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二
第 五 章 长生毒咒
  
  “燕飞!”
  一艘小舟,由上游驶下来。
  燕飞腾身而起,落到艇子上,讶道:“怎会这么巧的?”
  安玉晴掉转船头,神态悠闲的摇橹,*着大江北岸逆流而上,微笑道:“我是专诚在此
等候你哩!”
  她一身渔夫船家朴实无华的打扮,戴着压至秀眉的宽边笠帽,却愈发显现出她清丽脱俗
的气质,双眸宛如两泓深不见底、内中蕴含无限玄虚的渊潭。
  燕飞晓得自己仍未从与纪千千的心灵约会回复过来,故问出这句像没长脑袋的话,道:
“让小弟代劳如何?”
  安玉晴轻柔的道:“燕大侠给小女子好好的坐下,事实上我很享受摇橹的感觉。”
  燕飞洒然坐在艇子中间,含笑看着她,这美女有种非常特别的气质,就是可令人紧张的
情绪松驰下来,生出无忧无虑的感觉。
  安玉晴静静地瞧着他,忽然轻叹一口气,道:“与你在白云山分手后,几天来我不住思
索,想到了一个问题。”
  燕飞兴致勃勃地问道:“能令姑娘用心的问题,当非寻常之事,是否与仙门有关系呢?”
  安玉晴现出一个苦恼的神情,道:“你猜错哩!这个问题与你有直接的关系,且是非常
惊人,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
  燕飞骇然道:“不是那么严重吧?我真的完全捉摸不到姑娘的意思,如何心里可有个准
备?”
  安玉晴苦笑道:“我有点不想说出来,但站在朋友的立场,又感到非说不可。”
  燕飞倒抽一口凉气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安玉晴道:“在说出来之前,我要先弄清楚一件事,那次你和孙恩在边荒集外决战,事
后天师军广泛宣扬你已死在孙恩手底,而事实上你的确失踪了一段时间,其间发生过什么事
呢?”
  燕飞到此刻仍未弄清楚安玉晴心中想到的问题,只好老实的答道:“那次决战我是惨败
收场,还完全失去了知觉,到醒来时才发觉自己给埋在泥土下。”
  安玉晴讶道:“孙恩怎会如此疏忽呢?”
  燕飞道:“孙恩并没有疏忽,当我被他轰下镇荒岗之时,任青媞出手偷袭他,令他没法
向我补上一掌。接着窥伺在旁的尼惠晖,却把我带走和安葬。嘿!这些事与姑娘想到有关我
的问题,究竟有何关连呢?”
  安玉晴叹道:“今次糟糕哩!”
  燕飞一阵心寒,隐隐想到安玉晴的心事,该与他的生死有关。
  安玉晴欲语还休的看了他两眼,然后徐徐道:“还记得我在乌衣巷谢家说过的话吗?我
说你令我生出恐惧,是对自己不明白事物的惧意,因为在道门史籍里,尚未有人能达至胎息
百日的境界,所以你该已结下金丹,更奇怪你为何仍未白日飞升,因而弄不清楚你是人还是
仙。记得吗?”
  燕飞点头道:“姑娘确说过这一番话。”
  安玉晴道:“尼惠晖从孙恩手底下把你带走,是要向孙恩示威,表达她对孙恩的恨意,
至于把你埋葬,则因见你生机已绝,又因起了怜惜之心,不愿见你曝尸荒野,故让你入土为
安。岂知你竟死而复生。”
  燕飞道:“我并没有见到阎罗王,该还没有死去,或者可说尚未完全断气。”
  安玉晴定睛看着他,道:“你这句话该错不到哪里去。据古老的说法,人有三魂七魄,
肉身死亡后,三魂七魄便会散去,到回魂时才会重聚,看看是否死得冤枉,再决定该否阴魂
不散继续做鬼,又或转世轮回。这说法是真是假,当然没有活人知道。”
  燕飞深吸一口气道:“给你说得我有点毛骨悚然。唉!姑娘请说出心中的想法,希望我
可以接受吧!”
