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一
第 十三 章 鞭长莫及
  
  边荒集,说书馆。
  人人神色沉重。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昨夜高彦遇袭,虽给向雨田打伤几个人,显示出他强横的实力,众人仍不大放在心上。
到刚才荒人在掌握局势、高手尽出的情况下,仍被对方轻轻松松的突围而去,他们方感事态
严重。
  只要其它秘人有向雨田一半的功夫,已是难以应付的事。想起当年围捕花妖的艰苦过程,
众人仍是犹有余悸。
  只有刘穆之冷静从容,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卓狂生道:“只要能捱到燕飞回来,我们便可以扭转局势,现在则处于捱揍的局面,敌
暗我明。问题在我们能否捱到燕飞回来。”
  燕飞不但是边荒集第二高手,更可能是天下第二高手,天下间有资格作他对手的数不出
多少个,孙恩自是其中之一,慕容垂是另一个,至于第三个仍没法叫出名字来。
  有燕飞坐镇边荒集,当然是另一回事,至少刚才的情况谅不会出现,而追向雨田的是燕
飞而不是王镇恶,他们也不会像现在这般担心。
  燕飞并非一般的高手,而是具备高度灵觉和拥有精神异力的人,超乎任何奇功绝艺之上,
正是神出鬼没的秘人的克星。
  江文清道:“形势不至于那般恶劣吧!方总可以证实尚未有秘人混进集内来,边荒集仍
是安全的。刘先生不是有凭方总的灵鼻主动出击的提议吗?我认为此法仍是可行。”
  阴奇叹道:“我们总不能倾巢而出,即使倾巢而出,在边荒这么一片广大土地上,要对
付一个可跑得比马腿还快的人,是没有可能的。对付向雨田的唯一办法,就是由小飞亲自出
马,其它人都不行,人多也没有用。”
  慕容战微笑道:“我们千万不要失去斗志,我明白阴兄的心情,看着向雨田在前面愈跑
愈快,那挫折的感觉确令人沮丧。不过如果客观点去看整件事,我们仍处于有利的位置。首
先是高小子鸿福齐天,避过了向雨田的刺杀。其次是我们把向雨田逐离边荒集,势将影响秘
族全面进犯的大计。最关键是我们在秘族发动前,生出警觉。现在就看我们的手段。”
  掌声响起。
  鼓掌的只有刘穆之一个人,到众人全把目光投在他身上,这智者才气定神闲的油然道:
“慕容当家不愧主帅之材,把敌我形势掌握得非常透彻。事实上我们仍处于优势,而我们能
否打赢此仗,仍是我原先的那句话:就是能否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说到底,不论秘族高手
如何懂匿影潜形之道,他们仍是凡人,而非鬼物。只要是人,便有人的弱点。正如柔然公主
说的,向雨田的本领并不在万俟明瑶之下,这样的人,秘族能训练出一个半个,已非常了不
起,不会每个秘人都这般了得。正如边荒集只有一个燕飞,假如边荒集有十个八个燕飞,恐
怕慕容垂早把千千小姐双手奉还哩!”
  姬别拍腿道:“对!我们不要被那姓向的家伙吓坏了。”
  红子春道:“请问刘先生,如何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呢?”
