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二
第 六 章 九流招数
  
  王镇恶踏入小厅,刘穆之正一个人默默吃早点,一副沉思的凝重神情。
  王镇恶在他身旁坐下,随手取了个馒头,先拿到鼻端嗅嗅,然后撕开细嚼起来。
  刘穆之朝他瞧去,微笑道:“昨夜睡得好吗?”
  王镇恶欣然道:“睡觉算是我感到骄傲的一项本领,通常合眼便可一睡至天明,如果不
是有此绝技,恐怕我早撑不下去,自尽了事。”
  刘穆之淡淡道:“你刚才吃馒头前,先用鼻子嗅嗅,是否怕被人下了毒?”
  王镇恶尴尬的道:“这是个习惯。以前在北方是保命之道,现在却变成不良习惯,让先
生见笑了。”
  刘穆之同情的道:“看来你以前在北方的日子,颇不好过。”
  王镇恶颓然道:“看着亲人-个一个的忽然横死,当然不好受,我本身也被人行刺过五
次,每次都差点没命。”
  刘穆之皱眉道:“苻坚竞如此不念旧情吗?”
  王镇恶苦笑道:“如果他不眷念旧情,我早尸骨无存:”他不想再谈过去了的事,转话
题道:“先生想出了应敌之法吗?”
  刘穆之道:“要对付大批的秘族战士,只要依我们昨天拟定的计划行事,该可收到效果。
叮是要应付像向雨田这么的一个人,我反感束手无策。从此人的行事作风,可知此人是个不
守常规、天资极高、博学多才,能睥睨天下的高手。这样的一个人根本是无从揣测,也不能
用一般手法制之。边荒集虽然高手如云,人才济济,但能制服他的,怕只有燕飞一人,只是
燕飞却到了建康去。”
  王镇恶深有同感地点头道:“我虽然和他交过手,可是直至此刻,仍看不透他是怎样的
一个人,古怪是还有点喜欢他。这个家伙似正似邪,但肯定非是卑鄙之徒,且予人一种泱泱
大度的风范。”
  刘穆之叹道:“我今早起来,最害怕的事是听到有关于他的消息,那肯定不会是甚么好
事,例如某个议会成员被他刺杀了,又或给他偷掉了象散荒人荣辱古钟楼上的圣钟。幸好一
切平安。”
  王镇恶失笑道:“先生的想象力很丰富,要偷古铜钟,十个向雨田也办不到。”
  刘穆之苦笑道:“虽然是平安无事,但我的担心却有增无减,现在的情况只是暴风雨来
前的安详,以向雨田的心高气傲,肯定下不了被我们逐出边荒集这口气,更要弄清楚我们凭
甚么能识破他的行藏,所以他该正等待一个立威的机会,而他的反击肯定可以命中我们的要
害。他会从哪方面人手呢?”
  又问道:“告诉我!向雨田究竟是个无胆之徒,还是过于爱惜自己生命的人呢?”
  刘穆之这个疑问,是有根据的。
  自向雨田在镇荒岗神龙乍现,接着突围逃出边荒集,至后来明明可以杀死工镇恶,却偏
把他放过,均是令过惯刀头诋血的老江湖难以理解的事。他没有杀过半个人,也不让任何人
伤他半根毫毛。
  但他究竟是因胆小而不敢冒受伤之险?还是因为过度爱惜自己的身体,而不愿负伤?则
是没有人能弄清楚的事。
  王镇恶肯定地道:“他绝不是胆子小的人,反是胆大包天、目空一切的人,所以才敢孤
身到边荒集来。可是他见难而退的作风,确是令人费解。”
  刘穆之道:“只要弄清楚此点,我们说不定可找到他的破绽弱点,从而设计对付他。”
  又沉吟道:“知难而退四个字形容得非常贴切。以他的身手,如果受伤后仍力拼,该有
机会击杀高少,可是当他发觉姚猛有硬挡他一剑的实力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可知这个险
他是不肯冒的。放过你还可依照他的解释,说是不愿受到永不复原的伤势,但对付高少却没
有这个问题,教我想也想得胡涂了。”
  王镇恶思索道:“或许他正修练某种奇功异艺,在功成前不可以受伤。唉!天下间哪有
这种古怪的功夫呢?”
