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七
第六章 海南之恋
  刘裕独坐房内,心中思潮起伏,想着屠奉三刚才说的话。
  屠奉三指出当他想做任何-件事前,都该先想想此事对他欲图统一南方的大业是不是有好处,正点出了他现在的处境。
  正如他要去和刘毅作交易,并不因他喜欢刘毅,更不表示他爱和刘毅打交道,只因刘毅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事实上自他与司马道子妥协以来,他一直在这样的一条路上走着,把个人的好恶抛在一旁,凡事只看利害关系,否则他早巳没命。
  这算否是失去了自我呢?他不知道,更害怕循此线路深思下去。这种为求成功,须用尽一切手段的行事作风,并不是他一贯的风格,也使他感到冲击和战栗。他是有原则和底线的,这个想法令他舒服了一点。
  另一个想法在他心中升起。他刘裕再不是孑然一身,他的成败不但关系到众多追随他的兄弟的生死荣辱,更直接影响荒人的命运、北府兵的命运,至乎南方民众的福祉。在这样的处境下,个人的好恶得失又算甚么呢?
  他想到江文清。
  屠奉三再没有劝他与江文清保持距离,但他的话却提醒了他,必须想清楚在如此时刻,是不是仍要分神沉迷于男女关系、儿女私情,这对大局是否有利?
  唉!
  「笃!笃!」
  敲门声起。
  江文清的声音在门外道:「文清可以进来吗?」
  刘裕再暗叹一口气,跳将起来,把房门拉开。
  向雨田喘息着道:「我的娘!小三合就是这样子吗?难怪你敢说是防无可防,挡无可挡了。」
  燕飞仍坐在地上,捡起蝶恋花,苦笑道:「暂时你再不用担心甚么小三合,因为鬼影临死前反震的真气,令我也受了内伤,没几天难以复原。今次我伤得比对付卫娥他们三人时更严重。」
  向雨田两颊诡异的红晕逐渐褪去,代之而起是不建康的苍白,辛苦的道:「燕飞你在试探我吗?好看看我向雨田是不是会乘人之危的卑鄙小人。」
  雪花密密麻麻地漫天降下,像把他们身处的空间分割开去,变成一个只有他们两人的孤立天地,既开放又封闭,感觉古怪。
  燕飞艰难的笑道:「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我早看穿你这家伙,肯定是圣门的异种,这就是鬼影反对令师收你为徒的理由。哈!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却有点不好意思说出来。」
  向雨田索性盘膝坐下,把剑回入鞘内,大感兴趣的问道:「竟然有这么一个问题,说罢,我也想知道呢!」
  燕飞道:「并非甚么大不了的事。你们自称圣门,可是你们的镇门宝典大多有一个「魔」字,例如《天魔策》,又或《道心种魔》,岂非自认是魔,这该不是赞语而是眨辞,对吗?」
  向雨田道:「换了别的圣门中人,会不知该如何答你,幸好我问过你爹,所以晓得答案。事情是这样子的,自汉武帝独尊儒学后,便把其它派系列为邪魔外道,还要赶尽杀绝,于此水深火热的时刻,我圣门……。嘿!那时仍未有圣门这回事,噢!」
  燕飞关心的道:「你没事吧!」
  向雨田闭上双目,好一会后才睁眼摇头道:「没有甚么事,只是催发魔种的后遗症,须潜修数天方可回复过来。我刚才说到哪里?啊!说到当时圣门尚未存在,被逼害的人仍是-盘散沙,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堪称不世之才的超卓人物,还故意自称为魔,以示与儒门对立。这个人就是我们圣门之祖——「天魔」苍璩,他也是你爹最崇拜的人。苍璩的确有令人倾倒的地方,他不但智慧绝顶、武功盖世,更是个书狂,他搜遍天下寻求奇典异籍,最后去芜存菁,归纳为《天魔策》十卷,也开出我圣门的两派六道,至于为何以「魔」字为名,燕兄现在该明白了。」
  燕飞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道:「向兄真的当我是朋友,才肯吐露贵门的秘密。」
  向雨田苦笑道:「谁叫你是我师尊的儿子。唉!我师尊对你是有一番苦心,为何你始终不肯唤他一声爹呢?」
  燕飞皱眉道:「甚么苦心?我不明白。」
  向雨田道:「就是在狂欢节那一个夜晚,他选了我作继承人。燕兄有没有想过为何他不选你呢?只要他露两手给你看,保证可令你视他为神人,心悦诚服的随他习艺。燕兄可有想过,为何他挑我而不选你,还任由你离开?」
  燕飞道:「或许他是怕对着我时想起有负于我娘吧!」
