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六
第 八 章 不堪回首
  今次返回边荒集,他首次有回家的感觉。
  从小他便没有一个固定的家,回到娘亲身旁,即算是回家,娘在哪,那处便是他的家。
  他从没有想过,在娘辞世这么多年后,他终于晓得父亲是谁。能参加秘人的狂欢节并不
是偶然发生的,而是他爹墨夷明的精心安排,好能与亲儿欢叙一夜。
  那年他和拓跋珪都是十二岁,但已是身手了得、高出同辈的孩子,且两人胆大包天,竟
深入柔然族的势力范围,去偷柔然人的战马,岂知被牧犬的吠叫声惊动柔然人,惹得柔然族
的战士群起追之,两人骑着偷来的无鞍战马,从黑夜逃至天亮,仍无法撇下数十追骑,慌不
择路下,去到沙漠边缘处的砾石区,马儿已撑不下去,口吐白沫。 
  拓跋珪领头冲入一座疏树林,勒马停下,跃往地上,随后的燕飞立即放缓马速,以鲜卑
话嚷道:“这里不是躲藏的地方。” 
  拓跋珪一把抓着他马儿的缰绳,喘息着道:“快下马!马儿撑不住哩!” 
  燕飞跳下马来,回首扫视疏林外起伏的丘原,在火毒的阳光下,无尽的大地直伸延往天
际,腾升的热气令他的视野模模糊糊的, 
  拓跋珪来到他身旁,和他一起极目搜索迫兵的影踪,道:“撇掉柔然人了吗?” 
  燕飞惶惑的道:“我们昨夜数度以为撇闪了敌人,但每次都是错的,希望今次是例外
吧!” 
  拓跋珪回头瞥两匹战马-眼,狠狠道:“马儿再走不动了,为今之计,就是忍痛放弃马
儿,然后找两株枝叶茂密的树躲起来,柔然族那些家伙既得回战马,又因见不到我们,以为
我们逃进沙漠去,自然就收队携马回家,我们便可以过关。” 
  燕飞一震道:“我明白了!” 
  拓跋珪愕然道:“你明白了甚么?” 
  燕飞心惊胆跳的颤声道:“我明白为何见不到追兵的踪影,柔然人是故意逼我们朝这个
方向逃遁,因他们晓得这边是沙漠,我们根本无路可逃,现在他们正把包围网缩小,从另一
边向我们逼来,今次我们死定了。” 
  拓跋珪倒抽一口凉气,道:“你说得对,定是如此,只有我想出来的办法行得通。” 
  燕飞摇头道:“敌人追了整夜,肯定一肚子气,兼且天气这么热,就算人捱得住,坐骑
也撑不住,怎肯就此罢休?一定会趁马儿休息时搜遍整座树林,说不定他们还有猎犬猎鹰随
行,你的办法怎行得通?” 
  拓跋珪不自觉地诋诋干涸的嘴唇,抬头朝天张望,焦急的道:“那怎办好呢?” 
  燕飞道:“唯一的方法,就是真的逃进沙漠去。” 
  拓跋珪失声道:“甚么?那是一条死路,以我们现在的状态,一个时辰也撑不下去。” 
  燕飞道:“撑不住也要撑,被柔然人拿着,将是生不如死。” 
  拓跋珪正要说话,鼓掌声在两人身后惊心动魄的响起,两人骇得魂飞魄散,手颤脚软的
转过身,一时都看得目瞪口呆。 
  一个外形古怪的人由远而近,似乎是在缓缓踱步,但转眼问已抵达两人身前。此人身材
高顽,身穿粗麻长袍,颇有一种鹤立鸡群的出尘姿态,可是却带着压低至眉的大竹笠,还垂
下重纱,把脸孔掩盖。 
  两人你眼望我眼,一时失去了方寸。 
  「锵!」 
  拓跋珪定过神来,拔出马刀,指着怪人,还以肩头轻撞燕飞一下,着他拔刀。 
  怪人负手身后,似不晓得拓跋珪亮出叮杀人的凶器,正深深的打量燕飞,柔声道:“孩
子!你今年几岁?” 
