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五
第九章 抽丝剥茧
  刘裕回到基地时,夜空乌云低压,狂风呼号,眼看将有一场大雨。过去两天的天气颇不
稳定,不时F场大雨小雨,却为他的探子任务提供了掩护。 
  过去的两天,他和屠奉二、宋悲风各率三个兄弟,每组四个人,以屠奉三遇袭的海湾作
起点,分二路由近而远的搜索天师军的藏兵基地,不住扩大搜索的范围,结果却是一无所
得,今刘裕大感失望。 
  难道他们猜错了? 
  屠奉三和宋悲风依约定和他差不多同一时间回到基地。 
  这个位于盐城之柬的基地,本身是个荒弃了的渔村,有十多间土石筑成的小屋,处于一
道河旁,接连大海。奇兵号泊在河湾处,由这里驶往盐城,半天可达。 
  三人聚在其中一间小屋交换情况。 
  屠奉三苦笑道:“我本以为搜寻徐道覆的藏兵基地是手到擒来的事,因为按道理,他们
的基地必是在水陆交通方便之地,离吴郡、嘉兴、海盐三城应不会过远。岂知走遍沿海区
域,仍没有发现敌踪。” 
  宋悲风道:“我专搜索通往此三城的河道,也像奉三般以为可轻易找到天师军藏身之
所,可惜亦是徒劳无功。” 
  刘裕凝望闪跳不停的烛火,沉吟道:“徐道覆熟悉这个区域的环境,而能否瞒过远征军
的探了,正是此仗成败的关键,在如此情况下,他的藏军之地肯定是巧妙安排、精心筹划,
考虑及所有破绽,非是我们可轻易识破的。” 
  屠奉三点头道:“我也有同样的想法。照我的猜测,陆上的作战部队和海上舰队该是分
开处理,反攻时方会师出击。” 
  宋悲风点头道:“合理!要把一支庞大数量的舰艇船队藏起来,即使是长江和大河那样
的河道,仍是非常困难。另一个可能性是把舰队藏在太湖内,但始终须离开太湖,当舰队进
入河道,既容易被察觉,更易被伏击,是智者所不为。最理想莫如把舰队留在大海上,像我
们这般把长蛇岛当作海上的隐蔽基地。” 
  屠奉三欣然道:“对!正因我乘的那条船是从海路潜来,方会被天师军藏在海上的舰队
发觉,故能偷袭我们杀个措手不及。” 
  宋悲风大喜道:“你记得曾经过哪些岛屿吗?” 
  屠奉三苦笑道:“大海茫茫,远远近近岛屿无数,根本无法分辨。何况知道天师军主力
舰队藏身之处又如何呢?凭我们的实力,去惹他们等于以卵击石。” 
  刘裕冷静的以目光扫视两人,最后落在屠奉三身上,问道:“当时攻击奉三的天师军战
船,是哪类的战船?战力如何?” 
  屠奉三答道:“攻击我们的有五艘战船,均属轻巧型的海船,两艘是头低尾高、前大后
小的海鹊船,左右置浮板,长只五丈,颇易辨认。其余三艘是开浪船,船头尖突,长约七丈
多。以其操控者的功力和船上的装备评之,均是第一流的战船。” 
  刘裕点头道:“这证实了我的想法。天师军虽号称兵力达三十万之众,战船逾千艘,但
其中大部分士兵均只是装备不齐的乱民,战船更不乏由普通渔舟加以改良而成。从当日天师
军攻打边荒集的兵力看,天师军堪称精锐者不会超过十万之众,这还包括从边荒撤退后军力
上的扩充。至于战船,粗略的估计,能见得人的有二、三百艘已相当不容易了。” 
  宋悲风道:“我明白小裕的意思,今次徐道覆先纵后擒的反攻战略,成败的关键首要是
保密,方能收奇兵之效。所以入选的战士,必须是天师军核心的精锐,且在忠诚方面没有问
题,不会泄漏机密。战船则是一流的战船,如果是使用由普通渔舟滥竽充数的劣等船,只会
影响机动性和战力,反成为尾大不掉的负担。” 
  屠奉三笑道:“刘爷又再次显示明帅之风,从茫无头绪的事理出头绪来,我们是成王还
是败寇,就看今晚此一席话。” 
  倏地屋外刮起阵阵大风,树摇叶响,窗门吹得砰?作声,接着大雨洒下,由疏转密,豪
雨终君临大地。 
  刘裕完全不为天威所动,沉声道:“我今次也是被逼出来的,以谢琰好大喜功的性情,
这几天便会由水陆两路攻打会稽。当会稽落于远征军之手,徐道覆会于任何一刻展开反攻行
动。现在可说刻不容缓,我们必须尽快找出徐道覆的秘密基地,才能占夺先机,以有限的兵
力去攻破强横的敌人。” 
  宋悲风苦笑道:“我想不认外行也不行,你们说的话对我来说似在猜谜语,究竟天师军
的秘密基地在哪里呢?” 