  安玉晴道:“当时你的确死了,可是魂魄仍依附肉体,重接断去的心脉,令你生还过来,
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燕飞轻松了点,道:“那我并没有真的死去,只是假死,我也听过族人中有人死了两天,
忽然复活过来的事,这死而复生的人,还多活了两年才真的死掉。”
  安玉晴道:“你肯定已结下求道者梦寐以求的金丹。”
  燕飞被她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弄得糊涂起来,皱眉道:“金丹究竟是什么东西?我真的感
觉不到身体内多了任何东西。”
  安玉晴道:“金丹便是我们道家致力修练的阳神,又称身外之身,触不着摸不到。据典
籍所说,凡结下金丹者,会成为永生不死的人。”
  燕飞失声道:“什么?”
  安玉晴苦笑道:“你现在该明白我因何不想说出来哩!对道家来说,这当是天大喜讯,
对你来,却是……唉!我也不知该如何措辞了。”
  燕飞呆看着她,好一会后道:“假若有人将我碎尸万段,我是否仍能不死呢?”
  安玉晴叹道:“你的问题恐怕没有人能回答,只有老天爷才清楚。唉!你的脸色又变得
很难看哩!”
  燕飞脸上再没有半点血色,心中翻起了千重澎湃汹涌的巨浪,冲击着他的心灵。
  安玉晴说的话很有说服力。当日破土而出时,燕飞确有死而复生的感受,且从此生出能
感应纪千千的灵觉。事情怪异得令他也感到难以接受,只不过逐渐习惯过来,故能对己身的
“异常”也不以为异。
  他更明白安玉晴说的“糟糕”意何所指,因为她清楚他是怎样的一个人,是他的“红颜
知己”。
  对矢志成仙的人,“永生不死”确是一种恩赐,因为可拥有无限的时间,去寻找成仙的
方法,堪破生死的秘密。
  可是对他来说,那只是一个永无休止的梦魇,他更变成一头不会死的怪物。那绝非祝福,
而是诅咒,且是最可怕的毒咒。
  试想想,看着纪千千从红颜变成白发,看着她经历耆老病死,而他燕飞则永远是那个模
样,不论对纪千千或是对他,是多么残忍可怕的一回事。那时唯一解决的办法,便是自尽—
—如果他可以办得到的话。
  安玉晴没有打扰他,默默摇橹,渡过大江,驶入秦淮河去。
  唯一解决的方法,便是开启仙门,趁纪千千仍青春焕发的好时光,两人一齐携手破空而
去,直闯那不知是修罗地狱还是洞天福地的奇异天地,怎都好过看着千千老死,而自己则永
远存活人世。
  但他早否定了这个可行性,即使他让纪千千先他一步进入仙门,纪千千也会被仙门开启
的能量炸个粉身碎骨。
  这是个根本没法解决的难题。
  燕飞生出被宣判了极刑的感觉,且是人世界最残酷和没有终结的刑罚。
  安玉晴柔声道:“唯一结束长生苦难的方法,便是练成《战神图录》最终极的绝学”破
碎虚空“,把仙门开启,渡往彼岸,看看那边是何光景。对吗?”
  燕飞抬头朝她望去,接触到是她深遂神秘,每次均能令他心神颤动的美眸,内中充满渴
望和期待。
  燕飞遽震道:“这是否姑娘心中唯一在意的事呢?”