  他说的是鲜卑语,说得字正腔圆,还带点拓跋族独有的腔调,令燕飞生出亲切的感觉,
不知如何,他直觉的感到对方没有恶意,忙伸手拦着跃跃欲试的拓跋珪,老老实实的答道:
“小子今年十三岁,他和我同年。” 
  怪人忽然转过身去,仰首望天,身躯似在轻微的颤动,像在压抑某一种激动的情绪,声
音嘶哑的叹道:“嘴乖聪明的孩子。” 
  燕飞和拓跋珪交换个眼色,都看出对方心中的疑惑,但再没有那么害怕。 
  忽然一个黑忽忽的东西从怪人处抛起来,往燕飞投去,燕飞一把接着,原来是个盛满清
水的羊皮水袋。 
  怪人沉声道:“让我指点一条生路给你们走。」接着探手指着西北方,柔声道:“循这
方向走上四个时辰,会抵达一个美丽的绿洲,保证你们死不了。只有逃进这片沙漠,你们才
可以撇掉柔然人,因为这是秘族人的沙漠,柔然人等闲不会闯进秘人的地域。” 
  两人尚未有机会详问,蹄音传至,大骇回头下,只见丘原远方尘头大起,且有数处之
多,分由不同方向接近。 
  怪人厉喝道:“快走!我为你们阻止追兵。” 
  拓跋珪看看燕飞手上的水袋,又望望燕飞,接着两人齐声发喊,朝沙漠的方向亡命奔
逃。 
  “你在想甚么呢?” 
  高彦的声音在燕飞耳鼓响起,惊醒了他的回忆。 燕飞回到现实,耳内立即填满猜拳斗
酒的嘈吵声,感受苦正东居地下大堂热烈的气氛。同席的慕容战、卓狂生、庞义、姚猛、呼
雷方、拓跋仪、高彦、小杰、方鸿生、姬别等全定神看着他,露出疑惑的神色。 
  他们的桌子位于大堂一角,邻近的三桌挤满夜窝族的兄弟,全是为了亲近他们心中的大
英雄燕飞乘兴而来。 
  高彦恃熟卖熟、老气横秋的道:“不是兄弟说你,今次小飞你回来边荒集后,不时神思
恍惚,对着第一楼可以发呆,现在大碗酒大块肉的尽欢时刻,亦可以魂游天外。哈!你知道
我们刚才谈论甚么吗?” 
  卓狂生打出阻止燕飞说话的手势,道:“小飞不要说出来!想知道个中原因的,请于明
日之后任何一晚,莅临敝馆听新鲜登场的最新章目《决战古钟楼》,便可以得个清楚明白,
且保证会击节赞赏,大家兄弟,我给你们一个半价优惠,在座听者有份。” 
  姬别哂道:“看!老卓是穷得发疯了,整脑子只是生意和赚钱,比老红这奸商更奸。小
飞不用理他,你有甚么心事,尽管向我们倾诉,这世间还有甚么比两次失掉边荒集更大的
事,说出来后你的心会舒服很多。” 
  燕飞苦笑无言。 
  慕容战道:“听说你刚才溜了去见向家伙,那小子有甚么话说?” 
  庞义道:“你是否劝他滚回沙漠去,免得被你宰掉呢?” 
  接着姚猛、小杰和邻桌的兄弟们,一人一句,吵得喧声震天。 
  呼雷方喝道:“大家闭嘴,这么吵!教小飞如何倾吐心事?” 
  倏又静下来。 
  燕飞道:“我确实有点心事,但只与明晚的决战有少许关系,没甚么大不了的,有劳各
位关心。” 
  慕容战皱眉道:“大家兄弟,有福同享,有祸同当,说出来好让我们为你分忧。” 
  卓狂生笑道:“你们不逼他说出来,便是帮了他最大的忙。哈!” 
