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五
第 一 章 戏假情真
  “高彦快走!” 
  尹清雅叱叫声中,夺门而出,利剑出鞘,化为数十道剑影,朝向雨田洒去,全是奋不顾
身的进攻招数,一时剑啸横空,“嗤嗤”作响,尽显尹清雅的功架。 
  以向雨田的身手,亦难对她水银泻地式的进击等闲视之,叹了一口气,一个旋身,面对
尹清雅,双掌穿花蝴蝶般拍出,每一记均命中来剑,不论尹清雅如何变招改向,都闯不过他
的双掌关。 
  掌劲剑气,“劈劈啪啪”的响个不停,中间没有半点停顿。 
  尹清雅的剑气固是凌厉,最好看还是她迅如鬼魅的身法,似化为一个没有实质轻烟似的
影子,每-刻均于不同的位置向这可怕的秘人高手发动排山倒海的攻势。 
  来到门外的高彦虽有拚死帮忙之心,却毫无插手的办法,只能干瞪眼睛。 
  一轮急攻后,尹清雅全力出手抢攻下,终告力竭。 
  “叮”! 
  向雨田曲指重重敲在剑锋处。 
  尹清雅惨哼一声,连人带剑向后跌退,高彦忙在后把她接着,岂知尹清雅余势未消,竟
撞入高彦怀内,两人变作滚地葫芦,跌回屋内去,狼狈万状。 
  尹清雅挣扎着站起来,急忿怨痛,差点哭出来道:“你为何还不走?” 
  答她的不是高彦而是向雨田,这天才横逸的秘族年轻高手移到门口处,俯视倒作一团的
两人,神态落寞的叹道:“若他肯舍你而去,就不是高小子了。” 
  高彦比血气仍在翻腾的尹清雅早一步跳将起来,拦在尹清雅身前,摆出架式,挺胸喝
道:“冤有头债有主,要便和老子大战三百回合,怎可以恃强凌弱?” 
  向雨田摇头叹道:“首先你的小白雁不但非是弱小,且是天分高绝的剑手,其次是你高
少连挡我三招的功夫也欠奉,更不要说三百回合。” 
  尹清雅终于在高彦身后站了起来,一手持剑,另一手却要搭在高彦肩上借力,这才勉强
站稳。 
  向雨田又摇头苦笑,有点自言自语的道:“怎会变成这样子的呢?” 
  高彦终于发觉向雨田神态有异,试探的问道:“你想怎么样呢?” 
  向雨田朝他望去,双目杀机大盛,狠盯着高彦。 
  高彦知他出手在即,更被他威势所慑,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退了两步后便被尹清雅按
住,喘息着在他耳旁道:“后面是墙,没得退哩!” 
  向雨田眼裹神光敛去,哑然失笑道:“你这小子!唉!” 
  高彦道:“雅儿快走!我来挡他。” 
  尹清雅跺足嗔道:“人家叫你走,你不走,现在我为何要听你的?” 
  向雨田再苦笑道:“骂得好!确是最蠢的话。” 
  尹清雅娇叱道:“我们的事轮不到你来管,要动手便动手吧!我师傅会来找你算账
的。” 
  高彦大喝一声,要街上去和向雨田拚命,却被尹清雅在后面死命扯着,没法脱身。 
  向雨田神情古怪地瞪着两人,忽然道:“我们闲聊几句如何?” 
  高彦正要破口大骂,尹清雅抢着道:“你想聊甚么呢?”高彦感到尹清雅在他背上画了
个“忍”字,想到尹雅正逐渐回复作战能力,连忙闭嘴。 
  向雨田改为挨在门框处,道:“我最不好就是自作聪明,为了解你们荒人,到说书馆作
了两晚座上客,听了两晚说书。” 
  高彦和尹清雅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向雨田于此占尽上风优势的时刻,不立即动手杀
人,还扯到风马牛不相关的事去。 
  向雨田往高彦瞧去颓然道:“在众多说书里,最吸引我的不是甚么《燕飞怒斩假弥
勒》,更不是甚《一箭沉隐龙》,而是关于你高少的《小白雁之恋》。” 
  两人听得你眼望我眼,虽然仍不明白向雨田说这番话有何目的,但却感觉到至少在这一
刻,向雨田对他们没有敌意,且有点却休战谈心的感觉。 
  高彦稍减惊惶,脑筋回复灵活,心忖你肯只动口而不动手,当然最理想。顺着他口气
道:“按道理,你该最关心燕飞的事,而不是我和雅儿的儿女私情。” 
  向雨田双目射出伤感无奈的神色,有感而发的轻轻道:“在现实里,我向雨田还欠缺与
人争雄斗胜的机会吗?与燕飞的一战更是势在必行,既然拥有了,就不会那么在意。可是我
可以坦白告诉你,我是注定了不能踏进情关的人,所以你们离奇曲折的恋情,分外吸引我,
因为这是我唯一欠缺的。个中道理,颇为微妙,你们明白吗?” 