  刘穆之微笑道:“在说及这方面前,我想先分析秘族的情况。”
  卓狂生在他面对一排排坐着的荒人兄弟的说书台上欣然坐下,笑道:“趣味来了,经刘
先生一番分析,感觉立即灿然一新,似是生机勃现。刘先生请说下去。”
  众人对刘穆之的才智已是心悦诚服,人人诤心聆听。
  刘穆之道:“慕容垂向万俟明瑶提出请求,万俟明瑶答应报恩,到万俟明瑶全面投入这
场战争,定须要一段不短的时间作部署,秘族方可以发挥他们的战力。只是将秘族从万水千
山外的北塞沙漠,调动到我们边荒这个秘族一无所知的不毛之地,便非一件易事,我相信要
对付我们荒人,秘族暂时仍是鞭长莫及,所以才有向雨田无来探路之举。任秘人如何来去如
风,恐怕仍要落后向雨田十天八天的光景,如果情况确如我所料,我们的机会便来了。”
  高彦嚷道:“对!秘人该是仍在来此的途上。”
  刘穆之续道:“现在秘人只能依赖慕容垂提供的边荒形势图,又或由慕容垂的人带路,
到边荒某处与向雨田会合后,才由已弄清楚边荒形势的向雨田分配任务。如果我们能先一步
掌握到他们会合的地点,便可以倾巢而出,众而歼之,说不定连向雨田也难逃劫数。如此将
可粉碎秘人第一波的攻势。”
  方鸿生兴奋的嚷道:“好计!只要去到敌人经过的地方,由于对方人数众多,我一嗅便
可见分明。”
  呼雷方哈哈笑道:“这便是人尽其才了。”
  刘穆之淡淡道:“我们的人才怎止于此。秘人在熟悉的沙漠固是如龙人海,可是在河道
纵横的边荒只得任由我们整治。我们只须调配一艘双头船予方总,再以精锐好手保护,便可
以沿河搜索,特别是泅水河段。兵贵神速,秘人是不会绕个大圈子以迂回曲折的路线进入边
荒,所以必于泅水渡河,这样肯定有迹可寻。只要找到秘人的踪影,我们便可以以战船调动
兵员,以雷霆万钧之势,对秘人入侵边荒尚未化整为零的部队予以迎头痛击,杀他们一个措
手不及,显示我们荒人是绝不好惹的。”
  众人拍掌称善。
  刘穆之最令人佩服的地方,是料事如神,在对付向雨田一事上,虽然因对方高明,致功
亏一篑,但已大显他的功架。
  故而他猜测一支秘人的部队正在来此途上,各人都是信心十足。
  如果成功击垮这支秘人部队,不让对方有机会渗透边荒,将会是另一局面。
  拓跋仪道:“运金之事又如何?”
  刘穆之道:“麻烦拓跋当家以飞鸽传书通知贵主暂且按金不动,须待我们派人到平城接
收,才可把金运来,这将是我们和秘人的第二场硬仗,必须从长计议,免大好机会白白浪费。
战争便像下棋,对付秘人尤其如此,必须蓄着先手,牵着对方的鼻子来走,到最后秘人再没
法发挥破坏力,更别想沦为慕容垂的探子,我们便成功了。”
  卓狂生长笑道:“战略部署完成,余下的细节,可再仔细研究,但方总的搜敌船该立即
起行,以免错失良机,记得带备信鸽。”
  江文清责怪道:“我看刘先生的话尚未说完呢?”
  拓跋仪看看刘穆之的神色,笑道:“还是大小姐心细。”
  卓狂生一呆向刘穆之道:“还有话要说吗?”
  刘穆之道:“仍是有关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方面,我们边荒集拥有天下间最优越的兵
器厂,不好好运用实在可惜。现在我们和秘人是处于战争状态,不用讲江湖规矩。他可以凭
烟雾弹脱身,我们亦可凭火器毒器不择手段的对付他们。如此我们将更有把握。”
  姬别跳将起来嚷道:“这事包在我身上,我会动用所有人力物力,在三天内制出一批厉
害轻便、容易使用的毒火手炮,保证秘人要吃不完兜着走。”
  此时小杰旋风般冲进来,大嚷道:“小白雁上船哩!小白雁上船哩!老大!你的小白雁
上船哩!”
  呼雷方一把抓着他,喝道:“你胡嚷甚么呢?”
  小杰目光投往双目睁大的高彦,道:“刚接到寿阳来的飞鹄传书,老大的小白雁依时登
船,正往边荒集来。”
  高彦怪叫一声,离椅弹起,凌空一个翻腾,落往出口处,亡命的冲了出去。
  卓狂生低骂一声,展开身法,追着去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