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六
第 九 章 因爱成恨
  边荒集。小建康。   
  向雨田和燕飞两人坐在位于最上游一座小码头临河尽端边缘处,听着河水温柔地拍打码
头F方夯进水襄的木桩。   
  在这灯火不及的地方,夜窝产的喧闹声只像蜜蜂在远处飞过的嗡嗡声音,并没有破坏这
区域的宁静。    
  向雨田忽然笑了起来,以和燕飞商量的语调道:“我装死又如何呢?”
  燕飞淡淡道:“你没有把握杀我吗?”
  向雨田也是奇怪,沉默下去,好一会才道:“自我练成魔种后,只有两个人是我看不透
的,一位是先师,另一位是你老哥。”
  燕飞目注河水,漫不经意的问道:“慕容垂又如何?”
  向雨田仰望暗沉的夜空,道:“慕容垂也是可怕的对手,但我却能把握他的厉害,晓得
若是生死决斗,要看谁伤得重一点,谁先捱不下去。” 接着往他一瞧,微笑道:“昨夜和
你交手,我打开始蛤便控制着战局,有把握在卜招之内取你之命,直到你的蝶恋花鸣响示
威,一剎那间,整个战局逆转过来,我再没法掌握你,且生出被你愚弄入局的感觉,严格来
说,我已输了半招,气势因迷失而受到重挫,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否有能力发动可全面压制我
的反击,但在心理上我确已处于下风。”
  燕飞道:“既是如此,为何你仍要约期再战?”
  向雨田道:“我可以有别的选择吗?得不回宝卷,不如轰轰烈烈战死,何况我收拾心
情,重整阵脚后,说不定可以在决战巾胜出,哈!现在当然是另一回事。”
  燕飞迎上他的目光,道:“你装死怎行呢?万一明瑶把宝卷烧掉以祭你的亡魂,岂非弄
巧反拙?”    向雨田冷笑道:“宝卷关系重大,她怎舍得烧掉?我死义如何呢?她绝不会
掉半滴眼泪。”
  燕飞讶道:“你似乎对明瑶非常不满。”
  向雨田默然片刻,轻轻的问道:“告诉我!你和先师是甚么关系?明瑶是否晓得你和先
师的关系?”
  燕飞知道无法瞒过他,叹道:“你不可待到明晚决战再问吗?”
  向雨田道:“你不说出来,我也猜到了。只有在一个情况下,你和拓跋珪才可参加我们
的狂欢节,就是先师向族长提出要求,而这要求必须合情合理,且能打动族主,原因是你老
哥就是先师的亲儿,这也解释了为何你想知道先师的长相。明瑶是晓得此事的人,否则在长
安不杀掉你才怪。告诉我,你怎会懂得秘语呢?”
  燕飞苦笑道:“知道我是谁对你并没有好处,明晚你还如何全力出手?”
  向雨田哑然笑道:“燕飞你是否想气死我呢?口口声声着我全力出手,一副稳胜我的样
子,你真的那么有把握吗?我有一套借伤催发潜力的奇功,一怒之下说不定会与你拚个同归
于尽,我才不信你分开变成两截后仍叮复活过来,要我全力出手,对你有甚么好处?我们若
一起死掉,只会正中明瑶下怀。”
  燕飞淡淡道:“你会这么做吗?” 向雨田颓然道:“当然不会,我岂是意气用事的傻
瓜?又给你看穿了。”
  燕飞目光移往对岸,道:“明瑶对你是因爱成恨,可是我和她是在和平的气氛下分手,
她为何恨我呢?”
  向南田道:“换了是昨夜,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因为不想说她的坏话。但猜到你是先师
的儿子后,我对她的看法有急遽的转变。她太狠心了,明明晓得我绝不吋以杀你,杀了你即
使她把宝卷还我,我也永远练不成道心种魔大法,这一着对我是多么狠毒,多么残忍。我向
雨田最敬爱的人是先师,却要我去杀光师的亲儿,你说我对明瑶能不心死吗?”
