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四
第 八 章 缥缈之战

  漫天的风雨当然不会集中往剑锋去,可是蝶恋花的剑气,却确实令人有漫天风雨集此一
剑的感觉,笔直射向立在崖缘处的孙恩。
  孙恩现出错愕的神色,显然未曾想过燕飞竟可以单独使用太阴气,不含丝毫阳火,令阴
水至纯至净,没有其它任何杂质。
  要知阴阳术家有所谓物物——太极——就是任何事物,不论大小,都是一个太极,而太
极是由一阴一阳组成,没有东西能例外。
  例如孙恩的黄天大法,也是由阴阳组成,他的太阳真火亦是一阳一阴,只不过是“阳中
之阳”、“阳中之阴”。正因为如此,他必须把“阳中之阴”化为“阴中之阴”,在一般情
况下,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安玉晴虽因洞极丹练就太阴之气,可是她的“阴中之阴”仍含有“阴中之阳”,要
练成极端相反的“阳中之阳”,是没有可能的,正如水和火不能以等势等况同时存在、互补
长短,增添对方威势,共同发挥效用。孤阴不长,要练成纯阴而不含阳的太阴气,已是难之
又难,遑论同时拥有纯阴纯阳之气。
  从这角度去看,燕飞现今的“日月丽天大法”,实是独步古今的旷世绝学。
  孙恩的目标,就是要把“黄天大法”里的“阳中之阴”,借燕飞而化为“阴中之阴”,
燕飞等若他的洞极丹,服食后他将变成另一个燕飞,遂可施展“破碎虚空”此一终极招数,
开启仙门,渡往彼岸。
  他之所以为之错愕,除了燕飞不像上一次决战般阴阳并施,更因为太阴真气的特性,在
这天气湿寒之际,威力倍增,便如上趟在火场内,燕飞能把凡火转为己用,令其剑气有无坚
不摧的威力。
  在天时、地利、人和上,他已是失时,而于其它两项上,他也占不到便宜。
  要就那么击败燕飞,孙恩自问有十成十的把握,问题在如果真的杀死了燕飞,他的仙门
梦将告完蛋,终其余生只能对洞天福地望洋兴叹,缘尽于此。
  孙恩的难处是必须占夺上风,控制战局,牵着燕飞的鼻子走,令燕飞的太阴真气无所渲
泄,太阳真气却逐渐损耗至一滴不剩,然后他便可以施展从仙门领悟回来的“黄天无极”招
数,逼燕飞比拼功力,最后把燕飞的太阴真气完全吸纳,便可大功告成,完成不可能的事。
  可是如果燕飞只以纯阴之气来抗衡自己,那损耗的只是燕飞的太阴之气,燕飞阴气愈弱,
对他的大计愈是不利,他哪能不为之愕然。
  燕飞是否已看破他的企图呢?
  孙恩闪电飘前,撮指前劈。
  方圆十多丈内的寒风细雨,随着蝶恋花离鞘而出,以惊人的高速聚集往剑锋喷发的剑气
去,突破了任何剑术宗师人力有时穷的极限,变成至阴至寒之气,实有非人力所能抵挡的可
怕力量。
  但当孙恩移离立身处的一刻,燕飞却感到高旷的整个天地似被孙恩牵动的样子。孙恩再
非孙恩,而是天和地的本身,也像天地般虽然不住转化,但却是无有穷尽。
  这才是黄天大法的极致,卢循的黄天大法比起来只像刚学爬行的婴儿。
  孙恩的手掌在前方扩大,变成遮天覆地的一击。
  燕飞明知肉眼所见是一种错觉,但仍然被孙恩庞大无匹的精气神完全吸摄,没法破迷得
真,遂也没法变招化解,就那么被孙恩的手刀一分不差的命中蝶恋花锋锐最盛处。
  没有丝毫劲气交击的爆响,亦没有劲气激溅的正常情况,被孙恩劈中剑锋的一刻,剑劲
如石沉大海,无影无踪。
  燕飞醒悟过来,在刹那间明白了什么是黄天大法,但已痛失先机。
  那种极虚极无、满身气力却无处渲泄的感觉,令燕飞难受至极点,且在没有选择下,不
得不以阳火代替阴水,同时往后疾退,蝶恋花化作一个又一个以太阳真气画出来的剑圈,布
下一重又一重的阳劲。
  果如所料,孙恩一声长笑,黄天大法从虚无变为实有,一时方圆十丈之内,尽是如火如
烟的狂流劲,从四方八面向燕飞打去,他本人则双手幻化出无数掌影,每一掌都准确无误穿
入燕飞画出的剑圈去,而燕飞的独门圈劲则应掌而破。
  燕飞在疾退,孙恩则如影附形的穷追不舍,不予他有丝毫喘息之机。
  燕飞心中有数,刻下是生死胜败的关键,像他们这般级数的高手对垒交锋,胜负只在一
线之差,一旦落在下风,将失去反击之力,至死方休。
  更可虑者是以阳气对阳气,他根本不是孙恩对手,这等于以己之短,抗敌之长,失去了
太阴气天性克制太阳气的奥妙功能。
  胜负的关键一刻,就在此时。一着之差又或一念之失,将会令他输掉此仗。
  唯一可扭转败势的,只有施出孙恩作梦也没有想过的剑法——仙门剑诀。
  燕飞此时已退至峰缘,再退一步,便要往陡峭的峰坡掉下去,连忙化退阴符为进阳火,
画出最后一个剑圈。
  太阴真气布下最后一重圆满和充满张力的剑气。
  原来阴气阳气各有本身不能改移的特性。
  阳主进,阴主退;阳气速进速退,阴气则是进缓退缓。所以燕飞这招把仙门剑诀融入日
月丽天剑法的奇招“仙踪乍现”,必须利用阴阳不同的特性,先布下以纯阴之气形成的剑劲,
始能再以纯阳之气,点燃引发阴阳激荡所产生的仙门剑气。
  换句话说,如果他是以太阴真气布下剑劲,孙恩绝不会像现在般见招破招,轻松容易。
  孙恩的掌刀穿花蝴蝶般往他这最后一圈攻来,令人看得目眩神迷,根本没法测度他最后
穿进圈内的是左掌还是右掌。以招式论,孙恩确已臻达出神入化、登峰造极的境界。
  燕飞再由进阳火变为退阴符,太阳真气透过剑锋烈火般喷射,直击孙恩穿入最后一重的
太阴真气里吸摄了燕飞心神的手掌。
  “叭喇!”