  刘裕油然道:“假设你是徐道覆,在海盐、会稽、吴郡和嘉兴四大重镇都落入远征车手
上,形势告急下,你要扭转败局,会怎样做呢?记着谢琰的副手朱序是知兵的人,刘牢之更
不用说,当然会千方百计防止天师军反扑成功。” 
  宋悲风道:“我会竭尽全力保卫吴郡和嘉兴两城,只要保持运河畅通,建康的兵员物资
就可以源源不绝的支持会稽,守稳会稽后,便可对会稽附近沿海城池用兵,如此功过半
矣。” 
  刘裕再问道:“吴郡和嘉兴两城的守军,可藉运河互相呼应,防守力当然远比海盐强
大,老哥为何要舍易取难,何不先陷海盐,再攻两城?” 
  宋悲风道:“道理简单明白,如先夺回海盐,不但会惹起远征军的警觉,且对占领会稽
的远征军主力部队起不了作用。只有截断运河交通,方能令远征军陷于粮草不继的劣况。” 
  屠奉三笑道:“如此徐道覆的反击战略,已是呼之欲出,就是出奇制胜,攻其不备,以
隐了形的水陆部队,忽然发动猛攻,一举夺回吴郡和嘉兴两城,如此海盐将不攻自破,而会
稽的远征军将变为孤军,任由天师军宰割。这是最简单的说法,以徐道覆的智谋,会以种种
虚虚实实的手段,于吴郡和嘉兴的守军应接不暇时,才忽然发动。” 
  宋悲风叹道:“二少爷确实比大少爷差远了,还以为自己破敌如神,犯了扩展过急的毛
病而不自觉。现在远征军的战线太长了,致实力分散,反之天师军则集中起来,强弱之势不
言可知。” 
  刘裕冷然道:“所以天师军的秘密基地,肯定在吴郡和嘉兴之东,离海不远处,当他发
动时,纵然两城守军立生警觉,但已来不及求援。” 
  宋悲风摇头道:“我不明白为何是离海不远之处?徐道覆大可把水陆两军分开,各自行
动。” 
  刘裕微笑道:“宋大哥认为需多少兵力,方可攻陷吴郡或嘉兴?” 
  宋悲风摸不着头脑的道:“这有甚么关系呢?” 
  屠奉三精神一振,双目闪亮的道:“当然大有关系。要攻陷吴郡或嘉兴任何一城,首先
要切断两城之间和其对外的联系,孤立它们,再以牵制其中一城,猛攻另一城的策略,方有
成功的可能。一般来说,要攻陷一座有强大防御力的城池,攻城军的兵力至少要在守城军两
倍或以上。以我的估计,徐道覆若要速战速决,兵力当不少于五万人,战船百艘。” 
  刘裕沉声道:“要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五万人,在现今的情况下,是没有可能的。只
是物资粮货来来往往,已难避探子的耳目。所以这批天师军的隐藏地点该是在海上某处的偏
远岛屿,如此才可以瞒过远征军。” 
  宋悲风一头雾水的道:“这么说,他们在陆上岂非没有甚 秘密基地?” 