  高彦抗议道:“你可以告诉卓疯子,为何不可以告诉我们?” 
  燕飞道:“此事我真不知从何说起,简单点说,就是我年少时曾和秘人 
  有一段渊源,与万俟明瑶和向雨田都是旧识。” 
  众皆愕然,包括卓狂生在内。 因怕被娘亲责骂,燕飞和拓跋珪离开绿洲返回部落后,
谎称贪玩迷路,没向人透露半句有关秘族的事,所以连拓跋仪也不晓得两人有此奇遇。秘族
的狂欢节成了两人之间共同的秘密。 
  姚猛瞪着卓狂生道:“看你的表情,便知道你并不知。” 
  卓狂生摊手道:“他不说,我怎么知道呢?”接着埋怨燕飞道:“小飞你真不够朋友,
如此曲折离奇的事竞把我瞒着,还被乳臭未干的小广嘲笑。” 
  慕容战举手道:“不要闹哩!大家听小飞说。” 
  高彦仍忍不住道:“万俟明瑶不会是你的初恋情人吧?怎可能这般曲折离奇呢?比老卓
的说书更夸张。” 
  燕飞苦笑道:“你猜中了!” 
  众人再次愣住。 
  卓狂生一拍额头,道:“我的娘!这事如何解决?” 
  此时燕飞忽生感应,朝大门处瞧去。 
  众人目光随他转移,好半晌后,向雨田大摇大摆地进入正东居,目光落在他们一桌处,
含笑举步走去。 
  整个大堂静了下来,人人交头接耳,交换情报,以掌握来者是何方神圣。 
  向雨田直抵他们的桌子,抱拳道:“各位好!向雨田恃来问安。” 
  卓狂生喝道:“向兄请坐!大家喝一杯。” 
  向雨田摇手道:“卓馆主不用客气,我到此来是要找燕飞,有要紧事和他商量。” 
  慕容战笑道:“有甚么事比喝酒更重要?让我先敬向兄一杯。” 
  众人同时起哄,更有人搬来椅子,安插向雨田坐在燕飞身旁。 
  向雨田却不肯坐下,只接过高彦递给他斟满烈酒的杯子,举杯道:“就让我向雨田敬各
位一杯,祝边荒集永远兴旺,财源广进。嘿!这两句话似不该由我的口中说出来,不过既然
说了,也收不回来。大家喝一杯。” 
  四席合共五十多人,加上整座大堂的其它荒人游客,齐齐响应,举杯痛饮。一时间,再
没有人分得清楚敌友的关系,明晚的决战,像是永远不会发生的事。 刘裕坐在河旁一块人
石上,呆看着暗沉的夜空。 
  为何有些人总比其它人幸运,就算跌倒了也可以爬起来,即使经历天打雷劈的厄运,仍
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     他刘裕便没有这种运道,淡真之死是一种「绝运」,因为是无
法弥补的终生遗憾。像现在他更要去和讨厌的刘毅交手,还要争取他的支持,这是多违背他
心意、多么没趣的事。可是他没有另一个选择,无可奈何下,只好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为了淡真,个人的好恶又算甚?处在他这样的位置,便要做这个位置该做的事。直到此
刻,他才真正的明白谢玄,而谢玄更多了他所没有的负担,就是谢氏世家的家风和传承,令
谢玄没法取司马氏而代之。一直以来,他不佩服谢玄的就只有这方面,此刻却有舌同情和谅
解。
  自和司马道子妥协后,他明白了首要之务是求存,违背心愿只是等闲之事。为了淡真,
为了边荒集,为了所有支持他的人,个人的好恶只好抛在一旁。
  要说服刘毅这自负和有野心的人,站到自己的一方来并不简单,日后要压抑他更不容
易,想到要和这卑鄙小人;这在自己危难时算计他和牺牲他的无义之徒,将会有一段没完没
了、纠缠不清的关系,刘裕便要大叹倒霉。
  屠奉三来到他身旁坐下,道:“睡不着吗?”
