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
第 十二 章  谋定后动
  刘裕和屠奉三回到青溪小筑,司马元显已先他们一步到达,等得不耐烦。见两人回来,
神色兴奋的道:“你们到了哪裹去?现在是申时头哩!”
  屠奉三道:“我们去看任妖女留下的暗记,她昨天已返荆州。依照江湖规矩,如今夜我
们能成功杀死干归,我们必须对她有份出力一事守口如瓶,即使她将来变成敌人,仍该在此
事上为她保守秘密。”
  司马元显欣然道:“这个我明白,一切依江湖规矩办事。”
  刘裕心中感激,更明白屠奉三是借此向他表明,与任青媞的恩恩怨怨就此告一段落,以
后大家再没有互相亏欠,各走各的路。
  三人席地围坐,司马元显从怀内取出一卷图轴,打开让两人观看,正是淮月楼一带的鸟
瞰图,以青绿颜料傅彩着色,非常精致,该区的秦淮河河段,更是巨细靡遣。
  屠奉三道:“这是一流的画工。”
  司马元显道:“我爹亲自为我挑选了三百人,其中一百人精通水性,备有在水底作战的
利器工具。这批人任我们调度,届时只会听我发出的讯号指令。”
  然后奇道:“我到现在仍不明白,为何刘兄昨晚数次向我强调此点呢?”
  屠奉三道:“道理很简单,因为除了公子外,我们不信任其它人。”
  司马元显愕然道:“难道听你们的指令也有问题吗?”
  刘裕道:“这叫集中指挥权于一帅之手,可以想象如敌人选择在秦淮河进行刺杀,形势
肯定混乱至极点,若有多个指挥中心,我们的人将无所适从。最怕有人自作主张,便会破坏
我们整盘的作战计划。”
  屠奉三道:“到时我仍会和公子形影不离,助公子指挥大局。”
  司马元显兴奋起来,道:“明白哩!”
  两人当然不能说出此着是针对陈公公而来,否则会吓坏司马元显。
  刘裕道:“有没有采取隔离之法呢?”
  司马元显不迭点头道:“这个我怎敢疏忽?老实告诉你们,我还因此得到我爹的赞赏,
说我做事愈来愈谨慎了。这支三百人组成的精锐部队,正在我府内被隔离候命,只要一声令
下,即可以迅速到达建康城内任何指定的地点去,最妙的是没有人晓得去干什么。”
  稍顿续道:“不过我仍是想不通,这些都是你们想出来的手段,为何却要我全揽上身?
甚至不可向爹泄露情况。嘿!你们不是连我爹都怀疑吧?”
  屠奉三道:“这就叫江湖手法,连至亲也不可以泄漏秘密,尽量把出错的可能性减至最
低。”
  司马元显听到“江湖手法”四个字,立即释疑。露出恍然神色,点头道:“原来如此,
我这方面的经验太浅了,须好好向你们学习。”
  然后道:“一切都依你们的方法去办了,现在该如何展开行动呢?”
  又道:“唉!刚才我爹问起我行动的情况,我不知道多么尴尬,只好把刘兄向我说过的
话照搬出来应付,说要因应形势变化,到最后一刻才定出行事的方武。哈!真想不到,我爹
竟然非常受落,没有责怪我胡涂。嘿!我真的感到有点糊裹胡涂的,现在我的心还很乱。”
  刘裕和屠奉三露出会心的微笑,他们是故意营造出这样的形势,如果那陈公公真的是天
师军的奸细,便没法先一步掌握他们最后决定的计划。
  为了杀死干归,他们两人绞尽了脑汁,施展出浑身解数。
  屠奉三道:“今晚我们只要能做到三件事,干归肯定没命返回荆州。”
  司马元显道:“哪三件事?”
  屠奉三从容道:“第一件事是诱敌。”
  司马元显大讶道:“诱敌?还有什么好诱敌的?敌人不是早中计了吗?”
  屠奉三道:“公子勿要怪我无礼直言,兵家其中一个大忌,就是低估敌人。从我们多方
面收集回来的情报,得知干归是个精于刺杀之道的专家,兼得巴蜀谯家的全力支持,故希望
借桓玄向东发展,来个浑水摸鱼。今次随干归来的虽然只是区区五十人,却无一不是高手,
如果不是武功高强,便是另有专长,例如搜集情报、刺探偷窃、火器毒药、易容改装,至乎
江湖上的旁门左道,可说是人才济济。”
  刘裕接口道:“公子这七、八天来,肯定出动所有人手去探听干归一方的情况,但公子
有摸着对方半点踪影吗?由此便可窥见干归的高明。”
  司马元显当是被他说中,点头道:“情况确是如此。”
  屠奉三道:“对方唯一可寻之迹,就是奉桓玄之命来刺杀刘兄,不到黄河不死心。所以
我们才能凭任妖女说的几句话,推测到今晚淮月楼之会,是个精心设计的陷阱。由于干归是
主动出击,又有充足的准备时间,兼之不乏人手,所以他可以谋无遗请地计算每一个可能性,
避免任何错失,更会想及可能被我们看破他的阴谋,而拟定好进退之策。我敢说一句,如没
有非常手段,即使干归刺杀失败,仍可以安然脱身。”
  司马元显兴致盎然的道:“今晚的行动愈来愈刺激有趣了,我们究竟有什么非常手段?”