  安玉晴纵目秦淮河两岸的美景,悠然神往的道:“我自小便对眼前的天地充满好奇心。
天的尽头在哪里呢?地的尽头又在哪里?一切是如何开始?一切又如何结束?眼前的事物是
否只是一个幻象?人来到世上,有什么目的?生命是不是如季节星辰般不住循环往复?所以
我对世人的争逐名利,看得很淡;但又对佛道两家的成佛之说,抱怀疑的态度,直至遇上燕
飞你,亲耳听到仙门开启的情况,心才安定下来。仙门的另一方,是不是洞天福地并不重要,
只要知道这个可能性,我不试试看绝不会甘心。可是经细心思考过你述说天地心三佩合一开
启仙门的状况,仙门像是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可是要跨出这一步,却是难比登天,可望而
不可即,心中的矛盾,怕只有燕飞你明白。”
  燕飞苦涩的道:“我明白。唉!假若我能打开仙门,姑娘敢否毫不犹豫地闯进去呢?”
  安玉晴平静的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破碎虚空“如此惊天地、泣鬼神,力能开天辟
地的绝世招数,将超越了任何武学大师的极限,终其一生只能能使出一次,且要耗尽所有潜
能。你明白吗?仙机只有一个,你如让了给我,而我又确能越门而去,你将永远错失到达彼
岸的机会,还要承受不可知的严厉后果,你仍愿意这么为我牺牲吗?”
  燕飞为之哑口无言,他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须为纪千千着想。
  安玉晴微笑道:“我的生命因仙门而充满恼人的情绪,你也因己身史无先例的困境,被
逼要面对最终极的难题。人生便是如此永远是苦乐参半。但我们和其它人都不同,我们追求
的并非一般世俗的得与失,而是超越生死,超脱人世。”
  燕飞仍是无言以对。
  安玉晴道:“你要在哪处登岸呢?我暂时寄居于支遁大师的归善寺,你找到支遁大师,
便可以找到我。不必有事才来找我的,闲聊也可以呢!”
  ※       ※       ※
  刘裕来到主厅,屠奉三正和蒯恩说话,后者聚精会神的聆听,不住点头,一副虚心受教
的模样。
  对蒯恩这个后起之秀,刘裕和屠奉三等早认定他是可造之材,却从未想过他可以如此出
色,到建康不到十天工夫,便屡立大功。先是悉破干归的刺杀方法,昨夜更多亏他及时掷出
船桨,改变了敌方火器船的方向速度,否则后果不堪想象。
  刘裕在两人身旁坐下,讶道:“为何要以这种纸上谈兵的方式传小恩练兵之术?待我们
的边荒劲旅到达后,临场授法,效果不是会更理想吗?”
  屠奉三沉声道:“因为我想再见杨全期,看看可否尽最后的努力,策动他和殷仲堪先发
制人,扳倒桓玄。”
  刘裕愕然道:“还有希望说服他们吗?一个不好,反会牵累你。何况这里更需要你。”
  屠奉三微笑道:“小恩在统兵一事的识见才能,肯定可给你一个惊喜。侯先生的循循善
诱,已在小恩身上显现出骄人的成果,只要给他机会,保证可令你满意。更何况我不在还有
你,只要你提携小恩,让他在我们的荒人兄弟心中建立权威,小恩将是你的头号猛将。”
  蒯恩不好意思的道:“屠爷太夸奖我了,但我定会尽力而为,希望不会辜负两位爷们的
厚意。”
  屠奉三又道:“这更是一种策略上的考虑,不论桓玄或徐道覆,对我惯用的战术和手段
都知之甚详,如此便是有迹可寻。
  但小恩是新人事新作风,只要我们把他栽培成材,便是一着奇兵。“
  刘裕晓得屠奉三去意已决,皱眉道:“如果真的扳倒桓玄,司马道子去了这个头号劲敌,
还用倚赖我们吗?”
  屠奉三叹道:“话是这么说,但你和我都清楚杨殷两人,怎会是桓玄和聂天还的对手?
