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
第 十 章  白雁北飞
  边荒集。
  古钟楼议堂。
  慕容战、拓跋仪、呼雷方、费二撇、姬别、程苍古、江文清、姚猛、阴奇和奉召列席的
高彦、庞义、方鸿生、刘穆之、王镇恶均已到达,各居其位。反而身为召集人兼主持的卓狂
生仍未出现,另一个迟到的是红子春。
  议堂内闹哄哄之时,卓狂生终于到了,刚跨过门坎,他便仰天大笑三声,令人人侧目,
也因而停止说话,目光集中往他身上去。
  费二撇笑道:“又在发什么疯哩!”
  卓狂生欣然道:“你说得对,我的确在发疯,是欢喜得疯了的那种疯,因为我自边荒游
开始一直期待的人,终于出现了。”
  众人听得一头雾水,不知他在说什么。
  姚猛抓头:“老卓你在期待谁呢?难道是你失散了十八年的妻子?”
  他的话登时惹起哄堂大笑,只有刘穆之和王镇恶两人没法投入他们轻松的情绪里,因为
他们的列席是具有争议性的,大部分成员都反对让他们列席,尚须卓狂生为他们争取。可以
这么说,他们在边荒集的未来,将决定于今次临时的议会上。
  卓狂生朝首席走过去,笑道:“去你姚猛的娘。”又肃容道:“我郑重地在此公告,
昨夜我终于遇上一个参加边荒游的人,到边荒集来既不是为了天穴,更不是为夜窝子的嫖、
赌、饮、吹,而是专诚为了听我卓狂生说书而来的。现在你们明白因何我期待他了。”
  众人笑得更厉害了。
  卓狂生到主位坐下,面向众人,一脸自我陶醉的神色,还扮了个兴奋如狂的鬼脸。
  忽然众人目光转往入口处,红子春赫然出现,立在入口处,手上举着一封似信函的东西,
还轻轻摇晃,好引人注目似的,神态写意轻松,令人感到他心情极佳。
  慕容战道:“人齐哩!终于可以开会了。老红我们已没有责怪你迟到,你还不快滚进来。”
  红子春以有点像舞步的脚法走进来,微笑道:“高彦!叫声爹来听听。”
  姬别和红子春交情最深,立即助阵,模仿出高彦的神气声调,阴阳怪气的接下去,道:
“咦!我有什么把柄落到这个死奸商手里呢?”
  众人均是老江湖,终察觉到红子春手上的信函,绝不寻常,且是与高彦有关的。高彦死
命盯着被红子春摇晃着的信函,沉声道:“那封信是否寄给我的呢?”
  红子春来到议堂中央,以苦口婆心的神情向高彦道:“我儿你乖点好吗?”
  众人再忍不住,爆起哄堂笑声。连刘穆之和王镇恶也忍俊不住,终于投入了荒人议会的
独特气氛里去。
  高彦不敢发火,涨红了脸道:“算我怕了你,那封信是谁寄来的?”
  红子春道:“你在问爹吗?”
  众皆大笑,议堂内再没有半点严肃的况味。
  卓狂生大喝道:“肃静!”
  笑声渐止。
  卓狂生道:“老红你不要卖关子了,我和高彦总算兄弟一场,不忍见他受辱。好哩!高
小子,你便大大方方叫声爹吧!”
  众人本以为他是仗义出手帮高小子的忙,岂知最后一句完全露出狐狸尾巴,竟是与红子
春、姬别互相为谋。再爆哄笑声。
  江文清喘着气笑道:“不要作弄高彦了,这封信是谁送来的?”
  红子春欣然道:“是我在两湖的老朋友老聂使人送来的。”
  高彦怪叫一声,离椅而起,一个觔斗落在红子春身前。
  红子春把信收到身后,道:“想抢吗?”
  高彦满脸喜色,躬身道:“父亲大人在上,请受小儿高彦一拜。”
  众人此时才响起喝采声。晓得有小白雁的最新消息了。
  庞义大笑道:“高小子当你是他死去的爹!”
  红子春毫不介怀,笑道:“此爹岂同彼爹,不过为惩治你这忤逆不孝儿,老卓接着哩!”
一抖手,信函脱手朝卓狂生飞去,高彦飞身探手想来个拦途截劫,却差少许才成功,眼睁睁
瞧着信函落入卓狂生手上。
  卓狂生喝道:“不准动!待老子看过再说,因为老子是最有资格看这信的人。”
  高彦苦着脸孔站在他前方,红子春则回到他的席位去。
  众人目光全落在卓狂生手上的信函去,屏息静气地瞧着他把信从函内抽出来,展开阅看。
  卓狂生脸无表情的把信看毕,忽然起身移到后方的大窗旁,把手上的信高举过头挥动着。
  高彦抢到他身旁去,焦急地道:“你想干什么疯事?”
