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三
第 十 章 杀人名额

  哄哄的酒铺内,两人对坐位于一角的桌子,酒过三巡后,向雨田笑道:“真想高歌一曲,
哈!今晚很好!今晚我非常高兴。”
  王镇恶心中一动,暗忖可能巧值秘族狂欢节的大日子,此时的向雨田正处于异于平常的
状态下,说不定可从他处套出点秘密。再劝饮一杯,道:“向兄因何不轻易动手杀人呢?似
乎与秘族一贯凶悍的作风背道而驰。”
  向雨田叹道:“此事说来话长,更是一言难尽。王兄有没有办法张罗一坛雪涧香?听说
这是边荒第一名酿,不过现在喝的女儿红也相当不错。”
  王镇恶道:“如果向兄肯立即息止干戈,我可以为你办到。”
  向雨田苦笑道:“公归公,私归私,你的提议是不切实际的,边荒集是没有将来的,拓
跋圭更没有希望。王兄若是识时务的人,应立即远离边荒集,到甚么地方都好,怎都胜过在
这里等死。”
  王镇恶微笑道:“只要死得轰轰烈烈,纵死也干心。”
  向雨田双目亮起来,举壶为他和自己斟酒,然后举杯道:“王兄对死亡的看法,与我截
然不同,但我仍佩服王兄看透生死的胸襟。来!再喝一杯,我们今夜不醉无归。”
  两人再尽一杯。
  王镇恶道:“向兄对我们边荒集的情况倒非常清楚,竟晓得有雪涧香。”
  向雨田坦然道:“我对边荒集的认识,大部分是从燕人处得来。像高彦那个家伙,如果
不是燕人缕次强调他在此战中能起的作用,打死我也不相信他可以影响战果。”
  王镇恶忍不住问道:“凭向兄的身手,那次在镇荒岗,该有机会可以得手,为何轻易错
过呢?”
  向雨田摇头道:“教我如何解释?我的事王兄是很难明白的。可以这么说,为了更远大
的目标,我是必须戒杀的,当然更不可以滥杀,否则得不偿失。”
  王镇恶大惑不解道:“向兄这番话确实令人难解,依我看,向兄该是那种天不怕、地不
怕的人,想到便做,不会有任何顾忌。”
  向雨田点头道:“你看得很准,只是不明白我的情况,而我亦很难解说,说出来亦怕你
不会相信。”
  又苦笑道:“不怕告诉你,今回我是有个杀人名额的,名额只限三人,于我的立场来说,
这三人正是边荒集最该杀的荒人。”
  王镇恶讶道:“杀人名额?那我是否其中之一呢?”
  向雨田笑道:“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只有两个是燕人指定的,最后一个则任我挑选,
可算入我的刺杀名单。只要干掉这三个人,我便算向本族还了欠债,从此可脱离秘族,过自
由自在的生活。”
  王镇恶道:“一个是高彦,另一个是谁呢?”
  向雨田微笑道:“以王兄的才智,怎会猜不着呢?”
  王镇恶一震道:“燕飞!”
  向雨田欣然道:“纵然燕人没有指定我必须杀死燕飞,我向雨田也不会放过他,如此对
手,岂是易求?”
  王镇恶心忖,如果向雨田确能杀死燕飞,边荒集肯定不战而溃,而向雨田则不负慕容垂
之托。
  向雨田兴致盎然地问道:“王兄见过燕飞吗?噢!你当然见过,否则不会指他是我的劲
敌。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王镇恶呆了一呆道:“我真不知道如何回答你的问题,并不是故意为他阴瞒,而是不知
如何可以贴切地描述他。他是个很特别的人,总而言之与其他荒人高手不同,至于不同处在
哪里,我又说不上来。我自问看人很有一手,其他人我多留心点,会晓得其高低强弱,但对
燕飞我却没法掌握,有点像遇上向兄的情况。”
  向雨田双目神光一闪即逝,点头道:“那便是高深莫测了。看来燕飞已抵能上窥天道的
境界,难怪有资格斩杀练成‘十住大乘功’的竺法庆。哈!我恨不得能立即见到他。”
  王镇恶道:“向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向雨田摊手道:“你又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如果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便老
实作答。人是很难弄清楚自己的,一方面是因知之太深,又或不愿坦诚面对自己,总言之没
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就算说得出来,通常也经过美化和修饰,有些念头更是你永远不想让
人知道的。对吗?”
  王镇恶为之语塞。
  向雨田微笑道:“王兄对我这么有兴趣,不是因为我是朋友,反因我是敌人,所以要尽
量弄清楚我的虚实,再设计对付。告诉你吧!你们荒人今回是绝无侥幸的,现在由此往北塞
的道路已被风雪封锁,你们北上的水道交通又被燕人截断,而拓跋圭则陷于没有希望的苦战
里,当明年春暖花开之时,他就完蛋了,你们荒人也会跟着完蛋。相信我吧!要离开便及早
离开,荒人的命运是注定了的。”
  王镇恶心中一动道:“秘族是否只有向兄一人到边荒来呢?”
