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六
第 四 章 因爱成恨
  刘裕和屠奉三两人坐在小河旁,你眼望我眼,都有一场欢喜一场空的感觉。此时他们循
河道深入内陆三十多里,仍是一无所得,想象中的敌方秘密基地仍是没有踪影。 
  屠奉三叹道:“我们还以为运气来了,岂知又猜错了,结果空欢喜一场。” 
  刘裕目光巡视北面的一列山峦,随口问道:“山后是甚么地方?” 
  屠奉三沉吟片刻,道:“你忘记了吗?那是附近最宽阔的河流吴淞江,且是最被我们怀
疑的河道,只恨我们前前后后搜索了不下五、六遍,仍没有任何发现,最后只好对此河死
心。” 
  刘裕道:“我们是低估了徐道覆,只要他随便在附近深山找个藏军的秘处,除非我们能
把两城以东方圆数百里之地翻转来搜索,否则便是我们眼前般的情况。” 屠奉三摇头道:
“我并没有低估徐道覆,因为要藏起一个部队,作攻城前的种种预备上夫,总有蛛丝马迹可
寻,但照现在的情况看,这个秘密基地该颇具规模,不但可藏人,更可储起大量的粮货物
资,一切能自给自足,不假外求,只要没有人离开基地,等若与世隔绝。可是当海上船队开
来会合后,这个隐秘的基地立成攻打嘉兴、吴郡两城的强大后盾,不虞缺乏粮草、武器和攻
城的器械。” 
  刘裕仍在打量树木苍苍的山脉,道:“要在山区设立这么一个据点,绝不是一年半载办
得到的事,难道徐道覆多年前已有这样的计划吗?” 
  层奉三道:“这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在三个月前此区仍在晋室的控制了,要在官兵的
眼皮广底下,经年累月大兴上木的建立这样一个深山穷谷中的寨垒,是没有可能的事。” 
  刘裕道:“若真有这么一个寨垒,就肯定藏于此延线数十里的山区内,因为山的北面便
是两城东最大的水道,四通八达,没有更为理想的地方了。” 
  又叹道:“但要搜遍这道山脉,恐怕至少二、二十天的时间,等找到时我们已错失时
机。” 
  屠奉三道:“那就要看我们的运数了,不!该是要看刘爷的运数,或许我们就这么跑上
山去,刚好看到秘寨的大门。” 
  刘裕颓然道:“不要耍我哩!甚么真命天子?现在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笑话。咦!” 
  屠奉三一震往他瞧去,道:“你也听到古怪的声音?” 
  刘裕目光投往山脉西面里许外一座高耸的山头处,道:“声音似是从山峰后方传过来
的。” 
  话犹未已,他们所怀疑的方向又传来另一下响声,微弱模糊,仅可耳闻,且须是两人灵
敏的耳朵。 
  屠奉三听得双眼发亮,道:“好像是大树倒卜的声音。” 
  刘裕道:“不是这么巧吧?” 
  屠奉三拍道:“肯定错不了,部说你是真命天子哩!” 
  刘裕弹跳起来,想起了任青媞,记起她以寻宝游戏来比喻寻找真命天子的话,心中涌起
古怪的感觉——为何自己会在这个时候想起她呢? 屠奉三世兴奋地跳将起来,搂着他肩头
道:“今次全托刘爷你的鸿福。” 
  刘裕苦笑道:“找到敌人的贼巢再说如何?希望今回不是另一次的失望就好了。” 
  燕飞走出钟楼,大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总算暂时应付了卓狂生这疯子,他不是不想
说实话,而是不能尽说实话,故而在一些问题关节上给他问得哑口无言,只好胡混过去。 
  高彦、庞义、方鸿生、姚猛和拓跋仪正在楼外等他,见他终于脱身,齐声怪叫欢呼,为
他高兴。 
  高彦笑道:“老卓写书写得疯了,小飞你勿要怪他,要怪便只好怪他的娘,生了这么一
个疯子出来。” 
  众人放声大笑,均有轻松写意的感觉。 
  卓狂生出现在燕飞身后,笑骂道:“高小子你是否在说救命恩人的坏话?” 
