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四
第 五 章 遥诉心声
  燕飞感到自己似从肉体的羁绊挣脱出来,回归到心灵的静土。尽管外面的世界充实着狂
暴的风雨,但只由他的躯壳去承担和感受。纪千千的爱,就像一片熊熊的烈火般,燃烧着他
的魂魄,那是男女间可能达到的最炽烈的关怀和爱恋,是能彼此分享的爱焰情火。
  于肉体而言,他们仍是不同的个体,但精神上再无分彼我,他们的爱是那么深沉,那般
的开放、深广和遥阔。纵然他想告诉其他人,此刻他是多么幸福、满足和开心,但任何说话
都难以形容其万一。
  他清楚掌握到纪千千有着同样的感受,不再有丝毫怀疑,正因这心心相印、独特的爱恋
方式,他们的生命、梦想、感情和思忆,尽显完美的一切。
  纪千千在她的心灵内遥呼道:“燕郎啊!我又回复过来了,这不是挺奇妙吗?只是短短
两晚的功夫!你现在是否在健康呢?那处是不是正刮着大风雨?”
  燕飞在心灵中应道:“千千须谨记,心灵的动能会像潮水般起伏,目下千千正处于波顶,
故能迅速回复过来,但别忘记也有低潮的时刻,千万勿要因此而沮丧失落。”
  纪千千道:“只要有燕郎的爱,千千会坚强起来。你究竟在哪里呢?为何我感到燕郎似
是不愿答我,人家真的感到雨水打在你身上的感觉,这里又下雪哩!”
  燕飞叹息道:“我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在想着该如何告诉你。我现在身处风雨交加的
太湖,操着小伐子,朝洞庭西山方向前行,去赴孙恩的生死决战,他正在缥渺峰等待我。”
  纪千千在他的心灵内回应道:“那便要祝燕郎旗开得胜,我的燕郎是绝不会输给孙恩的,
对吗?”
  燕飞欣然应道:“我是不会输的。趁这个机会,我要告诉千千有关我们未来幸福的一个
计划,让千千完全彻底地明白我。”
  纪千千兴趣盎然地道:“千千在听着哩!”
  燕飞心中涌起万缕柔情,毫无保留的把有关仙门的一切,以最直接简洁的语言,透过心
灵向千里之外的纪千千传达。
  ※       ※       ※
  尹清雅朝上瞧去,咋舌道:“你不是要我攀过这座山吧!人家再没有力气了。过了这座
山还有另一座山,这就是你所谓的山中快捷方式吗?你首席风媒的称号肯定是骗回来的!”
  此刻的她完全迷失了方向,四周黑漆漆的,她唯一可做的事只是跟着高彦不住往上爬,
到高彦在半山一块突出的悬石处停下来,她才喘过气来。
  高彦喘息着道:“我的快捷方式是根本不用走路的,保证雅儿你大呼过瘾。嘿!雅儿这
么寸步不离地跟着我,有没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美妙感觉?”
  狂风怒号,雪花飞舞,愈往上攀,愈感受到风雪的天威。
  尹清雅没好气地道:“你这死小子在这时候也不忘调侃人家,你再不拿出本领来,我会
要你好看。”
  高彦忽然露出警觉神色,吓得尹清雅芳心遽颤,道:“不要唬人家,人家的胆子小嘛!
开玩笑也该拿别的事说。”
  高彦双目精芒闪闪,令人感到他夜视功夫有异于一般的高手,是那种在这方面特别有天
赋异禀的人。此时他正扫视北面的一座山。
  尹清雅循他投视的方向望去,这山离他们至少有三十多丈的距离,在飘舞的雪花里黑压
压的,不见有任何异样的情况。忙凑到高彦耳旁,低声道:“有甚么不妥?”
