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五
第十三章 命中注定
  向雨田目光投往天穴,久久不能言语,然后艰难的道:“竟然是真的,这就是破碎虚
空?” 
  燕飞明白他的感受。 
  此刻的向雨田是又喜又惊,既兴奋又失落,处于极端矛盾的情绪里。令他喜的是“破碎
虚空”是真的,惊是因被“破碎虚空”的威力吓倒了,眼前的天穴是完全绝对地超出人类的
能力,就像-个要攀上顶的人,攀至筋疲力尽之时,发现真正的顶耸峙上方,在没法攀
登的高处。 
  向雨田脸上血色尽褪,朝燕飞瞧去。 
  不用他出言相询,燕飞也知道他想问甚么,道:“有关三佩的传说,记载于《太平洞极
经》之内,说及三佩的秘密,不但指出三佩合一会打开仙 
  门,现出通往洞天福地的入口,还叙录了寻找三佩的方法,孙恩的师傅遂把《太平洞极
经》毁掉,然后依法寻得三佩,可是穷其一生之力,仍没法令三佩合一,致三佩于他辞世
后,成为女儿和众徒弟争夺的宝贝。向兄还认为三佩是道门骗人的玩意吗?“ 
  向雨田沉声问道:“大爆炸发生时,你和孙恩在哪里呢?” 
  燕飞答道:“我们就在现时天穴核心处的附近,爆炸把我们送往天穴之外,同受重
创。” 
  向雨田呼出一口气,忽然回复了常态,叹道:“好小子!差点给你骗了。” 
  燕飞心中剧震,不但明白了向雨田为何忽然认为他在说谎,更掌握到自己忽略了其中一
个至重要的关键,现在被向雨田提醒了。 
  燕飞按下内心的兴奋,道:“三佩合一后,天地陷进无边无际的绝对黑暗里,偏是你可
以清楚看到合壁的诡异情况,两股光芒万象的能量在交缠互动,然后倏地收缩至一点,就在
这一刻,我感应到这一点存在着一个可容一人穿越的空门,而在这道仙门的另一边,存在另
一个没有止境、奇异莫名的空间,就在我正犹豫该否通过仙门,去看看那边究竟是洞天福地
还是修罗地狱之时,大爆炸发生了,当我回复神智,便是向兄现在见到的景况。向兄仍在怀
疑我骗你吗?” 
  向雨田虎躯轻颤,发起呆来。好一会后才道:“孙恩错失良机,他不是一直在找寻破空
而去的机会吗?” 
  燕飞心中惊叹,他虽不住在解答向雨田的疑问,但也同时得益,被这聪明的家伙不住启
发,令他能更进一步掌握“破碎虚空”的秘密。道:“这个问题最好由孙恩来回答,在我来
说,当时我有动弹不得的感觉,或许是因我过度震骇,又或三佩合一产生出某种克制着我的
力量,现在我回想起来,仍难分辨清楚。” 
  向雨田皱眉苦思,又问道:“这么惊人的大爆炸,燕兄和孙恩怎可能存活下来呢?” 
  燕飞一直隐瞒着关于尼惠晖当时亦在场的事,为的是不愿埋香穴中的她被打扰。以向雨
田的性格,如晓得她葬身之处,说不定会把她挖出来,以证实爆炸的情况。燕飞透露的事,
把向雨田的心神全吸引了,再没有兴趣去理其它事。 
  燕飞道:“这牵涉到我和孙恩的功法,勉强可以这般说,就是三佩合一的力量,与我们
有相克之处,亦有相生的地方,非尽是破坏和毁灭性的力量。对天穴的来龙去脉,我可以说
的便是这 多,至于是否事实,由向兄自己作出判断吧!” 
  向雨田苦笑道:“这岂是可以胡诌得来的?何况我把《道心种魔大法》翻看到可以背出
来。换了小弟是燕兄,大概也可以活下来,因为我己结下魔种,不过仍要错失千载一时的良
机,因为我的魔种尚未成气候。唉!从我自身的体会,可知燕兄和孙恩该已结下道家传说中
的内丹,与我的魔种异曲同功。” 
  燕飞心里翻起巨浪,心忖如果不是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休想向雨田会泄露魔种的秘
密,这代表“破碎虚空”是可透过不同的功法达致,此情况对他有很大的启示。 
  向雨田叹道:“既是如此,你和孙恩还有甚么好打的?” 
  燕飞点头道:“的确没有甚么好打的,但既然仍斗个不休,为的当然也是‘破碎虚
空’,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向兄是否仍坚持要杀我呢?” 
