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二
第 十三 章 爱恨纠缠
  
  长子城,黄昏。
  纪千千主婢吃过晚膳,到园中的小亭坐下闲聊。前天开始天气转寒,两人都穿上御寒的
棉衣。
  纪千千道:“秋天未过,天气已变得这麽寒冷,今年北国的冬天当是别有滋味。”
  小诗垂下头去。
  纪千千嗔道:“傻丫头,又在想什麽呢?”
  小诗轻轻道:“小姐今天的心情很好哩!”
  纪千千心忖今早才和燕郎“相会”,心情当然舒畅。有感而发道:“人在面对逆境时,
不但要坚强,还要保持乐观愉快的心情,始有把劣势扭转过来的机会。”
  小诗往她望去,道:“外面是否又在打仗呢?”
  纪千千怜惜地道:“为什会想到打仗?”
  小诗道:“这几天见到的人都神情紧张,又很少见到皇上,我很害怕。”
  纪千千奇道:“害怕什麽呢?”
  小诗垂首道:“我怕他们会攻打边荒集。”
  纪千千叹道:“着使早晚会发生的事,但我们的荒人兄弟自有应付的办法。”
  小诗没有说话。
  纪千千明白小诗的心事,她是被慕容垂的战争手段吓破了胆,恐惧慕容永军的惨淡收场,
会在荒人身上重演。
  风娘出现在园内的碎石道上,朝她们走过去。
  纪千千在她现身前的一刻,生出警觉,自然而然的把目光往她投去,接触到风娘的眼神,
后者现出讶异的神色。
  纪千千心叫糟糕,同时心中警惕,以后须小心一点儿。纪千千晓得会在这类自然反映上,
泄漏出自己功力大进的秘密。若是以前的她,于风娘离她远达百多步的距离,是没有可能先
一步察觉她的临近。
  风娘来到小亭外,先向纪千千请安,然后道:“皇上着我来告诉小姐,明天清早我们会
返回荥阳去,我已叫人为小姐整理行装。”
  纪千千淡淡道:“千千还可以为自己作主吗?皇上高兴怎麽办便怎麽办吧!”
  风娘双目现出无奈的神色,道:“不敢再打扰小姐了……”
  纪千千插口道:“大娘!”
  风娘讶道:“小姐有什麽吩咐呢?”
  纪千千向小诗道:“诗诗先回屋内去,我有几句话想和大娘说。”
  小诗依言去后,纪千千道:“大娘请坐。”
  风娘叹道:“我站在这里就可以了,小姐该明白,有很多事我是不方便说的,小姐想知
道的话,可直接向皇上提出。”
  纪千千微笑道:“我要问的事,与皇上没有半点关系,也无现今的情况,大娘该不会为
难。”
  风娘露出苦涩的神色,道:“过去了的事,我更不愿提起,也不想回忆。”
  纪千千嗔道:“好哩!这麽说我什麽都不用问了,有什麽不是过去了的事呢?”
  风娘软化下来,叹道:“小姐请垂询。”
  纪千千现出令人无法拒绝的笑容,轻轻道:“我只是想问有关燕飞的事。大娘是怎样认
识燕飞的娘呢?”
  风娘双目现出伤感的神色,道:“此事一言难尽,我真的不想提起,只可以告诉小姐,
我们曾是要好的姊妹,却又同时……唉!老身要告退哩!请小姐见谅。”
  纪千千娇嗔道:“大娘!”
  风娘道:“我曾和燕飞的娘,在一个很特别的地方一起生活了一段日子,看着小燕飞来
到这世上。我也不知那段日子是快乐还是痛苦,只希望有仙人能把这段记忆从我的脑海删
去。”
  纪千千道:“那你一定晓得燕飞的爹是谁哩?”
