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三
第 一 章 爱的宣言
  高彦朝船尾的方向走去,四、五个荒人兄弟正聚集在舱门外,低声谈笑,见高彦从船舱
走出来,立即闭口。
  高彦心情之佳,已难以任何言词来形容,明知他们在说自己,但哪会计较,佯怒道:
“好小子!竟敢在背后说老子是非。”
  其中一人道:“你高少现在有财有势,我们夜窝族的兄弟全要跟你讨生活,怎敢说你是
非?我们是在羡慕你,小白雁确是美得可滴出花蜜来,难怪高少神魂颠倒。”
  另一人道:“高少虽然艳福齐天,可是我们一众兄弟都在为你担心。”
  高彦闷哼道:“担心甚么?”
  那人道:“担心小白雁踢你下床时,一时不慎踢错了地方,你再爬上去已经没有用。”
  高彦没好气道:“我去你们的娘!”
  说罢昂然去了,把众人的哄笑声抛在后方。
  天仍徐徐下着轻柔的雪花,颖水两岸白茫茫一片,小白雁独自一人立在船尾处,欣赏早
来的秋雪。
  高彦感到过去的所有努力、期待、焦虑、失眠,都在这一刻得到回报,爱的血液在沸腾
着,有种想大叫大嚷的冲动。
  从第一眼在边荒集见到尹清雅,他便一头栽进爱情的极乐天地去,这令人激动迷失的情
绪自此从没有减退,只有愈趋炽热。假如这就是真正的爱情,他是绝不会嫌多的。他无法以
语言来表达他心中的感觉,可是在这一刻看着她曼妙的背影,像与雪花混融在一起如幻如真
的美景,他无需语言便理解了一切。
  高彦来到尹清雅身旁。
  尹清雅没有看他,雀跃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秋雪,真美!”接着瞥他一眼,微嗔道:
“为甚么那样瞪着人家?不准这样看,你不知道这样看女儿家是无礼的吗?”
  高彦再次说不出话来。
  在雨雪飘飘里,左岸出现一个荒村,若隐若现。
  尹清雅忘了责怪他,指着荒村道:“那是你的第几号行宫呢?”
  高彦欣然道:“好像是三号行宫。”
  尹清雅天真的问道:“这个村有鬼吗?”
  高彦笑道:“这个是尹家村,你的宗亲鬼肯定不会害你。”
  尹清雅生气的道:“人家是说正经的,你却只懂胡绉。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踢下河里去?”
  高彦气定神闲的道:“你把我踢下水里,便会错过了我的爱的宣言。”
  尹清雅“噗哧”娇笑,然后白他一眼,没好气的道:“爱的宣言?真是夸大!你那几下
手段,瞒得过本姑娘吗?不外是脸皮够厚,口不择言,自我陶醉,硬要派清雅看上你吧!告
诉我,你还有别的功夫吗?若仍是以前那一套,最好献丑不如藏拙,免拿出来丢人现眼。惹
火了我,你便要吃不完兜着走,本姑娘最拿手是惩治狂蜂浪蝶呢!”
  高彦胸有成竹的道:“今次不同了!因为我是站在雅儿的立场为雅儿着想。”
  尹清雅讶异地瞥他一眼,见他一脸认真诚恳的神情,奇道:“你这小子又动甚么古怪念
头哩?”
  高彦道:“不是怪念头,而是充满高尚情操的伟大想法,充满为爱而牺牲的精神。刚才
你吃饱肚子回房后,你有奇怪我一直没有过来找你吗?因我要独自一个人思量,想出能顾及
雅儿感受,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尹清雅好奇心起,道:“说来听听!如果仍是不象样子,我今晚再不理睬你。”
  高彦信心十足的道:“听着哩!我已下定决心,排除万难……”
  尹清雅截断他叹道:“死混蛋,还不是这一套?”
  高彦不满道:“你知道我跟着说的是甚么吗?”
  尹清雅没好气道:“你可以有甚么新花式?我才不会代你说出来。”
  高彦道:“今次你怎都没法猜着,我要说的是,若得不到我未来岳丈师傅的亲口允婚,
我一天都不会迎娶你。”
  尹清雅目光往他投去,说不出任何话。
  高彦神气的道:“这够伟大吧!雅儿现在唯一担心的是聂帮主的意向,只要他同意我们
的婚事,便等于拨开云雾见青天,我们将可有个幸福美好的将来。”
  尹清雅仍在发呆。
  高彦道:“是否还须解释一下,我伟大在甚么地方呢?”
  尹清雅大嗔道:“死小子!谁和你有未来?你可以停止发疯吗?除了一厢情愿,你还懂
得甚麽?也不秤秤自己是甚麽斤两?我师傅恨不得把你五马分尸,你还真想他会把我许给你。
  “快给我清醒过来,以后想也不要想你所谓的伟大办法。如你肯安份守己,我便让你陪
我在边荒集玩二天,三天后我回两湖去,从此与你再没有任何关系。今晚不睬你哩!”