  向雨田道:「你这样想便大错特错。看看我吧!你认为当圣门之徒是很有趣的事吗?只能够鬼鬼祟祟地做人,练功的过程又危险重重,我师兄便是个例子。」
  燕飞沉思片刻,道:「假如过去可重活一次,向兄会否拒绝拜师呢?」
  大雪仍像永无休止般继续下着,两人身上铺满雪花,半边身陷进了雪里去。
  向雨田苦笑道:「我曾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答案是我仍会毫不犹豫选这条路来走。与其浑浑噩噩地作这人生大梦,不如挑战人生极限似的进军无上武道。现在如果你把魔种从我身上移走,我会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燕飞再沉吟片晌,道:「说完闲话,轮到正事了,今晚的决战该如何处理?」
  向雨田哑然失笑道:「为了杀鬼影,你和我各有各伤,所以尽管今夜我们全力出手,也使不出平时三、四成的功夫,硬要来一场决战,只会是个笑话,不如干脆以大雪作借口取消决战,反更为干净利落。」
  燕飞点头同意道:「这是唯一的处理办法,可是你如何向明瑶交代?」
  向雨田道:「真的很古怪,我可以告诉明瑶,燕飞竟然是拓跋汉,令我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该杀你,所以须向她请示。如此简单的借口,为何我先前想不到呢?这该是我发现你是她的情人拓跋汉最合理的反应。」
  燕飞欣然道:「然后你便可以安排我和你当着她决一生死,因为决战权在你手上,我为了荒人兄弟的承诺,是无法拒绝的。」
  向雨田拍腿道:「对!就是这样子。唉!我怕自己真的无法向你下杀手,说不定我的魔种可令你形神俱灭,真的弄死了你,那便糟糕极矣。」
  燕飞起身拂掉身土的积雪,微笑道:「除非你懂得大三合,否则绝无杀死我的可能。不要想那么多哩!明瑶方面由你去处理,今晚我会坐船北上,很快大家便可以再碰头,我会等待你的消息。」
  说罢回集去了。
  江文清在刘裕身旁走过,直抵窗前,长长吁出一口气,道:「我很开心。」接着旋风般转过身来,面向呆立在门旁的刘裕道:「自我爹过世后,我从未试过这开心的。」
  一种从内心深处发出来的喜悦,令她更是艳光照人。
  刘裕把门掩上,一时不知该如何响应她的话,但整个人放松下来,再没有像先前背负着千斤重担,有点迷失的感觉。江文清的坦白、热情和直接,像日出的太阳驱走了黑夜的寂寞和寒冷,令一切回复了生气。
  「刘裕!」
  刘裕心中一颤,生出难以形容的感觉。江文清直呼他的名字,使他有一种亲切温馨的醉人感受,似直钻进他的魂魄里去。
  忽然间,他忘掉了一切,甚么军事大计、作战行动、天下形势,全被抛到九天云外,天地间就只剩下这个小舱房和江文清,此外的一切再不复存。
  他的过去和未来也消失了,只余眼前的这一刻,突如其来的,他模模糊糊地感到自己又恋爱了,只有真正的爱,才会令人有这般忘我的感受。
  江文清走到他身前,正容道:「刘裕啊!文清真的很感激你,没有你,大江帮肯定没有今天。」
  她的男装打扮,落在刘裕眼中,不知如何竞特别有吸引力,刘裕正想把她拥入怀里,却因她的表情和提及大江帮,使他压下了这股街动。
  江文清柔声道:「我们坐下好吗?文清有很多话想和你说呢。嘻!你是否变成哑巴了?」
  刘裕心中一热,探手便想把她搂入怀襄去,岂知她却像机灵的鱼儿,退了开去,到窗旁的椅子坐下,笑脸如花的道:「刘帅请坐!」
  一股快乐幸福的暖流涌过刘裕体内每一道血脉,令他终于体会到江文清的魔力,是绝不在王淡真、谢钟秀和任青娓之下,且有点像她们的混合体。
  江文清的到来,令这场艰巨的战役转化成另一回事,增添了动人的色彩。失去了淡真后,他一直在寻寻觅觅,希里能在绝里中找到失去了的希望,而在这段大海的旅程上,他蓦然发现他要找的东西,一直在身旁等候着他。
  对江文清的仰慕,他到今次重会前,是理智多于感觉,可是现在他却无需任何理由或分析,便晓得自己想要她。
  然后他发觉自己坐入江文清一旁隔了张小几的椅子去,耳内响起江文清娇柔的声音道:「文清今次来会你,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纵然我们并肩战死,文清也水不会后悔。」
  刘裕听着她说话,心中涌起奇异的想法。冥冥中似乎有?种力量,把他和江文清分隔开来,而他一直没法摆脱这股力量,因这股力量控制的不是他的肉体,而是他的心,也令他不知应当怎办。但现在这股力量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直至刚才他启门的剎那,命运再次把他们撮合起来。
