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四
第 十一 章 一士难求
  海盐城是个中等规模的城市,城分两重,中有衙城,是地方统治机构所在。外城开七门,
以两条十字街为布局,当然以通向南门的大街最为繁华,因为南门外便是码头区,平时车水
马龙,装卸货物昼夜不停,所以南门大街被城民称为众宝街,是海盐城商贸的命脉。
  在城防上海盐也是无懈可击,周围有城壕环护,引进海水成护城河,以吊桥供出入之用。
外城墙高达二十丈,城门设箭楼,大大增强了防御力。
  现在的海盐当然盛况不再,天师军起义后,大批居民逃往北方,商贸断绝,五天前北府
兵更从嘉兴开来,不分昼夜对海盐狂攻猛打。昨天由刘牢之率领的水师大军,更于城南的码
头登陆,夹击海盐,任何人均知海盐大势已去,陷落是早晚间的事。
  徐道覆立在南墙墙头,望着潮水般退却的北府兵,城前遗下数以百计的尸体,脑海中仍
浮现着刚才激烈的攻防战。
  北府兵凭着压倒性的兵力,对海盐发动一波一波的攻击,令海盐的天师军疲于奔命,斗
志逐渐被瓦解。敌方策略虽然成效显著,却非智者所为,因为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更会
让战士们意识到,主帅为求成功不择手段的本性,从而削弱士气。
  换过是谢玄,绝不会如此急于求胜,由此也可以看出谢琰和刘牢之是何等样人。
  大晋的远征军对海盐是志在必得,所以集中力量来攻击海盐,而对附近其它两城吴兴和
义兴用兵,只是牵制的作用。从这方面看,徐道覆晓得,谢琰和刘牢之已踏入他精心安排的
陷井。
  取得海盐后,远征军将进军会稽,希望能以会稽作据点,收复附近其它沿海城池。这是
远征军的如意算盘,但徐道覆知道,远征军的算盘不但打不响,还会输得很惨。
  卢循来到徐道覆身旁,叹道:“刘裕仍没有死。”
  徐道覆微笑道:“师兄路途辛苦了,昨晚那场大雷雨很厉害吧!”
  卢循仰观晴朗的夜空,道:“昨晚的雷雨确是来势汹汹,但我却有痛快的感觉,在那种
天地难分、天威莫测的情况里,人的脑袋会生出很多奇怪的念头。唉!你想知道我两度暗杀
刘裕而不果的过程吗?”
  徐道覆道:“我已大约知道了情况。不用担心,刘裕这个真命天子该是假的,他绝对不
是杀不死的怪物,只是暂时仍命不该绝。”
  卢循讶道:“道覆怎能说得这么肯定呢?”
  徐道覆道:“是天师亲口告诉我的。他在到太湖缥缈峰与燕飞决战前,到海盐来见我,
说了这番话,可是当我追问下去,天师却笑而不答。”
  卢循皱眉苦思道:“天师怎能这么肯定呢?或许他只是安慰你。”
  徐道覆摇头道:“师兄和我该清楚天师是怎样的一个人,他从不作虚言妄语,只会实话
实说。”
  接着叹道:“但我也真的不明白,怎可以说得这般肯定?自上一回他决战燕飞,无功而
还,天师便像变成另一个人,对我们天师道的事不闻不问,似乎天下间只有燕飞一人可令他
紧张在乎,究竟在他和燕飞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呢?”
  卢循沉声道:“我在健康为天师送战书予燕飞时,和燕飞过了一招。”
  徐道覆讶道:“一招?这不似师兄一向的作风。”
  卢循苦笑道:“燕飞只一招便令我知难而退,他的真气非常怪异,防无可防,挡无可挡,
只能硬抵,看是否能消受,如此武功,我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作梦也没有想过。”
  徐道覆只有听的份儿,不知说什么话好。
  卢循续道:“在我离开前,忍不住问他与天师第二次交手的情况,当时他说了几句非常
奇怪的话,虽然每一句话的含意非常清楚,没有丝毫含糊,但我听得似明非明、似解非解。
事后回想起来,则是愈想愈糊涂,但又隐隐感到燕飞说了实话,而非是敷衍之辞。”
  徐道覆大讶道:“燕飞说了什么呢?”
  卢循现出回忆的神情,徐徐道:“他说……他说……唉!燕飞说‘我该怎么答你?可以
着样说吧!在机缘巧合下,决战未分出结果前便结束,令师却意外的知悉,成仙并非痴心妄
想,也可说令师是忽然悟通了至道’。”
  见徐道覆一脸茫然之色,苦笑道:“你说吧!这番话是否令人愈听愈糊涂呢?”
  徐道覆回过神来,道:“如果燕飞说的是真的,天师何不成仙去也?却还要留在尘世打
滚,且要与燕飞再决雌雄?”
  卢循道:“昨夜我在雷雨中纵情狂奔,想到了很多事。依时间推算,上次天师决战燕飞,
该与传言‘火石天降’的时间相若,两件事会不会有关连呢?”
