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五
第十二章 误会了他
  凯旋而回的边荒劲旅,从北门入集,正在夜窝子胡天胡帝的荒人蜂拥而出,万人空巷,
挤在北门大道两旁,欢迎为边荒集而战的英雄们,为他们赢得漂亮辉煌的一战欢呼喝采,一
时烟花不住的送上天上,爆开一朵又一朵的彩芒,鞭炮声响个不绝。 
  荣归的战士四个一排,在主帅慕容战和一众领袖的带领下,昂然策马入集,两边的战士
均手持高燃的火炬,使二千人组成的部队,变成一条见首不见尾的火龙,益添挟胜而还的气
势和声威。 
  古钟楼的圣钟被敲得震天价响,一下紧接一下,每一下钟响都敲进荒人的心坎里,令人
人血液沸腾,不能自己。 
  北颖口的敌堡箭楼已被夷为平地,经众荒人领袖商议后,均认为不宜派人留守,因为经
此一役后,仍敢来太岁头上动土者,只是自寻死路的蠢蛋,何况已进入冬季,风雪肆虐下,
要再建造具备规模和防御力的堡寨将困难倍增,荒人有了今次的经验后,自可从容应付。 
  慕容战和拓跋仪并骑而行,领头带着部队接受群众的欢迎,喊叫声潮水般起伏着,荒人
的情绪陷于半疯狂的亢奋状态,感染了回来的战士,欢迎的和被欢迎的互相以夜窝族的和应
方式尖声怪叫,更把激烈的气氛推上高潮。 
  慕容战向身旁的拓跋仪笑道:“这就是战胜的动人滋味。” 
  拓跋仪一边向夹道欢呼的群众挥手致意,答道:“今次虽是一场小战,规模远及不上两
次反攻边荒集之战,却是意义重大,便像把紧扼咽喉的敌手斩断,令我们回复自由呼吸生存
的活力。” 
  慕容战策马而行,领着部队缓缓注入夜窝子,古钟广场出现前方,傲立广场核心处的钟
楼仍不住传来祝贺的钟音。 
  广场的欢迎阵势更不得了,以万计的人群拥往广场去,只留下仅容部队通过的空隙,让
部队朝圣似的朝古钟楼推进,其它每一寸地方都挤满了激动欢呼的人,连青楼的姑娘也赶来
加进欢迎的人潮去,其盛况可想而知。 
  留守边荒集的呼雷方、程苍古和费二撇等议会成员,则众在观远台上,代表边荒集恭贺
部队的归来。 
  钟声倏止,但余音仍萦绕在每一个人的耳际,好像钟音并没有停下来,还是一下一下的
敲着。 
  部队抵达钟楼之前。 
  整个广场静了下来,只余火炬烧得猎猎作响的声音。 
  部队战士齐声吆暍,登时又惹起震天喝采声,波浪般在广场来回激荡。 
  程苍古在观远台上高举双手,众人立即乖乖的肃静起来。 
  慕容战向着观远台大喝道:“我们幸不辱命,已把燕人在北颖口的布置夷为平地,斩杀
其主帅,把燕人逐出边荒。” 
  他的话再引起可令人耳聋的叫好和嘶喊。 
  程苍古仰天长笑,连叫了三声“好”,然后道:“我代表边荒集向战士们致以最崇高的
敬意,只要我们保持团结,人人为边荒集尽心尽力,最后的胜利将属于我们,千千小姐和诗
诗终有一天会回来。” 
  今次没有人能再克制激动的情绪,欢呼、烟花和鞭炮声把一切淹没。 
  祝捷的狂欢会展开了。 
  燕飞淡淡道:“向兄可有想象过眼前所见到的情景吗?” 
  他已决定要告诉向雨田关于大三合的事,非因向雨田拿《道心种魔大法》的秘密来与他
交换,也不是因向雨田比起其它人更能接受此等异事,而是他对向雨田生出相惜之意。 
  一旦动了手,就要比谁的剑快;谁的剑更锋利;谁更无情。 
  向雨田不论其秘族的出身、墨夷明弟子的身分、其修练的魔功,都有种令人无法揣摩、
诡异难明的感觉。加上其独特的性格,超乎常人的才智,可谓正邪难分。现在能打动他的,
只有天地和生命之秘。或许他晓得“真实”的情况后,会如燕飞般感到人世间的斗争仇杀,
是没有丝毫意义的。 
  事实上关于追求人生的目标,这点向雨田颇为接近孙恩,唯一差别在孙恩已亲眼目睹大
三合的发生,不像孙恩的师尊和尼惠晖的爹般,一直到瞑目之日仍只能疑幻疑真,含恨而
逝。 
  向雨田现出错愕的神色,见燕飞目光投往天穴,醒悟过来,一震道:“燕兄是指这个大
坑穴?这不是由一块从天降下的庞大火石撞击而成的吗?说书是这般说的。唉!我被你弄胡
涂了。” 
  燕飞首次感到向雨田战意减弱,两人虽隔着天穴,但向雨田的精神一直锁紧着他,只要
他稍现破绽,向雨田的剑肯定会越穴攻至。 
  燕飞在采取守势,而向雨田则保持主动出击的姿态。 
  燕飞报以微笑。 
  向雨田苦笑道:“不要告诉我,这大坑穴是人力弄出来的,我绝不肯相信。” 
  燕飞从容道:“向兄猜中了一半,天穴并不是纯由人力弄出来,却是由人而起。” 
  向雨田双目神光闪闪,隔穴盯着燕飞,沉声道:“燕兄想说甚么呢?这个大穴与你和孙
恩的决战有何关系?” 