  刘裕从容道:“这样的战术,更需一个陆上的基地,以建造攻城用的工具,当时机来
临,天师军的战舰可在数天内把海上的兵员送往此基地,再分从水陆两路大举进攻。从策略
上来说,这个计划是非常高明的。” 
  屠奉三道:“正因之前我们错会了徐道覆的策略,所以没法找到敌人的秘密基地。此基
地极可能离开海河有一段距离,甚至或在山区之内,不虞被人无意中撞破。” 
  宋悲风恍然道:“我明白了,所以这个基地不该离岸过远,好方便调动军队。” 
  屠奉三摩拳擦掌的道:“我真想再次出动,搜索天师军的秘巢。” 
  刘裕道:“此事绝不可轻举妄动,如被对方晓得秘密外泄,我们渔翁得利的策略将难奏
效。” 
  屠奉三点头道:“让我们三人亲自当探子,如此可保万无一失。” 
  接着道:“这方面就如此决定。不过掌握敌人秘密基地的位置,只完成我们破天师军大
计的一半,另一半是如何联络魏泳之,好弄清楚远征军的情况,让我们能在远征军崩溃时,
招降败军。” 
  刘裕道:“魏泳之曾和我拍文件过探察的任务,有几种联络的手法,只有我和他晓得。
只要他身在盐城,我可在城外必经之路设下暗记,他看到后便可到某一指定地点,找到我的
信函,再到这裹来见我。” 
  屠奉三大喜道:“既有此法,一切好办。刘爷是主帅,当然不用奔波劳碌,此事交由手
下儿郎去办,保证妥当。” 
  此时屋外足音响起,三人停止说话。 
  不一会老手推门进来,欣然道:“阴爷来哩!” 
  三人均有如释重负的感觉,阴奇的到来,正代表一切依计而行。 
  今次的行动他们是不容有失,任何的错失,会令他们功亏一篑,且永远没有翻身的机
会。 
  郝长亨进入大厅,聂天还正细看摊开在桌子上的图卷,看得津津入味,卷上画的是太湖
一带的地理形势图。 
  郝长亨心中涌起崇慕之情,更感到幸运,能追随像聂天还如此超卓的人物,实在是他的
福气。他几乎从未见过聂天还吃败仗,唯一的挫折便是那次被燕飞赢了赌约。从一个微不足
道的江湖人物,成为一个帮会的龙头大哥;由一个黑道人物,成为雄霸一方的豪雄,聂天还
本人便是个传奇。 
  郝长亨尤为欣赏聂天还治民的手段,令两湖帮的利益与两湖的民众结合在一起,正是这
种上下一心的和谐,使两湖帮势力不住膨胀,最后更击垮了宿敌大江帮。 
  聂天还头也不回的道:“雅儿方面有甚么最新的消息?” 
  郝长亨来到聂天还身旁,恭敬的道:“长亨正是来向帮主报告,刚接到寿阳来的飞鸽传
书,得知清雅已离开边荒集。” 
  聂天还遽震道:“雅儿回来了!” 
  郝长亨清楚感到正如聂天还所说的,他对尹清雅的爱是毫无保留的,只有尹清雅才可令
聂天还失去冷静,令他后悔和反省。 
  郝长亨苦笑道:“该是回来吧!” 
  聂天还呆了一呆,接着点头道:“对!没有人知道她是否回来。”又皱眉道:“为何不
直接去问红子春?他该比我们的人知道多一点的。” 
  郝长亨道:“红子春到北颖口去了,找不着他。” 
  聂天还愕然道:“荒人反击慕容垂哩!咦!高彦是否也到北颖口去了。” 
  郝长亨叹道:“我们派到边荒集的人,虽然是参加边荒游到边荒集去,但始终是外人,
很难掌握所有情况。” 
  聂天还目光回到桌上的图卷,道:“北府兵的远征军连夺三城,得却是失,已逐步走进
徐道覆精心设计的陷阱。谢琰肯定是个‘白望’,愚蠢至此,但刘牢之该不致这么差,照你
猜刘牢之是否真的被桓玄收买了呢?” 