  徐道覆道:“这个可能性很大,正因天师晓得天降火石是什么一回事,所以断言刘裕的
‘一箭沉隐龙’与之无关,刘裕更非什么真命天子。哈!不瞒师兄,燕飞这番话令我如释重
负,放下了心头大石。”
  卢循冷笑道:“刘裕现在已成了魔门欲去之而后快的人,干归刺杀他不遂,反饮恨在淮
水,更添魔门对他的仇恨,只要刘裕待在健康,避得过一次灾祸,并不代表他永远这般幸运。
只要道覆能击溃远征军,便可大举北上,司马道子凭什么来抵抗道覆呢?”
  徐道覆双目神光闪闪道:“刘裕算有点手段,但仍远未足成气候,只要他不是真命天子
便成。”
  卢循目光落到城外,道:“道覆打算何时撤走?”
  徐道覆微笑道:“刘牢之的大军尚未站稳阵脚,合围之势未成,我说走便走,谁人拦得
住我?”
  卢循欣然道:“如果道覆在三天内撤走,我可以陪道覆在这里耍乐子。”
  徐道覆笑道:“就这么说定三天!难得师兄这么有兴致,便让北府兵惨尝敢来捋我们天
军虎须的滋味吧!”
  卢循欣然道:“守城而不出击,只是死守,待我领一支军队出城袭敌如何?”
  徐道覆道:“今趟师兄到健康去虽杀不了刘裕,却揭破了刘裕‘一箭沉隐龙’的神话,
这作用等同杀死了他,去除了我的心障。现在我充满了生机斗志,颇有胜利在手的舒畅感觉。
今晚便让我们大干一场,狠狠教训敌人,令他们更无法形成合围之势,尽管能攻陷海盐,亦
要得不偿失,师兄意下如何呢?”
  两人对望一眼,齐声大笑。
  ※       ※       ※
  两道人影迅如轻烟似的在雪林里移动,直至林区边缘,倏然停下,正是高彦和尹清雅。
  离开观察台所在的荆棘林,虽然没有遇上最令他们顾忌的秘人向雨田,可是燕人趁雪停
后天朗气清的好时机,追骑四出的搜捕他们,又出动猎鹰恶犬助阵,全赖高彦用尽浑身法宝,
使尽看家本领,才成功溜到这处来。
  高彦道:“最接近我们的敌人,正于左方三十多丈外的大树上放哨。”
  尹清雅看着林外无遮无掩的雪原,道:“我们是否要再弄一辆雪车来呢?”
  高彦叹道:“说真的,我确实想得要命,因为可多享受一次雅儿乖乖伏在我背上的动人
滋味。只恨在月照当头下,以雪车试图暗渡陈仓只是个笑话,还影响了我们的速度和灵活性,
万万不行。”
  尹清雅皱眉道:“那怎办好呢?”
  高彦笑道:“暗渡不行便来个明闯,凭的是我们如能在雪地飞翔的神靴。现在雅儿控制
飞靴已是驾轻就熟,可以和马儿在雪地上比拼脚力。”
  尹清雅傲然道:“就算是碰上向雨田那家伙,我也不怕,在平原区谁都追不上我,包括
你这小子在内。”
  高彦道:“最重要是有信心,遇上敌人勿要害怕,我们还有另一优势,就是没有人比我
更熟悉边荒的地形,所以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雅儿都要紧跟着我,这是名副其实的嫁夫随夫,
绝不可自作主张,又或三心两意。”
  尹清雅嗔道:“还要说这些话,是否要我以后不理你了。”
  高彦道:“如果我不再说这种便宜话,雅儿是否以后都理我呢?”
  尹清雅没好气道:“你这叫死性不改,兜兜转转最后说的都是同一类的话,你时间多得
很吗?”
  高彦道:“准备!”
  尹清雅紧张起来,道:“早准备好了!”
  高彦道:“你要心里有个预备,一冲出林外,将会警号大作,搜索我们的燕人会从各处
涌来,后面追来的当然不用担心,但在前方的敌人会全力拦截我们,雅儿要跟随我每一个落
脚点,因为我每一个踏足点都是有分寸的。”
  尹清雅欣然道:“晓得哩!”
  高彦喝道:“去!”
  领头急步奔出,然后飞跃而起,落往两丈之外。
  尹清雅表现了比高彦更出色的身手,如影随形,宛如高彦的影子。
  果如高彦所料,号角声在后方响起,显示敌人发现了他们。
  高彦一声怪啸,落地后蹲身举手保持平衡,脚底滑不唧溜地冲前直行,尹清雅紧跟在他
身后,像两只不须费力的飞鸟,在白色的世界里贴地滑翔,说不尽的轻松写意。
  冲力把高彦带上一道矮坡之巅,接着高彦冲天而上,在雪地上空画出美丽的弧线,落往
数丈外的地面上,速度不灭反增,迅速远去,超乎了任何高手在雪地上奔掠的速度。
  尹清雅抛开心中害怕的情绪,娇呼一声,继高彦后冲天而起,紧迫在高彦身后。
  后方置身于树上高处哨台的燕人看得目瞪口呆,眼睁睁目送两人在起伏不平的雪原间乍
现乍隐,转眼消没。
  ※       ※       ※
  宋悲风回房休息,舱厅内剩下刘裕和屠奉三两人。
  屠奉三听罢刘裕到广陵过门而不入的情况,道:“当我看着‘奇兵号’驶入海湾的一刻,
心中有很奇怪的感觉。”
  刘裕讶道:“奇怪的感觉?”
