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
第十二章 火冰异象
  荆州、江陵、刺史府。
  桓玄腰挂“断玉寒”,一身武士便服,在内堂接待从建康赶来奔丧的江海流,他们席地
而坐,由江海流细说建康的情况。
  淝水的捷报在一个时辰前传到江陵,举城哄动,桓玄立即下令手下诸将集结军力,准备
明天发军,一举克服北面失地。
  听到谢安肯对他继承乃兄大司马之位点头,桓玄暗松一口气,微笑道:“算他识相
吧!”
  又对江海流道:“海流你为此事奔走,我桓玄非常感激,绝不会忘记。”
  江海流微笑道:“南郡公……噢!应该是大司马,对我江海流一向鼎力支持,现在有机
会为大司马效劳,我怎可不尽心尽力。”
  桓玄欣然道:“我桓家从来不把海流你视为外人,只要我一天掌权,可保大江帮继续壮
大,大家祸福与共。是哩!谢安逼你切断与孙恩的交易,你有甚幺看法,不用有任何顾忌,
甚幺也可以说出来。”
  江海流颓然道:“坦白说,安公的指示令我非常为难。对孙恩我绝对没有任何好感,不
过他控制着沿海大部份盐货买卖,价钱又因不用纳盐税而变得非常便宜,对我帮的财力事关
重大。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原因,若给孙恩勾结上聂天还,对我大江帮的损害将是难以估
计。”
  桓玄冷哼一声,喃喃念道:“聂天还!”
  又盯着江海流道:“你怎幺看待他的警告?”
  江海流沉吟片刻,叹道:“安公说过若击退苻坚,会乘势收拾孙恩。坦白说,对安公我
是非常尊重的,他老人家既宣诸于口,我很难忤逆他的心意。而且我帮上下亦视他如神明,
我们很难公开和他作对,只好另想办法。”
  接着试探道:“当然也要看大司马的想法。”
  桓玄沉声道:“我对谢安也有一份尊敬,海流这般做亦合乎形势,我初登大司马之位,
还须一段日子巩固荆州军民之心,幸好机会就在眼前,待我收复襄阳等十多座城池后,立即
挥军巴蜀,夺取漠中,北胁关中,去我莉州西面祸源。”
  江海流暗松一口气,他现在最怕的是桓玄逼他公然违抗谢安,那谢安一怒之下,他大江
帮肯定遭殃。谢玄挟击垮苻坚百万大军之威,此时谁敢与他争锋。即使强如桓玄,也要韬光
养晦,暂把矛头指向川蜀。
  点头道:“有大司马这番指示,海流明白哩!”
  桓玄胸有成竹的道:“谢安叔侄愈显锋芒,司马曜兄弟对他猜忌愈深,他们风光的日子
已是屈指可数,我们先搞好荆州,然后静待时机。”
  江海流道:“不过若拖得太久,让聂天还坐大,势将威胁荆州后防,于我们有百害而无
一利。”
  桓玄微笑道:“往昔我们为应付北方的威胁,疲于奔命,故无暇顾及南方两湖一带的区
域,让聂天还称王称霸,至乎不把我桓家放在眼内。”
  接而双目厉芒烁闪,冷然道:“谁敢与我桓家作对,我会教他后悔人世为人。对两湖帮
我已有全盘的计划,纵让聂天还得意一时又如何?”
  江海流心中一阵心寒,他熟悉桓玄的行事作风和手段,以前事事要听桓冲的话,故不得
不压抑收敛。现在桓冲病逝,荆州的军政大权落在他手上,逆我者亡的情性再无顾忌。这番
话虽是针对聂天还说的,还不也在警告自己不得生出异心。
  桓玄又往他瞧来,神色复常,淡淡道:“谢安那次找你到秦淮楼,只是顺道警告你几
句,真正的目的在于弥勒教,对吗?”
  江海流只好点头。
  桓玄悠然道:“让我向你提出忠告,你们做生意买卖的,最好不要随便开罪人,要做到
面面俱圆,方可通吃四方。说到底,建康仍是司马曜兄弟的天下,一天我不点头,谢玄纵有
北府兵在手,仍不敢造反。”
  江海流皱眉道:“大司马的意思是……”
  桓玄截断他道:“我是希望你懂得明哲保身之道,勿要介入谢安和皇上兄弟间的斗争
去。否则一天谢安失势,便轮到你失势,我和谢玄均是鞭长莫及,很难保住你在建康的生
意。司马道子那奸贼只要指示王国宝为难你,可教你吃不完兜着走。我要说的就是这幺多,
其它由你自己斟酌轻重。”
  江海流的心直沉下去,明白再不能像桓冲与谢安交好的时代般处处逢春,而必须选择立
场。
  桓玄说得虽轻描淡写,背后却暗含严重的警告。
  苦笑道:“海流明白哩!”
