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
第四章 铜壶丹劫
  燕飞沿着睢水往东的一道支流提气疾掠,忽然止步,在他脚旁草丛内,一截断剑正反映
日落西山前的光芒。
  长剑从中折断,在草丛内是连着剑柄的一截,握手处有干涸了的血迹。
  燕飞年纪虽轻,却是老江湖,推测出此断剑大有可能是属于荣智的,剑则是昨晚与任遥
交手时被硬生生震断,令到虎口破裂,使剑柄染上鲜血。因为若是对上卢循时发生此事,柄
上的便该是未干透的新鲜血液。
  附近并没有打斗的遣痕,这么看该是荣智为躲避卢循,趁手下与卢循激战的当儿,逃到
此处,可惜内伤终于发作,连断剑也孥不住,失手堕地。如此荣智应仍在不远处。
  燕飞眼睛扫视远近,一切无有遗漏,荣智踏在岸沿草坡的足印痕迹立即呈现眼下,直延
往岸旁不远处的密树林。数棵矮树茂密的干枝树叶横探出河面,掩盖近十多丈长的河面,枝
叶内隐隐传来木石随水流轻轻磨擦撞击的声响。燕飞举步走下草坡,直抵河边,从枝叶间隙
透视河边,一艘长若三丈的中型鱼舟,以绳索紧系到岸上一棵树干上,非常隐蔽,若沿岸直
行又不特别留神,肯定会错过。随着河水的波荡,船身不断撞上岸边的一块大石,发出刚才
他听到的声音。
  燕飞腾身落到船尾处,从敞开的舱门瞧进去,赫然见到荣智半坐半卧的挨坐舱壁一角,
脸色苍白如死人,双目紧闭,左手撑着船舱的地板,支撑身体,另一手紧握着一件物件,放
在腿上,似欲要把手举起,偏已无力办到,胸口急促起伏,呼吸困难,显已到了垂死弥留的
地步。
  燕飞虽对这类妖人全无好感,但见他命已垂危,生出恻忍之心,进入舱内。
  荣智终是高手,仍能生出警觉,勉力挣开眼睛,现出惊骇神色,旋又发觉非是卢循和任
遥,舒缓下来,辛苦地道:“你是谁?”
  燕飞在他身前蹲下去,细察他容色,知他生机已绝,大罗金仙也无法可救,若妄图输入
真气,只会加速他的死亡。叹一口气道:“我只是个路经此地的荒人,道长有甚么遗言?”
  荣智摊开右手。
  一叮”的一声,一个可藏在掌心内的小铜瓶掉在舱板上,滚到燕飞脚边。
  燕飞看上一眼,见瓶口以铜塞火漆密封,以火漆的色素,这铜瓶至少被密封多年。心忖
瓶内装的大有可能是疗伤圣药一类的东西,奇怪的是荣智为何在死前才拿出来试图服用,而
不是在逃离宁家镇之时。
  讶然往荣智瞧去,道:“道长是否想服用铜壶内的药物。”
  荣智无力地把头仰靠舱壁,艰难地呼吸善最后的几口气。
  燕飞知他断气在即,再不犹豫,右手十指齐出,点在他胸口各大要穴,送入真气,当真
气消散的一刻,将是荣智殒命之时。
  荣智的脸色立时红润起来,还勉力坐稳少许,以惊异的目光打量燕飞,声音嘶哑的道:
“你是个好人,唉!”
  燕飞心忖这或者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道:“道长有甚么遗愿,请立即交待。,一
  荣智颤声道:“千万不要拔开壶塞,立即把它丢进河内。”
  燕飞为之愕然,然后想到荣智是怕给卢循去而复返,得到铜瓶内之物,也就释然。点头
道:“好吧!”探手从地上拿起铜瓶,瓶身扁扁的,里面有似是金属物的东西在滚动,人手
的感觉也怪怪的。
  燕飞看也不看,举手便要掷它出舱窗外,让它永沉河底。
  荣智忽又及时喝止道:“不要!”
