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
第 三 章  仙门难渡
  “噗”!
  慕容战就那么搭着高彦和姚猛肩头借力,两脚离地连环踢出,第一脚正中美女刺出的剑
尖,另一脚点向她拿剑的手腕,令她难以变招。虽是猝不及防,仍是从容好看,且颇有点大
显功架的味道。
  江文清和王镇恶都是大行家,看出此女虽来势汹汹,出手却是留有余地,来意并非不善。
对她的企图当然摸不着头脑,故只是看热闹而没有帮手。
  何况慕容战在边荒集肯定是排前五名的高手之一,可以独力应付任何事。
  美女长剑应脚弹起,她显然想不到慕容战有此怪招,反利用双手的不便来个连消带打,
娇叱一声“好”,抽剑后撤,避过玉腕被慕容战以靴尖点穴的奇招。
  慕容战见状,“呵呵”长笑,竟就那么乘势后翻,双掌分按高、姚两人肩头,先在两人
头顶上来个倒栽葱,然后双掌吐劲,弹离他们肩头,在空中连续三个后翻,后发先至的赶过
了美女,落到她身后,动作行云流水,便像表演杂耍般充满娱人娱己的味儿。
  美女也是不凡,顺势一个旋身,手中长剑幻出十多道虚虚实实的剑影,朝慕容战洒去。
  慕容战不但没有丝毫不悦,且是满睑笑意,看来非常享受这忽然而来的比武较量,马刀
出鞘,长笑道:“姑娘不知是哪族的人,芳名是否像人那么美呢?”
  “叮叮叮叮”!
  说话间,马刀与长剑已交击了十多下,有如骤雨打在窗槁上,错乱中充满节奏的感觉。
  美女娇叱道:“打赢我再问吧!”
  高彦凑到姚猛耳旁道:“这娘儿骚劲十足。”
  姚猛凑兴的大嚷道:“打赢了岂是问名字这简单,我们慕容当家还要亲你的小嘴。”
  美女展开新一轮的攻势,剑法变得飘忽无定,走奇诡的路子,仍不忘应道:“有本领的,
人也可以给你。”
  江文清听得浅皱秀眉,这正是胡汉不同之处,胡人作风直率大胆,像这类对答,罕出现
在汉人男女身上。
  慕容战只守不攻,守得密如坚城,任对方出动石矢或檑木,仍能逢招化招,履险如夷,
神态从容写意。同时笑道:“那姑娘今晚肯定要陪我一夜哩!”
  美女娇笑道:“战郎勿要猴急犯错啊!”倏地翻上慕容战上方,剑势骤盛,照头照脸的
向慕容战洒下来,登时威胁力遽增。
  美女唤一声“战郎”,实害苦了慕容战,令他不好意思反守为攻,而攻式不但是他的所
长,更是眼前情况最明智的策略,不过他也是了得,展开浑身解数,硬挡她毫无间隙的七剑。
  美女再无以为继,因她正操控主动,要走便走,一个腾翻,落往远处,且还剑入鞘,娇
笑道:“人家叫朔千黛,慕容战你若想找我喝酒,我或许会答应呢。我住在小建康的颖河客
栈,不要忘记哩!”
  接着掠飞而去。
  慕容战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忍不住的叹道:“高少说得对!的确够风骚。”
  这才还刀入鞘。
  江文清笑道:“慕容当家心动了!”
  慕容战直待朔千黛的背影消失在楼房后,才转身朝江文清等人走过去,边行边道:“她
究竟是谁呢?”
  高彦叹道:“不理她是谁,总言之你这家伙是飞来艳福。嘿!对付娘儿我最在行,你定
要打铁趁熟,说不定今晚便可以入室上床,共渡良宵。”
  江文清啐道:“高彦你是狗口长不出象牙,勿要教坏慕容当家。”
  姚猛哂道:“哪用高小子教,慕容当家他本身早够坏哩!哈!”
  慕容战冷哼道:“刚才哪个小子敢唤我作家伙?”
  高彦排众而出,挺着胸膛向慕容战道:“是我又如何?你敢和我动手吗?别忘记我是百
毒不侵,打不死的。”
  慕容战笑道:“既然如此!那便算了,无谓的事我是不会做的。”
  说罢自己先笑起来,然后高彦、姚猛和江文清都忍不住哄笑起来,洋溢着深挚的友情。
  唯独王镇恶仍是不苟言笑,忽然道:“这种事是否不时会在边荒发生?”
  众人先是愕然,接着笑得更厉害了。
  王镇恶的脸红起来,尴尬的道:“不是你们所想的那个意思。”
  江文清娇喘着道:“不是那个意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王镇恶叹道:“我晓得她是谁。”
  众人终于收束笑声。
  最紧张的是慕容战,讶道:“她似乎不认识你呢?”
  高彦接口道:“她是谁呢?”
