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六
第 二 章 灵剑护主
  燕飞从未见过这种武功。
  对武者来说,不论刀枪剑戳,又或奇门兵器,都只是一种格斗的工具,高下之别,在乎
  使用者驾御兵器的火候和手段。
  可是眼前的向雨田,令他颇有点弄不清楚究竟是人为主,铁球为副,抑或铁球为主,人
  为副?弄不清楚谁方是被驾驭的“工具”。
  向雨田和他手上的铁球主从的界限模糊了,产生出一种互动的关系,铁球像变成有自己
  意志和思想的活物,即依从向雨田,又主宰着向雨田,有点类似他燕飞和蝶恋花的关
系。
  这理该是一个错觉,可是燕飞偏感到事实如此,由此可知向雨田这套铁球奇技是如何了
  不起。
  向雨田和铁球融浑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人影球影交织而成完美无瑕,没有任何破绽
  空隙可循的强大阵式,令人全然没法捉摸,飘忽难测的方式,忽左忽右、倏来忽往地朝
燕飞
  接近。
  燕飞搜索枯肠,一时间仍没法从“日月丽天大法”的剑招里,找到一招半式,以应付向
  雨田这肯定处于自创、别出心裁的功法。
  如果他没法立即创出新招,勉强应付,将会应验向雨田的预言,见不到明天的朝阳。
  “锵!”
  蝶恋花出鞘,正竖身前,往上旋动,直冲头顶上去。
  进阳火。
  太阴真气以蝶恋花为核心,凝集扩展,形成一个不住加强的气场。
  这招可算是“无招之招”,偷师自卫娥奇异的气劲场,又比卫娥的气场精纯洗练,因为
  是由阴中之阴的先天气劲打造,与卫娥仍杂阴中之阳的气场当然不可以同日而语。最厉
害还
  是太阴气聚而不散,除非向雨田踏入气场的范围,否则根本不晓得燕飞此招的妙用。
  天地间不论千门万类的真气,说到底仍是由阴阳二气所组成,所谓一阴一阳之为道,等
  如天气,寒暖潮湿,也不外乎水火二气相交,加上因人而异,致有千变万化。
  而火曰“炎上”,水为“润下”。此为水火的特性,燕飞蝶恋花由下而上的施发太阴真
  气,正是因为其“润下”的特性,让太阴真气一重一重的徐徐下降,把自身笼罩,形成
一个
  以他为中心的凹陷气场,布下陷阱,待向雨田上当。
  燕飞立足处的地上积雪卷旋而起,既壮观又令人有惊心动魄的感觉。
  向雨田双目闪过惊异神色,蓦地大喝一声,人随球走,迅速逼近,攻击燕飞右肩。
  刹那之间向雨田投进太阴真气气场去,铁球竟抖动起来,球和手之间出现波动的形态,
  本来不可分割的整体感觉,终于出现不应有的破绽,变得人归人,铁球归铁球,再非浑
然天
  成。
  燕飞一声长啸,化进阳火退阴符,高度集中的太阳真火贯注蝶恋花,先在他头顶回旋一
  匝,方收剑胸前,再两手握剑,朝铁球推去。
  最神妙的事发生了,整个太阴真气场被牵动诱导,化为一球气劲,随剑劲往向雨田印
  去,效果好的出乎燕飞料外。
  此招实受孙恩启发,当夜决战缥缈峰,孙恩以“黄天无极”向燕飞发动最猛的攻势,燕
  飞在败亡的边缘,悟出以太阳真水天然吸引太阳真火的特性,令孙恩的“黄天无极”偏
移,
  破了孙恩的终极绝招。
  今次他先使出从卫娥偷学过来的气场,然后再利用至阳吸引至阴的特性,带动整个气场
  迎击向雨田,便如向雨田的“人球混一”,都是史无先例的奇招。
  “当!”
  燕飞全身遽震,五脏六腑像翻转过来似的,断线风筝般往后抛飞。至此方知向雨田的铁
  球,非只是一击之威那般简单,而是注入了多重气劲等于数个向雨田联手合击,如不是
凹陷
  的气劲场先挫其锋锐,只此一击,足可要了他的小命。
  “蓬!”