  说罢断然去了,剩下高彦呆在那里。
  燕飞在思索一个问题。
  这是个不能不想的问题,就是如何击败孙恩。
  艇子离开青溪小筑的码头,由宋悲凤划船,载着他和刘裕往赴司马元显设于淮月楼东五
层的夜宴。
  屠奉三因另有事务缠身,须安排从边荒来的首批战士进驻冶城,所以稍后才自行赴会。
  刘裕见燕飞现出思考的神色,不敢扰他思路,保持沉默。
  他唯一可以胜过孙恩的就是仙门诀,可是照卢循的情况推断,他的七招仙门诀肯定奈何
不了孙恩,所以必须在决战前,想出办法,在仙门诀上再有突破。
  他现在的仙门诀是孤注一掷,先后发出真阳真阴,透过蝶恋花赠与敌人,变化欠奉,难
度只在如何逼人硬拼上。这当然不算理想,亦违背了他本身“日月丽天大法”的精神。要在
短短十天内另创能击败孙恩的新招,是绝没有可能的。
  但能否把仙门诀融入他以前的剑法内呢?这个肯定是有可能的。
  燕飞遽震道:“我想通了!”
  刘裕和宋悲风齐朝他望去,前者道:“你想通的事,当是至关紧要,因为我从未见过你
现在这般的神态。”
  宋悲风笑道:“能令燕飞也震惊的究竟是甚麽?快说来听听。”
  燕飞闪烁着前所未见的异采,似可洞悉天地间任何秘密,一字一字的缓缓道:“我想到
了击败孙恩的方法。”
  两人大感愕然。这种事竟可以光“想”不练的“想”出来吗?刘裕恍然道:“今次见你,
总是满怀心事的样子,原来是为孙恩头痛。”
  燕飞心忖自己的心事岂是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更不可道出真相。忽然心中涌起“泄露
天机”这句话,明白到“天机”因何不可以泄露予无缘者的理由,皆因有害无利。
  宋悲风欣然道:“小飞想到甚么破妖之法?”
  燕飞含糊的道:“我只是想通武学上一道难题,令我大添对孙恩一仗的胜算,能否奏功,
还要看当时的情况。”
  刘裕道:“无论如何,你已恢复了信心和斗志。对吗?”
  燕飞点头同意。
  孙恩固然是他目前最大的烦恼,但也是能激励他突破不可缺少的元素。在向击败孙恩的
目标迈进的同时,他对“破碎虚空”这终极招数愈有把握,触类旁通下,说不定有一天他可
以悟破携美破空而去的手段。这才是他惊喜的真正原因,但却不可以说出来。
  燕飞向宋悲风道:“如果我们现在抽空到谢家走一趟,探望大小姐,是否适宜呢?”
  宋悲风道:“怎会有问题?大小姐不知会多么高兴才是。”
  刘裕一震道:“小飞,你是否要尽早赶往太湖去?”
  燕飞从容道:“如果大小姐的情况容许,明天我便动身。”
  刘裕呆了一呆,叹道:“那你们去吧!我在艇上等你们。”
  宋悲风诚恳的道:“刚才我曾到过谢家见大小姐,她精神和身体都大有改善,问起小裕
你为何不去见她,我不得不把二少爷绝情的话如实告之。她听后很生气,着我告诉你,她为
二少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把二少的话放在心上,还邀请你到谢家去。”
  刘裕苦笑道:“这有分别吗?”
  燕飞笑道:“当然有分别,如果你拒绝大小姐的邀请,代表你是个心胸狭窄、不够宽容
的人,更代表你仍恼恨谢琰。”
  宋悲风鼓励道:“有大小姐主持大局,哪到谢混那小子作恶?现在我每次回乌衣巷,都
当那小子透明一样,见面绝不会施礼请安。哼!我伺候安公时,他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根本没资格说话。”
  刘裕忽然想起谢钟秀,心中生出危险的感觉,但却脱口道:“好吧!”
  话出口才后悔,却已收不回来。
  夕阳里,前方尘头扬起,数十骑全速奔至。
  天气冷得异于寻常,塞风阵阵从西北方吹来,令旅人更希望及早抵达目的地。
  拓跋珪正处于高度戒备下,忙下令马队停止前进,战士结阵保护运金车。
  此处离平城只有十多里的路程,一路上他们都小心翼翼,避过山林险地,只找平野的路
走,以防秘人伏击突袭。
  在队尾的长孙道生和崔宏策骑来到他左右,齐往来骑望去。
  长孙道生舒一口气,道:“是自己人。”
  拓跋珪点头道:“来的是张衮,事情有点不寻常。”
  张衮和五十多名战士,到离他们二百多步方开始减速,抵达他们前方,战马都呼着一团
团的白气。
  拓跋珪道:“发生了甚么事?”
  张衮勒马停定,道:“敌人反击了。”
  拓跋珪神色不变的道:“是否慕容垂来了?”