  王镇恶回复冷静,道:“她是柔然族之主丘豆伐可汗的独生女,我听过她的名字,想不
到她竟来了边荒集。”
  众人呆瞪着他。
  慕容战皱眉道:“你究竟是谁?竟清楚远在北塞的柔然人。”
  姚猛吁一口气道:“竟然是柔然族的公主,我的娘!在大草原柔然族是唯一有实力和拓
跋族争雄的部落。”
  江文清仔细地打量王镇恶,道:“王兄究竟是谁?”
  王镇恶颓然道:“我的爷爷是王猛,本来我打算永远不说出来,可是我被你们之间的真
诚感动了,再不愿被你们猜疑,还想跟你们做朋友。”
  众人都不能置信的呆瞪着他。
  王镇恶竟是王猛之孙,说到王猛,不论南人北人、胡人汉族,谁敢不敬服?没有他,苻
坚肯定没法统一北方,如果他尚在世,淝水之战的结果将不是眼前的情况。
  如果依眼前的速度,日以继夜的赶路,三天后的清晨,燕飞将可以抵达边荒集。
  他生出像鸟儿般飞翔的动人感觉,虽然他没有离开地面,体内真气运行不休,有点似不
费劲力的,甚至不用他花精神去观察地面的情况,他的身体会自然地作出最适当的对应,如
有神助。
  当他心中不起一念,便似进入了禅静的状态,心灵和肉体分了开来,各自管各自的事。
这究竟属什么境界?
  如果破空而去等如变成大罗金仙,那他现在至少该算个地仙。
  忽然间,他心底裹浮现安玉晴的花容,她美丽神秘、深邃迷人的眸子似在凝望着他,如
此保持了一段时间才模糊起来,逐渐消去。
  燕飞心中大讶,自从宋悲风处晓得她已返家后,他罕有想起她,偶然也只是一闪而过的
浮光掠影,不像初识时她独特的眸神似铸刻在心版上,不时浮现,那时每当想起她,心中都
有难以形容的感觉。到与纪千千相恋后,他的心被纪千千占据,容纳安玉晴的空间愈来愈少。
  但他并没有骗自己,对安玉晴,他是极有好感的。
  为何她的形象会如此强烈地浮现心中呢?倏地他有了答案,晓得安玉晴回来了,正在找
寻他,令他生出感应。
  真奇怪!为何自己只对女子生出感应?先是纪千千,后是安玉晴。
  孙恩和尼惠晖该是例外,因为他们都具有深厚的道法,精通精神之术。
  让他与纪千千和安玉晴联系起来的,会否是男女间的情意,形成阴阳互引的情况?
  他又想起另一个问题。直到这刻,他仍没有向任何人说出仙门的秘密,但他可以向安玉
晴这心佩原本的拥有者,隐瞒这惊天动地、堪称人世间最终极的秘密吗?
  唉!
  他是办不到的。
  只是在她似是与世无争、不着人间险恶的明眸注视下,他已不忍心向她说谎;不忍做任
何对不起她的事。
  忽然间,他开始有点明白她。
  安玉晴在她父亲自幼熏陶下,潜心修道,如果不是因为任青媞盗走心佩,可能她永远不
会出山。当三佩合一,爆开庞大的地坑,令她心神受到巨大的冲击和震撼。那时她或许仍未
能掌握究竟是什么一回事,故抛开一切,立即赶回家中,向乃父安世清问个究竟。
  现在她又回来了。
  如果他燕飞能练成仙门诀,而她又想亲身体会成仙成道的滋味,不怕冒险,他会毫不犹
豫为她开启仙门,让她投身那神秘莫测的空间去,看看其内究竟真是洞天福地?还是修罗地
狱?
  同时他又想起另一个问题。
  事后回想起来,仙门的开启眨眼即逝,接着便是能毁灭一切的大爆炸,纵使以他燕飞之
能,恐怕亦未能在爆炸前及时从仙门逃离这人间世。但爆炸并没有真的毁灭一切,他和孙恩
都活了下来,尼惠晖则是一息尚存,还可以说几句临终遗言。原因在他们三人均具备“仙门
功法”。尼惠晖只因受重创在先,故抵受不住。
  若他的猜测是对的,要穿越仙门,必须能抵得住太阳真火和太阴真水相激的骇人能量。
只有练成这两种极端相反、分别代表至阳至阴的功法,才有望破空而去。当时的自己在这方
面的能力明显不足,故被爆炸力震往远方,差点没命。现在的他或许好一点,却自问仍没法
抵得住那骇人能量的冲击。
  所以尽管他肯成人之美,把安玉晴送进仙门仍是没有可能的事。徐非安玉晴练成了仙门
诀。但这谈何容易。
  燕飞暗叹一口气。
  初时他还有一种天真的想法,以为当他和纪千千厌倦了这人世,不想面对生老病死之时,
可携手登上仙籍,做一对神仙眷侣,到现在用心去想这件事,方感到那根本是没有可能的。
  他是否注定要永远局限在这个清醒的梦里呢?
