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二
第 十 章 嫡传弟子
  
  高彦穿窗入房,稍放下心来,刚才他不知多 担心小白雁的美腿会从窗口踢出来,那么
他肯定要掉进颖水去。
  “蠢蛋!到现在才懂得爬窗进来。真不明白你凭甚么成名立万的?”
  高彦别头瞧去,小白雁正卧在床上,津津有味吃着手上的梨子。她没脱靴子的长腿交*
迭着,摇摇晃晃的,好不舒适写意。
  尹清雅的“友善”对待,令高彦喜出望外,毫不客气地坐到床沿去,差点触到她一双美
腿,面向着这千娇百媚的天之骄女,大晕其浪的道:“原来雅儿对我只是装个恶兮兮的样子
给人看……”
  尹清雅打岔道:“少说废话,给我滚远点,滚到窗旁的椅子坐下,否则本姑娘便把你轰
出房去。你当我还像以前般好说话吗?”
  高彦见她说时笑吟吟的,似是毫不认真,但他已有点摸清楚她的脾性,哪敢造次,而事
实上她肯容他留在房内,已是皇恩浩荡,忙乖乖地到*窗的椅子坐下。
  尹清雅倏地从床上坐起来,移坐到床沿,手一挥,吃剩的梨核向着高彦掷去,高彦哪想
到她有此-着,欲避不及时,梨核在他面颊旁寸许处掠过,投往颖水去。
  尹清雅“噗哧”娇笑,向他吐舌头扮了个可爱的鬼脸。
  高彦整个心舒畅起来,正要鼓其如簧之舌,尹清雅作了个阻止他说出来的手势,油然道:
“我今次到边荒来,除了要和你算清楚新仇旧恨,还要和你这小子说个明白,不让你再瞎缠
下去。”
  高彦意乱情迷地呆盯着她,像没有听到她说的话。
  尹清雅大嗔道:“你没听我说话吗?”
  高彦心中得意兴奋之情,就算以卓狂生写天书的妙笔,也难以描述其万一。和尹清雅在
一起,不论被打被骂,他都甘之如饴,没有她的世界,一切都失去了意义,他也就只像行尸
走肉的生存着。得到了她,等若得到了天下,何况此时她正在眼前大发娇嗔,高彦发觉活着
原来如此美妙。道:“雅儿请继续说话,你的声音是世上最悦耳的声音。”
  尹清雅狠狠瞪眼,气鼓鼓的道:“你又在向我要手段,不说哩!不说哩!”
  高彦试探着站起来,见尹清雅露出不善神色,忙又坐回椅内去。摊手道:“亲个嘴儿好
吗?”
  尹清雅气得杏目圆瞪,失声道:“甚么?”
  高彦赔笑道:“嘿!没有甚么?雅儿肚子饿吗?我陪你到饭堂吃点东西吧!”
  尹清雅一口拒绝道:“不吃!要吃你自己一个人去。”
  高彦道:“我唱首歌你听如何?”
  尹清雅忍俊不住的笑道:“不听!”
  高彦道:“那我便翻几个觔斗给你看。”
  尹清雅“噗哧”娇笑,狠盯他一眼,低声骂道:“你这个死小子臭小子。”
  高彦跳将起来,旋转一匝,来到她身前单膝跪下,心神皆醉的道:“雅儿你不要骗自己
了,我和你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再不可能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情人和夫婿,没有人比我高
彦更懂逗你开心、讨你高兴。”
  尹清雅没好气的道:“你这小子又发疯了,让我清清楚楚地告诉你,我……嘿!我刚才
救了你的小命,以后大家两不相欠,由今天开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明白
吗?”
  高彦一呆道:“阳关道难道不可以有独木桥吗?”