  燕飞轻松的道:“没有这个天穴,我和孙恩之战将会是直至一方败亡方会罢休,但正因
此天穴,战果方会变得如此离奇,令向兄百思不得其解。” 
  向雨田叹道:“燕兄不要卖关子了,小弟好奇得要命,爽快点把事实说出来好吗?大家
总算朋友一场,当我在恳求你吧!” 
  燕飞哑然笑道:“向兄的好奇心很大。好吧!你听过大三合吗?” 
  向雨田一呆道:“大三合?我还是首次听到这个辞语,似乎属风水地学方面的用辞。” 
  燕飞道:“大三合你未听过,天、地、心三佩又如何?” 
  向雨田敛去丰富的表情,睑容立即变得充满冷酷的意味,缓缓道:“燕兄勿要愚弄我,
天、地、心三佩我当然听过,那不过是道门中人骗人的玩意,你是否想告诉我,天、地、心
三佩合璧后会出现大二合呢?” 
  燕飞油然道:“天、地、心三佩并非骗人的玩意,阁下眼前的天穴便是证物。” 
  向雨田凝视燕飞,一双虎目神光烁烁,然后目光投往天穴,再摇摇头,叹道:“如果不
是由你燕飞口中说出来,打死我也不会相信。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燕兄可否仔细点说
出来?” 
  燕飞道:“我不想再提细节,总言之在机缘巧合下,我和孙恩在争夺天、地、心三佩之
际,误打误撞地破解了道门千古不解之谜,令从没有人能使其合而为一的三佩归一合壁,出
现了大三合的异事。” 
  向雨田抬起头来,双眼眨也不眨地凝望燕飞,道:“那传说中的洞天福地是否出现
了?” 
  燕飞道:“我不知道。” 
  向雨田失声道:“甚么?” 
  燕飞沉声道:“我真的不知道,孙恩也不知道,只晓得虚空被炸开了一个仅能容一人通
过的缺口,向兄身前的天穴,便是爆炸的遗迹。” 
  向雨田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燕飞敢肯定这有天纵之资的年轻高手,毕生未试过如此震
撼,此刻的他该是头皮发麻,心中一片空白,以致一向能言善辩的他亦要哑口无言。 
  “咯!咯!咯!” 
  郝长亨举手敲门。 
  尹清雅的声音传出来道:“是郝大哥吗?进来吧!” 
  郝长亨呆了一呆,推门进入小厅,尹清雅神采奕奕的坐在一角,正拿梳子梳理披肩的秀
发,嘴角含笑,一派悠然自得的姿态。 
  郝长亨来到与她隔了一张几子的太师椅坐下,嗅到她浴后芳香的气息,心中涌起兄长对
妹子般爱怜的感觉,笑道:“你怎知是我?” 
  尹清雅哂道:“猜也猜到哩!师傅要你来做探子嘛!好探清楚我的情况。清雅有说错
吗?” 
  郝长亨有点尴尬的道:“说对了一半吧!我不可以关心你吗?一又岔开道:”为何把伺
候你的珠儿、芳儿全赶了出去,你不用人伺候吗?“ 
  尹清雅漫不经意的道:“我要独自想点东西嘛!回到家真好,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放
心吧!短期内我是不会离开的,你可以向你的帮主交代了。” 
  郝长亨失声道:“那长期又如何?” 
  尹清雅若无其事的道:“未来的事,谁算得准?人家肯乖上一段日子,算很懂事哩!” 
  郝长亨拿她没办法,改变策略,道:“帮主和我都认为清雅言之成理,荒人最特别的地
方,是大家都在公平竞争下,各凭实力比拼挣得个人的身份位置。像我便不同,是因帮主看
得起我,而他之所以看得起我,可能只因他欣赏我某一方面的才干,故而提拔我,情况确有
不同。” 
  尹清雅放下梳子,平静的道:“郝大哥真的这么想吗?” 
  郝长亨为之愕然。 
  尹清雅叹道:“郝大哥这么说,是为了要与我同声同气,大家好说话。看大哥的表情,
便知大哥是随口说说,并不认真。说实话吧!谁肯承认自己名实不符?但荒人却没有这方面
的问题,高彦叮以成为首席风媒,是靠他的本领赚回来的,绝没有人怀疑,这是我今次到边
荒集最深刻的感受,虽然明知说出来只是逆耳之言,但却不能不说,因为我担心师傅,也担
心郝大哥。问吧!你们是否想问我是不是爱上高小子?是不是非他不嫁?” 