  任遥、青媞和曼妙三人立在适才燕飞倒卧的位置处,不敢相信自己那双眼睛般看着眼前
诡异可怕的情景。
  地面一片焦黑,像给猛烈的大火烧过,又像天上惊雷下劈,波及处足有丈许方圆,寸草
不留,石头被熏黑,而更惊人的是在这片焦土外,不论草木泥土均结上薄冰,像一条宽若半
丈的冰带环绕着内中的焦土。
  三人不但从没有见过这般可怕的异像,连想也从未想过,当然更无法猜估究竟发生了甚
幺事。
  青媞花容惨淡的指着焦土的中心,道:“燕飞刚才是躺在这里。”
  任遥目光投往西南方,那是一片茂密的丛林,现在却现出一条可容人通过的空隙,枝折
叶落,显然是给人以厉害至极的气功硬辟出来的。
  泥土上却出奇地没有任何脚印遗痕。
  曼妙倒抽一口凉气,道:“难道燕飞因死得太惨,化为厉鬼。”
  青媞颤声道:“不要吓我!”心忖若燕飞变成会寻仇的僵尸,肯定第一个不放过的就是
自己。
  任遥在三人中最冷静,往青媞望去,沉声道:“你肯定他中了你的逍遥气吗?”
  青媞仍是惊魂不定,道:“我再不敢肯定。”
  任遥叹道:“此子确有鬼神莫测之能,若不是他弄出声音,江老妖将劫数难逃。”
  原来他负伤逃离宁家镇后,觅地疗伤,治好内伤后,再全速追赶车队,还赶在燕飞前
面,到发觉车队遇袭,按曼妙留下的暗记,追上曼妙,着她发放讯号火箭,把江凌虚诱来,
正要凭三人之力,围歼江凌虚,却给燕飞神推鬼使般破坏了,吓走江凌虚。三人遂来寻燕飞
晦气,岂知觅到的竟是如此异象。
  任遥当机立断道:“青媞你负责送曼妙到建康去,由我负责追杀燕飞,即使他化为厉
鬼,我也有方法令他永不超生。”
  司马道子气冲冲的回到王府,随他从宫内回来的还有王国宝和菇千秋两大心腹。
  三人直入内堂,分宾主坐下。
  司马道子一掌拍在身旁小几上,怒道:“战争还未有最后结果,皇兄便急不及待的封谢
安作甚幺卢陵郡公,谢石为南康县公,谢玄为康乐县公,谢琰为望祭县公,一门四公,当世
莫比。可是若苻坚凭边荒集的大军反扑,重渡淮水,谢安再保不住皇兄的半壁江山,皇兄是
否又须急急褫夺对他们的封赏。唉!皇兄的所作所为,真的令人费解。”
  王国宝皱眉道:“照道理皇上于晓得谢安持宠生骄,指使手下欺压元显公子的事,该有
提防才对。”
  司马道子没好气的道:“此事更不用说,他在见谢安前,亲自向我提出警告,着我好好
管教儿子,差点给他气死。”
  菇千秋阴恻侧道:“王爷不用动气,皇上是因淝水之胜忽然而来,且得来不易,故心情
兴奋,喜出望外,乃人之常情,故对谢安有感激之心。一旦战胜的热潮减退,将不得不回归
到种种现实的问题上,那时王爷说的话,皇上定会听得入耳。”
  司马道子回复冷静,沉吟道:“皇兄让桓玄继承大司马的圣谕批文,已发往荆州,谢玄
与桓玄一向不和,谢安怎会反在此事上支持桓玄,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即使怕桓玄起兵作
乱,大可把事情拖延,待与苻坚胜负分明后再想办法,你们怎样看此事?”