  高彦探手搂着她香肩,道:“对面有敌人。”
  话犹未已,长笑声在对山响起,最令他们害怕的向雨田在一块大石现身,道:“高彦,
你果然不愧边荒集风媒中的头号人物,竟有本领闯到此处来,不过你们的好运道完蛋哩!高
彦你识相的就自了残生,如此我可以任由你的小情人离开。”
  高彦尚未答话,“小白雁”尹清雅已“呸”的一声不屑地道:“别人怕你向雨田,我们
可不怕你。你要赶上我们,还要下山上山,虚言恫吓有屁用!你够本领便跳过来杀我们,不
要只懂吹牛皮。”
  向雨田笑道:“跳过去!哈!这倒是个好提议,且给你说破我的心事。”
  尹清雅嘲笑道:“想跳过来吗?先长出一双翅膀给我们看吧!你当自己是甚么东西,顶
多只是慕容垂的走狗。”
  高彦却是神色凝重,上下打量向雨田。
  向雨田和尹清雅的对话在两山间激荡回响,打破了深山穷谷的平和安宁。
  向雨田叹道:“我现在确可算是慕容垂的走狗,但有甚么办法呢?幸好只是暂时的。唉!
我要过来哩!如有选择,我哪来杀人的兴致。”
  尹清雅还要说话,却被高彦拉起她的手,喝道:“不对!我们快走!”
  向雨田取出曾助他在边荒集横越遥阔的高空、击中空马车的铁球,笑道:“走得了吗?”
  高彦已领先奔行,看势子是要绕到山的另一边去。尹清雅仍弄不清楚是甚么一回事,但
对高彦在这方面她是绝对信任的,只好随他亡命开溜。
  铁球在空中旋转的“霍霍”声,在山风怒吼里仍清晰的传来,每一转都敲击着两人惊悸
的心神,随着链子铁球愈转愈急,啸声愈转尖锐,更添情况的紧急意味。
  向雨田一声长啸,腾身而起,朝他们刚才立处投过去,那也是最佳的落点,虽然两人已
远离数十丈,但凭向雨田的身手,追上两人只是迟早的事。
  高彦大叫道:“雅儿跳上来!”
  尹清雅这时才知不妙,向雨田确有鬼神莫测之机,竟能借铁球之力横渡三十多丈的空间,
兼且她曾挡过他脱手射出的榴木棍,晓得他的斤两,哪还有选择,脚尖用劲,电射而上,触
地处原来是另一方大石。
  山风呼呼,下面是百丈深渊,前方再不见其它高峰,只有绵延起伏较低矮的山陵。
  高彦正做着她不明了的古怪动作,似在解开他的百宝袍。
  尹清雅听到向雨田跃下的声音,更不明白高彦此时还何来这等闲情。
  高彦喝道:“从前面抱着我的腰,怕便闭上眼睛。”
  尹清雅完全不明白高彦在说甚么,却显示了她对高彦的信任,不顾一切地扑前紧抱高彦
的腰。
  向雨田衣袂飘动的声音由远而近,速度惊人。
  高彦大嚷道:“我们情愿跳崖死,也不会落在你这家伙手中。”
  接着低声道:“只是骗他的。”
  这才跃往石头外,往下跳去。
  尹清雅骇然惊呼,耳际风生,贴在高彦怀里急速下堕十多丈,竟发觉跌势减缓,原来高
彦四肢撑开,不知如何便把百宝袍展开如帐蓬,吃着风的往下落去,一时间恼际一片空白。
  尹清雅生出绝处逢生的感觉,忽然高彦一个转身,变成她在上高彦在下,接着“蓬”的
一声重重掉在厚厚的积雪上。
  高彦痛哼一声,眼耳口鼻全渗出血丝。
  尹清雅全然无损的从高彦身上滚往一旁,连忙爬到全身埋入雪堆里的高彦处,悲叫道:
“高彦你没事吧?快答雅儿呵!”