  尹清雅也呆了一呆,接着唇角逸出笑意,骂道:“你这冥顽不灵的臭小子,惹火了本姑
娘我便宰了你。”
  高彦探手去摸她右手,嬉皮笑脸的道:“雅儿的手还酸不酸,让我给你揉揉,保证舒服
人心。”
  尹清雅使个身法避开他的手,借势站起来,直抵窗前,目光投往河岸。
  高彦如影随形,来到她身后,差点便贴着她香背,嗅吸着她的发香体香,真不知人间何
世。
  尹清雅轻叹道:“今次我溜到边荒来,师傅一定担心死了。我在边荒集玩三天便要回去,
你勿要痴心妄想,否则以后我都不理你。”
  高彦心迷神醉的道:“我们永远都不要再分开哩!雅儿要返两湖,我便陪你回去。”
  尹清雅气道:“叫你不要瞎缠,你偏要瞎缠人家,你的脑袋是否石头做的?你到洞庭去,
是否不想活呢?”
  高彦愕然道:“你的师傅怎会杀我?他亲口答应遇不会阻止你嫁我,只要我的好雅儿点
头便成。”
  尹清雅旋风般转过娇躯,大嗔道:“你又胡绉了!”
  高彦以为她要动粗,吓得急退两步,摇手道:“原来雅儿竟不晓得我到过两湖找你,还
与你师傅硬拼一场,结果你师傅输了赌约,承诺以后不干涉我和你卿卿我我、谈情说爱,结
为夫妻。”
  尹清雅双手权着小蛮腰,怒道:“你以为自己是甚么人呢?凭你的身手,给师傅提鞋也
不配。”
  高彦笑嘻嘻道:“陪我去的是燕飞,动手的也是他。他也没有打赢你师傅他老人家,只
因我给你师傅逮着,燕飞便与你师傅立下赌约,如果在一段时间内救不回我,他便自尽于你
师傅眼前,结果如何,看看老子仍活生生站在这里和你说话便明白。
  此事现在已传得街知巷闻,我们的恋情已成南方最脍炙人口的话题。整件事千真万确,
如有一字虚言,教我娶不到你作娇妻。“
  尹清雅呆望着他,好一会后,默默坐入椅子里,一脸茫然的神色。
  高彦从未见过她这般的神情,移到她身前蹲下道:“雅儿怎么哩?”
  尹清雅幽幽道:“人家今次给你害惨了,师傅因我而丢了面子,难怪他下不了这口气,
现在师傅心中一定很难受。”
  高彦正要说话安慰她,尹清雅探出双指按着他的嘴唇,轻柔的道:“人家的心很乱,你
出去一会好吗?待我一个人想想。”
  高彦的心又酸又疼,见她破天荒首度软语相求,哪敢不顺从,依言的离房去了。
  ※       ※       ※
  支遁道:“此人复姓墨夷,名明,长得一表人才,儒雅风流、博学多闻、文经武纬、通
晓古今治乱兴衰,实为百年难遇的奇才。”
  燕飞道:“大师不是说过魔门中人,会千方百计掩饰他们的身分,惟恐败露行藏吗?那
又如何晓得他出自魔门呢?”