  张衮喘着气道:“现在还弄不清楚,中午时收到报告,有敌骑在平城和雁门一带广阔的
屯田区,肆意破坏,烧毁粮仓农田,驱散牲口,似是敌方大举进攻的先兆。”
  拓跋珪叹道:“好一个万俟明瑶。”
  张衮愕然道:“万俟明瑶?”
  拓跋珪道:“此事稍后再说,还有其它事吗?”
  张衮从怀里掏出小竹筒,双手奉上,道:“这是边荒集来的飞鸽传书,请族主过目。”
  拓跋珪接过后取出信函,神色冷静的阅读一遍后,随手递予长孙道生,沉声道:“一切
待返回平城后再说。”
  “酒来!”
  阜狂生看着像斗败公鸡似的高彦,来到舱厅他那一桌坐下,头痛的道:“情海又生波—
—你们不是好好的了吗?又发生了甚么事?”
  此时客人巳吃过晚膳,只剩下两三桌客人,仍在闲聊。
  高彦愤然道:“还不是给你这家伙害惨了。他奶奶的,甚么事事为人设想,却得到这样
的回报。”
  阜狂生皱眉道:“说吧!”
  高彦负气道:“有甚么好说的?”
  阜狂生正为边荒集忧心,闻言光火道:“你这小子,别忘记你和小白雁之有今天,全赖
老子在背后运筹帷幄,否则,小白雁至今仍在两湖。你奶奶的,每次碰钉子都来怪我。你都
不知自己多么幸福,多么令人羡慕,别人想碰小白雁的钉子还求之而不得。收起你的苦脸,
再不说出来,我会大刑伺候。哼!你奶奶的!”
  高彦无奈下道出情况。
  阜狂生拍桌道:“那真要恭喜你哩!”
  高彦一呆道:“恭喜我?”
  阜狂生道:“当然要恭喜你,小白雁只是为你着想,怕你这小子真的发了疯,硬是到两
湖去,哭着要老聂把爱徒许给你,轻则被人侮辱,重则被五马分尸,明白吗?她是担心你。
唔!
  现在我有点相信,她真的喜欢了你这个根本和她毫不匹配的小子。“
  高彦怀疑的道:“真的是这样子吗?”
  阜狂生傲然道:“本馆主的分析,从来不会失误。他奶奶的,现在是乘胜追击的好时
机。”
  高彦颓然道:“她说今晚不会理睬我。唉!乘甚么胜呢?今晚我肯定睡不着。”
  阜狂生骂道:“一晚的耐性也没有吗?你奶奶的。嘿!待我想想。对!她不是说到边荒
集后和你吃喝玩乐三天吗?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定要把生米煮成熟饭。试想想看吧!如果
你能令小白雁珠胎暗结,聂天还又因承诺不能奈你的何,只好将错就错,把小白雁嫁给你。
哈!这肯定是最好的办法。”
  高彦先是目射奇光,接着神情一黯,惨然道:“如果我用这种手法得到小白雁,便不是
为她着想,她嫁也嫁得不开心,老聂更不高兴,所以我也不会开心。唉!该是所有人都不开
心,包括你在内。”
  阜狂生苦笑道:“这的确是不光采的手段。但有别的办法吗?要聂天还高高兴兴的把爱
徒许给你,等于要太阳改从西方升起来,再往东方落下去。根本是不可能的。”
  高彦勉力振起精神,道:“此计是你想出来的,你必须动脑筋为我找出解决的办法。”
  阜狂生失声道:“我想出来的?你的娘!我只叫你顾及小白雁的感受,却没有叫你也要
照顾老聂的感受。你当老聂是三岁小儿吗?他不但是雄据一方的黑道霸主,而且是与我们誓
不两立的敌人,大小姐和他更是仇深如海。你说他会把爱徒嫁给一个荒人吗?他如何向桓玄
交代。你的脑袋是用甚么做的?”
  高彦坚持道:“你不是我认识那个整天妙想天开的卓疯子吗?我的‘爱的宣言’不是说
来玩玩的,且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否则雅儿会看不起我。快给老子想想,你也不想小白雁
之恋没有个圆满的好结局吧。”
  阜狂生呆瞪着他。
  高彦摊手道:“俗谚不是有谓‘精诚所呈,金石为开’吗?老子正是精诚的人,该没有
甚麽是做不到的。”
  阜狂生一震道:“我想到了。”
  高彦大喜道:“想到了甚么?”
  阜狂生苦笑道:“我会每晚临睡前为你和小白雁求神作福,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高彦失声道:“这叫做办法?”
  阜狂生油然道:“当然是办法。我愈来愈相信你和小白雁是天作之合,天地间再没有力
量能拆散你们。兄弟!你想到甚么便干甚么,不要理会任何人的说话,包括我阜狂生在内,
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一切由老天爷作主。讨论到此为止,你去睡觉,我就在这里趁记忆犹新
之际,写这小白雁勇救高小子,一剑吓退向雨田的精彩章节。”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