  刘穆之头痛地道:“向雨田的威胁是无处不在,防不胜防。他只是每天找一个人杀来祭
旗,便可令边荒集陷入恐怖的慌乱里,对边荒集正在复兴的经济造成严重的打击,那时谁还
政来边荒集做生意?”
  王镇恶摇头道:“他该不是这种滥杀无辜之徒,在我心中他是颇具英雄气概的人,且着
重自己的声誉。假如他随意杀人,将变成另一个花妖,惹起公愤,以后只能过四处逃亡的日
子。”
  刘穆之像是想到了甚么,遽震道:“我猜到他下一个目标是甚么哩!”
  ※       ※       ※
  高彦心儿卜卜跳着来到本是程苍古的“船主舱”,现在却是尹清雅居宿的舱房门前,举
手却似没有勇气敲门,神情古怪。
  站在廊道尽处离他两丈许处的卓狂生、程苍古和十多个随船兄弟,无不各自现出一皇帝
不急,急煞太监“的趣怪表情,以手势动作催促他速速叩门。
  由于全船客满,程苍古只好捱义气把自己的舱房让出来给小白雁,自己则挤到荒人兄弟
的大舱房去。小白雁也是奇怪,登船后没有离房半步,更不碰船上的佳酿美食,只吃自备的
食水干粮和水果。
  “笃!笃!笃!”
  高彦终于叩响舱门,旁观的卓狂生等,人人一颗心直提到咽喉顶,屏息静气,看高彦是
如他自己大吹大擂的受到热情的招呼,还是会被小白雁轰下颖水去。
  小白雁甜美的声音从内透门传出来,娇声道:“到了边荒集吗?哪个混蛋敢来敲本姑
娘的门?”
  众人强忍发笑的冲动,静看情况的发展。
  高彦听到小白雁的声音,登时热血上涌,整张脸兴奋得红了起来,先挺胸向众人作了个
神气的姿态,然后对着舱房的门张大了口,当人人以为一向“能言善辩”的他势将妙语连珠
之时,他却说不出半句话来,累得众人差点捶胸顿足,为他难过。
  小白雁的声音又传出来道:“楞在那里干甚么?快给我滚,惹得本姑娘生气,立刻出来
把你煎皮拆骨。”
  卓狂生排众而出,作了个要掐死高彦的手势,一脸气急的表情。
  高彦在人众的压力下,终于口吐人言,以兴奋得沙哑了的声音艰难的道:“是我!嘿!
是我高彦,雅儿快给我开门。”
  脍房内静了下来,好一会也没传出声音。
  众人更是紧张得大气也不敢透一口。
  房内的小白雁终于响应了,道:“高彦?哪个高彦?我不认识你这个人,快给我滚蛋。”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小白雁不是为高彦才到边荒来吗?高彦又常吹嘘与小白雁如何山盟
海誓,海枯石烂,此志不渝,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高彦先是呆了一呆,接着回复神气,发挥他三寸之舌的本领,清了清喉咙,昂然道:
“雅儿说得好!究竟是哪个高彦呢?