  支遁解释道:“自汉武帝独尊儒学后,魔门备受排挤,思想从此走上转趋极端的不归路,
也因而被指为入魔,魔门的称谓,便因此而来。从属魔门中人,其行事作风,总有蛛丝马迹
可寻,当时佛道两门的高人,更从他的惊世武功看破他源自魔门。”
  燕飞听到这里,对所谓魔门中人,不但没生恶感,反有点同情他们的遭遇。点头道:
“我明白了。”
  支遁道:“要说明墨夷明此人的来龙去脉,不得不从北方石赵政权说起o/水嘉之乱,匈
奴王刘聪攻陷洛阳,杀王公士民三万余人,掳怀帝北去,次年愍帝即位长安,又被俘虏,晋
室被逼南渡,北方成了胡族争霸的场所。刘聪破晋后,国势达于颠,却不知奋发,荒淫奢
侈,国政日趋紊乱,功臣豪将纷纷坐地割据,其中又以据有赵魏旧地的石勒势力最大。石勒
为胡族雄才,剽悍绝伦,以汉人张宾为谋主,大破匈奴,即帝位,国号仍用趟。后世的人称
之为石赵。”
  燕飞长居北方,本身又是拓拔族的王族,对北方政权的更迭是耳熟能详。但他对石勒的
认识,主要是因他残暴的手段,石勒的烧杀掠夺在胡族里也是臭名远播,受害者达数百万户,
时人称之为“胡蝗”,其祸害可见一斑。
  支遁续道:“石赵全盛之时,版图辽阔,南至淮河、汉水,东滨于海,北到绥远,几乎
占有整个北方。石勒死后,其兄之子石虎登位,暴攻尤过石勒,令各族叛变,到石虎死,诸
子争位,就在此时,汉族大将冉闵乘时而起,夺取帝位,而冉闵之能成功夺权,正因得墨夷
明全力扶持他。”
  燕飞道:“这么说,墨夷明该是三十多年前在北方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风云人物。
只看他能令一个以汉人为首的政权,在众胡中崛起称霸,便知他的本领。”
  支遁道:“纵然我们和他站在敌对的立场,也不得不承认他是魔门不世出的人物。当年
冉闵还遣使联络建康,希望双方能连手共驱胡虏,但因对墨夷明的怀疑,终不能成事。接着
鲜卑的慕容氏势力转强,冉闵兵败被擒,斩于龙城,墨夷明凭盖世魔功,突围逃走。燕王慕
容隽亲率高手追杀千里,却被他先后击杀燕国高手三十余人,成功逃逸,自此不知所终。此
战轰动天下,传诵一时。”
  燕飞皱眉道:“然则墨夷明究竟如何与秘族扯上关系?”
  支遁淡淡道:“因为据我们的消息,墨夷明最后逃进大漠去,得到秘族全力庇护,而燕
王亦因鞭长莫及,莫奈他何。”
  燕飞问道:“他仍然在世吗?”
  支遁道:“这怕只有秘人才清楚。”
  燕飞心中涌起非常古怪的感觉。唉!墨夷明!他真的不想知道关于他的任何事。更不想
知道关于魔门的任何事,至乎不想碰上任何魔门中人。道:“大师为何告诉我这个人呢?”
  支遁道:“魔门要争霸天下的心是永远不会止息的,一旦让他们夺得政权,将是以儒、
佛、道三家为主流的正统人士的大灾难。现在我们正全力支持刘裕,魔门肯定会千方百计加
以阻挠,不让他有得志的一天。”
  燕飞道:“大师是否要我警告刘裕呢?”
  支遁道:“燕施主自己心中有数便成,老衲不想再多添刘裕的烦恼。事实上近百年来,
除了一个墨夷明外,魔门再没有其它杰出的人才,魔门自墨夷明功亏一篑后,已经式微了。”
  燕飞摇头道:“魔门已出了另一个超卓的人物,此人将来的成就,肯定不会在墨夷明之
下。”
  支遁愕然道:“谁?”
