“一箭沉隐龙”的神话。
  失掉一场仗对徐道覆或桓玄可能无关痛痒,但却是他不能消受的。
  成功的另一边就是失败,在这刻,他对此有深切的体会。
  从吴郡和嘉兴逃出来的败军不住拥往海盐来,到二更时分来投效者已超过二千五百人,且还陆续有来。
  刘毅此时来到他身旁,欣然道:“两艘粮船来了,货物正送往城内。送来的粮货虽然不多,却可解燃眉之急,尤为重要的是对人心士气的激厉。各人都追问下一批粮货何时运至。”
  刘裕探手搭着他肩头,走到一旁无人处低声道:“告诉宗兄一个秘密,再不会有第二批粮货,我们能张罗的就是这麽多。”
  刘毅失声道:“什麽?”
  刘裕轻声地道:“不要张扬,此事你我知道就好了,因为我不想再瞒你。司马道子那浑蛋为怕桓玄封锁大江,所以管制粮货物资,能收集这批粮货已费尽孔老大和支循大师九牛二虎之力。我故意安排这两艘船今夜到海盐来,作用是稳定人心,否则明天城内恐怕跑掉了一半人。明白吗?”
  刘毅发呆片刻,垂头道:“明白了!感谢宗兄告诉我实情。”
  刘裕收回搭在他肩膀的手,微笑道:“宗兄不声我气吗?”
  刘毅叹道:“若没有你小刘爷在此主持大局,海盐不知会变成什麽样子。最令我感动的是当两城的败军撤到这里来,听到是小刘爷坐镇此城,没有人不额手称庆,一洗败军颓气。纵使你刚才对我说假话,我也被骗得心服口服。唉!沪渎垒...”
  刘裕微笑道:“你是否想问沪渎垒是否子虚乌有的呢?”
  刘毅惴惴不安地点头。
  刘裕道:“我以人格作担保,有关沪渎垒一事是千真万确,绝非妄语。”
  又把目光投往远方,沉声道:“假若明天没有攻陷沪渎垒的好消息传来,我们将陷身绝境,那时我会开诚布公,谁想离开,我绝不会阻止。”
  刘毅忍不住问道:“小刘爷本身又有什麽打算?”
  刘裕现出一个坚决的笑容,道:“我会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直至城破人亡。”
  又望往他道:“因就为我想不到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去。”
  刘毅一时说不出话来。
  刘裕叹道:“假如沪渎垒真的落入我们手上,宗兄又有什麽好提议?”
  刘毅呆了一呆,仍然说不出话来,因为脑袋一片空白。
  刘裕道:“此事必须由你去办,就是设法通知在会稽和上虞的好兄弟,若城破之时,海盐将是他们唯一的生路。我们的战船队会从海盐渡峡前往接应他们,不会看着他们被乱民宰杀。”
  刘毅现出心悦诚服的神色,大声应诺。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