  从没有任何时候,他感到江文清如此可爱迷人,他想触摸她的身体,在近处看她那双美眸,在与她温存时尽倾心中的伤痛和苦难。
  此时此刻的动人感觉,是他到这荒岛前从没有预料过的,在这大战即临前的水深火热时刻,一切足如此自然而然地发生,不用任何人的力量或意图去催化。
  他再不感到孤单。
  江文清嗔道:「刘裕说话呵!你真的变成哑巴吗?」
  刘裕很想拍拍自己的腿子,然后以轻松的语气,着江文清坐到这张更舒服的「椅子一再说话。但晓得当然不可以这么做,那会破坏此刻温馨旖旎的气氛。
  由于出身和当了这么多年北府兵,以前有需要和口袋里有足够的银两,刘裕会随北府兵的兄弟到子去找娘儿发泄。他自问是个不解温柔的鲁男子,从来不会说情话,可是淡真却使他改变了,令他尝到温柔的滋味,也使他深切感受到美人恩重,也格外受不了她承受的耻恨和自尽。
  一时间,他仍不知该说甚么好。
  江文清瞪着他怪责的道:「刘裕!」
  刘裕迎上她的目光,诚恳的道:「感激的该是我。嘿!文清……我……」
  江文清出奇地没有避开他的目光,平静的道:「在边荒集的时候,不论集内有甚么大事发生,但文清最关心的就是刘帅你的消息,当听到你被派到盐城去应付焦烈武,人家担心得晚上无法安眠,到你再展神威,大破焦烈武的海贼党,我便知道没有人可以挡着你前进。你在建康的成绩大家更是有目共睹,也完全出乎所有人料外。你刚才问我怎样看你这个真命天子,现在告诉你吧!从第一次在玄帅的书斋见你,我便晓得你非是池中之物,那并不因玄帅看中你,而是一个小女子的直觉,不需要任何的理由。「一箭沉隐龙」是否真实并不重要,最重要是我对你的看法。刘帅明白吗?」
  刘裕再次说不出话来。
  江文清移开目光,道:「当边荒集第二次失陷,我们的船队在颖水遇伏,我还以为已失去了一切,忽然间燕飞斩杀竺法庆,把形势扭转了过来。但若没有刘帅的英明领导,先大破荆州和两湖的联军,又成功反攻边荒集,今天的成就仍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感到很开心,将来的成败再不重要。」
  刘裕终于找到话来说,道:「我可以向文清保证,前路虽然漫长而艰困,可是我们会披莉斩棘的往目标迈进。文清信任我,我们将来定会有好的日子过。」
  江文清「噗哧」娇笑,横了他一眼,欣然道:「刘帅对文清说话是不用一本正经的,轻松点嘛!这里又没有其它人。」
  刘裕整个人飘飘然起来,这就是美女的魔力了,他发觉江文清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都深深吸引着他,她娇柔的神态和迷人的风情,更是令他百看不厌。他不明白为何以前虽是觉得她长得漂亮,但却对她这些动人处视而不见。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为何自己会有如此大的转变?仿似到这一刻,他才真正从谢钟秀予他的打击回复过来。
  事实上他是清楚原因的,因为现在江文清不同了,她回复了失去已久的信心,故对自己的态度也与前大有分别,像在和自己玩一个爱情的游戏,纡缓了他似拉紧弓弦般的神经,令他感受到阴谋斗争外的另一面,感受到生命的乐趣。
  正如燕飞所说的,人是不能永远活在仇恨之中。
  刘裕有心花怒放的感觉,笑道:「我是否喜欢说甚么便可以说甚么,爱仿甚么便可以做甚么,而且不论我说甚么或做甚么,文清都不会怪我?」
  江文清双颊各飞起一朵红晕,使她更为明丽照人,娇艳欲滴,含羞垂首轻轻道:「刘帅开始不老实哩!」
  刘裕衷心的感到乐在其中,似是以前的所有苦难都远离他,至少在这一刻他的感觉是如此。他比之以前更充满必胜的信心,有更强大的斗志,再没有任何惧怕。
  想到可对这身分特殊的娇贵美女做任何事、说任何话,他便有如身在云端的感觉,再不会责怪老天爷的安排。
  由在广陵的谢玄书斋开始,到这一刻在汪洋上秘密旅航,中间经历了多少事,想想也教人心生异样。
  他和身旁这美女的感情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建立起来的,而足经历了无数的苦难和考验。想到这里,他感到惭愧。
  江文清一颗芳心始终不离不弃地系在他身上,而他……唉!
  江文清道:「又变哑吧哩!」
  刘裕正要说话,外面传来宋悲风的声音道:「小裕、文清,我们发现了敌人的战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