  王国宝双目闪过妒忌神色,两玄的不和,固是江南众所周知的事,可是他和桓玄更是关
系恶劣,他舆桓玄曾在一个宴会场合中发生龃龉,闹得非常不愉快。
  点头道:“以谢安一向护短的作风,理该待击退苻坚后,把谢玄捧上大司马之位,那时
候谢家更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菇千秋奸笑道:“照我看谢安是在表明立场,向皇上暗示他对权力并无野心,他谢家并
不希罕大司马之位。”
  司马道子冷哼道:“这或是他以退为进之策。”
  菇千秋阴阴笑道:“谢安深谋远虑,有此想法绝不稀奇,不过他有个大缺点,如我们擅
加利用,可以轻易把他扳倒。”
  菇千秋在司马道子的心腹手下中,最足智多谋,满肚阴谋诡吁,司马道子闻言,大喜
道:“还不给我说出来!”
  菇千秋故意慢吞吞的道:“谢安的缺点,是他有着江左名士的习气,追求的是放纵任意
和逍遥自适的精神,不住怀念往昔退隐东山的生活方式。只要我们狠狠予他一个重重的打
击,便可惹起他退隐之念,那时只要皇上不挽留他,肯定他万念俱灰。那时建康将是王爷的
天下,王爷想对付那个人便那个人,谁敢反对?”
  司马道子皱起眉头,道:“在现今的气氛下,我们若对谢安轻举妄动,会令皇兄不快,
到头来被责的不又是我吗?”
  菇千秋胸有成竹的道:“只要我们谋定后动,教谢安抓不着我们任何把柄,而谢安虽明
知是我们干的,却苦于无法指证,最妙是这件事对皇上来说又不关痛痒,使谢安进既不能,
惟有黯然告退。”
  王国宝道:“菇大人不要卖关子好吗?快爽脆点的说出来,看看是否可行。”
  菇千秋淡淡道:“杀宋悲风!”
  司马道子和王国宝两人面面相觑,宋悲风乃追随谢安多年的忠仆,杀他等于直接捋谢安
的虎须,后果难测。
  王国宝摇头道:“皇上刚训斥王爷,着王爷管教元显公子,掉个头我们便去杀宋悲风,
王爷怎样向皇上交待?”
  菇千秋道:“微妙处正在这里,宋悲风本身是无关痛痒的人物,但对谢安却意义重大,
我们方的人完全置身于此事之外,另安排能人出手,还布置成江湖公平决斗的格局,那皇上
如何可怪罪王爷,谢安则是哑子吃黄连,有苦自己知。”
  司马道子吁出一口气道:“宋悲风虽然身份低微,但他的剑法却一等一的剑法,环顾建
康,除我和国宝外,恐怕没有人是他的敌手。若要杀他,必须采伏击围攻的方法。”
  王国宝也点头道:“即使有这幺一个人,若他搏杀宋悲风,不要说谢安,皇上肯定不会
放过他。”
  菇千秋欣然道:“就让我们请出一个连皇上也不敢降罪,其武功又稳赢宋悲风的人,那
又如何呢?”
  司马道子一震道:“小活弥勒!”
  菇千秋缓缓点头,道:“竺雷音明天便要动程往迎我们的“小活弥勒”竺不归大师,他
的武功仅次于“大活弥勒”,与尼惠辉在伯仲之间,以他老人家的功夫,只要答应出手,宋
悲风必死无疑。”
  王国宝兴奋的道::冱确不失是可行之计,只要我们巧布妙局,装成是宋悲风开罪小活
弥勒,谢安也没有话可说。”
  司马道子仍在犹豫。
  菇千秋鼓其如簧之舌道:“此计万无一失,加上我们即将抵达的绝色美人儿在皇上寝边
说话,谢安又确是功高震主,必可遂王爷心愿。”
  王国宝一头雾水问道:“甚幺绝色美人儿?”
  司马道子和菇千秋没有理会他,前者瞧着菇千秋,一字一字的道:“千秋思虑周长,此
计确是可行。不过若宋悲风被杀,将触动整个谢家,谢玄牢牢控制北府军兵权,若把此事闹
大,我们引进新教的大计极可能半途而废,而不归大师将变成真的归不了北方,我们如何向
大活弥勒交待?”
  菇千秋从容解惑道:“谢安捧桓玄为大司马,是作茧自缚,有桓玄牵制谢玄,他空有北
府兵在手,仍不敢妄动。更重要是谢安倦勤的心态,如此事真的发生,皇上又纵容不归大
师,我敢肯定谢安只余告退一途,绝不会有第二种可能性。”
  “砰”!