  燕飞一字一字的缓缓道:“就是墨夷明的嫡传弟子,秘人向雨田。”
  ※       ※       ※
  慕容战立在街头,看着另一边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的第一楼重建工程,庞义现身和他隔远
打个招呼后,便隐入这个庞大的木建架构里。街上人来人往,不住有货物材料从东门送入边
荒集来。颖水是边荒集的命脉,现在南方的一段畅通无阻,加上寿阳的胡彬又是自己人,又
有边荒游的绩效,所以南方和边荒集的贸易,在南晋的默许下,比起以往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至于北方水路,因为在慕容垂的势力范围内,燕人虽因自顾不暇,暂时无力封锁泗水入
颖的水口,但敢从水路来的商旅仍是寥寥町数,主要还是依赖走陆路的行脚商旅,规模上远
比不上南方。
  这种南北贸易失衡是个大问题,惟有由荒人本身的船队到北方走私货,再带回边荒集转
售。
  幸好荒人从燕羌联军手上夺得大批战马、军械和装备,都是南人急需的物资,所以仍有
生意可做。
  今早开始,气温进一步下降,天色暗沉沉的,寒风从西北方吹来,令集内卖寒衣的店铺
其门如市。
  经过的荒人都不敢骚扰他们的最高统帅,让他虽身处繁盛的通衢大道,仍可以一个人静
心思索眼前的形势。
  谁都不晓得慕容战心中-片茫然,脑袋近乎空白,大有不知何去何从的感慨。
  自昨夜朔千黛不辞而别后,他对将来便感到模模糊糊的,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今
次离开的是她,下一次会是谁呢?
  现在他双肩负着是边荒集存亡的重任,这个沉重的负担令他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他从
来部是个乐观的人,扑朔迷离的未来一向对他总有一种神奇美妙的魅力,乐极固会生悲,但
否极之时也会泰来,边荒集便是在这样好运、恶运的纠缠不清襄不住茁壮成长,但也町以是
逐步走向灭亡。谁都说不准将来的命运。
  边荒集此刻面对的是与前截然不同的情况,如被慕容垂得逞,边荒集会被彻底摧毁。
  红子春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道:“你不是要去找大小姐吗?为何在这里发呆?”
  慕容战瞥一眼负手来到身旁的红子春,道:“我在想当千千主婢回到边荒集时,见到第
一楼重现边荒集,且比以前更为宏伟壮观,会是如何欢欣雀跃。”
  红子春点头道:“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见到有那么的一天。唉!今天冷得异乎寻常,真令
人担心。”
  慕容战愕然道:“担心甚么?”
  红子春以专家的姿态仰观天色,苦笑道:“我怕会下雪。”
  慕容战一震道:“不会这么早吧?”
  假如真的下雪,方鸿生的灵鼻将会失灵,没法查出秘人部队的踪迹。
  红子春道:“很难说,我在边荒集生活十多年,先后见过两场秋雪,都是罕见的大风
雪。”
  慕容战苦笑道:“我们的运气不至于那么差吧!”
  红子春叹道:“好运气不会永远站在我们的一方,有谓”安危相易,祸福相生“,我们
凭一场大雨赢回边荒集,也可能因一场大风雪把边荒集赔出去。”
  慕容战断然道:“我是不会认命的,大风雪有大风雪的打法,你们南人不惯在风雪里作
战,我们胡人却是习以为常。”
  红子春道:“先不说大风雪能令秘人轻易渗透边荒,使我们处于捱揍的劣势,只是风雪
便可以瘫痪南北陆路的交通,只要慕容垂派兵封锁泗颖的水口,北方休想有一件货能运到边
荒集来,我们还做甚么娘的南北贸易?”
  慕容战道:“情况确是如此,大风雪如果持续十多天,会对我们的经济造成很大的损害,
接着便是严冬,且会是最难捱的冬天,但也可令慕容垂没法向我们大举进犯。”
  红子春道:“往好的方面想是这样子,但往坏的方面想,却给予能在最恶劣环境下作战
的秘族战士干载一时的良机,当边荒集布满了人马难行的积雪,我们如何反击秘人?”
  慕容战苦笑道:“这个便要*大家一起动脑筋了。”
  红子春再仰望上空,道:“希望我今次的预测不灵光吧!噢!我的娘!”
  慕容战大吃一惊,朝上瞧去。
  高空处充塞着一层层棉絮似的东西,向下降时似变成被吹落的花办般零零落落的随风飘
降,然后本是羽毛般的雪花化为一朵朵一簇簇的雪团,密密麻麻笼罩大地的洒下来。
  慕容战叹道:“这叫一语成谶,我们糟糕哩!”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