  稍顿续道:“在明瑶心中,你仍是在长安遇到的那个拓跋汉。唉!拓跋汉,『汉』指的
该是你的汉人父亲吧!总言之她认定我必能杀死你,那她的毒计便可得逞,又可以毁了我一
生,破坏我的梦想。女人狠起心来,比男人更要狠心。她是要彻底毁掉我。”
  燕飞无言以对。
  向雨田续道:“在我决定投进道心种魔大法的修练前,曾在她与法之间的取舍有过激烈
的内心挣扎,二者间我只可选取其一,而师尊则予我决定的自由,因为他晓得这种事是勉强
不来的。你当然知道答案,我并没有选她,还自此避往秘地潜修,与她再没有往来,对她不
闻不问。接着发生了敝师兄出卖族主的事,师尊亦因此心结难解,练功出了岔子,含恨而
逝。我则对练功仍是如痴如醉,没有理会明瑶。到她来邀我帮她到长安营救族主,我方惊觉
我梦寐以求的宝卷,正在她的手上,唉!我的情况大致如此,明瑶确有痛恨我的理由,但我
仍罪不至此吧!你老哥来给我评评道理吧!”
  燕飞叹道:“以明瑶高傲自负的性格,你肯定伤透了她的心。但你仍是深爱着明瑶,对
吗?”
  向雨田点头道:“该是如此,因我确实-心为她办事还债,从没想过以巧取强夺的方法
把宝卷弄回来,只希望她心甘情愿的把宝卷归还我。以我的性格,肯这样子做只有一个解
释,就是我心存歉疚,不想再伤害她。所以纵然她对待我多么不合理、不公平,我仍容忍
她,尽量去满足她。直到今夜此刻,我仍没法对地狠下心肠。”
  又苦笑道:“你的出现,曾给予我很大的希望,渴盼明瑶她能从此收心养性,把对我的
爱转移到你身上,可是你也知道了,你只是她另一个玩物,她并没有真的爱上你,或许这 
说并不能切中事实,该是你无法弥补她心中的创伤,即是说你仍未能代替我。唉!他奶奶
的,可能是那时的你在很多方面都在她之下,以她的骄傲,是不容她爱上一个及不上我向雨
田的人,可是你又拥有吸引她的过人魅力,令她感到矛盾、痛苦和不安,以致对你时冷时
热、喜怒无常,有时更故意羞辱你、打击你,意图逼你露出缺点,只是没有想过你竟会断然
离她而去,还干下轰动长安的惊人之举,于不可能的情况下刺杀慕容文,这令她对你又恨又
爱,且触及她因我而来的旧伤疤。唉!我的娘!你若没有爱上纪千千或会好一点,可是你和
纪千千的恋情天下皆知,明瑶会怎么想呢?当然认定你是继我向雨田之后她生命里的另一个
负心汉,至乎比我更可恶,竟见异思迁,移情别恋。在明瑶心中,如果我是万恶不赦,你燕
飞也一样罪该万死。哈……”
  向雨田以笑声结束这一番吐衷情的长话,笑声透出心寒无奈的意味,教闻者心酸,更显
示他对万俟明瑶非是无情,故而因她的手段而黯然神伤。
  燕飞像听到的只是别人的事般平静,道:“向兄有没有深思过,令师竟把关系到你这唯
一传人毕生成就的宝卷,交到一个外人的手上,其中是否另有深意呢?”
  向雨田哂道:“令师?你不可以唤师尊一声『爹』吗?是否很不习惯呢?你的意思是师
尊让明瑶保有宝卷,不止是逼我还债那么简单,但我真的想不到还有甚么含意?”