  屠奉三点头道:“的确是很奇怪的感觉。对战船的认识,我是个大行家,什么战船让我
一眼望去,便可以分门别类,大致上就掌握了该船的优点和缺点,掌握其结构性能。可是当
‘奇兵号’出现在我眼前,我却有看不通摸不透的感觉。
  “‘奇兵号’外形似改进了的大型海鹘船,左右置浮板,形如海鹘翼翅,履风浪如平地,
若鸥翔于水面,但其气势却如蒙冲斗舰,且船头装了铁角,能于作战时冲撞敌船,犹如犁铧
耕地。船是一流的战船,但驾舟者更是高手中的高手。只看它驶入海湾时无惧风涛怒潮的雄
姿,便感到其君临天下的霸气。刘爷终于有了帅舰哩!”
  刘裕欣然道:“老手是北府兵水师中的著名人物,当年玄帅着他把我们送往边荒集时,
我们便建立了交情,到与焦烈武作战,大家更变成共患难生死的战友。”
  屠奉三道:“世事祸福难料,像今回我虽然差点没命,却无意中识破天师军的布置,令
我对今仗更有十足把握。”
  刘裕叹了一口气。
  屠奉三讶道:“刘爷有什么心事呢?”
  刘裕道:“我是有点心事,所以不像你这般乐观。”
  屠奉三不解道:“你对这场仗没有信心吗?”
  刘裕道:“虽说战场上千变万化,但我今次准备十足,策略妥善,确有致胜的机会。但
我的忧虑并非战场上的优胜劣败,而是民心的问题。早前我在健康见过王夫人,她问了我一
句话。”
  屠奉三露出注意的神色,问道:“她问你什么话呢?”
  刘裕道:“她问我是否明白会稽当地的民心。我们可以凭武力占据一座城池,但却无法
改变城民的心。所谓顺民者昌,逆民者亡。天师军的崛起如此迅速,正是个民心所向的问题。
天师军由孙恩至卢循、徐道覆和将领们,都是受压抑的本土豪门,他们代表本土人的利益,
我们若不能扭转民心,最后只能惨淡收场,乱事会接踵而来,像烧不尽的野草。”
  屠奉三露出深思的神色,点头道:“刘爷说得对,天师军是得到地方上民众的广泛支持,
才能这么快壮大成长。但如何把民众争取到我们这边来,则需要政策方面的配合,而这却正
是我最大的弱点,刘爷在这方面可有对症的良方吗?”
  刘裕苦笑道:“我在这方面更是缺乏经验,安公在世时办不到的事,我更不行!高门大
族和寒门的对立,已是持续了过百年的社会矛盾,侨寓世族和本土豪门间的敌意,亦非可一
笑泯之。这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也是我们能否消灭天师军的关键。”
  屠奉三点头道:“我们需要一个似侯亮生般有远见、有谋略的智士,可惜……”
  刘裕振起精神道:“我们暂时仍不用在这方面费神,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夺取海盐!”
  屠奉三道:“诀窍便如刘爷旗舰的名字,就是静候时机,以奇兵致胜。”
  接着又道:“我想问刘爷一个问题。”
  刘裕道:“问吧!你不是又来考我吧?”
  屠奉三笑道:“奉三怎敢呢?自从你老哥一箭沉掉隐龙后,我对你的能力再没有丝毫怀
疑,我想问你的是,如司马元显成了我们的障碍,你会否狠下心肠来对付他?”
  刘裕沉吟片刻,苦笑道:“你可以吗?他真的视我们为朋友。”
  屠奉三道:“在争霸的路上,绝不可以讲人情。司马元显之上还有司马道子,他老子绝
不会和我们讲人情。让我告诉你吧!到最后,每一个人都只会为自己着想,为自己所代表的
利益团体作打算,司马元显亦不例外,他代表的正是一个民心尽失的末世皇朝,当有一天他
察觉我们是决定皇朝存亡的因素,在无可选择下,他也会背弃我们。”
  刘裕叹道:“希望这样的情况不会出现吧!”
  屠奉三道:“不要抱着这种主观的愿望,我无意逼你去对付司马元显,但至少要有个心
理上的准备。对谢家亦是如此,妇人之仁只会坏事,今次我们是不容有失的。”
  刘裕想起谢琰和谢混的嘴脸,想起王淡真,又不争气地想起谢钟秀,一时百感交集,说
不出话来。
  屠奉三目光投往舱窗外,沉声道:“在海盐东南三十多里的海面上,有一系列的岛屿,
当地人称之为长蛇岛,其实是卧虎藏龙的好地方,更是天赐的基地,我们就在那里集结船队,
静候最佳出击的时机,再没有人能阻止我们。”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