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十
第 二 章  匡济之才
  酒馆内,刘裕、宋悲风和屠奉三围坐一角,商量要事。
  听罢今早的事,屠奉三笑道:“卢循今次算是帮了我们一个忙,促进了我们和司马道子
父子的关系。”
  宋悲风皱眉道:“可是这奸贼死性不改,还要逼我们去杀干归和卢循。”
  屠奉三道:“这是对双方均有利的事,我们亦乐意为之,何况我们不去惹他们,他们也
不会放过我们。所以我们必须尽力而为。”
  接着向刘裕道:“你信任那妖女吗?”
  刘裕苦笑道:“我真的不知道,她虽没有说半句谎话,我仍不知该否信任她?”
  宋悲风道:“今晚燕子矶的约会,肯定是个陷阱,也是干归唯一能杀你的机会。”
  刘裕道:“这个很难说,她若想杀卢循,必须借助我们的力量。她什么也可以作虚弄假,
但对孙恩的仇恨却是真的。”
  屠奉三点头道:“任青媞是我们对付干归的奇着,只要她肯合作,干归肯定没命回江陵
去。问题是任青?是否真的肯听话,这个问题教人头痛,难作决定。”
  宋悲风断然道:“既然如此,小裕今晚去见她吧!看她有什么话说,我们则暗伏一旁监
视,万一发生什么事可以有个照应。”
  屠奉三道:“以任青媞的揣奸把滑和功夫,有人在旁当瞒不过她。所以刘爷一是索性不
去赴约,否则必须单独行动。这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照我猜,任青媞亦有借此试探刘爷
的意思。”
  刘裕点头道:“任青媞正是这种人,论狡猾我实在比不上她。”
  宋悲风道:“如果真是个陷阱又如何呢?”
  屠奉三道:“燕子矶三面临江,看似是绝地,可是只要跃入江中,任对方千军万马,也
可以轻易脱身。”
  刘裕同意道:“我的水底功夫颇为不赖,就算敌人在水内有伏兵,也拦不住我。”
  宋悲风终于首肯,道:“要小心点。”
  刘裕问屠奉三道:“边荒集那边有什么消息?”
  屠奉三道:“最新的消息是边荒游差点功亏一篑,高彦被桓玄派来的人下了慢性剧毒,
幸好他身具燕飞的神功,故能驱毒成功。”
  两人忙追问个中情况,屠奉三解释一番后道:“司马元显虽认为该以杀卢循为要,我却
认为干归才是我们的首选。此子现在正代替了我以前在桓玄军中的位置,如能除去此人,可
以大幅削弱桓玄的实力,令我们在未来的斗争中,更有把握。”
  稍顿续道:“杀干归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为荒人向桓玄还以颜色。干归指使他的娇妻来
对付荒人,我们就杀干归作回报。”
  宋悲风笑道:“这该叫礼尚往来,对吗?”
  刘裕沉吟道:“问题在任青媞助我们对付干归容易,我们要为她杀卢循却是无处着力。
据陈公公的估计,卢循应已练成孙恩的黄天大法。”
  屠奉三讶道:“陈公公凭什么作出猜测呢?”
  刘裕答道:“陈公公检查过遇害卫士的遗体而作出这样的猜测。”
  屠奉三道:“若是如此,陈公公该对孙恩的黄天大法有深入的认识,否则根本没有资格
作出如此结论。”
  宋悲风动容道:“对!这或许是一条线索,可查出陈公公的出身来历。
  以前的陈公公便像琅玡王府的幽灵,没有人晓得他的存在。“
  刘裕道:“我看他拥有阉宦外观上的所有特征,应是太监无疑。”
  屠奉三道:“暂时我们实无暇去理会陈公公的出身来历。眼前最要紧的事,是如何以杀
卢循来打动任青媞,令她肯与我们合作干掉干归。”
  宋悲风道:“我唯一可以想到是以小裕为饵,诱卢循入彀,但如何实行,却令人煞费思
量。”
  屠奉三道:“孙恩的黄天大法,乃道门的最高功法,牵涉到天人交感,秘不可测。如卢
循真的练成黄天大法,即使仍处于初成的阶段,要杀他也不容易。且他在暗我在明,一个疏
神下,吃亏的大有可能是我们。”
  宋悲风道:“如果他确藏身于米铺内,卢循便非无迹可寻,我们亦可据此筹划对付他的
方法,也可对任青?有个交代,显示我们是有和她交换合作的条件。”
  刘裕想起要和任青媞“交手”便感烦恼,其中牵涉到男女间关系的微妙处,怎也没法向
两人说清楚,不论说甚也难令他们真正的明白。
  屠奉三沉吟道:“孙恩既可把菇千秋这天师军的卧底安插到司马道子的身边,如果不是
给我们误打误撞的揭露了他的身分,恐怕到今日仍能瞒天过海。这显示了天师军对建康的渗
透工夫做得非常出色,但为何卢循仍似没法掌握我们的情况,他们究竟在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呢?”
  宋悲风道:“会否是因菇千秋而牵连出天师军在建康的情报网,致大大削弱天师军在建
康的探查能力?”