  高彦露出同情的神色,点头道:“原来你在这方面有天生的缺陷,真看不出来。” 
  向雨田没好气的道:“完全不是你想的那回事,竟敢当我是天阉?” 
  尹清雅从高彦肩后探出头来,好奇的问高彦道:“甚么是”天阉“?” 
  屋内的气氛奇怪之极,一心为杀人而来的可怕刺客,竟和刺杀的目标侃侃交谈,且话题
触及私隐。 
  向雨田怕高彦愈说愈不堪,代他答道:“天闱指天生不能和女子合体交欢的男人,明白
吗?但我可保证我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如果高少你敢四处造谣,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尹清雅听他说得如此坦白,俏脸霞烧,躲往高彦背后去。 
  高彦则呆看着向雨田,欲言又止,显是因向雨田说的话隐含不动手杀人之意,否则高彦
哪有四处造谣的机会?但又不敢出言相询,怕向雨田忽又改变主意。 
  向雨田又再摇头苦笑,叹道:“索性告诉你们吧!我的情况可以这么去形容,就是我现
在正进行一种大幅延长寿命的功法,必须超脱人的七情六欲,否则稍一不慎,便有走火入魔
之险。” 
  尹清雅再次从高彦肩头探出红霞未消的俏脸,讶道:“天下间哪有延长寿元的武功?师
傅说人可以活多久,是由老天爷决定的呢。” 
  向雨田反问道:“所以你又怎知我不是注定得享长寿?” 
  尹清雅登时语塞。 
  高彦试探的道:“向兄是否决定放过我们?” 
  向雨田不悦道:“我的说书尚有下文,你给点耐性可以吗?” 
  尹清雅“噗哧”娇笑,道:“你的说书?你是否听得太多说书,着了迷,变成了个说书
先生?” 
  向雨田苦笑道:“我确是着了迷,当我听你们的《小白雁之恋》时,完全投入了进去,
似化身为高少,和你这头小白雁谈起恋爱来,有如身历其境。他娘的!说书的威力确实惊
人。” 
  尹清雅两边脸蛋各升起一团红晕,“啐”的一声,又躲往高彦背后去。 
  高彦露出警惕的神色,道:“你不是……唉!你不是……” 
  向雨田没好气道:“当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听故事听得太投入罢了。但我杀你的
心仍算坚定,所以多次向你下手。唉!坦白说,我对你的杀机仍嫌不足,否则恐怕你已魂归
地府。他娘的!为甚么会变成这样子呢?” 
  高彦和尹清雅都紧张起来,怕向雨田忽然又变回可怕无情的刺客,因为向雨田脸容忽晴
忽黯,显是心中互相矛盾的想法在交战着。 
  向雨田目光投往地上,射出温柔的神色,道:“刚才我全速追来,已下定决心,一见到
你高少,立下杀手,只恨我未见到人,先听到你们说话的声音,还忍不住偷听你们的私语,
便如听一台活的说书。” 
  接着往他们一望,双目神光闪闪,以带点兴奋的语调道:“你们晓得吗?那种感觉非常
古怪,好像说书里的景况,忽然间和现实结合起来,变得真假难分,使我再没法狠起心肠向
高少你痛下杀手。” 
  高彦舒一口气欣然道:“听你老哥这么说,我感到欣慰莫名。说真的,大家又从没有他
奶奶的深仇大恨,你杀我,我杀你,是何苦来哉?” 
  向雨田回复从容,微笑道:“你像是忘了我们正在开战,而我则是站在慕容垂的一方。
不妨再告诉你多点有关于我不杀你的理由,是由于我正修行的功法,是不容我滥杀的,更绝
不可因杀你而种下后悔莫及的心魔。唉!我说了这么多话,只是想和你打个商量,看如何有
两全其美之法。” 
  两人紧张起来,严阵以待。 
  向雨田淡淡道:“不用紧张,我没有伤害你们之心,但于情于理,我怎都该为慕容垂着
想,这样如何?小白雁可以自由离开,高少则随我回去。放心吧!我绝不会把高少交给燕
人,只会找个地方软禁高少你十天八天,待燕人完成北颖口的军事设施,就立即放了你。我
向雨田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不算数的。” 
  尹清雅倏地前移,挡在高彦身前,娇叱道:“不行!” 
  向雨田苦恼的道::晅也不行吗?“转向高彦道:”劝劝你的小雅儿好吗?我没可能在
不伤害她的情况下制伏她。“ 
  高彦想起尹清雅的豪言壮语,就是即使以燕飞之能,想再次把她生擒活捉,也要下一辈
子,因而明白到向雨田的苦恼是有道理的。不知如何,他没有丝毫怀疑向雨田的话,因为若
向雨田存心要杀他,何用说这多废话?而且向雨田每字每句均透出真诚的意味,说出来的理
由更是匪夷所思,正因如此,反令人更易相信。 
  眼前形势显而易见,尹清雅虽有一拚之力,但必败无疑,如被向雨田重创,更划不来。
为了尹清雅,他再没有另一个选择。 
  高彦苦笑道:“雅儿……” 
  尹清雅一振手上长剑,发出真气贯剑“嗡”的一声,斜斜向上指着向雨田,怒道:“高
彦你闭嘴!他想把你拿下,无问过我的剑吧!” 