  轮到化整个气场为一球的太阴气劲,撞上向雨田仍是气势如虹的铁球。
  向雨田的情况并不比燕飞好上多少,惨哼一声,连人带球硬被震退,直退回天穴边缘,
  每退一步都在雪地上留下深达尺许的足印。
  燕飞终于停定,心叫好险,蝶恋花遥指距离拉至十多丈远的对手。
  若稍有差池,此刻已分出胜负,向雨田魔功的厉害,确在他想象之外。
  向雨田又向他走回来,神态轻松的把铁球搭挂肩膀上,垂吊身后,摇头笑道:“燕兄果
  是名不虚传,教我大感意外,连续两次封挡我的必杀技,令我只好改变战略,再不和你
比拼
  招数,而是和你比拼速度和反应,在这方面,我师尊曾说过,我该是天下第一的。”
  燕飞心中一震,向雨田在受了他一记“日移月动”后,竟仍然丝毫无损?同一时间他更
  掌握到对手的真正意图。
  向雨田并非如他所说的比拼速度、反应,而是要和燕飞比拼精神力,也是燕飞阳神受损
  后最弱的一环;最致命的破绽。
  向雨田故意装作轻松悠闲的朝燕飞走过来,正是要向燕飞逐渐提升精神上的压力,攫取
  燕飞的心神,从精神的层面上摧毁燕飞的防御、斗志和能力。
  一般的高手当然没有此本领,但是具魔种的向雨田,正拥有这种类似金丹秘不可测的超
  凡神力。
  早在向雨田起步之初,燕飞已感心神被制,幻觉丛生,不但没法把握向雨田逼来的速
  度,且还生出向雨田逐渐远去,于是是截然相反的错觉,而向雨田的话声却灌满耳鼓,
震荡
  着他每一道经脉,令他有立足不稳,没法提劲的骇人体验。
  燕飞便像陷身一个噩梦里,浑身乏力,且首次拥起失败绝望的情绪。
  若他不能在向雨田发动攻击前回复过来,明年今日此时将是他的忌辰。
  他定要“醒转”过来,好应付向雨田这挟强大精神力的一击。
  燕飞心中一动,想到了能“醒转”过来的一个可行的办法。
  剑回鞘内。
  只有蝶恋花还鞘的清音,方可以把他散失的精神重新凝聚起来,化解向雨田魔种的精神
  大法。
  “锵!”
  “锵!”
  逼近至五丈外的向雨田全身一震,愕然止步。
  怎会是两下清声而非是应有的一下鸣音?
  连燕飞也感意外。
  就在蝶恋花完全插入剑鞘前的刹那,燕飞的精神倏地扩展,直延伸往无限的远处,恰好
  感应到来自远方纪千千彷如杜鹃啼血的悲怆呼唤,就在这一刹那,燕飞与纪千千的心灵
紧密
  地结合在一起,但只有眨眼的工夫,然后两人的心灵倏地分离。
  虽只是电光石火的瞬间,但这对苦恋的男女已完全了解对方的情况,传递了心曲。
  于精神扩展的一刻,燕飞便像震断了向雨田加诸身上的所有精神力的绳缚,挣脱了向雨
  田精神上的克制,回复自由之身。
  燕飞的阳神复元了,就在此要命的时刻,究竟阳神的复苏是由纪千千的呼唤引发,还是
  在形式紧逼的生死关头重振威风?燕飞真的弄不清楚。
  燕飞完全回复过来,心灵晶莹剔透,无有遗漏,幻觉消敛无踪,且因成功向纪千千报了
  平安,心情大佳,含笑看着眼前可怕的劲敌。
  向雨田一脸惊异神色,在五丈外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神色凝重地道:“燕飞你是否一直
  在装葱?”
  燕飞明白向雨田的感受,现在的自己与阳神重新契合,再不像先前般能被向雨田控制和
  掌握,等于另一个人,当然教向雨田惊异莫名,以为他一直在弄虚作假。
  燕飞自然不会说破,全身气脉舒畅轻松,失而复得的动人感觉,令每一个毛孔都在欢呼
  咏唱,微笑道:“向兄不是要比拼速度和反应吗?为何半途而止呢?”
  向雨田忽然道:“燕兄不要再耍我了。告诉我,为何你的蝶恋花竟可自行发出鸣叫?”
  燕飞欣然道:“向兄的耳力教人惊异,竟可以听出蝶恋花是在触鞘前发出鸣声。哈!这
  该是一个秘密,向兄若想知道,好该用一个够分量的秘密来交换。”
  向雨田哑然笑道:“燕兄倒懂得斤斤计较,好吧!让我告诉你,我这链子铁球的故事。
  这个铁球是我亲自动手铸炼打造,本身虽非凡铁,但其真正用处却在于藏物,又可作武
器,
  一举两得,我名之为‘铁舍利’,这个秘密够分量吗?”
  燕飞皱眉道:“铁壳内藏的是什么神妙的东西呢?为何竟以舍利为名?”
  向雨田苦笑道:“你好像比我更爱寻根究底,这个秘密焕秘密的交易暂时告吹哩!待我
  回去好好想想是否划算,再来找你如何?”