  江文清、慕容战、高彦、姚猛四人进入说书馆,卓狂生仍和刘穆之在说话。
  慕容战向卓狂生打个眼色,示意卓狂生支开刘穆之。卓狂生心中犹豫时,刘穆之已识趣
的告辞离开。
  江文清等像来听书似的在卓狂生四周坐下,高彦却神气的走到说书台去,嚷道:“又有
说书的好材料,就名之为‘王猛孙落泊边荒集’如何?”
  江文清等为之莞尔。
  卓狂生则一头雾水道:“谁是王猛孙?”
  江文清等忍不住齐声大笑。
  高彦找到糗他的机会,岂肯放过,骂道:“让我当头棒喝你这自夸的说书王,王猛就是
一手令苻坚统一北方的王猛,孙是指王猛的孙,便是我们的贵客王镇恶,只有王猛才敢为自
己的孙子取这么一个霸道的名字,明白吗?”
  卓狂生一脸不相信的神色,哂道:“人家随口说你便相信,如果谈宝那活宝说自是秦始
皇的一百零八代后人,只是后来改了姓。你是否又相信呢?
  他娘的!且让我想想我的曾高祖该是哪个有名的人。“
  今次反倒没有人发笑。
  卓狂生讶然扫视众人,奇道:“你们不是都像高小子般全信了罢?”
  江文清道:“王镇恶绝不似说谎的人,他心里的失落亦不是可装出来的。”
  慕容战道:“王镇恶是那种天生的英雄人物。不过我们也要防敌人派卧底混进我们边荒
集来,王镇恶此人的来历,便由老卓你去验证其真伪,如他真是王猛之孙,当有一个动人的
经历,也如高小子所说的,是说书的好材料。只有老卓你有资格和耐性,从他的故事作出正
确的判断。”
  卓狂生不解道:“为何要查他底细,你们想招贤吗?”
  江文清道:“我们最想知道他是否可靠,是不是一个可造之材?你说得对!现在我们最
需要人才。”
  慕容战接口道:“我们刚接到老屠从建康传来的急信,极须援手,且要成立一支子弟兵,
以对付孙恩。”
  卓狂生愕然道:“际此慕容垂大军即来的时刻,我们哪还有余力去理边荒集以外的事?”
  高彦色变道:“不要吓我,慕容垂不是忙着统一北方吗?只是个拓跋珪足令他没法兼顾
我们。”
  卓狂生叹道:“原本我想也没想过这个可能性,可是经刘穆之提点后,却感到慕容垂定
会先毁掉我们,去了后顾之忧,方会发兵讨伐拓跋珪。”
  姚猛讶道:“刘穆之怎会比我们清楚慕容垂的事?”
  卓狂生道:“刘穆之绝非平凡之辈,他曾周游各地,见识广博。四川毛家,便因任他作
主簿,致财力日厚,招致谯纵的顾忌,派干归刺杀毛璩。这是个人才。”
  慕容战叹道:“我们的安乐日子太短暂了,忽然又危机临头,但建康方面的事又不能袖
手不理。”
  姚猛道:“慕容垂会否来对付我们,仍是未知之数,刘爷的事我们当然要理哩!”
  江文清道:“刘爷的要求只是一支二千人组成的精锐战船队,该不会影响我们的实力。”
  众人都感到江文清对支持刘裕和屠奉三已下了决定,要说派遣一个二千人的部队和战船,
竟不影响边荒集的战力,是没有可能的。
  但他们都体谅江文清的心情,没有人说破她。
  卓狂生道:“看来必须举行窝会,以决定如何处理眼前的情况。”
  慕容战道:“钟楼议会就在今晚举行如何?”
  卓狂生皱眉道:“姬大少到了南面察看一个新的矿脉,要后天早上才回来。老红和二撇
仍在寿阳回边荒集的观光船上,议会最快只可以在后天举行。”
  江文清道:“如此便待人齐后,立即举行议会。”
  卓狂生点头道:“有这两天时间,足可让我弄清楚王镇恶和刘穆之两人的底细,这两人
一武一文,可令我们实力大增。”
  慕容战同意道:“多两天也好,拓跋珪和慕容宝之战该有结果传来了。如果战况出乎我
们意料之外,慕容宝竟然大破拓跋珪,那我们就什么都不要想,全体往南方投靠刘爷算了。”
  卓狂生笑道:“我去你的娘!怎可能发生这种事。我们边荒集的气运正如日中天,什么
困难都能应付。说不定刘、王两人正是上天差遣来助我们的天兵神将。”
  众人都默然不语,没有人附和他,只感心情沉重,如被万斤重石压着,透不过气来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