  刘裕点头道:“我想起两个人,有点不舒服。”
  屠奉三讶道:“哪两个人?” 
  刘裕道:“陈公公和李淑庄。”
  层奉三苦笑道:“我不是没想过他们,只是想也没有用。到今天我们仍弄不清楚陈公公
是否天师军在朝廷的奸细。但我们已尽了人事,希望司马道子能为我们守秘。”
  刘裕叹道:“司马道于是不会防陈公公的,我们的难处是没法明言陈公公最是可疑。”
  稍顿续道:“至于李淑庄,更是来历不明,令人难以看透,这两个人极可能会成为我们
致败的因素,假如他们其中之一通知徐道覆我们潜往前线来,以徐道覆的才智,大有可能猜
到我们的图谋。” 屠奉三冷笑道:“猜到又如何呢?只要徐道覆找不到我们,便没法奈我
们的何,他的反击计划已如箭在弦,不得不发,若因我们而改变,只是自乱阵脚,非智者所
为。”
  刘裕道:“我们能避过全力找寻我们的天师军吗?”
  屠奉三沉吟片刻,终于摇头道:“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既熟悉这区域的环境,附近的民
众又大多是他们的支持者,何况他们人多势众,大小船只过千艘,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定可
找到这襄来。”
  刘裕道:“我们定要改变策略,如被徐道覆掌握到我们的行踪,我们肯定会全军覆
没。” 
  屠奉三道:“明早大小姐到来后,我们可以从长计议,只要能找到一个比长蛇岛更理想
的地方,把船队藏起来,我们便像在战场上隐了形,立于不败之地。” 
  刘裕道:“我愈想愈不妥当。” 
  屠奉三道:“不会那么严重吧?” 
  刘裕道:“告诉我,长蛇岛是否你心目中在附近最理想隐藏船队的地点?” 
  屠奉三遽震道:“对!我们想得到,徐道覆肯定也想得到。” 
  刘裕道:“我们现在立即坐奇兵号赶往长蛇岛,还要毁去所有我们曾在这个鱼村逗留的
痕迹。” 
  屠奉三跳将起来,道:“我立即去办。” 
  屠奉三去后,刘裕顿感浑身舒泰轻松,这才晓得此事等于刺心的利刃,但因危机若隐若
现,有点雾里看花,未能看得清楚,兼且这几天忙于找寻天师军的秘密基地,无暇分心去
想,所以直到此刻静卜心来,方认真思量应付之法。 
  忽然他想起边荒集。 
  与身处之地比较,边荒集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世界,刺激有趣,充满了动人的活力。
刘裕暗叹一口气,离开边荒集愈来愈远了,在往后一段很长的日子,假如他没有战死沙场,
仍不知何时才叮以再次踏足边荒集,与自己的荒人兄弟尽兴欢叙。 
  老手此时来到他身旁,恭敬的道:“刘爷的顾虑很有道理,事实上我一直感到长蛇群岛
太接近会稽,不太妥当。” 
  刘裕皱眉道:“何不早点说出来?” 
  老手压低声音道:“因是屠爷的主意,我当然信任他的决定。” 
  刘裕摇头道:“这岂是做兄弟之道?有甚么想法,放胆说出来,因你也会有份一起没
命。” 
  老手道:“我有一个提议。在长蛇岛以东六十多里,还有一系列的无名岛屿,我们可以
躲往那里去。再留下探子藏身长蛇岛内,待天师军的战船来搜查过后,我们便可重返长蛇岛
去。”
  刘裕拍腿道:“好提议!简单而有效,这叫一人不抵二人智。”
  老手得刘裕采用他的办法,大喜去了。
  半个时辰后,奇兵号驶离渔村,进入大海。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