  向雨田唇边的笑意不住扩展,平静地道:“请恕小弟不能答王兄这句话。”
  王镇恶已从他眼睛泄漏的赞赏神色晓得答案,掌握机会,忽然改变话题问道:“花妖是
否贵族的人?”
  向雨田轻颤一下,垂下目光,探手抓着酒杯。
  王镇恶想不到他竟有此反应,心中纳闷,举壶为他注酒,同时道:“向兄如不乐意,是
不用回答的。”
  向雨田像被勾起无限的心事,举杯一口饮尽,放下酒杯,目光凝注桌面,道:“他不单
是秘人,还是我的师兄,不过早被师尊逐出门墙。如果不是这样,师尊也不会再收我这个徒
弟。”
  接着双目回复澄明神色,盯着王镇恶道:“王兄可知,因何我要透露这个秘密吗?”
  王镇恶茫然摇头,道:“只要向兄一句话,我绝不会泄漏此事。”
  向雨田点头道:“王兄确有乃祖之风。”
  稍顿续道:“我要说出他的故事,是因边荒集是他埋身之地。而王兄是荒人,对你说等
于向荒人澄清他的冤屈,算是我对他做的一件好事。”
  王镇恶是到边荒集后,方晓得花妖的事,闻言愕然道:“冤屈?向兄不是在说笑吧!”
  向雨田苦笑道:“我早知你会这么说,个中情况,我实难以解释详尽。简单来说,他本
来不是这样子的,可是在某种奇异的状况下着了魔,致性情大变,不但出卖了族主,令他被
你爷爷俘掳,还四出作恶。你们成功杀死他,实是功德无量。我敢肯定,他若在天有灵,会
非常感激你们结束了他邪恶的生命。这也是敝门欠下秘人的债,所以须由我偿还。”
  王镇恶沉声道:“向兄说的话,每一句都清楚明白,但我却愈听愈糊涂。向兄指的在某
种奇异情况下着了魔,是否类似练功的走火入魔?可我从未听过有人因练功出岔子,会从本
性善良变成采花淫魔的。”
  向雨田叹道:“天下无奇不有,其中真正情况,请恕我不能说出来。唉!人都死了,我
还有甚么好为他掩饰的。哈!荒人真有本事,竟有办法杀死我师兄,省了我一番功夫。”
  王镇恶愕然道:“向兄准备亲手杀死他吗?”
  向雨田若无其事地道:“这个当然。不由我出手清理门户,该由谁负责呢?不妨再向你
透露一个秘密,我之所以不敢滥杀,不敢任意妄为,是因有我师兄作前车之鉴,我怕重蹈他
的覆辙。听到我这么说,王兄或会想,当然哩!你和他修的是相同的武功心法,走的是相同
的路子。你这么想是合乎情理的,但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真正的情况,是完全超乎在
你想像之外。”
  王镇恶道:“向兄是不打算说出来了,对吗?”
  向雨田耸肩道:“这个当然。不过话虽只说一半,但感觉上我已舒服多了。哈!小白雁
不是到边荒集来了吗?为何不见高彦带她来逛夜窝子?”
  王镇恶叹道:“你是准备在夜窝子刺杀高彦了,但因何要告诉我呢?”
  向雨田讶道:“为何王兄看穿我的意图,仍然毫不紧张呢?一定有道理的,对!因为高
彦根本不会到夜窝子来,这么说,他该是到泗水探敌去了。哈!王兄终于色变哩!”
  王镇恶双目杀机大盛。
  向雨田仍是一付毫不在乎的从容姿态,道:“王兄不但有情义,说不把生死放在心上更
非随口说说,明知不是我的对手,仍想动武。坦白说,我是不会在狂欢节期间杀人的,这是
秘族的传统,故意提起高彦,只是心中疑惑,说出来看王兄的反应吧!”
  王镇恶淡然道:“过了今晚又如何呢?”
  向雨田双目精芒大盛,与王镇恶毫不相让地对视,道:“我们来玩个有趣的游戏如何
呢?”
  王镇恶发觉自己真的没法掌握这个人的想法,他的行事总出乎人意表,更会被他牵着鼻
子走,陷于完全的被动。
  王镇恶道:“向兄说出来吧!”
  向雨田道:“由现在开始,我给你们十二个时辰,这期间我不会离开边荒集半步,只要
你们能像上次那般把我找出来,便有杀死我的机会。但时限一过,我立刻动身到泗水去,高
彦他肯定没命,这个游戏有趣吗?”