  当然是曾陪你出生入死,亡命天涯,作同命鸳鸯的那个高彦。来!快乖乖的给我开门,
很多人在……嘿!没有甚么。“
  众人差些儿发出震舱哄笑,当然都苦忍着,谁也不敢发出半点声息。高彦那句未说完的
话,该是“很多人在看着哩!这个脸老子是丢不起的”诸如此类。
  小白雁“咭”的一声笑了出来,又装作毫不在乎的道:“有这么一个高彦吗?人家记不
起来了。”
  众人放下心来,晓得“小两门子”该是在耍花枪作乐。
  高彦回复常态,哈哈笑道:“记起或记不起并不重要,我高彦可助雅儿重温旧梦,例如
再揉揉雅儿的小肚子。哈!快给为夫开门。”
  小白雁低骂一声,由于隔着又厚又坚实的门,最接近她的高彦亦听不清楚她骂甚么。看
来不是“死色鬼”、“臭小子”便是“混蛋”一类的骂人字眼。
  高彦失去了耐性,嚷道:“快开门!否则我会运起神功,把门闩震断,来个硬闯新房。”
  小白雁失声娇笑,喘息着道:“你这死小子臭小子,你是甚么斤两?凭你的功夫,再练
十世也震不断这铁门闩,何况门根本没有上闩,想捱揍的便滚进来!你当我仍不晓得你和你
那班荒人混账,串通来算计我的勾当吗?我今次是来寻你晦气的,够胆量的便进来吧!”
  高彦毫不犹豫的推门而入。
  ※       ※       ※
  燕飞坐在艇头,默然无语。
  看着他的背影,在船尾划船的宋悲风,心中颇有感触,回想起当年燕飞落魄建康时,谢
家正值其巅峰时期,谢玄斩杀弥勒教的第二号人物竺不归,司马道子亦因石头城被夺而不敢
吭半声。
  燕飞呆瞧着川流不息的河水,心中生出万念俱灰的感觉。他从没有想过,和自己心爱的
女人“执子之手”,却不能“与子偕老”中的“偕老”,竟会成为一个无从解决的问题。过
去的所有努力、奋斗、挣扎,全像失去了意义。尽管将来能从慕容垂的魔掌救出纪千千,等
待他们的将是个可怕的噩梦。青春转瞬即逝,他们俩不能一起“老死”的分异,对纪千千来
说,是个至死方休的绝局;对他来说,则是永无休止的刑罚。
  照安玉晴的话,自尽亦不能解决他的问题,纵使肉身毁灭了,他仍会以阳神的形式存活
下来:水世作孤魂野鬼。
  安玉晴说得对,唯一解决的方法是练成《战神图录》的最后-招“破碎虚空”,且要突
破人类的极限,产生力足以让他携纪千千破空而去的能量,与纪千千穿过仙门,抵达彼岸,
在传说中神奇的洞天福地作一对“神仙眷属”。
  唉!
  安玉晴又如何呢?他忍心只顾着纪千千,却抛下这位能触动他心弦的红颜知己吗?
  想得实在有点太远了。以他现在的功夫,距离“破碎虚空”的境界尚远,何况还有其它
难题,更遑论可携美破空而去。
  可是他更不能就此束手接受己铸成死局的命运,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便要奋斗到底,完
成几近没有可能的事。
  如何可以突破这个现世的囚笼,令噩梦真的化作仙缘,他是茫无头绪。如何可以再作突
破呢?
  忽然间,他想到了孙恩。
  ※       ※       ※
  宋悲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道:“到哩!”
  小艇速度减慢下来,缓缓*往乌衣巷谢府的码头。
  “砰”!
  在众人瞠目结舌下,高彦从房内倒飞出来,重重撞在廊道的壁上,再滑坐地板,更痛得
牙裂嘴,还要及时打手势阻止众人过去帮忙,那情景令人不知好气还是好笑。
  小白雁尹清雅的娇骂声从敞开的房门传出来道:“你这死小子臭小子!还敢再来骗本姑
娘?你竟当我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你奶奶的!哼!分明和你的荒人狐群狗党蛇鼠一窝,互相勾结来骗我,害得我在师傅和
郝大哥跟前大丢面子,人家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硬撑下去,心中恨不得把你抽筋剥皮。甚么
“小白雁之恋”?鬼才和你谈恋爱。“共度春宵”更是混淆事实。你当我小白雁是甚么人?