  向雨田摊手道:“这是何苦来哉?” 
  忽然现出倾听的神色,接着双目神光遽盛,瞪苦尹清雅,大喝道:“不要逼我!” 
  尹清雅娇叱一声,手上长剑化作点点剑芒,迎向对手,却是众而不散,予人随时可扩展
的感觉,比之刚才吃惊下出手,又有一番不同的威势。 
  “锵”! 
  向雨田长剑离鞘,平稳地一剑往尹清雅削去,毫无花巧,却有横扫千军的霸道气势。 
  高彦心叫完了,向雨田显然动了真怒,故出手再不留情,如尹清雅有甚么闪失,他也不
想活了。 
  燕飞踏足曾与魔门三大高手血战的荒镇,三人的尸首已不翼而飞,令他生出根本没有发
生过任何事,一切只属-场梦境的错觉。 
  他重回此镇,是因想把三人好好埋葬,免他们曝尸街头,现在当然再不用劳烦他,由此
可见魔门办事计划周详,故能于事后不留下任何痕迹,或可供人追查的线索。 
  魔门最可怕处,是你根本不知谁是魔门中人,像李淑庄,谁猜得到她竟是魔门妖女。 
  燕飞离开古镇,发觉连入口处的狗尸也消失无踪,心中也不由惊异魔门行事谨慎和小心
的作风。并提醒自己谨记此点,如若掉以轻心,很可能会吃大亏。因为他晓得自己已变成魔
门的头号敌人;魔门争霸路上最大的障碍。 
  魔门会尽一切手段来毁灭他燕飞。他绝不可以轻敌。 
  当他和魔门三大高手生死决战之时,会否另有魔门的高手躲在附近暗处,偷窥了整场血
战呢? 
  这个可能性极大。 
  当时魔门三大高手予燕飞极大的威胁和压力,令他不得不全神应付,根本无暇分神去理
会激战之外的任何事,如果魔门另有高手在旁观战,确可瞒过他。 
  正是此人在事后扫除血战的痕迹,带走三人的遗体。 
  对方该只一人,如果是一人以上,该避不过他的灵觉。而且此人极可能是属卫娥一系魔
功心法的人,且其魔功不在卫娥之下,他之所以有此推想,是因当时只有卫娥能瞒过他的感
应。 
  假如他所料无误,那么魔门实在太可怕了。这位隐藏于暗处的敌人,或许负有偷袭的任
务,但因卫娥三人败得太快,令此人无从援手,但却目睹整个过程。 
  燕飞在荒野飞驰,心中思潮起伏。 
  他实在无意与魔门为敌,可惜却身不由主,成为了魔门的敌人,关键处极可能因他与刘
裕的关系。想到这里,他差点要改变方向到海盐去,为的是要警告刘裕,让刘裕晓得这群在
暗处计算他的可怕敌人。 
  当然他没法抽身,因为边荒集更需要他,要警告刘裕,他叮以藉屠奉三的通信网把消息
传送给刘裕。 
  除此之外,他还可以去警告李淑庄,为刘裕稍尽绵力。 
  唉!他的烦恼确是有增无灭。 
  脑海里同时升起另一个问题,墨夷明会否是自己的生父?此事他必须弄清楚,因为墨夷
明的得意传人向雨田,正是他无可逃避的劲敌。这方面只有由心爱的千千为他想方设法,从
风娘处为他旁敲侧击,套取秘密。 
  另一个念头又涌上心来。 
  他现在最厉害的看家本领就是“仙门剑诀”,可是他怎能向明瑶施展这霸道和无法控制
的终极剑招呢?可是如果不用小三合,他实在没有击败万俟明瑶的把握。 
  这是个令他非常头痛的难题。 
  所以他必须在对上万俟明瑶前,把“日月丽天大法”进一步提升,突破以前的剑招,利
用太阳太阴两种不同的真气,于原本的剑法上再作突破,创出新一代的“日月丽天大法”,
这才有本钱与万俟明瑶周旋。 
  他太明白明瑶了,这位曾今他颠倒迷醉的美丽秘女,可以变得绝对无情,只恨他却不能
不顾念旧情。 
  想到这里,心中一阵烦躁。 
  燕飞暗吃一惊,晓得这是内伤发作的先兆,孙恩的黄天大法确实远在魔门三大高手之
上,予他的伤害亦难以在短期内根除。 
  燕飞再不敢胡思乱想,收拾心情,把所有驰想排出脑外,意念专一的朝建康奔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