  向雨田探手后方,握着剑柄,缓缓道:“燕兄肯说出天穴的秘密,是一番好意,令我非
常感激。唉!燕兄可知你想我放弃干戈的一番忠言,却是适得其反,令我更想回复自由,放
手去做自己的事。只有杀了你,我才可以无牵无挂,再不用背负师门欠秘族的债,我和你的
决战是注定了的,燕兄勿要怪我,要怪便怪老天爷吧!” 
  向雨田腾身而起。 
  崔宏和长孙道生从睡梦中被唤醒,奉召去见拓跋圭。 
  拓跋圭神情肃穆的坐在大堂的一角,着两人左右坐下后,淡淡道:“我明天要大举搜捕
秘人。” 
  两人均感愕然,早前拓跋圭方准备以静制动,不会因秘人的挑衅而劳师动众,现在又忽
然改变主意,且急切至等不及天明,令人大感疑惑。 
  两人知他脾性,一时都不敢说话。 
  拓跋圭忽然笑起来,开怀的道:“你们定是以为我疯了。” 
  自秘人连番施袭后,他们已很久没有见过拓跋圭如斯开心的模样,两人你眼望我眼,不
知发生了甚么事。 
  拓跋圭轻松的道:“我刚见过由拓跋仪从边荒集遣来传口信的信使,得到了非常重要的
消息。” 
  崔宏和长孙道生听得精神大振,晓得此消息当是非同小可,否则以拓跋圭的沉着冷静,
是不会立即急召他们来见。同时隐隐感到他并不是真的要大举搜索秘人,因为那是不会有成
效的。 
  拓跋圭沉吟起来。 
  两人更觉奇怪,甚么消息令拓跋圭要在心中思量后方可以道出来呢? 
  拓跋圭道:“现在我说出来的话,只限于你们和张衮知道,其它人都要瞒着。” 
  两人点头答应,心中更疑惑了。 
  拓跋圭道:“边荒传来的口信,令我掌握了慕容垂的全盘战略大计,首先他派人封锁北
颖口,截断我们和边荒集的联系,然后再集中力量打击我们。哼!慕容垂的手段确是了不
起,只没有想过我可以掌握他最机密的事。他的败亡已注定了。” 
  两人听得一头雾水。 
  事实上也难怪他们,现在拓跋族的情报网已因秘人的骚扰破坏,陷于半瘫痪的状态,等
于失去耳目之灵。边荒集显然处于更不堪的境地,为何偏是边荒集传来可令拓跋圭掌握慕容
垂作战机密的情报呢?两人自是百思不得其解。 
  拓跋圭道:“北颖口的事,由荒人自己去解决,我深信荒人有这个本领,你们数天内会
收到捷报。” 
  长孙道生愕然道:“我们?族主要到哪里去?” 
  拓跋圭欣然道:“我们逐一来说,先说慕容垂的手段。慕容垂今次是把主力放在我们身
上,一方面指使秘人来牵制我们,乘机重整阵脚,休养生息,等待明年春天的来临;另一方
面则煽动赫连勃勃,利用统万接近盛乐的方便,突袭仍在重建中的盛乐,把我们的根本摧
毁,孤立陷身长城内的我们。如他的奸谋得逞,我们将只余待宰的份儿。” 
  崔和长孙道生同时色变,更感错愕。 
  崔宏忍不住问道:“慕容垂煽动赫连勃勃一事该是极端秘密的事,两方均会尽力保密,
因为泄漏出来便不灵光,消息更不可能传至道路已被燕人和风雪阻隔的边荒集,其中会否有
诈呢?” 
  长孙道生点头认同。 
  拓跋圭现出一丝令人高深莫测的笑容,道:“此消息千真万确,你们不用有丝毫怀疑,
最精彩处是慕容垂和赫连勃勃绝不晓得我们得悉此事,所以赫连勃勃的突袭会变成送死,我
还会设法令赫连勃勃以为慕容垂设计害他,慕容垂和赫连勃勃永远没法再合作。哈!确是精
彩。” 
  崔宏和长孙道生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拓跋圭见状,微笑道:“你们要绝对地信任我的判断和决定。明天我们装作大举搜捕秘
人,逼他们收敛,然后我会亲率二千精锐潜返盛乐,只要能瞒过秘人,胜利将在我手心之
内。” 
  崔宏欲言又止。 
  拓跋圭从容道:“很快你们会知道我的决定是对的,赫连勃勃由我去处理,你们只须守
稳乎城和雁门,静待燕飞来临,有燕飞出手,秘人的问题将迎刃而解,余下的便是我们和慕
容垂天下谁属的决战了。对我的决定,你们不可有丝毫怀疑,否则只会误事。明白吗?” 
  他说的话透出强大无比的自信,更有一往无前的斗志和决心,具强大的感染力。 
  崔宏和长孙道生轰然应诺。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