  屠奉三点头道:“这是其中一个可能性,以卢循的老练,刺杀不成后必会埋伏于附近。
任青媞能跟踪刘爷到归善寺,他当然也办得到。哈!说不定任青媞已帮刘爷逃过一劫,卢循
因顾忌任青媞与你连手,所以放过了这杀你的好机会。”
  刘裕感到整条脊骨寒惨惨的,在琅讶王府虽只是与卢循硬拼了一招,但已令他清楚纯以
功力计,他实及不上卢循。燕飞的免死金牌,在应付卢循上仍然有效吗?
  宋悲风道:“我们必须另觅藏身之所,这方面我去想办法。”
  屠奉三道:“由现在起,我们须全神戒备,先要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才有希望达到杀敌
的目标。幸好这是我的专长,在与聂天还的明争暗斗里,来来去去都是这种勾当。”
  刘裕苦笑道:“你们两个都忘记了我是打不死的真命天子哩!”
  两人呆了一呆,接着齐声失笑。
  刘裕忽然涌起豪情壮志,心忖生命正因难以确定未来的生死成败,而变得充满刺激和乐
趣。他已踏上一条没得回头的长路,只能坚持下去,与敌人周旋到底,赢取最后的胜利。
  卓狂生在说书馆中呵呵笑道:“刘兄还要犹豫吗?”
  坐在前排椅子的刘穆之欣然道:“最令我感动的,不是刘裕不凡的遭遇,而是卓馆主对
愚生的信任。刘裕大破焦烈武确是精彩绝伦,可是刘裕能于最恶劣的环境下,与司马道子暂
时和解,却该属最机密的事,卓馆主竟肯坦然相告,我真的非常感激。”
  卓狂生讶道:“我说了这么多,仍不能打动你吗?”
  刘穆之道:“我有一个愚蠢的问题,想请卓馆主坦诚相告。卓馆主因何这么看得起我呢?”
  卓狂生从台上走下来,到他左旁隔一张椅子坐下,舒服轻松的挨坐着,微笑道:“真正
的高手,只看敌手一眼,便大约知其深浅;说到看人,我或许仍及不上谢安的九品观人之术,
但肯定可算高手中的高手。而我非看你两眼便作出判断,而是经过细心的观察。不说你在旅
途上与众不同的表现,只看你昨晚听我说书时,喜怒哀乐的反应亦与其它听书者有异,只从
当时的观察,我便知你才智的深浅。”
  刘穆之赞叹道:“原来卓馆主有一套说书观人之道,该可以与谢安的九品观人法后先辉
映。”
  卓狂生欣然道:“多谢刘先生的赞美。刚才我本想勾划出南方未来一幅壮丽图卷,但回
心一想,有甚事比事实更有说服力?所以把心一横,索性向你披露在第二次光复边荒集后,
刘裕回归北府兵的整个历程,让你见识刘裕的本领。刘裕此子表面是北府兵的猛将,可是其
体内流的却是荒人的血液,亦只有他这样的人,才可以在这南北大乱的时代,逆境求存,创
出不世功业。现在刘裕万事俱备,只欠一个机会。当他与司马道子暂时和解,却该属最机密
的事,卓馆主竟肯坦然相告,我真的非常感激。”
  卓狂生讶道:“我说了这么多,仍不能打动你吗?”
  刘穆之道:“我有一个愚蠢的问题,想请卓馆主坦诚相告。卓馆主因何这么看得起我呢?”
  卓狂生从台上走下来,到他左旁隔一张椅子坐下,舒服轻松的挨坐着,微笑道:“真正
的高手,只看敌手一眼,便大约知其深浅;说到看人,我或许仍及不上谢安的九品观人之术,
但肯定可算高手中的高手。而我非看你两眼便作出判断,而是经过细心的观察。不说你在旅
途上与众不同的表现,只看你昨晚听我说书时,喜怒哀乐的反应亦与其它听书者有异,只从
当时的观察,我便知你才智的深浅。”
  刘穆之赞叹道:“原来卓馆主有一套说书观人之道,该可以与谢安的九品观人法后先辉
映。”
  卓狂生欣然道:“多谢刘先生的赞美。刚才我本想勾划出南方未来一幅壮丽图卷,但回
心一想,有甚事比事实更有说服力?所以把心一横,索性向你披露在第二次光复边荒集后,
刘裕回归北府兵的整个历程,让你见识刘裕的本领。刘裕此子表面是北府兵的猛将,可是其
体内流的却是荒人的血液,亦只有他这样的人,才可以在这南北大乱的时代,逆境求存,创
出不世功业。现在刘裕万事俱备,只欠一个机会。当他容许边荒集有喘息的机会。如果边荒
集不能在短期内回复过来,恐怕边荒集将遭再次灭顶之祸,而今次更是彻底的覆亡、长时期
的衰落。”
  卓狂生愕然道:“竟是这般严重?”