  姚猛故作惊奇的道:“卓馆主何时成了高小子的救命恩人?你不是一向都在当高小子和
小白雁间的淫媒吗?” 
  他的话登时惹起震天笑声。 
  此时古钟场空空荡荡,除他们外不见其它人。这是边荒集的特色之一,古钟场的日和夜
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尤其昨夜荒人狂欢达旦,大多数人不是尚未酒醒,便是躲起来好好
睡一觉。 
  拓跋仪正要说话,见燕飞忽然神情有异,目光投往小建康的方向,忙循他的目光瞧去,
大感愕然。 
  向雨田潇洒自然地出现在广场边缘处,轻轻松松地朝他们走过去。 
  方鸿生一呆道:“这家伙不是想提早送死的时间吧?” 
  高彦警惕的道:“小心点!谁都不知他在打甚么鬼主意。” 
  姚猛沉声道:“不如我们连手把他干掉,一了百了。” 
  卓狂生骂道:“姚猛你真没种,这样的情节,写进我的天书去肯定令我们荒人遗臭万
年。” 
  姚猛苦笑道:“说说也不可以吗?” 向雨田此时来至离他们百多步的距离,拱手敬礼
道:“各位荒人大哥你们好!你们果然是信守承诺的人,且守诺守得过了分,我一路入集,
竟没有人多看我半眼,认得小弟的还向我打招呼,令小弟也感到挺古怪的。” 
  卓狂生捋须笑道:“原因是我们曾颁下指令,着所有荒人兄弟姊妹只可当你是另一个边
荒游的客人,如果你今晚经过青楼的门外,给我们的莺莺燕燕硬架你入楼内风流,你千万勿
要误会是个陷阱,因为她们只是把你当作一个肯花钱的恩客,向兄明白了没有?” 
  向雨田一脸欢容的来到他们前方,扫视众人,最后日光落在卓托生身上,道:“想出这
个指令的人大不简单,肯定是你们议会的第一谋士,我这叫见微知着,敢问究竟是谁呢?” 
  卓狂生淡淡道:“向兄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向雨田哑然失笑道:“卓馆主是瞎担心哩!现在我仅余一个任务,就是击倒燕飞,然后
立即有多远走多远,其它的小弟管他的娘。” 
  方鸿生嗤之以鼻道:「你是否在作梦呢?击倒燕飞?哼!下一世恐怕也不行。” 
  向雨田洒然耸肩,并没有反驳他,不但没露出半点介意的神色,还似是听到最好笑的
事,这个反应却比甚么反击的话更有力。 
  姚猛待要发言,被卓狂生打手势阻止,微笑道:“向兄今次入集,不止是只打个招呼
吧!” 
  向雨田目光转往含笑不语的燕飞,像想起甚么似的叹了一口气,道:“我想和燕兄单独
说几句话,最好有坛雪涧香帮助谈兴。每次说书提到燕兄,总不会忘记赞许雪涧香-番,今
次该不会令我失望吧!” 
  “敬燕兄-杯;敬我最可怕的对手-杯。” 
  “叮!” 
  两个杯子在桌上轻触一记。 
  向雨出举杯一饮而尽,接着急喘两口气,咋舌道:“果然名不虚传,雪涧香肯定是天下
无敞的绝世佳酿,卓狂生并没有过度吹嘘。” 
  接着目光往燕飞投去,微笑道:“酒好人更好,蝶恋花竟能在剑柄触鞘前的剎那自动鸣
响,少点耳力也会以为只是一下清鸣而非连续两下,燕兄是怎样办到的?” 
  燕飞没有直接答他,看着手上的空杯子道:“我有一个提议。” 
  向雨田苦笑道:“我想先问燕兄一句,你仍爱明瑶吗?为何我和你见面后,你没有提起
过她?” 