  屠奉三道:“干归是不会躲在船上不做任何事的。为了知敌,他会布下一个监察网,对
与刘兄有关系的人,一天十二个时辰的展开严密监视。例如公子、王弘和谢家。每一个新的
情报,都会立即传给干归,再由他归纳分析,作出判断。”
  司马元显道:“我每次出门,都非常小心,尤其到这里来,更是做足工夫。”
  刘裕道:“如对方有精于追踪跟蹑的高手,是很难瞒过他们的,青溪小筑该已被识破,
有个假设是他们只大约晓得在这一个区域,尚未能肯定确切的位置。”
  司马元显愕然道:“为何不早点提醒我呢?”
  屠奉三微笑道:“这正是诱敌之计的一个重要部分。”
  司马元显恍然道:“原来如此。”
  刘裕道:“干归只有一个刺杀我的机会,所以除非他认为是万无一失,否则绝不会行动。
我们的诱敌之计,便是要干归误以为今晚的行动十拿九稳,毫无疑心的进行。”
  司马元显困惑的道:“如果对方确实有一个严密的监察网,我们的人手调动,如何瞒过
他呢?”
  屠奉三道:“这方面待会再说,先谈诱敌方面。方法很简单,就是要令敌人感到‘一切
如常’,例如宋悲风照常往谢家去探大小姐,公子则进宫办事诸如此类,当干归收到这些信
息后,便可以作出判断,以为刘兄并没有察觉今晚的约会是个陷阱,那诱敌的计策便成功了。”
  司马元显道:“我只是假装入宫,对吗?”
  屠奉三知道他迷失了,再没法保持自信,变得更依赖他们。事实上他是对司马元显用了
点手段,既令司马元显大致掌握整个行动,也使他感到无法驾驭如此复杂微妙的部署,免致
他因急于表现而影响成败。今次临机制胜绝不容有失,错过了机会将不会再有,在这样的情
况下,他只信任一个人,就是自己。这并不表示他不信任刘裕的能力,但因刘裕要以身作饵,
指挥的重责已落在他肩上。
  屠奉三笑道:“这个当然!今晚还要仰赖公子指挥全局,至于细节安排,待我们把全盘
策略交代出来,请公子考虑,如公子认为可行,我们才依计而行。”
  司马元显大感受落,欣然道:“第一步的诱敌我已弄清楚哩,第二步又如何呢?”
  屠奉三道:“诱敌是否成功,会有迹象可寻。当干归认为没有可疑,可以进行刺杀,就
会倾巢而出,把所有人力物力投进行动去,到达预先拟定的攻击位置。这时他会撤去整个监
视网。好集中全力以求一战功成。事实上监察网亦失去了作用,因为消息再不能像先前般传
达。所以只要我们对他的监察网进行反监视,我们便可以确切掌握干归有没有中计,更晓得
于何时展开行动而不会打草惊蛇。”
  司马元显听得头都大起来,道:“前一部份我明白,但如何可以对敌人的监察网进行反
监视呢?”
  刘裕道:“这方面由我们负责,屠兄这几天做了很多工夫,由随他来的一流反侦察好手
负责,他们亦变成独立于我们行动部队外的奇兵,敌人该完全不晓得他们的存在。”
  屠奉三冷哼道:“表面看来是敌暗我明,实际上却恰好相反。干归该仍末晓得我来了,
所以注定他要饮恨建康。”
  刘裕生出奇异的感觉,这场在建康进行得如火如茶的暗斗,不单是与桓玄的一场角力,
且是与桓玄正面交锋前的前哨战。干归于桓玄阵营里的功用位置,等于以前为桓玄办事的屠
奉三,谁胜谁负,将证明究竟是新不如旧,抑或旧不胜新。
  屠奉三的话大添司马元显的信心,哪还会计较瞒着他去进行对敌人的反监视。大喜道:
“原来表面看来如此简单的一个行动,内中竟有这么多学问,难怪你们说若没有非常手段,
将没法杀死干归。”
  屠奉三道:“换了琅玡王在处理此事,他也懂得用这种种手段。”
  司马元显见他称赞老爹,更感受用,点头道:“对!我爹对付敌人的手段也非常高明。
今次他肯放手让我去做,正是要我跟两位好好学习。兵书我读过很多,但如何活学活用,尚
要从行动中去实习。”
  两人都生出异样的感觉,司马元显不时向他们透露类似的心声,表示他愈来愈对他们推
心置腹,失去戒心,有点大家都是江湖义气兄弟的味道。
  司马元显搓手兴奋的道:“第一步终于弄通了,下一步又如何呢?”
  屠奉三集中心神,沉声道:“诱敌成功之后便是知敌,此为兵法中的兵法,知己知彼,
百战不殆。”
  司马元显道:“是否当敌人进入攻击位置后,我们派出探子去掌握对方的情况呢?”