  郝长亨仍是呆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尹清雅“噗哧”娇笑,道:“对不起!人家不是故意令郝大哥难堪的,只是这番话一直
憋在心内,憋得很辛苦,说出来后痛快多了。” 
  又道:“这两天该有荒人大破燕军的消息传来,你们便知我不是长他们荒人的志气。” 
  郝长亨长长吁出一口气,惊喜万分的叹道:“清雅真的开始懂事了。” 
  尹清雅嗤之以鼻道:“人家甚么时候都懂事,只不过不说出来吧!因为说出来也没有人
当作一回事。师傅很重视你的意见,你劝劝他吧!边荒集的确气数未尽,强如慕容垂每次去
惹荒人都锻羽而归。何况荒人又没来惹我们,我们犯不着去惹他们。” 
  郝长亨苦笑道:“不关重要的事帮主或许肯听我说,但牵涉到争霸天下的大事,帮主自
有主张,哪轮得到我多言?” 
  尹清雅嗔道:“郝大哥!” 
  郝长亨投降道:“我试试看吧!咦!我有个更好的办法。” 
  尹清雅好奇的瞪大美目。 
  郝长亨道:“由你去向帮主说,效果会比我去向他说更好。” 
  尹清雅怀疑的道:“真的吗?” 
  郝长亨笑道:“如你肯向帮主说心事话儿,帮主是求之不得,且会有最大的耐性。是
哩!你和高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怎会肯让你回来的?” 
  尹清雅露出甜甜的笑容,道:“我和高彦?教人怎么说呢?这小子确是不折不扣的混
蛋、蠢蛋,唔——还有是坏蛋。” 
  郝长亨失声道:“坏蛋?” 
  尹清雅嗔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郝长亨摊手无言。 
  尹清雅现出沉醉的神色,悠然神往的道:“我被边荒迷倒哩!” 
  郝长亨未及反应,尹清雅叽叽呱呱兴奋的道:“到边荒后,时间飞快的过去,每一刻都
有不同的变化,既步步惊心,又刺激好玩,高彦那小于的新玩意层出不穷,把燕人玩弄于股
掌之上。向雨田那家伙也相当不错,算他哩!” 
  一时间,郝长亨亦乏言以对,他身负的重任,是要摸清楚尹清雅和高彦的关系,好让聂
天还决定应付的策略,但他却给尹清雅弄胡涂了。 
  尹清雅奇道:“郝大哥为何不说话?” 
  郝长亨把心一横,硬着头皮道:“你究竟和高彦有没有……嘿……有没有……” 
  尹清雅两边五颊各飞起一朵红晕,今她更是娇艳欲滴,嘟起嘴儿道:“郝大哥不是好
人,竞问人家这种问题?” 
  郝长亨苦笑道:“是或不是,清雅只须答我-句,然后我可以向帮主交差,清雅也可以
继续一个人回味边荒游的滋味了。” 
  尹清雅气鼓鼓的道:“是又如何呢?” 
  郝长亨默然片刻,忽然像豁了出去的断然道:“清雅该清楚你的郝大哥是站在你这一边
的,郝大哥当然希望清雅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又叹道:“但帮主有帮主的想法,尤其他正与桓玄结成联盟,这方面不能不避忌。你也
该清楚帮主的脾性,没有人可以改变他的想法。唉!我不是没有为你们说过好话,只是帮主
完全没有动摇。” 
  尹清雅喜孜孜的道:“知道郝大哥对清雅这么好便成,其它的再不重要。” 
  郝长亨讶然往她瞧去,尹清雅的反应确实出乎他意料外,她说的话,令他心中充满暖
意,这一刻,他愿意为尹清雅的未来幸福作任何事,虽然他仍没法逼自己去喜欢高彦。 
  尹清雅喜不自胜的道:“你去告诉师傅,雅儿是清清白白的,我本来并不打算解释这般
羞人的事,但却不愿师傅误会高彦,他绝不是师傅想象中的那种人。他……嘿!他这人挺规
矩的,对雅儿还很尊重,不敢……不敢有任何逾越,所以雅儿……雅儿……不说哩!郝大哥
明白便成,就是这样子。” 
  郝长亨发觉高彦在他心中的形象立时大有改善,皆因与他先前的想法截然相反,不由得
对高彦大大改观。 
  他开始有点欣赏高彦了。 
  尹清雅忽然连耳根都红起来,害羞的垂首道:“那小子还说,如果得不到师傅的允许,
他……他……噢!我记不起他怎么说哩!” 
  郝长亨大奇道:“那小子竟会重视帮主的意向,真是天下奇闻。” 
  尹清雅又羞又嗔的道:“真的是这样子,我亲耳听他说的。” 
  若到此刻仍不明白尹清雅对高彦的心意,郝长亨便是大蠢蛋,更不配为两湖帮的第二号
人物。 
  郝长亨问道:“那清雅又如何呢?” 
  尹清雅以微细的声音道:“郝大哥你就告诉师傅,一天他不点头,雅儿也会陪在他身
边,孝顺他伺候他。快去!人家要睡觉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