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二
第 十二 章 兵来将挡
  
  边荒集,大江帮总坛,东厅。
  江文清、慕容战、红子春、刘穆之和王镇恶五人围桌而坐,窗外雪花纷飞,变成了个纯
白的天地,他们却是心情沉重。
  唯一的好消息是收到程苍古从荒梦三号送出的飞鸽传书,获知击退了向雨田的事,不过
各人都没有因此欢欣雀跃,因为向雨田变得愈来愈厉害了,要来便来,要走便走,谁都奈何
不了他。
  红子春道:“这家伙是否回复了平时的功力呢?”
  他问这句话,正表示他抱着怀疑的态度,所以希望得到答案。
  王镇恶道:“照时间看,他该是紧追在我身后返回边荒集,除非他有套在迅速奔行时修
复功力的本领,否则他根本没有时间练功。”
  众人的心直往下坠,未达最佳状态的向雨田已这麽难缠,处于巅峰时的向雨田又会是怎
样一番情况?他们都有点不敢想下去。
  慕容战目光投往白蒙蒙的窗外,道:“方总今回肯定无功而回,我们该怎麽办呢?”
  王镇恶沉声道:“我们要收窄战线。这要分两方面来说,首先我们必须增强边荒集本身
的防御能力,以防秘人大批来袭,向雨田是聪明人,一天弄不清楚我们能把握他行踪的方法,
一天不敢贸然来犯,如果他们真够胆子混进边荒集来,方总的灵鼻会教他们后悔莫及。”
  红子春点头道:“对!即使秘人倾巢来攻,以我们的实力,他们只是以卵击石。想混进
来破坏吗?却是正中我们下怀,还恨不得他们会这般做。”
  刘穆之微笑道:“所以情况也不算那麽坏。”
  王镇恶道:“另一方面,我们把力量集中在保护颖水交通上,只要水路畅通,边荒集便
可以保持兴盛,不论燕人秘人,都不擅水战,故而我们的战船队,确有实力维持水路的交
通。”
  当陆路积雪难行,颖水便成边荒集的交通要道,等于边荒集的命脉,一旦被截断,情况
不可想象。
  江文清叹了一口气,欲语无言。
  众人明白她的心事,为了支援南方的刘裕和屠奉三,大江帮须调走大批战船和战士,水
上的力量转趋薄弱,势将无法兼顾颖水的安全和防务。且由于建造战船,不得不在南方搜购
材料,也令大江帮财政紧拙,出现困难。
  刘穆之道:“现在泗水北岸城池,名义上已沦入燕人之手,不过燕人阵脚未稳,无力对
广阔的地域施行严格的管治,所以我们仍可依赖自己荒人兄弟到北方买货回来,与南人进行
交易。慕容垂不会看不到这情况,早晚他会设法封杀我们与北方的连系。”
  红子春摇头道:“只要有利可图,没有人能全面封锁北人和我们做生意。慕容宝今次全
军覆没,大燕损失了八万精兵,慕容垂又要枕兵关外,以防关中群雄出关争霸,平城和雁门
的战线亦牵制了大批燕军,想封杀我们,谈何容易?”
  刘穆之叹道:“问题出在这场早临的秋雪,令颖水变成唯一的交通要道,慕容垂只须派
人封锁泗颖的水口,于两岸设立堡寨,再以铁链封江,我们将会被逼落下风。”
  慕容战点头道:“对!慕容垂肯定会这般做。”
  王镇恶断然道:“应付的方法,是先慕容垂一步,占据水口。我们要赢这场战争,必须
化被动为主动,牵着慕容垂来走。现在边荒集内有大批燕人羌人遗下的防御武器,只要能于
水口建立据点,当可守得稳如泰山,且得水路支持,纵然慕容垂全力来攻,我们也可死守一
段日子。”
  刘穆之拈须微笑道:“这是最佳的防御方法,把战线推展到边荒的北界,守中带攻,只
要我们在各方面配合得宜,水口的据点将等于石头城之于建康。”
  江文清舒一口气道:“如此我们只要有十艘高性能的战船,该可守得住颖水”
  慕容战作出最后决定,道:“就这麽办!我还要去找拓跋当家,呼雷当家和姬大少说话,
听听他们的意见。”
  红子春道:“又如何处理秘人呢?如何化被动为主动?”
  慕容战道:“这个重任要落到高小子身上。在边荒集没有人比他更精通当探子之道,他
手下又有大批出色的探子,高小子本身更对边荒了如指掌,对方即使躲进巫女丘原,亦难瞒
过他的耳目。秘人始终是外来人,尚须一段时间方可以弄清楚边荒的环境,所以,这场探子
战必须以快制慢,谁先掌握到对方的情况,谁便可以得胜。”
  红子春摇头叹道:“唉!高小子!他的脑袋早被小白雁弄昏了。”
  江文清道:“如果边荒集完蛋,他的小白雁之恋就再也恋不下去。”
  刘穆之憬然而悟道:“听战帅刚才的一番话,我才深切感受到高少在荒人心中的地位,
难怪向雨田一意刺杀高少,因为他正是向雨田最顾忌的人。”
  王镇恶道:“现在小白雁来了,他可以分身吗?”
  江文清道:“怎由得他选择?事情有缓急轻重之分嘛!”