我只是希望他们能掌握先机,不致一触即溃,俾可以尽量延迟桓玄全面向建康发动的时间,
否则在我们仍疲于应付孙恩之时,更要忧心桓玄。”
  刘裕正要说话,见蒯恩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心中一动,向蒯恩道:“小恩心中有甚么
话,尽管放胆说出来。”
  屠奉三也笑道:“对!不用害羞。你曾到过边荒集去,该晓得荒人都是妙想天开的疯子,
而刘爷更是疯子里的疯子,面对强敌压倒性的兵力,仍想着如何玉成小白雁和高彦的美事。”
  蒯恩提起勇气,道:“纵然桓玄和聂天还连手,要攻陷有如此强大防御能力的建康都城,
仍是力有未逮,否则不会拖延至今天,又千方百计争取刘牢之站到他们的一方去。桓玄尚有
一个顾虑,就是怕若与建康军战个两败俱伤,会被天师军检到便宜,所以一天天师车仍在,
桓玄都不会直接攻打建康。”
  这番话对刘裕和屠奉三来说,已是老生常谈的事,但蒯恩到建康只是短短几天时间,便
掌握到情况,确是令人激赏。
  屠奉三点头道:“说得好!”
  刘裕鼓励道:“说下去吧!”
  蒯恩的胆子大起来了,道:“桓玄独霸荆州后,可以做的事是封锁建康上游、断去建康
最主要的命脉,令上游的物资难以源源不绝的运来支持建康,而建康在被孤立的恶劣形势下,
将更难应付天师军。”
  刘裕和屠奉三均点头表示同意。
  封锁建康的上游是桓玄的撒手,更是他力所能及,又是掌握主动的高明手段。当建康
局势不堪水道命脉被截断之苦时,欲反攻莉州,桓玄便可以逸待劳,来个迎头痛击,一战定
江山。刘裕和屠奉二虽明知如此,仍是无从措手,所以才有败中求胜的策略。
  屠奉三今次要重返荆州,正是希望能把桓玄封锁大江的计划尽量推迟。
  蒯恩续道:“要改变这种情况是没有可能的,但小恩认为在天师军败北前,桓玄该不会
鲁莽地进行锁江行动,因为这会引起建康高门大族的极大反感,认定桓玄是个乘人之危的卑
鄙之徒,日后尽管他能击败建康军,对他的管治会有非常不良的影响。
  还有是在桓玄的立场来说,最佳策略莫如坐山观虎斗,最理想是天师军溃败,而建康军
和北府兵又伤亡惨重,然后桓玄便可以风卷残兵的姿态,席卷建康,取代早已令建康高门大
族心死的司马氏皇朝。“
  屠奉三和刘裕齐齐动容。
  宋悲风的声音在后侧门处响起道:“这个看法很新鲜,更是非常有见地。”
  蒯恩赧然道:“只是小恩的愚见。”
  宋悲风坐下后,屠奉三道:“继续说下去。”
  蒯恩道:“屠爷勿要怪小恩冒犯,小恩认为殷杨两人是没有半点机会的,这个险不值得
屠爷去冒,我们现在应集中精神对付孙恩,另一方面则以边荒集牵制桓玄,例如在寿阳集结
战船,令桓玄有顾忌,胜过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屠奉三点头道:“小恩的说法很有道理。”
  蒯恩现出感动的神色,显是以为自己人微言轻,想不到说出来的想法会得到屠奉三的采
纳和重视,也从而看出屠奉三纳谏的胸襟。
  就在此时,四人均有所觉。
  一道人影穿窗而入,迅如鬼魅,四人警觉地跳起来时,方看清楚来者是燕飞。
  蒯恩是唯一不认识燕飞的人,还以为来的是敌人,箭步抢前,一拳向燕飞轰去,众人已
来不及喝止。
  燕飞一掌推出,抵住蒯恩的铁拳,竟没有发出任何劲气交激的风声,脸露讶色道:“这
位兄弟的功夫非常不错。”
  蒯恩发觉拳头击中对方掌心,真劲如石沉大海,骇然急退时,屠奉三叹道:“我们的边
荒第一高手终于驾临建康哩!”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