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四
第 十三 章 卿卿我我
  高彦叹道:“老子当风媒以来,最惊险该算今回了,尤其是还要担心你大小姐的安全,
那种压力真叫我受不了,幸好终于完成任务,燕人今趟有祸哩!”
  尹清雅坐在床边,默默看着他把各式法宝放回秘库去,没有作声。
  高彦情绪高涨,续道:“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便像过去几天的事从未发生过,我是首次
带雅儿到一号行宫来,天亮前我们会从这里出发。哈!这个想法真可怕,幸好不是事实。咦!
雅儿为何不作声?”
  尹清雅垂下螓首,轻轻道:“我要走哩!”
  高彦未能醒悟,把地库盖好,点头道:“我真想搂着雅儿睡他奶奶的一个不醒人事,待
疲劳尽去才返边荒集去,不过想起老向,便有仍在险地的感觉,还是先返回边荒集稳妥点,
待我应付了议会后,便和雅儿去吃烤羊腿,我保证雅儿未试过这么棒的羊腿肉。”
  尹清雅的声音更小了,道:“我是要回去啊!”
  高彦听尹清雅说得没精打彩的,终发觉有不妥当的地方,转过身来面对尹清雅。
  尹清雅露出一丝苦涩的表情,避开她的目光,道:“我要回两湖去了。”
  这句话像晴天霹雳,轰得高彦从地上跳起来,嚷道:“雅儿在开玩笑吧?”
  尹清雅迎上他的目光,咬牙道:“谁和你开玩笑?我只答应你到边荒集玩三天,现在是
第四天哩!”
  高彦扑前半蹲在地上,探手抓着尹清雅两边肩头,惊惶失措地道:“唉!你在边荒集逗
留了不足两个时辰,怎够三天之数。这样吧!一切待回边荒集再说,好吗?就当是我求你
吧!”
  尹清雅坚决地摇头道:“我再不回去,师傅会担心死哩!”
  高彦差点哭出来,苦丧着脸道:“你这么走了,我怎么办?上次和你分手后,我已差点
被相思症折磨死了,你若走了,我再不想活下去。”
  尹清雅没好气道:“好好一个男子汉,怎可以要死要活的?我真的要走了,再留在这里,
我会内疚,感到对不起师傅。”
  高彦痛苦地道:“你只顾着师傅,那老子我怎办呢?”
  尹清雅道:“师傅对我恩重如山,最疼惜人家,你明白吗?”
  高彦跳将起来,点头道:“我当然明白。好!雅儿先和我回边荒集去,待我向议会报告
了敌人的情况后,我立刻陪你回两湖去。”
  尹清雅凝望着他,好一会后,大嚷道:“你这小子的脑袋是用什么做的,如此冥顽不灵?
告诉你事实吧!我和你是不会有结果的,更没有未来,由始至终都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
  高彦如遭雷殛,挫退半步,脸上血色尽去,两唇颤震地道:“雅儿难道对我没有半点意
思吗?”
  尹清雅豁了出去的杈腰骂道:“你这小子没有半点明白的,我对你有意思也好,没有意
思也好,总言之师傅是决不允我和你在一起的。我尹清雅今次到边荒集来,已是对你很好哩!
还不心足。”
  高彦燃起希望,坐到尹清雅身旁,探手搂着她双肩,道:“雅儿你听我说,你尊重你师
傅,是天经地义的事,但也好应为自己的终身幸福着想,也请为对你痴心一片的高小子我想
想。说到底我和你师傅往日无冤,今日无仇,他若是真的对你好,当然希望你有个好归宿。
唉!我的娘!我说得有点语无伦次了。”
  尹清雅任他搂着,瞟他一眼道:“你是我的好归宿吗?”
  高彦大喜道:“这个当然。试想想过去的几天,你是不是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是否有
一寸光阴一寸金的感觉?雅儿试过这么开心吗?试过这么刺激好玩吗?是不是有种情话说不
尽的美妙感觉呢?是否……”
  尹清雅“噗嗤”地笑了起来,然后苦忍着笑地道:“你这小子最爱自吹自擂,强派人家
这般那般的。坦白告诉你,和你在一起算好玩吧!但并不表示我爱上了你。”
  高彦摇头道:“雅儿不要骗自己了,如果你不喜欢我,怎会让我这样搂着呢?”