  王镇恶听得头皮发麻,向雨田的邀请是由不到他们拒绝的,否则,若让他在晓得高彦所
在地的情况下,凭他的才智武功,高彦肯定难逃毒手。
  说到底,向雨田是要弄清楚他们是凭甚么能轻易找到他,不弄清楚此点,向雨田在边荒
集是步步惊心,睡难安寝。
  这个人太厉害了。
  王镇恶冷静地起身,沉声道:“我们荒人会奉陪到底,向兄小心了!”
  说罢,随即离开。
  ※       ※       ※
  小屋的黑暗里。
  尹清雅轻呼道:“高彦!高彦!你睡着了吗?”
  高彦苦候多时,忙侧身朝向她道:“娘子有何吩付?”
  尹清雅道:“刚才是甚么声音?是否有人在号哭?”
  高彦道:“在边荒,最多是野狼和秃鹰,刚才是狼的呼叫声,听声音离我们的小谷有五、
六里远,娘子不用担心。”
  尹清雅天真的问道:“它们会不会吃人?”
  高彦道:“凡有血肉的东西它们都吃,亦爱吃腐肉,所以在边荒的野鬼,都只剩下一付
枯髅骨头,原因在此。”
  尹清雅娇嗔道:“你又在吓人哩!”
  高彦道:“告诉我,你先前说的不是真的,像我一样是在胡诌。”
  尹清雅嗔道:“高彦啊!你说过的话究竟是否算数呢?又说甚么会待我师傅答应我们的
事,才会……不说哩!”
  高彦毫不羞惭地道:“我说过的话怎会不算数呢?问题出在娘子身上,你当时并没有答
应我,例如假如师傅如此如此,人家便如此如此诸如此类,此事当然告吹。如此我只好不充
英雄,先和娘子成亲,让娘子生下儿子后,才回两湖向岳师傅请罪。”
  尹清雅坐将起来,大嗔道:“你在耍无赖!”
  高彦大乐道:“除非这样吧!你先亲口答应我,如果你师傅肯点头,你便会乖乖的嫁给
我,我当然会执行承诺,那我顶多只是搂搂抱抱,亲个嘴儿,绝不会越轨。”
  尹清雅嘟起嘴儿狠狠道:“死小子!还要我说多少次,人家根本没想过要嫁给你。”
  高彦笑嘻嘻的坐起来,欣然道:“娘子真懂得闺房之乐,晓得甚么时候和我耍几招花枪,
其中肯定有一招叫‘故布疑阵’,另一招叫‘欲拒还迎’,哈!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娘子的心
意。”
  尹清雅听他说得有趣,忍俊不住笑起来,又笑吟吟道:“你试试再唤一声娘子,人家嫁
给你了吗?”
  高彦提醒道:“你这么快忘记了答应过的事吗?既不可以对我动粗,更不可以点我的穴
道。否则白骨精出现时,谁给你施展退鬼符法?”
  尹清雅气道:“你才善忘,我说的素女心法禁忌千真万确,没有一字是假的。”
  高彦恨得牙痒痒的道:“天下间怎会有这样的武功?我不相信。”
  尹清雅娇笑道:“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事实便是事实,你今晚勿要越界。”说罢躺回
床上去,打个哈欠道:“和你这小子说话很花力气,雅儿悃哩!要睡觉了。”
  高彦叹道:“亲个嘴儿行吗?”
  尹清雅斩钉截铁地道:“不行!”
  高彦苦笑道:“亲嘴只是高手过招前的见面礼,又不是真刀真枪,会有甚么影响呢?”
  尹清雅低声骂道:“狗嘴长不出象牙,满口脏言,鬼才会嫁你。”
  高彦碰了一鼻子灰,颓然躺回去,不作一声。
  过了一会,尹清雅又唤道:“高彦!高彦!”
  高彦颓然应道:“你不是很悃要睡觉吗?”
  尹清雅轻柔的道:“你是否生气呢?”
  高彦精神大振,却不敢表露出来,继续一万念俱灰的语调叹息道:“我敢生任何人的气,
但怎敢生雅儿的气呢?”
  尹清雅道:“不要扮可怜哩!我比你所谓的明白我更清楚你,今次你是身负重任,切记
矩步方行,否则我们会没命回边荒集去,所以你要做个安分的小子,我真不是骗你的。”
  高彦不服道:“亲个嘴儿有甚么问题?”
  尹清雅没好气道:“亲嘴或许没有问题,但依你那付德性,肯止于亲嘴吗?一发不可收
拾时岂非糟糕?”
  高彦大乐道:“雅儿终于答应让我亲小嘴哩!哈!耐性老子当然不会缺乏,否则怎做探
子?好吧!睡醒再说,时机适合时便大亲嘴儿,到时你可不要再推三推四的。”
  尹清雅大嗔道:“人家只是打个譬喻,谁答应你亲嘴了?”
  高彦笑道:“说出口的话怎可收回去,今次轮到我困了,睡吧!”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