  郝长亨道:“不会吧!刘牢之曾背叛桓玄,照我看刘牢之只是要借天师军清除谢家在北
府兵的影响力,和铲除原属何谦派系的将领。” 
  聂天还沉吟片刻,忽然问道:“你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刘裕是否还有机会?” 
  郝长亨想不到聂天还会忽然把话题转到刘裕身上,错愕的道:“刘裕手上无兵无将,可
以起甚 作用?且司马道子是永远不会信任刘裕的,顶多只让他作个先锋将。” 
  聂天还摇头道:“你太低估刘裕了。” 
  郝长亨感到有点无话可说,因为他真的不晓得在现今的情况下,刘裕可以有甚么作为。 
  聂天还目光移离图卷,投往屋梁,负手露出思索的神色,徐徐道:“现在天下间能令我
感到顾忌的有两个人,一个是燕飞,如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我没有必胜的把握;另一个人
便是刘裕,我顾忌的是他对军民的号召力,只要予他一个机会,他可以立即冒出头来。” 
  郝长亨心中佩服,正是聂天还这种知彼知己的态度,令他从不轻敌,致能屡战屡胜。 
  道:“幸好刘裕尚未成气候,一旦北府兵败退,刘牢之又能保存实力,他将永远错失机
会。” 
  聂天还叹道:“我也希望如此,可是桓玄和任青媞千方百计,想尽办法仍杀不掉他,却
令我非常担心。” 
  郝长亨一呆道:“任青媞?她是否真的要杀刘裕呢?” 
  聂天还淡淡道:“在这里我顺道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被她迷惑,此女精于媚术,最懂
如何勾引男人。论智计,她绝不在你我之下,以为可以驾驭她的男人,最后都不会有好的收
场。” 
  郝长亨老脸一红,尴尬的道:“长亨会谨记帮主的指示。” 
  聂天还冷哼道:“甚么‘我疲倦了,希望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休息。’哼!这种鬼话我
会相信吗?” 
  郝长亨讶道:“今次任青?来投靠我们,竟是别有居心?” 
  聂天还冷然道:“可以说是别有居心,却不一定要来害我们。现在南方形势混乱又复
杂,她是借我们这棵大树来遮荫,一方面可以静观其变,另一方面是觅地潜修。她以为我看
不破她吗?我只是不想揭破她吧!” 
  郝长亨愕然道:“她竟是借我们的地方来练功,真教人想不到。” 
  聂天还道:“她教你意外的事会陆续有来。此女不但媚骨天生,且是练武的好料子,每
次我见到她,都感到她进步了。今回见到她,我这个感觉更强烈,她应是处于突破的边缘。
如给她练成‘逍遥大法’,她将会变成另一个任遥,至乎犹有过之。” 
  郝长亨胡涂起来,道:“我们这样收留她,究竟是凶还是吉呢?” 
  聂天还道:“那就要看我们的表现,明白吗?” 
  郝长亨醒悟过来,点头道:“我明白了,她是一头择木而栖的鸟儿。” 
  聂天还道:“她确是天生的尤物,男人的恩物,桓玄没有选她,大出我意料之外,也打
乱了我的部署。长亨你放心吧!我聂天还何等样人,岂会被女色所迷?除非她做到一件事,
否则休想我信任她。” 
  郝长亨好奇心大起,问道:“要她为帮主干甚么事呢?” 
  聂天还淡淡道:“就是杀死刘裕。刘裕一去,我将成为她唯一的选择,如此她才肯对我
死心塌地。” 
  郝长亨叹道:“帮主高明!” 
  此时手下急奔来报,在门外已高呼道:“报告帮主,小姐回来哩!小姐回来哩!” 
  郝长亨尚未来得及反应,聂天还早旋风般转了出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