  刘穆之道:“一般秘族高手当然不是问题,可是如遇上向雨田,高少岂不是凶多吉少。”
  慕容战笑道:“你放心吧!在淝水之战前,因有燕飞的保护,所以没有人敢向高小子动
手,于是人人都动脑筋想,当高小子到集外办事时怎样收拾他,可是到今天仍没有人办得到,
小白雁那次是唯一的例外。这小子自有一套在边荒生存的办法,他跟踪人容易,谁想追踪上
他却是难比登天。”
  接着道:“就这麽决定。高小子何时回来,便何时展开对边荒的全面搜探;进占水口的
行动由大小姐和镇恶负责,甚麽时候准备好,便甚麽时候出发。”
  众人轰然答应。
  ********************************
  燕飞回到青溪小筑,不见宋悲风,也见不到屠奉三和蒯恩,只有刘裕一个人独坐厅内发
呆。
  燕飞在他身旁坐下,道:“宋大哥不是回来了吗?”
  刘裕朝他瞧去,神情复杂地道:“宋大哥出去找一个帮会的朋友,查问一些事情。你刚
才到那里去了?”
  燕飞不答反问,道:“你为何满怀心事的样子?”
  “砰!”
  刘裕一掌拍在桌面上,把燕飞吓了一跳,然后沉痛地道:“我心里很痛苦,很恨!”
  燕飞叹道:“仍看不开吗?”
  刘裕狠狠道:“这种事怎可看得开抛得下?淡真……唉!我真的不可以再想下去,这些
话我只能对你一个人说,终有一天我会杀死桓玄和刘牢之,为淡真洗雪耻辱。”
  燕飞道:“活在仇恨里并不是办法,我也尝过其中的滋味,食不知味、睡难安寝,刘兄
何不把心神放在更远大的目标和理想上,为南方的子民谋取幸福。”
  刘裕道:“我明白这个道理。事实上我已好多了,只是这两天人放松下来,特别多感触,
或许我不用隐瞒你,所以流露内心的情绪。但道理归道理,只要每次想起淡真,我都有点控
制不了自己。”
  燕飞道:“心病还须心药医,难道没有人可替代淡真在你心中的位置吗?”
  刘裕心中首先想起的竟是谢钟秀,接着才是江文清,然后是任青媞,连他自己也深感颤
栗。
  为何不是江文清呢?这美女对自己恩深义重,本身的条件更是无懈可击,才貌俱全,肯
定是好娇妻和贤内助。
  隐隐中,他把握到背后的原因,因为谢钟秀活脱脱地正是另一个王淡真,那种酷肖的高
门大族贵女的特质,令他拥抱着她时,感到逝去了永不回头的美好时刻,又重新降临到他身
上。抱着谢钟秀,便像抱着王淡真,那种似曾相识禁恋似的感觉,不是其她人可以代替的。
  刘裕心中生出危险的警号,谢钟秀是绝对碰不得的。
  建康的高门大族可以接受他为继谢玄之后的另一个军事强人,可是却绝不会容忍他以寒
门布衣的身分,迎娶高门大族的天之娇女。
  正如屠奉三所指,只有成为帝皇九五之尊,他才可以漠视这高门寒族不可逾越的鸿沟和
禁忌。
  燕飞道:“你在想甚麽?”
  刘裕心中冒起寒气,为自己的想法感到震惊。
  不!谢钟秀是碰不得的,想也不可以想,何况他曾在宋悲风和屠奉三前表明立场。
  刘裕苦笑道:“话说出来舒服多了。没有事哩!你尚未答我的问题。”
  燕飞平静地道:“我刚见过卢循。”
  刘裕为之愕然。
  燕飞把见卢循的经过说出来,然后道:“与孙恩此战是避无可避,只要我死不了,便会
赶返边荒集。”
  刘裕担心地道:“听你的语气,似乎信心不大。”
  燕飞苦笑道:“对着孙恩如此人物,谁敢夸言必胜?幸好我的武功每天都在进步中,应
有一拼之力。”
  刘裕道:“燕飞是不会输的。”
  燕飞道:“希望是这样吧!你的情况又如何呢?”
  刘裕回复常态,双目闪现异芒,沉声道:“我已到了人生最关键的时刻,成败不再系于
司马道子对我的态度,而在我能否击败天师军。奉三已为我拟定了战术和策略,这条路并不
易走,但我会坚持下去,直至我真正成为高门和寒族没有人敢怀疑的救主,那我便算得到初
步的成功。”
  燕飞一呆道:“仍只属于初步?”
  刘裕道:“这是条很长的路,解决了天师军,还有桓玄这更棘手的难题。桓玄和聂天还
的势力每天都在增长着,而我们却在与天师军的大战里不住损耗,彼长此消下,我们须靠灵
活的策略,才有取得最后胜利的希望。”
  又问道:“你打算何时到太湖去?”
  燕飞沉吟道:“要看王夫人的情况方可作决定。”
  刘裕道:“又要和你分道扬镳了,唉!真舍不得你。数天内我们会出发到前线去,找寻
适合的据点。哈!差点忘了告诉你,司马元显今晚会在淮月楼设宴为你洗尘,就当为了我吧!
勉为其难也要应酬他一下。”
  燕飞苦笑无言。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