  风娘遽颤一下,垂下头去,道:“小姐请恕老身失陪。”
  就那麽转身去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纪千千思潮起伏,隐隐猜到风娘言有未尽的那句话,该是“同时爱
上同一个男子”,而此人正是燕飞的爹。他们之间的关系亦不简单,当是恩中有怨、爱中有
恨,所以风娘方有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感叹。
  燕飞的爹能令鲜卑族最出色的两位女性同时为他倾情,肯定非是平凡之辈。看看现在的
燕飞,即可想见他父亲当年的风采。
  他究竟是谁呢?为何燕飞的娘从不向燕郎提及他爹的任何事?纪千千心中充满疑团,恨
不得立即追上风娘,问个究竟。当然晓得追上她亦问不出什麽东西来,更不忍心再逼她。
  此事只好暂时作罢。
  练功的时间又到了。
  ******************************
  慕容战、呼雷方和拓跋仪三大边荒集胡族领袖,联袂来到位于东南方设于废墟核心处、
姬别命名为“兵器厂”的建筑物组群。
  如果要打开门做生意,废墟当然不是理想的地方,可是作为制造兵器和火器的工厂,却
是再没有地方比废墟更为理想,最妙是四周满布颓垣败瓦的辽阔区域,自然而然成为了兵刃
火器试练场。
  所以兵工厂一带的荒屋,有个不明文的规矩,便是外人禁足,如果不幸被流矢或火器误
伤,是不可以怪责别人的。
  废墟在防卫上亦大有好处,十多座砖石结构的大厂房,四周设置了八座高起五丈的望楼,
有姬别的手下轮流巡哨,以保证兵工厂的安全。
  慕容战来到主厂的大门前,笑道:“每次我到兵工厂来,都会有种古怪的感觉。你们说
吧,谁可以联想到像姬公子这麽一个花花大少,竟拥有如此杀气腾腾,专门制造杀人利器的
厂房呢?”
  把门的数名大汉向三人肃立致敬,更有人往内通报姬别。
  大雪变成了徐徐降下,欲续还休的雪花,但目及处仍是一片雪白,把荒芜不堪的废墟也
净化了。
  呼雷方道:“据闻姬大少制兵器的绝艺来自家传,但他爱拈花惹草却是本性,终日对着
个大火炉难道不厌倦吗?当然要换上华衣丽服,到莺莺燕燕的场所享受别有不同的温柔乡滋
味。这叫调济生活,我们姬少比任何人更懂得享受。”
  拓跋仪不由想到香素君,她便是他的温柔乡了,只有她才可以令他忘记了一切。
  慕容战笑道:“有人说女人是水造的,这一水一火该算刚柔相济了。哈……”
  姬别从大门抢出,如果没见过他现在的装扮模样,肯定骤眼间认不出他来。此刻的他一
身粗布麻衣、围着沾满污渍的牛皮大围裙、脚踏长靴、头缠长布条,怪模怪样似的,没半分
平时行头十足、风流倜傥的影子。
  呼雷方呵呵笑道:“大老板竟亲自下场,真令人想不到啊!”
  姬别叹道:“什麽大老板,不要说哩!现时我手头很紧,手下三百多个儿郎只能支半薪,
幸好众兄弟都知我是只拖不欠,更是为了边荒集,大家才肯捱义气,与我共度时艰。”
  又把沾上污渍的手往身上抹,道:“三位大哥来找我有何贵干?不要告诉我天已塌下来
了,我这人最受不起刺激。”
  慕容战道:“差不多是这样子,有什麽清静的地方可以说话?”
  拓跋仪道:“清静的地方只有掉头走方可以寻得,在兵工厂你想听不到打铁的声音,根
本是没有可能的。”
  姬别欣然道:“清静的地方还是有的,就是深藏地底的兵器库。不过我可不习惯听不到
打铁和炉火的声音,对我来说那是天下间最动听的妙音,比得上青楼丝竹管弦的正声雅音。
哈!随我来吧!”
  众人正要举步,急骤的蹄声自远而近。
  三人回头望去,一骑迅速驰至,马上的骑士竟是姚猛。
  四人同时心往下沉,晓得姚猛来得如此匆忙,当不会是什麽好事。
  姚猛直冲至四人前方,急勒马缰,战马人立而起,发出嘶叫。
  马儿前蹄重踏地上,姚猛跃下马来,喘息道:“方总和丁宣回来了。”
  慕容战一呆道:“这麽快?”
  姚猛道:“泗颖水口已被慕容垂派兵占领,他们是被逼回头的。”
  四人同时色变。

    第三十二卷完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