我心里憋得不知多么辛苦,幸好你这小子懂得装死,令我找到脱身的借口,到边荒来找你算
账。这一脚算是轻的了,快给本姑娘有多远滚多远,我以后都不想见到你丑恶的虚伪睑孔。
“
  高彦听到尹清雁说了这又气又急,却字字如珠落玉盘、清脆而没有间断、骂人也得悦
耳动听的大串话后,方勉强回复过来。先瞥了卓狂生这罪魁祸首一眼,传递“今回我给你害
死哩”的信息。然后呻吟道:“唉!难怪雅儿误会,事情是这样的……”
  尹清雅叱道:“闭上你的臭嘴,我再不想听你的花言巧语。给你这把根本不是事实的东
西传得街知巷闻,我以后还嫁得出去吗?”
  高彦辛苦的捧着肚子站起来,使人人均晓得小白雁是踹了他的肚子一脚,摇摇晃晃的挨
壁站定,喘息道:“雅儿反不用担心这方面的事,你一定嫁得出去,我已预备了大红花轿来
载你回家成亲。”
  听着的众人无不现出高彦就快没命的姿态神情,如此在尹清雅气上心头的当儿,仍说这
种占人家姑娘便宜的话,不是找死才怪!
  出乎众人意料之外,小白雁并没有像疯了般的雌虎,立即从房内扑出来辣手摧草,反
“噗哧”娇笑起来,油然道:“我小百雁会嫁你?想疯你的心哩!还要我说多少次,我是绝
不会看上你的,你喜欢可揽镜自照陶醉一番,却休想本姑娘奉陪。”
  高彦终于站直身体,却不敢*近舱房入口,回复常态,嘻皮笑脸的道:“雅儿怎么想不
重要,最要紧是老天爷怎么想,我们是前世就注定今世要作夫妻的。不要以为我是胡说八道,
只要雅儿肯静心想想,为何你小白雁尹清雅又会和高彦这冤家在这里打情骂俏呢?便知冥冥
中实有安排……呵!”
  众人正听得直摇头,高彦追女孩子的本领,肯定是第九流,果然高彦话尚未说毕,已往
旁急闪。
  “砰”!
  拳风撞在木壁上,发出声音。
  如果被拳劲命中,保证高小子几天内要失去说话的能力。
  高彦向卓狂生回报要掐死他的手势,然后故作潇洒的一个旋身,以他认为最美妙的姿态
转回入门处。赔笑道:“雅儿息怒,所谓千里姻缘一线牵,总言之,雅儿你已回来了,过去
的便让它过去吧!让我们再续前缘,携手在边荒集吃喝玩乐,我保证可以哄得雅儿你高高兴
兴,直至感到得婿如此,夫复何求。”
  众人莫不想闭上眼睛,好眼不见为净,看不到高彦被狠揍的惨状。
  再次大出众人所料,小白雁今回没有发恶,反笑吟吟的道:“谁要你陪呢?我到边荒集
玩耍解闷儿是我小白雁的事,你若敢像吊靴鬼般跟着我,我会把你那双狗腿子打断,看你怎
么跟上我?”
  高彦见尹清雅再没出手,立即神气起来,跨槛入门,笑道:“你还要把我的手弄断才行,
否则我爬也要爬在你身后。哈!
  玩笑开够哩!让我们好好的坐下来,互诉离情,大家……呵!我的娘!“
  今次的情况完全在众人意料之内,高彦逃命似的从房门退出,朝他们的方向扑至。
  卓狂生抢前一把扶着他。
  人影一闪,小白雁现身门外,见到十多双眼睛全投在她身上,呆了一呆,然后怒容被没
好气的表情替代,接而“噗哧”娇笑,宛如鲜花盛放,看得程苍古这种老江湖也感目炫神迷,
才狠狠道:“你这死小子真没有用,竟找这么多人来帮手。”
  言毕回房去了,还“砰”的一声关上门,且拉上门闩。
  卓狂生与高彦四目交投,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其它人都发起呆来。
  就在此刻,船首的方向传来长笑声,只听有人喝道:“老子向雨田,烧船来哩!识相的
就给我跳下河水去。”
  众皆愕然。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