  燕飞讶道:“向兄肯不动手当然最理想。”
  向雨田叹道:“我只是暂时休战,号找个地方整理脑子内乱成一团的东西。我们的一战
  是在所难免。这样如何?今天子时已过,就再接着来的第二个子时初,我与你在边荒集
古钟
  楼上的观远台决一生死。”
  燕飞淡淡道:“向兄想清楚点吧!人若死了,就什么都没有,向兄的远大理想亦会随之
  云散烟消。”
  向雨田哈哈笑道:“燕飞你务要唬我,你有什么斤两,我大致上已摸通模透,只不过因
  想不通你的蝶恋花为何可以自行鸣叫,挫了锐气,方肯暂且休战,非代表我怕了你。”
  燕飞语重心长地道:“正是此事,恰是向兄败亡的因由,还请向兄三思。”
  向雨田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大笑去了。
  燕飞盘坐天穴之旁,思索武学上的问题。
  他必须想出一套全新的“日月丽天大法”,以应付现时的局面。
  他的阳神真确的完全复元过来,他感觉得到。今次的阳神受损,对他是得多于失。以前
  他对阳神总是迷迷糊糊,因为阳神是无形无影,捉不着摸不到。可是在阳神受损的一段
日子
  里,他清楚感到阳神有与无的分别,且是截然有异的分别。那完全是一种精神上的感
觉,也
  影响着他的情绪。
  好像现在他阳神复元了,所有扰人的情绪立即不翼而飞,整个人充满生机和斗志,精神
  的境界更是圆满无瑕,一切自具自足。
  全赖安玉晴至阴之气的恩赐,启动了阳神的生机,一切出乎天然,不由人的意志和期望
  操控。
  另一得益是他被逼在没有阳神的“支援”下,纯以太阳太阴二气,融入“日月丽天大
  法”内,创出奇招,使他更有信心可在杀伤力奇重的“仙门剑诀”外,创造出新的“日
月丽
  天大法”,让他更可随心所欲,而不须动辄以“小三合”来和敌人分出生死。
  现在他已有两招在手,就是“仙踪乍现”和“日移月动”,都是利用阳火阴水的特性,
  能人之所不能。
  而阳火阴水即可互利互补,也可以独立施用。
  纯阳之招又如何?
  纯阴之招又如何?
  阳主进,阴主退!以阳火作攻,阴水主守,岂非是天衣无缝,仿佛天成的进击和防守招
  数吗?
  像燕飞这般的高手,只要在脑海中思量,便知招式是否可应用在现实里,一出手便是无
  可挑剔的绝招,便如写书的大师,只要是想得到的物状画像,均可气韵生动地描绘出
来,低
  手当然另当别论。
  燕飞又记起谢安赠他的《参同契》,书中对阴阳之道有淋漓尽致的论述,虽非直接与武
  学有关,但燕飞的武学却从中得益甚大,如果能把其中理论融汇于“日月丽天大法”之
内,
  岂非更是如鱼得水?
  忽然间,燕飞颇有一理通百理明的痛快感觉。
  燕飞同时叹了一口气,心中苦笑。
  他的武功可说是被逼出来的,自刺杀慕容文后,他躲往边荒集隐姓埋名,终日沉迷于杯
  中之物,不思上进,可是自吞下丹劫后,他的生命便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但要挣扎
求
  存,还要不住突破,现实的情况根本不容他偷闲躲懒。
  今夜他如此积极的力图把阳火真水融入剑法内,故是受向雨田的激发,更主要的目标是
  万俟明瑶。
  他是没可能很下心肠以“仙门剑诀”去伤害明瑶,唯一的方法便是完全掌握阳火阴水的
  特性,把“日月丽天大法”重新创造改良。如此对上她时,方有法可想,有法可施。
  他也不愿和向雨田分出生死,但只要能令他认败服输,便可以和气收场,至少这个可能
  性是存在的,只要有可能,他会努力一试。
  燕飞的思路又回到剑招上,阴极阳盛、阳极阴生,用之于剑招上又如何?
  倏忽之间,整套全新的“日月丽天大法”跃然成形于他的脑海之内,那种感觉是难以形
  容的,他从未想过可以在离黎明不到一个时辰的短暂时光内,构思出一套全新的剑法,
而这
  套剑法则建基于原来的“日月丽天大法”之上。
  无数的招式,闪过脑海。
  其中最终极的招数,当然是“日月丽天”,那就是同时同步施展“太阳无极”和“太阴
  无极”,令“大三合”发生,粉碎虚空,开启可容多人穿越的“仙门”。
  想到这里,燕飞晓得尚需突破一道难关,就是如何同时施展阳火和阴水,如能解决这个
  难题,即使再遇上孙恩,他将大增胜算。
  燕飞一跃而起,拍拍背上的蝶恋花,便像和最亲密的朋友和伙伴打个招呼,对他这宝贝
  剑,他已生出了血肉相连的深厚感情,没有她,燕飞肯定不能傲立于此,呼吸着雪野新
鲜的
  空气。
  说到底,他还要多些向雨田,若不是向雨田,他大有可能错过了纪千千绝望里的呼唤,
  如纪千千因此误会他死了,殉情自杀,将铸成千古恨事。
  就为了这个原因,他已不能下手毁掉向雨田。
  燕飞一声长啸,朝边荒集飞奔回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