  燕飞往他望去,后者虽辛苦地呼吸,双目却射出难以掩饰的喜色。
  燕飞才智过人,心中一动,已想通他欢喜的来由,不由生出鄙视之心。妖人毕竟是妖
人,荣智并不是真心想自己把小铜瓶丢进河水里,而是藉此测试自己是否见宝便生出贪念的
人,现在既然发觉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当然会利用自己去为他完成某一件事。
  不过若他着自己把此物交予其教主江凌虚,燕飞绝不肯照办,一于把它丢进河水内了
事。对于妖人之物,他根本毫无兴趣。
  果然荣智鼓其所余无几的生命力,续道:“建康城平安里内阳春巷有一个叫独叟的人,
他的屋子南临秦淮,你把壶子交给他必然重重酬谢你,记着不要拔开壶塞,我……”
  头一侧,终咽下最后一口气,双目睁而不闭。
  燕飞为他抹下眼帘,颓然坐下。
  不知如何,他忽然生出心灰意冷的感觉。生命可以是如此脆弱,昨晚荣智拦路截车时仍
是威风八面,现在却变成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死亡是不能逆转和避免的,就像母亲的消
逝。
  缓缓举手,摊开手掌。
  小铜壶现在眼前,铜质的壶身在夕照的余光下闪闪生辉,不知是否因是荣智之物,总带
点妖邪的感觉。
  燕飞翻过壶子的另一边,两行蝇头小字赫然入目,写着:
  “丹劫
  葛洪泣制”
  六字是被人以尖锥一类工具在壶身逐点凿成字形,若不是于近处细看,会因壶身的反光
忽略过去。
  燕飞心中剧震,差点甩手把壶子掉往地上。葛洪可非一般等闲人物,而是横跨两晋的丹
道大宗师,著有名慑天下的《抱朴子》一书,被奉为丹学的经典。内篇二十卷,遍论神仙方
药、鬼怪变异、金丹黄白,养生延年、禳邪却祸之术;外篇五十卷,详论“人间得失,世事
臧否”,结合儒道之教。
  若此壶真是舆他有关,那壶内之物,肯定可以惊天地而泣鬼神。
  可是因何有“丹劫:垣个使人不寒而栗的名称,又要说“泣制”。
  想不通的事还有很多,此瓶为何会落入荣智手上?他受创后为何不立即服用?到再撑不
下去才有服食之意,不过也可能不是想服食而是想把它抛进河水裹或别有用意。
  自己应否拔开铜塞看个究竟?
  目光落到坐毙的荣智脸上,暗叹一口气,他燕飞虽有好奇心,但总不能于对方尸骨未寒
时作出这种事,兼且“丹劫”两字确是怵目惊心。若真是好宝贝,制它出来的葛洪早一口吞
掉,不用密藏壶内。
  小心地把小壶贴身藏好,正想把荣智好好安葬,岸边破风声传来。
  燕飞此时再无争胜之心,又怕自己即使没有受伤,仍非卢循对手,何况此时身负内伤?
更顾忌的是若铜壶落入卢循手上,不知会有甚么可怕后果。想到这里,悄悄掠出船舱,滑入
冰凉的河水里。
  比对起由谢石打下,至乎刘裕,人人一身甲胄军服,谢玄的白衣儒巾尤显他出众不群的
潇洒气度,大有谈笑用兵,败敌于指顾之间的气概。
  刘裕比在座任何人对谢玄更有深刻的感受,别人只是希望在他的领导下,凭他的奇谋妙
计打赢这场关乎到南晋生死存亡的决定性大战,而他刘裕则是要从谢玄身上学晓成为统帅的
秘诀。谢玄现身说教,刘裕受用无穷。谢玄着他参与此会,正是要向他示范如何使各人心悦
诚服,依他定下的计划行事。
  谢玄说的没有一句是废话,语语暗含机锋,牵着各人的鼻子走,配合他特出的形象和风
度,谁能不动容悦服。
  谢玄微微一笑,从容道:“今仗我方取胜关键,在于能否速战速决。如若苻坚留守大后
方,我们虽有速战之心,却只有徒叹奈何。所以我在予朱序信中,请他怂恿苻坚南来主持此
战,若能一举击破苻坚,胜负立告分明。”
  除刘裕外,众人至此方明白谢玄因何对苻坚亲临战场不忧反喜,而谢石等更是到此刻才
弄清楚谢玄一意策反朱序的其中一个原因。要知苻坚乃统一北方之主,威望极高,其“浑一
四海”的政策,令不少胡人心存感激或慑服,当他一天未亲尝败绩,仍可镇着北方诸族,其
南征大军绝不会因一两场败仗而崩溃,顶多双方陷于对峙苦战之局。在这样的情况下,由于
南北兵力悬殊,最后败的肯定是南晋而非氐秦。
  可是若能一举击破由苻坚亲自指挥的大军,苻坚将威名尽丧,诸族必然四分五裂,氐秦
帝国亦告完蛋。
  所以谢玄此着,确是非常厉害。
  众人纷纷称善,因谢玄的奇谋妙计,使士气大振,且进一步明白必要一举击垮梁成军的
决定性。
  谢石捋须笑道:“听说苻坚从未试过亲临前线指挥大规模的决战,今趟首次以身犯险,
大概也该是他最后一次以身犯险哩!”