  刘穆之道:“我并非危言耸听,慕容垂千方百计的来夺取边荒集,正因他看准边荒集的
作用。不论谁统一南方北方,都清楚边荒集是攻击另一方的踏脚石,在战略上的意义无可置
疑。慕容垂是当今之世,唯一有能力第三度攻陷边荒集的人,而经过两次得而复失,他再不
会犯同样的错误,更因掳走纪千千一事与荒人结下解不开的深仇。所以如他卷土重来,肯定
会把边荒集化为焦土,使荒人再没法左右他统一北方的壮举。”
  卓狂生现出思索的神色,点头道:“你说得对!我要立即召开钟楼议会,全力备战。”
  刘穆之道:“全力备战并非对症的良方,一来荒人经过两次战乱后,不论他们如何坚强,
亦会出现厌战的情绪,此乃人之常情。二来若边荒集一副战云密布的模样,会吓怕所有想来
游览花钱的人,边荒游的号召力亦会大幅削减。所以备战是无益有害。”
  卓狂生皱眉道:“然则我们竟什么都不做,坐待敌人临集吗?”
  刘穆之胸有成竹的微笑道:“当然不能如此消极被动,这又回到我的‘因势施治’的策
略。现在荒人最缺乏的是安全感,人人有朝难保夕,过一天得一天的心态。可是两次反攻边
荒集成功,亦令荒人生出对边荒集的归属感和自豪,这种以边荒集为家的心态,令荒人团结
起来。任何有利边荒集的事,荒人都会全力支持。”
  卓狂生道:“先生似乎忽略了形成荒人空前团结的一个因素,就是千千小姐对我们的影
响,为了她,荒人是肯作出任何牺牲的。”
  刘穆之欣然道:“我怎会忽略这么重要的一件事?只是怕卓馆主没有想过,虽然有两次
反攻成功的战绩,可是也有两次失守的痛苦经验,这已在荒人心中留下边荒集是守不住的地
方的印象。平时看似没有问题,可是来的若是慕容垂和他无敌于北方的精骑,荒人肯定军心
难稳。”
  卓狂生叹道:“我被你说服了,事实上我也活在两次失守的恐怖阴影里,大家不用明言,
都知边荒集是难守易攻的地方,远比不上洛阳、长安或建康。”
  再叹一口气,道:“先生有甚好提议呢?希望不是建城墙吧!那不单会破坏边荒集独有
的气质,更恐怕劳师动众之余,城墙尚未建成,敌人大军早兵临城下。”
  刘穆之道:“当然不是建城,没有两、三年光景,休想把边荒集变成有强大防御力的坚
城。”
  卓狂生听得精神大振,喜道:“这真要请教先生了。”
  刘穆之双目闪动智慧和兴奋的光芒,神态则从容冷静,徐徐道:“首先是搞好边荒集的
经济,只有强劲的经济,才能支持庞大的军事开支。边荒集之所以能如此兴旺,皆因其自由
的风气、灵活有效的营商方式,赚钱赚得快,花钱更花得狠。这一切有利经济的特色必须保
持,而钟楼议会要做的事,就是进一步营造出更有利的营商环境,为边荒集提供更强而有力
的边防,让边荒集这艘船能乘风破浪,顺风顺水的朝目的地驶去。”
  卓狂生奇道:“先生怎能对边荒集有如此深入的认识,你不是第一次到边荒集来吗?”
  刘穆之欣然道:“我从来就喜爱周游各地,体察各地的风土人情,奇风异俗。边荒集更
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虽然以前未曾到过这裹,却从来过边荒集的人处,听到很多关于边荒
集的情况,归纳分析后作出评估。”
  卓狂生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道:“经济好并不代表我们能对抗慕容垂的大军,先生在
这方面又有什么好的建议?”
  刘穆之道:“经济是一切军事力量的后盾。在军事方面,边荒集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不论人才、训练、经验,边荒劲旅绝不逊色于南北的任何军事力量,只是人数上处于劣势。
可是只要我们以建设和安全为名,全力循这方向发展,既不会产生战争的恐惧,又能大幅增
加荒人的安全感,令边荒集成为一个有足够防御力的地方,事过半矣。”
  卓狂生抓头道:“我完全赞同先生提出的大方向,可是如何落实,却不容易。”
  刘穆之笑道:“这正是我推荐自己的原因,也是我为自己争取表现的机会。只要荒人能
破天荒守住边荒集,边荒集将会成为天下最安全的地方,而荒人也因而有机会救回纪千千,
再没有守不住家园的阴影。”
  卓狂生皱眉道:“先生初来乍到,要钟楼议会同意让先生担任这么一个关系到边荒集荣
辱的职位,怕不容易。”
  刘穆之道:“我作你的副手又如何呢?”
  卓狂生点头道:“这或可以商量。”
  刘穆之道:“不是我危言耸听,边荒集的存亡,就在卓馆主一念之间。”
  卓狂生别过头来瞧他好半晌,道:“我必须和议会成员先私下谈谈,才可以把此事在议
会提出来讨论。先生须有点耐性才行。”
  又哑然失笑道:“我是否说废话呢?说到耐性,谁及得上先生。先生可否提供些较具体
的计划,以让我去说服其它人呢?”
  刘穆之道:“我正恨不得有这个机会。”
  卓狂生大笑道:“可见边荒集气势旺盛,所以能引先生到边荒集来,鄙人愿闻其详。”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