  惊心动魄的电光,闪于剑锋和掌锋之间,燕飞全身遽震,眼耳口鼻渗出血丝,但双脚却
稳立于崖缘,没有跌下去。
  孙恩则像断线风筝般向后抛飞,在空中连续两个翻腾,落回另一边崖缘处。
  一切便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只有当事者方晓得,刚才龙争虎斗的激烈处,仿如在鬼门
关前徘徊,稍一失足便会错踏进去。
  两人目光交击。
  燕飞体内真气翻腾不休,五脏六腑倒转了过来般难受,太阴太阳两股真气于经脉内激荡
冲突,因而没法乘势追击,无从得知孙恩还能捱多少招仙门诀。
  孙恩也一时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后,孙恩沉哼道:“我真的没有想过,你竟练成小三合。”
  燕飞以手拭抹沾在鼻下唇边的鲜血,右手握着的蝶恋花斜指地上,轻松地问道:“什么
是小三合?”
  孙恩神色平静地答道:“天、地、心合璧为大三合,你能在剑法上重演三佩合一的情况,
但威力仍未足以破开虚空,便是小三合。”
  燕飞直觉感应到表面看来全无异样的孙恩亦受了点伤,却比自己受伤较轻,这个发现令
他心中震荡,因为自悟通“仙门剑诀”后,他还是首次在施展此招时,对手能占上便宜。由
此推之,眼前此刻的孙恩,他的黄天大法,实在他燕飞的“仙门剑诀”之上。
  为何会如此呢?难道“破碎虚空”并非最终极的招数?又或他的“小三合”仍未成气候?
孙恩的真气又开始笼罩过来锁紧他,在气机牵引下,对手又是孙恩,他想逃也逃不了,只有
竭尽所能,败此强敌。
  “好!好!好!”
  孙恩连说了三声好,接着两手高举张开,本随风拂扬的衣衫反静止下来,而他却似成为
一个风暴的核心,把整座山峰完全置于他引发的风暴威力笼罩下。
  天地先静止了刹那光景,然后燕飞身处的四周开始狂风大作,风雨随着劲气形成一个又
一个旋涡,如实质旋转着的兵刀割体而来,短促而有力,愈刮愈猛,没头没脑地攻向燕飞。
  一时间漫天风雨在孙恩劲气的引导下,狂舞乱窜,山峰景物轮廓变得模糊不清,燕飞脚
踏的实地也似变成泥沼浮沙般不稳,那种感觉,非是身历其境,怎也不会相信天下间竟有如
此威力无俦的招式,似永不衰竭、无有穷尽的可怕功法。
  比起孙恩,魔门前辈高手卫娥的气场,只是小儿的玩意。
  这是不可能的。
  孙恩功力的表现,已完全突破了人力至乎任何武学大师的极限,高深莫测。
  不过事实摆在眼前,正如他从三佩合一领悟了“仙门诀”,孙恩也从中得到大益处,把
黄天大法推展至这至高无上的层次。
  每一下割体而来的气劲旋涡,损耗了燕飞少许的护体真气,而当旋涡前赴后继,接踵而
来,甚至有些时候两个或以上的气旋同时袭体,燕飞的损耗更大。
  孙恩的黄天大法有种把天地宇宙的狂暴,全集中于此的惊人感觉,令燕飞生出被完全隔
断了与外界的联系、绝对的孤立无援、被气海急旋淹没了的感受,只要他撑不下去,会像玩
偶般任凭孙恩的劲气摆布,失去自主力量。
  此时的孙恩,在他眼中变成了个能操天控地的巨人,而他却生出渺小和不自量力的颓丧
感。狂怒的气旋从四方八面袭来,咆哮怒叫。
  对方似是有用不尽的力量,而自己则在不住损耗中,那种彼长我消的可怕感觉,构成最
难以抗拒的压力。
  一时间,他知道自己又落在下风,而孙恩则正逼他在极度劣势里作出反击。
  他如何才可以扳平呢?蝶恋花遥指对手。
  燕飞神色平静,仿如一座任由风吹雨打亦永不会动摇分毫的高山峻岳,双目异芒遽盛,
全身衣袂则飘扬作响,加上先前眼、耳、口、鼻渗出犹未干透的血丝,形相诡异至乎极点。
  在孙恩力逼下,燕飞只好施出全身真功夫来拼个生死,在如此正面对决的情况下,什么
计谋手段都派不上用场。
  连孙恩也不晓得,他现在即将施展的反击,实在是被孙恩逼出来的,他从未试过是否可
行,但晓只有此招方可破去孙恩那人力所没法抵挡的功法,不成功便要成仁,其中没有丝毫
缓冲的余地。
  太阳真火源源不绝注入遥指着孙恩的蝶恋花里去,左手则缓缓举起,掌心向外,当蝶恋
花积蓄了爆炸性的能量,燕飞从容道:“不知天师此法可有名称?”