  司马道子一掌拍在几上,冷喝道:“就这幺办!”
  谢安于宫宴中途告退,司马曜乐得没有他在旁监视,更可放浪形骸,立即赐准。
  谢安先送王坦之返王府,此时整条乌衣巷已完全被欢乐的气氛笼罩,各户豪门张灯结
彩,家家大开中门,不但任由客人进出,还侍之以名酒美食,虽时过二更天,却没有人肯乖
乖在家睡觉,特别是年轻一代,男的奇冠异服,女的打扮得花枝招展,联群结队的穿梭各
府,嬉闹街头,好不热闹。
  更有高门大宅鼓乐喧天,歌舞不绝,比对起今夜前的人人自危,家家门户紧闭,一片末
日来临前的情况,其对比之强烈,不是亲历两景者,实在无法想象。
  谢安马车到处,人人喝采鼓掌,一群小孩更追在马车后,无处不受到最热烈的欢迎。
  不过乌衣巷出入口仍由卫兵把守,只许高门子弟进出,寒门人士一律严禁内进,泾渭分
明。
  谢府的热闹是盛况空前,属于谢安孙子辈的一代百多人,全聚集在府前大广场上玩烟花
放爆竹,门前挂起以百计的彩灯,加上拥进府内祝贺谢安以表感激的人群,挤得广场水泄不
通。
  好不容易进入府门,立时爆起震天采声,高呼“安公”之名不绝,人人争睹此次胜仗大
功臣的风采。
  谢安的心情却更是沉重,司马道子中途拂袖而去,是非常不好的兆头。
  在此一刻,他谢家臻于鼎盛的巅峰,可是综观江左政权所有权臣的下场,不立功反比立
功好,立小功反比立大功好,而苻坚的南来,使他在无可选择下,立下大功,还是自古以
来,从未有过的显赫大功,后果确不堪想象。
  谢安自出仕东山后,过往隐居时的风流潇洒、放情磊落已不复得,在放达逍遥的外表
下,内心深处是充满感时伤世的悲情,还要承受长期内乱外患杀戮死丧遣留下来的精神重
担。而在这一刻,胜利的狂喜与对大晋未来的深忧,揉集而成他没法向任何人倾诉的复杂心
怀。
  若可以选择,他情愿避开眼前的热闹,躲到千千的雨坪台,静静的听她弹琴唱曲,灌两
杯美酒入肚子去。
  当然他不可以脱身离开,在万众期待下,他必须与众同乐。
  宋悲风等一众随从,根本无法插手侍候谢安下车。
  占得有利位置的一众谢家子弟,一哄而上团团围着泊在府门的马车,由有谢家第一美
女,年方十八,谢玄的幼女谢钟秀与另一娇美无伦,年纪相若的少女为他拉开车门。
  谢安刚踏足地上,众少男少女百多人齐声施礼叫道:“安公你好!”
  接着是完全没有拘促的笑声,四周的人纷纷叫好,把本已喧闹的气氛推上最高峰。
  一个小孩往谢安扑过来,撞入他怀里去,嚷道:“爷爷是大英雄!”
  谢安一把将他抱起,这孩儿叫谢混,是谢琰的第三子,谢安最疼爱的孙儿,自少仪容秀
美,风神不凡,对善于观人的谢安来说,谢混是他谢家继谢玄后最大的希望。
  谢钟秀不甘示弱的抢到谢安的另一边,紧挽着他的臂膀。
  谢安忽然想起女儿的错嫁夫郎,暗忖定要提醒谢玄,为钟秀选择夫婿须小心其事,不可
重蹈自己悔之已晚的覆辙。
  在这一刻,他把一切烦恼置诸脑后,心中充满亲情的温暖,更感激群众对他的支持。
  他的目光落到正以崇慕尊敬的眼光,眨也不眨瞧着他,与谢钟秀一起为他拉开车门的秀
丽少女脸上。
  心想此女的娇俏尤在谢钟秀之上,且绝不在纪千千之下,为何自己竟完全没有见过她的
印像。看她与府内子弟的稔熟,当为某高门的闺秀。
  谢钟秀凑在他耳旁道:“叔爷呵!她是王恭之女王淡真,她……”
  群众见到谢安,爆起满天采声,把谢钟秀下面的话全盖过去。

  -----------------
  幻剑书盟 原水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