  众人轰然哄笑,本是拉紧的气氛完全放松下来。
  刘裕暗忖谢玄此着还可称是一石二鸟,因苻坚性格主观,事事一意孤行,反之其弟苻融
却是精明厉害,且久经战阵,现在苻融的指挥权落入苻坚手上,对己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谢琰首次发言,道:“敌人渡淮的先锋军约三十万人,现今梁成的五万人伤亡过半,溃
不成军,不足言勇。慕容垂的三万鲜卑骑兵已进驻郧城,所以寿阳的敌军当在二十万许之
数,加上苻坚亲兵,人数当不过二十五万,不过仍是我们八万北府兵人数的三倍。攻城者,
人数必须是守城者两倍以上,所以现在倘若我们稳守峡石,凭八公山之险大幅消耗敌人兵
力,待其筋疲力倦,可一举破之,此为有胜无败之计。”
  众人中有一半点头同意,包括谢石在内,只有刘牢之、何谦等知道谢玄心意,没有表
态。一向主守的胡彬也没有表示认同,不是因他不同意谢琰的战略,而是像刘牢之等人般晓
得谢玄有截然不同的策略。他今趟学乖了!
  刘裕则心中冷笑,他最看不惯高门大族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嘴脸,而谢琰正是这种人。他
说的话,正好显示他是死啃兵书不晓战场上因事制宜、随机应变之道的人。虽然不到他插
嘴,可肯定谢玄会直斥其非。当所有人目光全集中到谢玄身上,这位堪称南朝兵法第一大家
和剑术大师的超卓人物哑然摇头失笑道:“哪样慕容垂会非常失望哩!”
  众人听得再次愕然,只有刘牢之和胡彬点头表示明白。
  刘裕却不敢有任何表示,同时暗感惭愧。他心中希望谢玄训斥堂弟,只是求一时之快,
于内部团结有损无益。而谢玄奇峰突出的一句话,立即把所有人的思考引往另一方向,即使
谢琰的提议被推翻,谢琰也不会感到难过。
  换过刘裕是谢玄,会直指谢琰想法天真,只考虑己方优势,而忽略敌方的应对策略。既
然此战须速战速决,当然不可让对方有喘息的机会,例如集结更强大的兵力,又或另派军于
下游渡淮诸如此类的举动。
  谢玄扼要解释了与慕容垂微妙的关系后,淡淡道:“若我们按兵不动,等若输掉这场
仗,慕容垂和姚苌两个苻坚麾下最重要的外族大将,在不敢公然背叛苻坚的形势下,将不能
保持按兵不动的拖延策略,到他们挥军助攻,我们将痛失良机,白白错过唯一可蠃此仗的机
会。”
  谢石倒抽一口凉气道:“敌人兵力在我们三倍之上,若正面对撼,我们哪有侥幸可
言?”
  谢玄微笑道:“三叔勿要忘记梁成那一仗是如何输的,战争的成败是由运用战略、计
谋、士气决定的。”
  接着向胡彬道:“假兵的设置完成了吗?”