  孙恩双目厉芒大盛,长笑道:“告诉你又如何呢?此招乃本人黄天大法中名为‘黄天无
极’的绝学,像你的‘小三合’般已超乎一般武学的范畴,非是人力所能颉抗。”
  燕飞微笑道:“小三合又如何呢?”
  刚说毕此话,左掌推出。
  以孙恩的眼光识见,一时也弄不清楚燕飞出掌的玄虚。
  原来燕飞此掌不但无声无息,且非直接攻向孙恩,反是向孙恩立处左方的虚空发出,表
面看似不含任何劲力,可是却带得孙恩正笼罩燕飞的气场,整个随燕飞虚无至极的一掌,往
孙恩左方移开去。
  燕飞顿感浑身一松,晓得成功失败,就在此刻,闪电逆气流而上,人剑合一地刺向孙恩。
  孙恩叹道:“你想找死吗?”高举的双手合拢起来,掌心互向,一股气劲立时诞生于双
掌之间,向冲至的燕飞潮冲而去。
  燕飞长笑道:“天师中计哩!”
  蓦地旋转起来,竟是要硬捱孙恩一招,蝶恋花锋尖气发,太阳真火如雨暴后积发的山洪,
冲向孙恩的左方虚空处。
  “蓬!”
  燕飞硬受孙恩的一击后,变成个陀螺般反旋开去。
  同一时间,孙恩左方被眩目的激电以树根状的形态撕开,悴不及防的孙恩被突如其来的
电火震得整个人踉跄往横急跌,还差点滚倒地上,狼狈非常,当然也没法乘势追击燕飞。
  在抵峰缘前丈许处,燕飞的旋转开始减缓,到崖缘处旋动终止,刚站稳了,猛的张口喷
出漫天鲜血,显然受了严重的内伤。
  孙恩也终于立定,又往横再跌一步,这才站稳,张口吐出一小口鲜血,容色转白,望往
燕飞,脸上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燕飞俊伟的脸容血色褪尽,亦感到难以相信,孙恩竟能在直接被仙门剑诀命中的情况下,
仍只是吐出小口鲜血,受的伤比自己还要轻。
  这是没有可能的。
  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呢?至阴至阳相激下产生的小三合力量,绝不是孙恩以太阳真火
为主的黄天大法所能抗衡的。
  孙恩的位置转移到燕飞右方,正以奇怪的目光瞪着燕飞道:“三十年来,还是首次有人
令我孙恩负上不轻的内伤,敢问燕兄是否还有再战之力?”
  燕飞尽量不去视察经脉内的伤势,叹道:“孙天师如仍不肯罢休,我燕飞只好舍命陪君
子。不过再交锋势将分出生死,恐怕这非是天师想见到的吧?”
  孙恩点头道:“你能如此施展小三合,确在我意料之外。”
  又笑着道:“你确是灵慧俱全、有大智慧的人,看破本人与你决战背后原因,今次算你
勉强过关,但下一仗将是另一回事。如果你仍只限于小三合的功夫,肯定输得很惨。”
  燕飞道:“天师是否要约期再战?”
  孙恩道:“不论你躲到天崖海角去,我仍有办法寻着你,这方面你该清楚。”
  燕飞淡淡道:“我从没有想过避战,正如天师所说,我们中只有一个人能破空而去,不
是你便是我,在天师眼中,我燕飞乃天师能否练成‘破碎虚空’的关键,但不知天师是否晓
得,你现在亦已变成我能否练成‘大三合’的决定因素。不如这样,一年后的今天,我们在
此重聚,再决雌雄如何?”
  孙恩仰天笑道:“好!就次一言为定。”
  说毕纵跃而起,落往右方斜坡,消没不见。
  燕飞全身剧颤,坐倒地上,再吐出另一口鲜血。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