  燕飞瞧着他皱眉道:“现在岂是说男女私情的时候?向兄给我的印象是一个永不肯向命
运屈服、不肯受任何羁绊的人,现在明知胜败生死难料,一旦失手所有目标理想将全化为乌
有,向兄仍要讲甚么师门欠秘族的债吗?” 
  向雨田目光灼灼的和燕飞对视片刻,平静的道:“燕兄你晓得吗?明瑶向你展示那个勾
了你魂魄的笑容时,当时我正坐在她身旁。” 
  燕飞微颤一下,呆瞪着他。 
  向雨田叹道:“当时我和明瑶坐马车往皇宫去,且吵了起来,为的正是他奶奶的欠债还
债的问题。我认为只要助她救回族长,便算还债,从此我可以回复自由之身,她却坚持我只
是还了本,尚欠她利钱。他的娘!这是多么的不合理?我气得忍不住和她吵起来,我从未试
过向她发这么大的脾气,就在此时,我们看到你站在街头,目不转睛地望着对街的一所青
楼。」 
  燕飞深吸一口气,压下因回忆当时情景而波荡的情绪,沉声道:“说下去。” 
  向雨田道:“那时我心中暗忖这个人虽打扮普通,又没有携带武器,但肯定是个不可多
得的高手,且有种非常引人的特质,是我平生未见过的。就在此时,明瑶出乎我意料之外的
掀开帘子,向你微笑,而你则被她的笑容完全打动了,像给人点了穴般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发
呆,明瑶放下帘子时,我心中还在想,又有一个傻瓜有灾难哩!” 
  燕飞心中一紧,正是那个笑容,令他陷进万俟明瑶的情劫里,其威力及得上丹劫,只是
过程却漫长多了,似若历尽生死轮回,直到他遇上纪千千,方能勉强回复过来。听到向雨田
重述当时的情况,透露他所不知的另外实情,确有欲语难言的感慨。 
  向雨田愤然道:“我明知她是故意当着我面去勾引别的男人,但我却拿她一点办法也
没,因为我有把柄落在她的手上,否则以我的性格,只要我认是对的,不管她怎么想,老子
说还清了欠债便是还清了,要走便走,谁能管我?” 燕飞拿起酒坛,为他注酒,问道:
“你有甚么把柄落在她手上?” 
  向雨田看着美酒注进杯子里,颓然道:“《道心种魔人法》分为上下两卷,上卷是如何
培育魔种,下卷则是由魔入道之法,但直争先师辞世,我才知道下卷的存在,在这之前,我
一直以为只有上卷而没有下卷。” 
  燕飞为自己的杯广斟满了酒后,放下酒坛,道:“下卷在明瑶手上吗?” 
  向雨田拿起酒杯,把雪涧香尽倾喉咙里去,把杯子重直按在桌子上,发出「砰」的一
声,目光往燕飞投去,狠狠道:“正是这样子。先师最清楚我的性格,所以临终时才告诉我
有下卷这一回事,还说下卷交了给明瑶,待我清偿了欠秘族的债后,明瑶自然会把下卷归还
给我,唉!现在你该明白我的为难处。” 
  燕飞不解的道:“她不是要你为她杀三个人吗?现在你纵能杀我,仍欠她两条人命,她
依然可以指你未偿还所有欠债。” 
  向雨田回复平静,苦笑道:“我陪明瑶一起去见慕容垂,当时在场的尚有宗政良和胡
沛,顺带说几句题外话,慕容垂确不愧胡族第一高手的称誉,不论才智武功,均有鬼神莫测
之机,所以当我见到他,便认定他必胜无异,你们和拓跋珪绝对斗他不过。但到今天我再不
敢那 肯定,因为遇上了你,你肯定是和他旗鼓相当的对手,你们若对上了,会有一番恶
战。” 
  燕飞举酒一饮而尽,点头道:“多谢向兄提点。” 
  向雨田露出回忆的神情,道:“那是明瑶第二次去见慕容垂,之前她和慕容垂已说过
话。她当着慕容垂指定要我杀你,杀高小子只是胡沛的提议,至于第二个人,则是我胡绉出
来,好吓唬你们荒人。明瑶更说明只要我杀了你,我欠她们的债便一笔勾销,下卷会物归原
主。唉!所以高彦的小命是无关重要,只要我能干掉你,明瑶再无可推托。” 
  燕飞苦笑道:“看来我的提议向兄是不会接受的了?” 