  燕飞苦笑道:“『爹』!唉!我真的不习惯,自懂事以来,我便只有娘没有爹,每次我
见到我娘愁怀难舒,我便在心中咒骂遗弃了我娘的那个男人,你没试过其中的滋味,很难明
白我的感受。我娘在弥留之际,我晓得她最想见的人便是他,我恨不得能立即把他押来见我
娘,逼他在我娘身旁忏悔认错,但我却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我娘就在我面前念恨而逝。”
  向雨田剧震道:“我明白了!唉!事实上我一直不明白师尊为何要这样做,他临终的遗
命我敢不执行吗?偏是要把我的命根子交给明瑶。”
  燕飞微笑道:“你今天叹息之多,恐怕将以往的叹息加起来还没这么多。”
  向雨田瞥他一眼,摇头道:“亏你还可以笑出来。”接着似是自言自语的道:“师尊真
的有这样的意思吗?就是要我重新考虑我的选择?我还有可能走回头路吗?那是没有可能
的,绝对不可能。”
  燕飞道:“令师也许亦知道你不会改变意向,但这是他至死难解的一个心结,也是对你
的一个警告,如果你继续坚持,最终会步上他的后尘,就是抛妻弃儿,既伤害了最心爱的
人,另一方面亦全无所得,两头皆空。他把宝卷交给明瑶,若你能令她心甘情愿把宝卷还
你,那至少你已为抛弃她做了足够的补偿。”
  向雨田叹道:“是师尊没想过,明瑶竟想出这么一条毒计出来。”
  接着勉强振起精神,道:“过去的算了,后悔于事无补,只是白折磨自己。好哩!你认
为我装死是否行得通呢?”
  燕飞斩钉截铁的道:“绝行不通。”
  向雨田不满道:“不要这么武断好吗?”
  燕飞道:“我是为你着想,你已失去了明瑶,如再失去宝卷,做人还有甚么意思?所以
此事不容有失,例如你完全错估了明瑶的反应,不但为你的死伤心欲绝,还把宝卷烧了祭
你……”
  向雨田打个寒颤道:“不要说哩!不要再说!你说得对,此事是不容有失。”
  燕飞道:“只有我死了,明瑶才会以为图谋得遂,先把宝卷还你,再告诉你已成功杀掉
令师的唯一亲儿,看着你一场欢喜一场空。这是唯一的办法,且是万无一失。”
  向雨田双眼开始发亮,沉吟道:“对!明晚我和你来个不分胜负,事后我可向明瑶辩说
我有足够的能力杀死你,但必会负上重伤,难以借链子球逃离边荒集,然后我当着她与你再
次决战,把你干掉。嘿!想想世毛骨悚然,如果你真的死掉,岂非糟糕至极点?”
  燕飞道:“你会比孙恩更厉害吗?”
  向雨田欣然点头,道:“对!孙恩杀不死你,我亦该没有今你形神俱灭的本事,只要不
损伤你的身体便成。如此绝计,肯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想得出来也办不到,哈!”
  燕飞道:“明瑶现在身在何处?”
  向雨田道:“我亦不知她现在甚么地方,但当然有办法找她。”看了看燕飞的神情,皱
眉道:“你不是怀疑她此刻在边荒集吧!这是不可能的,在她心中,我和你加起来都及不上
秘族对她的重要性。从小开蛤,她便被培养为族长的继承人,她绝不会为了我们,置族人的
生死安危不顾,抛下一切到边荒集来。这更不符她和慕容垂协议,她只负责对付拓跋珪,你
老哥则由我伺候。”
  燕飞道:“你肯定边荒集只有你一个秘人?”
  向雨田信心十足的道:“当然肯定,若有其它秘人在,怎瞒得过我?”