  尹清雅微耸香肩,若无其事地道:“或许被你搂惯了吧!”
  高彦气得松开手,恨得牙痒痒地道:“雅儿望着我。”
  尹清雅别过俏脸,迎上他不忿的眼神,道:“看着你哩!又如何呢?”
  高彦差点语塞,忙道:“你如果不爱我,怎会不怕你师傅不高兴,万水千山地到边荒集
来,又明知危险,也要陪我到北颖口去。”
  尹清雅漫不经意地道:“道理很简单,因为我贪玩嘛!”
  高彦为之哑口无言,整张脸也涨红了。
  尹清雅苦笑道:“不要那么气恼好吗?忘了雅儿吧!我们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我师傅和
你们荒人是势不两立,与大江帮更有解不开的仇结,师傅是不会容许我爱上一个荒人的,我
更不可以伤他的心。”
  高彦道:“先告诉我你不是因贪玩才到边荒集来,而是因为……”
  尹清雅竖起两指按上他嘴唇,阻止他说下去,轻柔地道:“傻瓜!有很多话是不用说出
来的。这样如何?你闭上眼睛,让我悄悄的离开,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高彦再忍不住,热泪夺眶而出,凄然道:“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
  尹清雅急忙缩手,眉头大皱道:“你算是男人来的吗?人家还没哭,你倒先哭起来。”
  高彦涕泪交流,一塌糊涂地道:“是男人——好,不是男人也好,我决不会让你走的。”
  尹清雅叹了一口气,哄孩子般的软语相劝,道:“可以给人家一点时间吗?”
  高彦倏地止哭,愕然瞧着她道:“雅儿确是爱上了我,对吗?”
  尹清雅大嗔道:“没有!谁看上了你?人家根本仍拿不定主意,你再逼人家,我便点了
你的穴道,然后直溜回两湖去。”
  高彦举手投降,道:“雅儿先随我返边荒集吧!你也要给我一点时间,这般说走就走,
我如何受得了?”
  尹清雅嗔道:“男子汉大丈夫,哪有这般纠缠不清的?”
  高彦沉吟片刻,点头道:“好吧!我可让雅儿返两湖去,但雅儿须亲口答应我,假设你
师傅肯答应我们的婚事,雅儿便嫁给我。”
  尹清雅现出苦恼的神色,叹道:“那是没有可能的,要我怎么说你才肯相信?”
  高彦道:“先不理那是否有可能,假如你师傅肯点头,雅儿愿意下嫁我高小子吗?”
  尹清雅跺脚生气地道:“我是女儿家啊!教人家怎样答你的蠢问题呢?死小子!臭小
子!”
  高彦一声欢呼,从床边弹起来,翻了个筋斗捧头叫道:“成功哩!雅儿终于肯嫁我了。”
  尹清雅嘟着嘴儿道:“你最爱自说自话,人家何时答应过你了?”
  高彦神气地道:“我明白了!再不明白便是大蠢蛋。哈!我们先回边荒集如何?迟都迟
了,也不怕多迟上几个时辰,吃完烤羊腿你再走吧!坐船怎都舒服过在雪地奔跑。”
  尹清雅怀疑地道:“吃过烤羊腿后,你真的肯让我走?”
  高彦拍胸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雅儿放心好哩!”
  尹清雅欣然起立,带着千娇百媚的姿态风情,横他一眼。
  高彦一把拉开木门,道:“雅儿请!”
  尹清雅走到门前,正要跨过门坎,倏地娇躯遽震。
  高彦朝外一看,也立告色变,全身的雪液似被冷得凝结起来。
  向雨田挨在屋外一棵大树的树干上,侧头朝他们瞧来,摇头叹息道:“如果你们没花时
间去卿卿我我,我哪能在这里恭候两位呢?”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