  高彦哼哼唧唧的,好一会才艰难地道:“我没事,快拉我出来。向家伙不是这么容易骗
的,等他下来不见我们的尸首,肯定会怀疑。”
  尹清雅大喜,忙扶他坐起来。
  高彦搭着尹清雅的肩膀作支撑,站了起来,然后讶道:“雅儿为何哭哩?”
  尹清雅嗔道:“我没有哭!”
  高彦吐出一口鲜血,竟笑起来道:“这道临时的快捷方式不错吧!”
  尹清雅道:“看你这样子,还有心情说笑?我的高爷呵!现在该往哪个方向逃呢?”
  高彦指着东北方道:“在此两山之间有一道溪流,保证可甩掉向雨田。”
  尹清雅扶着他,一步高一步低依他的指示离开。
  ※       ※       ※
  暴风雨平息下来,变成漫天的雨丝,天边一角不时闪起电光,显示风暴仍在耀武扬威,
只是转移了地点。
  燕飞仍在回味着刚才与纪千千的约会,他和纪千千的热恋,以远超他曾拥有过的一切。
是他从未梦想过的福份,是自他离开万俟明瑶后,于无数孤独的夜晚一直期待、但又以为永
远不会发生的事。
  那种刻骨铭心、毫无保留的感觉,更因仙门的启示而无限的强化,把他们的爱恋提升往
另一层次,超越俗世间的男女之情。
  他们究竟是向老天爷挑战生死的界线?还是老天爷在开他们玩笑?他并不清楚,只晓得
朝着目标迈进,因为不论如何,他绝不容纪千千老死在他怀抱里。
  听到燕飞描述有关“天、地、心”三佩的异事,有关仙门开启的情况,纪千千从难以接
受、震惊到变为好奇,分享着他因仙门的出现,而对人世看法天翻地覆般的变化。
  他向她提及安玉晴,说明与安玉晴微妙的关系。果如燕飞所料,纪千千在那瞬间已掌握
了他和安玉晴之间的事。在他和纪千千不受距离阻隔的心灵交流里,虽然没法探索深沉的思
想,但却能共享所有感觉和情绪,这令他们互相间的了解水乳交融,远超任何语言的描述力,
人与人之间惯常的隐瞒和虚假,根本没有容身之所。
  要说他和安玉晴间没有丝毫触及男女之情,只是自欺欺人。安玉晴对他的吸引力及他对
安玉晴的好感,总在相处时不知不觉的浮现,可是他们的交往早升华到另一层次,而纪千千
正因感受到这方面的情况,明白了他和安玉晴之间的关系。
  他没有向纪千千提及万俟明瑶,因为他有种特殊的想法,万俟明瑶只属他的过去,似像
另一空间和时间里发生的事,他不想让万俟明瑶闯进他和纪千千纯静无瑕的天地里,就像他
从不去深思纪千千和徐道覆的往事。
  毛毛细雨洒往燕飞身上。
  忽然间,他又从深沉的思虑回到现实的世界,操控着小筏子,朝茫茫的水域不住深进。
  就在此刻,他发觉内伤早不翼而飞。
  解决了孙恩后,他会赶返边荒集,进行另一场的生死斗争。
  ※       ※       ※
  高彦和尹清雅同时滚倒积雪上,急促地喘气,疲顿不堪。
  他们终于离开山区,抵达纵横山脉和颖水间的雪原平野。
  尹清雅关心的喘着气道:“你好点没有?”
  高彦急促地喘息道:“我很好!从未试过这般的好,雅儿放心,我高彦身具天下最神奇
的真气,毒也毒不死,何况只是重重摔了他奶奶的一记。”
  今回尹清雅倒没说他吹牛皮,好奇的问道:“你以前是否每次都是这样从半山跳下来的?
真的未试过受伤吗?”
  高彦苦笑道:“我是第一次这么的跳下来。”
  尹清雅失声道:“甚么?”