  窗外数以万计的目光,从广场往卓狂生投去。为表示对议会的支持,显示荒人的团结,
所有荒人都暂时抛开手上的工作,自发地聚到广场来,以示对议会的支持。
  卓狂生不理高彦,向下面的荒人群众大喝道:“我有一件事宣布,小白雁正在来此途上,
我们要好好的款待她,竭尽地主之谊,千万不要让她大小姐有不满意的地方。”
  广场上立即发出轰然狂呼、喝采、鼓掌的巨响,直冲宵汉。
  接着卓狂生把信送入高彦手上,自行回到席位,神气的道:“都说我的招数要得,看!
现在终于开花结果了,我的天书亦可以继续写下去。”
  “我的娘!”
  高彦一个觔斗回到议堂中央,另一个觔斗回到位子里,然后振臂大嚷道:“娘呵!我成
功哩!”
  接着把信塞给身旁的姚猛,道:“大家传着看。”
  姚猛大急道:“我不识字啊!谁帮我读出来。”
  话犹未已,早给方鸿生劈手抢走信件,展信看起来。
  议堂充满欢乐的气氛,人人为高彦高兴雀跃。
  卓狂生大笑道:“今天的议会有个非常好的开始。哈!该谈正事哩!”
  议堂肃静起来,信则继续传阅。
  卓狂生道:“首先是刘穆之和王镇恶列席的问题,有人反对吗?”
  红子春笑道:“今天大家都非常开心,故不愿因有争论闹个脸红耳赤。我提议由请他们
列席者提出理由,然后大家举手决定。”
  卓狂生欣然道:“那就只好由我说吧!我之邀请刘先生和王兄来列席钟楼议会,首先是
认为他们没有可疑,我相信议会成员裹大多同意我这个看法。”
  姬别点头道:“我是今天才认识他们两位,经卓馆主说明他们的出身来历后,亦同意他
们该不是敌方派来混入我们的奸细,如果敌人的安排巧妙至此,我也只好写个‘服’字。”
  高彦道:“他们绝不会是敌人的卧底,因为他们都是有智慧的人,所谓良禽择木而栖,
现在我们边荒集的运势如日中天,又出现天穴吉兆,刘爷则在南方崭露头角,不来归附我们,
难道去投效豺狼之性的桓玄、祸国殃民的司马道子、不忠不义的刘牢之吗?我相信他们。”
  卓狂生摊手道:“这方面该不用举手表决吧?”
  江文清道:“我是支持他们列席的,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各有
所长。刘先生长于政治经济,他费了两天两夜拟出来振兴边荒集的大计,正是我们欠缺的,
因为我们没有他鸟瞰式的广阔视野。而且我们各有各的业务,像高小子虽想出‘边荒游’,
但他的精神却给小白雁占据了,哪还有空间去用心打理‘边荒游’,所以我们需要一个人全
心全意总理整个边荒集在军事、经济和民生上的发展,而刘先生正是我们不二之选。”
  姬别鼓掌道:“我被大小姐说服了。”
  红子春喝道:“我则是被刘先生那份计划书说服了,最难得是照顾到各方面的利益,又
不会影响边荒集原有的特色。”
  卓狂生欣然向刘穆之道:“先生的心愿达到哩!由今天开始,你已拥有在议会列席的资
格。”
  众人鼓掌喝采的欢迎声中,刘穆之起立道:“今天刘某真的非常感动,也彻底改变了我
对荒人的印象。在这裹便像在一个胡漠杂处的大家庭内,每一个人都抛开私利,尽心尽力为
边荒集的未来而奋斗,而这正是能令我们成功的因素,可以继续创造奇迹。”
  在众人又一阵喝采声裹,刘穆之含笑坐下,只是这番剖白之言,已使他确立了在议会中
的地位。
  各人目光落在王镇恶处,后者有点不习惯的现出带些儿尴尬的神情。
  呼雷方道:“老卓硬逼我去向王兄寻根究柢,我只好和王兄摸着酒杯底谈了整晚,王兄
为王猛的亲孙这件事该没有疑问,因为我曾从姚兴处听过他的名字,姚兴还着意我留意王兄
有否避往边荒集来,见之立杀无赦。可以这么说,当日长安城破,姚苌第一个想杀的是苻坚,
第二个便轮到王兄,为的是怕苻坚再次重用他,由此可见王兄的厉害。想不到他竟远避南方,
现在又回来了。”
  阴奇道:“王兄为何无缘参加淝水之战呢?”