  向雨田道:“今次我来找你,是想问你一句话。” 
  燕飞讶道:“向兄想问甚么呢?” 
  向雨田道:“告诉我,慕容垂是不是晓得你就是杀死慕容文的刺客?” 
  燕飞心中一颤,终于猜到向雨田的心事,点头道:“他肯定知道。” 
  向雨田拍桌叹道:“就是这样!当明瑶指定要我杀你时,神态有点异常,那时我并不在
意,直至见到燕飞就是拓跋汉,我才有点醒悟,现在终于由你亲自证实。明瑶啊!你的心究
竟在打甚么主意呢?明知燕飞你就是你的情郎拓跋汉,竞指定要我杀他。” 
  燕飞道:「我从来不是明瑶的情郎,她只是在玩弄我的感情。” 
  向雨田沉声道:“你错了,明瑶以前的男人或许只是她的玩物,但你却异于她往日的情
郎,因为你是第一个主动离开她的男人,这对她的骄傲是至严酷的打击。打从开始,我便知
她勾引你是在玩火,既会烧伤你同时等于引火自焚,所以她逼我来杀你,因为我和你都是她
最痛恨的人,燕兄明白吗?” 
  燕飞摊靠椅背,无话可说。 
  今次轮到向雨田拿酒为他添满杯子,再为自己注满一杯,然后举杯笑道:“这一杯是为
我们的同病相怜而饮的,我和你表面上活得比任何人都要风光,事实上却是在明瑶纤掌内的
两条可怜虫,明晚子时还要打生打死的。就为我们的处境喝一杯如何?” 
  燕飞举杯和他相碰,把变成了苦涩的美酒直灌下肚。 
  丝丝细雪,从天上洒下来,小酒馆内外都静悄悄的,这酒馆位于夜窝子内,因时间尚
早,仍未开始营业,给燕飞借用来与向雨田谈话,雪涧香则是从红子春处张罗来的,新酿的
雪涧香远及不丘这般火候十足。 
  燕飞放下杯子,道:“我们真的非打不可吗?” 
  向雨田道:“明瑶太明白我了,清楚我为了另一半的《道心种魔大法》,肯做任何事。
我还可以有另一个选择吗?明晚不是燕兄死,就是我向雨田亡,这是命中注定的。” 
  燕飞道:“我们其中之一的死亡,可以今明瑶感到快意吗?” 
  向雨田道:v明瑶既指定要我杀你,早清楚后果,至于事后她会有甚么想法,是她的问
题,与我们明晚的决斗根本没有关连。” 
  燕飞凝准向雨田,一字一字的沉声道:v坦白告诉我,明瑶在你矢志求天道的心中,是
否仍占有一个席位呢?” 
  向雨田微一错愕,现出思索的神色,接着放下酒杯起身,摊手道:“我不知道,真的不
知道,或许是因我多年来一直禁止自己去想这个问题。明晚我会准时到,燕兄千万勿要手下
留情,否则死的肯定是你。为了下卷,我是会全力以赴的,希望燕兄清楚我为人行事的作
风,不要有任何误会。我当你是朋友,才会说这番话,请哩!” 
  说罢拖着沉重的脚步去了。 
  燕飞坐着发呆,直到拓跋仪坐入向雨田刚才的位置,方从回忆中清醒过来。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