  又道:“但慕容垂一方会派探子到边荒集来收集情报,通过慕容垂,明瑶可以掌握在集
内发生的所有重大事件。我们的所谓决战当然瞒不过她。”
  燕飞提醒他道:“明天你记得全力出手,绝对不要留情,我们不但要骗慕容垂的人,还
要骗过我的荒人兄弟,这才叮骗过明瑶。
  向雨田苦笑道:“难道我见你捱不住仍痛下杀手吗?你的要求似乎过份了点。”
  燕飞道:“就当是帮我一个忙好吗?我是借你来练一种特别的剑法,天下间能在这方面
助我一臂之力的不出三人,而你正是其中之一。明白吗?只要你想想我是打不死的,便可以
放心出手。”
  向雨田不是滋味的道:“你可以掌握我的深浅吗?”
  燕飞没好气道:“若我能把你看通看透,你根本就没资格成为我练成剑法的对手。”
  向雨田容色稍缓,道:“这两句话我比较听得入耳,坦白说,有时你说的话确令我装得
满肚子窝囊气。不要怪我婆妈,天下间哪有一种练功方法,是在与相持的对手作生死决战时
进行的?一个不好,就要赔掉老命。”
  燕飞从容道:“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昨晚挡你的三招,全是临时创出来的,没有你,肯
定练不成这三招。”
  向雨田动容道:“你不是说笑吧?”
  燕飞正容道:“当然不是说笑。我必须在-夜间悟通整套剑法,而你是我速成的唯一快
捷方式,明白吗?”
  向雨田问道:“那明晚决战时,我该在何时收手,鸣金收兵呢?”
  燕飞理所当然的道:“当然是你感到结果将是两败俱伤,不得不收手,否则将难全身而
退的一刻,如此才能使人信服,不会怀疑。”向雨田有点恨得牙痒痒的道:“给你说得我不
但心痒,更是乎痒。你只尝过我链子球的滋味,却未试过我的剑法,而使剑才是我武技的精
华所在。”
  燕飞笑道:“放手而为吧!如此才刺激有趣,坦白说,你我难得遇上对手,不尽兴一
场,如何得住老天爷?”
  向雨田摇头失笑道:“真怕收不住手,斩下你的人头,看你还如何复活?”
  燕飞道:“那我只好怨自己学艺不精,你亦不用心中内疚,向明瑶讨回宝卷后,放情大
笑三声,然后去好好修练你的种魔大法。”
  向雨田一震道:“对!在这样的情况下杀死你,我对得住天地良心,不论明瑶说甚 也
不能再影响我。”
  燕飞欣然道:“垣才是最正确的态度,我们更不用约定日后该这样做或那样办,一切顺
乎自然,只要你保持不杀人作风便成。”
  向雨田道:“我倒另有主意,我可以藉辞修练某一种武功,告诉明瑶练成后便可杀死
你,那当她日后无法奈何你时,就会央我出来对付你,如此我便暂时不用卷入你们和她的斗
争里,静待和你再决雌雄的一刻。”
  燕飞赞道:“聪明的家伙。”
  向雨田愕然道:“这正是你爹向我说的第一句话。”
  燕飞呆了来,心中百感交集。冥冥之中,像有一道命运的丝线,把他、向雨田和万俟明
瑶紧缚在一起。
  向雨田喟然道:“今晚的感觉真古怪,我很少当别人是朋友,但和你的关系却非常离
奇,似是最亲密的人,但偏偏明晚却要与你生死相搏,但大家又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今我愈
想愈胡涂,愈想愈有趣,但又有一种高度的危机感,怕玩火玩过了头。”
  燕飞道:“多想无益,回去好好睡一觉?不要再来找我了,害我要不停向自己的兄弟交
代。”
  向雨田笑道:“其中一个要你交代的人,肯定是卓狂生。”
  言罢跳了起来,拍拍背上长剑,道:“我这把家伙名『思古』,是我亲自铸造打炼的神
兵利器,当年硬闯秦宫,没有人是我三合之将,希望燕兄不会令我失望吧!我已决定全力出
手,因你胸有成竹,隐操胜券的言语神态,令我很不服气。”
  燕飞笑道:“我成功了,我是故意激起向兄的求胜之心的。”
    向雨田苦笑着去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