  高彦叹道:“哪有快捷方式是要拿命去搏的?刚才是别无选择,只好跳下来。事实上,
下面是厚软的积雪,还是锋利的峻岩山石,我根本不知道,只晓得不这样做肯定不能活命。”
  尹清雅呆看着他,好一会才道:“但你的百宝袍确有减缓跌势的神妙功能。”
  高彦解释道:“我当初设计这两件百宝袍时,确有这个从高处跃下来的构想,可是每次
想作试验时,都因临场心怯取消了。哈!总算成功了一次。”
  尹清雅皱眉道:“那你原本的快捷方式呢?”
  高彦道:“原本的快捷方式,是绕到山的东麓,以预备好的长山藤,滑往山下去。不过
肯定在抵达快捷方式前,会被那姓向的坏家伙赶上,又或被他发现快捷方式,仍是难逃他的
毒手。”
  接着望往后方,道:“不知是否已撇掉这个可恶的家伙呢?”
  尹清雅默然无语。
  高彦仍在往后张望,到转过头来,发觉尹清雅神情古怪,问道:“雅儿在想甚么?”
  尹清雅轻轻道:“没甚么,现在该怎办好呢?”
  高彦沉吟道:“现在离天明尚有两个时辰,如果顺利无阻,凭我们能在雪地飞翔的神靴,
该可在天亮前赶抵观察站。”
  尹清雅道:“遇上敌人如何应付?我们已暴露了行藏,敌人会大举出动来搜索我们,愈
接近北颖口便愈危险。”
  高彦欣然道:“打当然打不过,但要溜我们可是绰有余裕。他奶奶的,照我看,敌人的
兵力将不过五千人,否则我们现在便可看到敌踪。别的不行,但观敌我肯定是一等一的人材,
只从敌人力量的分布,便可以大概推测出敌人的实力。”
  接着探手到尹清雅百宝袍其中一个口袋去,为她掏出一只飞靴。
  尹清雅娇躯轻颤,抗议道:“我懂得拿飞靴,不用你帮忙,给你探手进袍袋内,感觉挺
古怪的。噢!我自己会穿哩!”
  高彦笑着掏出飞靴,坐起来穿往脚上去,道:“雅儿可以放心,没有人比我更清楚由这
里到观察台的地势,加上我们来如风去如电,保证敌人摸不着我们的影儿。”
  雪愈下愈密了,视野更趋模糊不清。
  高彦道:“看!老天爷正在大力帮我们的忙,任老向如何擅长追踪觅迹之术,也要一筹
莫展。”
  尹清雅刚穿好飞靴,朝他望来,在雪花飘飘的暗夜里,她一双眸神仍像宝石般闪闪发亮,
活像雪夜的美丽小精灵。
  高彦一时看呆了眼。
  尹清雅嗔道:“有甚么好看的?时间无多,我们要赶路哩!”
  高彦牛头不对马嘴的赞叹道:“雅儿真美!”
  尹清雅垂下螓首,轻轻道:“你是个好人哩!”
  高彦遽震道:“雅儿在说甚么呢?”
  尹清雅跳将起来,拂掉沾在百宝袍上的雪花,娇呼道:“甚么都没有说,也不准你想歪
了心,快起来!你是边荒游的指挥嘛!当然由你来做团领。”
  高彦兴奋的跳起来,道:“雅儿刚才不是说我是你的好夫婿吗?”
  尹清雅大嗔道:“人家何时说过你是好夫婿?只是说你是个好人,你怎么听的?”
  高彦大乐道:“终于由雅儿口中再听到称赞我是好人的动听话儿,哈!通常爱上了对方,
又害羞时,才含蓄地赞对方是好人!我高彦如果还不明白,怎配作雅儿好夫婿。”
  尹清雅方知中了他奸计,正要发作,蓦地后方远处上空爆开一朵绿色的光花。
  高彦一震道:“向小子追来哩!我们快溜。”
  一个纵跃,触地时滑翔而去,尹清雅哪还有心情和他计较,忙追在他身后去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