  屠奉三道:“在一般对战的情况下,这是最直接了当的方法,但在这场暗战裹却派不上
用场,动辄功亏一篑。当干归和他的人进入攻击的位置,他们的警觉性会提至最高,附近的
任何风吹草动,均难瞒过他们的耳目。如果我们还派人到处搜寻他们的踪影,只等于明告敌
人我们晓得他们的计划。”
  司马元显愈听愈感兴奋和刺激,虚心问道:“那如何可以知敌呢?”
  屠奉三手掌按往摆在三人之间的图卷去,从容道:“要做一个成功的刺客,不但要有本
领、有视死如归的决心,还要清楚掌握行刺目标的行踪,拟定最佳的行事位置、把握最适当
的时机。我们并不知道敌人会于何时何处下手,却清楚己方的情况。可以这么说,主动权是
操在我们手上,敌人则是给我们牵着鼻子走。例如刘兄何时离开淮月楼,于戒严令实施的前
或后,将会直接影响敌人的部署。”
  刘裕向司马元显笑道:“有没有听夫子教学的感觉,这一课叫刺杀课,这方面我也是外
行,所以听得津津有味。”
  司马元显欣然道:“哈!确有这样的感觉。”
  两人既要司马元显与他们衷诚合作,但又怕伤害他的自尊心,不能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向
他发出指令,所以须不时照拂他的情绪,令他觉得自己是主事者,而不是任人摆布。而事实
上没有司马元显的支持,纵然他们有孔明之智、张良之计,亦没法付诸实行。
  屠奉三继续道:“敌人究竟会在淮月楼之会前下手,还是之后下手,是我们必须作出判
断的,公子有什么意见呢?”
  司马元显似欲冲口而说“没有意见”,但显然不愿在两人面前表现得这般窝囊,沉吟片
刻后,道:“我真的从没有想过对方会在到淮月楼途上发动攻击,或许是因为你们说过对方
会用毒,而这只能在淮月楼众会时施展。”
  屠奉三道:“公子一语中的。实情确是如此,首先是只有当刘兄在淮月楼现身,干归才
可以确定刘兄的位置,否则如果刘兄并不是随王弘的船到淮月楼去,岂非误中副车吗?”
  司马元显见自己终于有点“表现”,眼睛都亮了起来,点头道:“确是如此!确是如此。”
他并不是愚笨之徒,可是比起屠奉三和刘裕,是有一段距离的。
  屠奉三道:“其次是用毒的问题。首先是有否这样的需要?因为万一一个不好被识破,
不单会祸及聚会的内奸,还会败露整个阴谋。”
  两人同时盯着司马元显,待他发表意见。
  司马元显今次信心增加了,皱眉思忖片刻,道:“我认为用毒是必须的,首先是对方既
有用毒的高手在,自然可以想出施毒的万全之策,其次是在夜晚的秦淮河上,不论对方用上
那种手段,要杀像智勇兼备如刘裕者,机会仍是非常渺茫,否则刘兄早死了好几次了。哈!
我说得对吗?”
  屠奉三和刘裕一齐动容,司马元显这番分析非常老到,尽显他美玉的本质。
  屠奉三道:“好!我们就这么断定敌人会用毒。现在轮到下一个知敌的问题,就是敌人
会选在淮月楼下手,还是返回乌衣巷时在船上才动手呢?”
  司马元显奋然道:“聚会在淮月楼顶层临河的北厢举行,参加聚会者人人有家将高手随
行、在厢房外把守,突袭是没有可能的,那更不是刺杀的理想环境,除非干归的人能化身入
房伺候的婢女。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刘裕道:“又解决了一个问题,敌人将于我离开淮月楼时行动。现在另一个问题来了,
如果我不乘便船随王弘离开,而是独自一人走陆路回家,情况又如何呢?”
  司马元显一震道:“我明白了,这就是你们的计划,牵着敌人的鼻子走,诱他们踏进我
们布下的天罗地网去。”
  屠奉三道::晅正是最精彩的地方,如果任由干归袭船,我方死伤难免。而且在河水裹,
要从众多敌人襄分辨谁是干归,会是一道难题,所以为何我们要舍易取难。更可虑的是我方
大批人在刺杀区域调动,怎可能瞒过埋伏在那里的干归。所以唯一杀干归之法,是把他诱进
陷阱里去。“
  司马元显疑惑的道:“刘兄从水路来,却从陆路离开,会否令敌人起疑?”
  屠奉三道:“关键是刘兄有没有着了道儿——中了毒。对方有种非常厉害的慢性剧毒,
要行功至某一阶段才会毒发,不过这种毒须直接以毒针一类的工具,注进目标人物体内才会
生效,当然难以在聚会那种情况下施展。但我们仍可以假设对方会用类似的慢性毒,只能在
某一段时间内生效,便如一些下三滥爱用的蒙汗药。所以刘兄如果被对方成功施毒,换了是
任何人都不肯错过这机会,干归也不会例外。这险他是不得不冒的。”
  司马元显深吸一口气道:“第三步是什么呢?”
  屠奉三淡然道:“第三步就是杀敌,我们刚才说过的话,在干归授首前绝不可以告诉任
何人,包括你我最信任的人。”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