  王镇恶脸色一沉,道:“自爷爷过世,家父遇刺身亡,慕容垂和姚苌一直千方百计的排
挤我,令我投闲置散,淝水之战岂会有我的份儿?”
  卓狂生笑道:“王兄自幼便随爷爷学艺,尽得王猛武功兵法的真传,八岁随爷爷出征,
十六岁已独当一面,打了第一场胜仗。最精采是他熟悉慕容垂的战法,如果慕容垂来犯,王
兄可以是另一个刘爷。”
  阴奇皱眉道:“刘裕与我们的关系与王兄有很大的分别,且我们的荒人兄弟大多不认识
王兄,贸然把王兄摆在这么一重要的位置上,恐难服众。”
  拓跋仪接口道:“王兄如果当我们的军师,阴爷的疑虑可以迎刃而解。”
  众皆大讶,因为若追源溯流,拓跋仪的拓跋族该与一手覆灭代国的王猛有深仇才对,故
不明白为何拓跋仪反为王镇恶说话。
  卓狂生哈哈笑道:“想不到吧!让我告诉你们原因吧。是我请王兄拟想出慕容垂攻打边
荒集的策略,再请慕容当家和拓跋当家连手接招,王兄究竟是龙是蛇,在这样的情况下,立
即现出龙的真身。大家明白吗?”
  议堂内一时静至落针可闻,外面的广场亦是一片静穆。
  高彦打破沉默道:“这叫虎祖无犬孙。我可以保证王兄是正人君子,是个有大志的人。”
  卓狂生欢喜的道:“还有人反对王兄列席议会吗?”
  姬别举手道:“通过!”
  众人尚未来得及发出欢迎的采声,外面忽然欢声雷动。
  众皆愕然。
  “燕飞回来了!燕飞回来了!”
  整个议堂骚动起来,人人争先恐后拥往欢呼声传来的那边窗户,朝广场看下去。
  只见人群潮水般分开来,燕飞背着蝶恋花,正以其洒脱好看的步法,含笑接受群众的呼
叫,从容自若的直抵钟楼下,往他们望上来。
  拓跋仪第一个大喝道:“大家静一点,否则怎听得到我们边荒第一高手燕飞说的话。”
  欢叫声潮水般退去,偌大的古钟场不闻一声,只有兴奋的呼吸声此起彼落。
  拓跋仪狂喝道:“是否我们赢了!”
  燕飞道:“慕容宝率八万精兵来攻我们,驻军五原,无法得逞,更被我们施巧计逼得仓
卒撤退,我军追杀千里,燕军于参合陂惨遭减顶之祸,慕容宝仅以身免。”
  广场上先是静至连呼吸声也停止了,接着爆出惊天震地的狂呼,像洪水般把整个广场淹
没了。
  拓跋仪涌出热泪,拓跋族终于复兴有望。
  燕飞进入钟楼,高彦、姚猛两个好事者慌忙下迎,拥着他步入议堂,接受各人再次的欢
叫和祝贺,气氛热烈至极点。
  此时外面的广场吵声喧天,没有人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卓狂生道:“我们定要好好庆祝。”
  燕飞目光落到刘穆之和王镇恶身上,江文清连忙为他们两人引见燕飞,简略说出他们在
这里的来龙去脉。
  燕飞道:“大家坐下再说。”
  重新坐好后,燕飞道:“今次我不待收复平城和雁门便赶回来,是有紧急的事告诉各位。”
  高彦道:“不用那么急呵!小白雁和我的婚礼尚要过几天才举行。”
  众皆大笑,气氛攀上炽热的高峰。
  卓狂生道:“不要插科打译,能令我们燕爷震惊的,肯定是大事。”
  燕飞正容道:“如我所料无误,慕容垂将会在短期内来攻打边荒集。”
  众人的目光均向刘穆之投去,并没有出现燕飞意料内的震惊。
  卓狂生鼓掌道:“我没有看错人吧!刘先生正是那种能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智
士。”
  然后向燕飞道:“今次召开钟楼议会,有一半原因是刘先生预测慕容垂会来进攻边荒集,
现在给你证实了。”
  燕飞用神打量了刘穆之两眼,问道:“另一半原因呢?”
  江文清道:“刘裕需要我们派人到南方助他对抗天师军,你回来便好哩!可以为边荒集
作主。”
  燕飞听得呆在席位处,终于体会到慕容垂难以分身之苦。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