  胡彬恭敬答道:“一切依玄帅吩咐办妥。”
  谢玄双目顾盼生辉好整以暇的道:“我要令苻坚生出草木皆兵的怯意,今晚大家好好休
息。明天!就是明天!我要苻坚尝到他最惨痛的一场败仗,一场使他永远不能翻身的败仗。
今晚我还要接待一位从寿阳来的贵宾。”
  众人听得呆了一呆,包括刘裕在内,人人不明所以。
  谢石讶然朝侄儿瞧去。
  谢玄霍地立起来,理所当然地道:“不是朱序还有谁呢?”
  刘裕为之拍案叫绝,由会议开始至结束的一刻,谢玄全盘控制会议。他更感觉到开完这
次会议,他就像给谢玄开了窍的成长起来,从没有一个时刻,他比这刻更掌握到成为统帅的
窍门。太阳没入八公山后,天色渐黑,代之是峡石城暗弱的灯火。比之寿阳那边城头和营地
的灯火通明,淝水对岸有如另一个人间世。
  苻坚脸色阴沉的立在寿阳城头,遥观对岸形势。陪伴他的是亲弟苻融和乞伏国仁、慕容
永、吕光、沮渠蒙逊、秃发乌孤、朱序等一众将领。
  八公山上处处人影幢幢,一副阵容鼎盛、严阵以待的气势。
  苻坚沉声道:“我们对敌人的兵力是否估计错误呢?”
  苻融答道:“哪只表示谢玄心虚,怕我们渡河夜袭。照我们的情报,北府军能抽调来的
兵力只有八万之众,且以步兵为主,骑兵肯定不会过万,若在平原作战,几个照面我们肯定
可把他们击垮。”
  苻坚容色稍缓,目光投往下方从北流来横互前方的淝水。
  吕光知机的道:“微臣刚探测过河水,最深处浸及马腹,不利渡河,必须待设立浮桥,
始可大举进攻。”
  乞伏国仁点头同意道:“此水分隔东西,对敌人同样不利,我们只须隔河固守,待大军
集结,再分多路进攻,必可克服峡石。”
  沮渠蒙逊狞笑道:“谅谢玄小子也不敢主动挑衅。”
  苻融道:“我方虽失去梁成的部队,但于我们实力损失不大,现在敌人大军被我们牵制
于此,形势反对我们有利。假设我们以慕容上将军的三万精骑代替梁成军,再从下游渡河,
郧城则交由姚上将把守,调动完成之日,将是谢玄命丧之时。”
  苻坚点头道:“一于这么办。”
  朱序发言道:“我们可以连夜在颖口下游处的淮水河段设置拦河木障,阻止南晋水师封
锁河道或袭击粮船,以保粮资源源不绝从边荒集运来寿阳。同时修补寿阳城门,重掘护城
河,如此我们更可立于不败之地。”
  包括苻坚在内,众人无不点头称善。
  朱序则心中暗笑,这是谢玄信中所授的疲兵之计,说出来反可令苻坚更深信自己是为他
着想。道:“臣下还有一个提议,如若主上允准,我可渡江去游说谢玄,如此或可不费一兵
一卒取下峡石,司马曜也要立即完蛋。”
  苻坚愕然道:“朱卿有信心说服谢玄吗?”朱序道:“微臣最明白江左大族的心态,他
们尽忠的对像是家族而非司马皇室。
  谢安和谢玄更清楚司马氏鸟尽弓藏的意向,只要主上许他们高官厚爵,家族风光如旧,
又明知以区区数万北府兵抵挡我南伐大军,无异于螳臂挡车,微臣说不定可把他争取过来。
即使他拒绝,微臣也无碍一试。”
  苻融皱眉道:“如他不但拒绝,还把你扣留,我们岂非得不偿失?”
  由于步兵以汉人为主,故归朱序指挥,而他亦是苻坚将领中最擅于步战的人,步兵的将
士中更不乏朱序以前的手下,随他一起归降。所以若失去朱序,对苻坚方面会造成严重的打
击。
  朱序答道:“这方面可以放心,若谢玄敢这么做,对他高门名士的清誉会造成严重的打
击。战争有战争的规矩,我们是先礼后兵,谢玄不会不领这个情。”
  苻坚下决定道:“就这么办吧!谢玄该清楚朕一向善待降将的声誉。”
  朱序心中大喜,轰然应诺。

  -----------------
  幻剑书盟 原水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