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三
第一章 逍遥大帝
  燕飞终于无可逃避地面对着堪称中土最神秘教派的领袖——逍遥派之主“逍遥帝君”任
遥。
  自涉足江湖,燕飞从未遇上任何人能告诉他逍遥帝君生就怎么一副样子,甚至对他的年
纪,高矮肥瘦亦一无所知。现在他却活勾勾出现眼前,还摆明不杀自己不会罢休之势。
  只是任遥的一身服饰,让司马曜看到已足已构成杀头的罪名。三国时魏文帝曹丕曾说过
“三世长者知被服,五世长者知饮食”。中原一向被称为礼仪之帮,衣冠服饰正是其中一个
重要环节。皇帝和后妃有他们的专用品,锦帐、纯金银器均为禁物,王公大臣亦不得使用。
其他绫、罗、绸、缎的物料,真珠翡翠装饰缨佩均依品级限制。
  任遥穿戴的却是帝皇也只在出席庆典和重要场合才会穿着的礼服衮冕,头顶通天冠,前
后各垂十二旒,以珊瑚珠制成,尺寸大小形制一丝不苟。身穿的是龙袍,衣画而裳绣,为
日、月、星辰、山、龙,华虫、藻、火、粉米、黼、黻之象,凡十二章,把他衬托得一身皇
气,彩丽无伦,也与其孤独单身的现状,周遭荒凉的境况显得格格不入。
  身佩饰物更是极尽华美,尤其挂在腰侧的剑,剑把竟是以黄金铸成,剑鞘镶上一排十二
粒散发蒙蒙清光的夜明宝珠,随便一粒拿去典卖足够普通人家食用数年。
  任遥的外貌绝不过三十,以他一教之主的地位,实在年轻得教人难以相信。他本该非常
俊伟秀气,可是在比例上似像硬拉长了点的脸庞,却把他精致的五官的距离隔远了些许,加
上晶白得来隐泛青气的皮肤、似欲无时无刻不在窥探别人内心秘密长而窄的锐利眼睛,令他
有种打骨子裹透出来的邪恶意味,又别具一种说不出来吸引人的诡异魅力。
  他从长街另一端似缓实快的往燕飞迫来,并不见其运劲作势,一阵灼热气劲早铺天盖地
的涌过来,把燕飞完全笼罩。
  燕飞一边运功抗拒,心神晋入剑道止水不波的境界。他平时虽然懒懒闲闲,可是每遇紧
急情况,身体和脑筋的敏锐会自然而然提升至巅峰的状态。
  任遥到达他身前两丈许处立定,唇边现出一丝笑意,忽然举手施礼,柔声道:
  “多谢燕兄赏面,本人绝舍不得一剑把你杀死,像你这般高明的对手,岂是容易遇
上。”
  他的声音柔和好听,似乎暗含无限情意。燕飞却听得皮肤起疙瘩,手按剑柄,默然不
语,双目一眨不眨与这堪称天下最可怕凶人之一的高手对视。
  任遥像一点不急于动手,举袖随意扫拂身上尘埃,好整以暇的油然道:“燕兄当是心高
气傲的人,并不把我任遥放在心上,所以去而复返。我也不得不承认燕兄是潜踪匿迹的高
手。可惜当本人故意令青娓去处置刘裕时,你的心脏跳动加剧,被本君察觉,致功亏一篑,
更难逃死劫。由此亦可推知燕兄是个极重情义的人,哈……真好笑又是可惜!”
  他的语气充满嘲弄的味道,更似猫儿逮着耗子,务要玩弄个痛快,方肯置之于死。
  燕飞则心中大懔,若他的而且确是故意提到刘裕来测试自己是否在附近,那此人心术便
非常可怕,而他可对自己心脏的跃动在那种距离下生出警觉,更是骇人听闻。
  不过他却夷然不惧,非因他有必胜的把握,而是一个已进窥剑道的高手基本的修养。即
使被对手杀死,他仍能保持一片冰心,保持无惧无喜的剑道境界。
  微笑道:“任兄似乎有用不完的时间。”
  任遥现出讶色,奇道:“燕兄不奇怪因何本人感到那么好笑吗?”忽然横跨一步,侧转
负手,仰望夜空,油然道:“人性本恶,情义只可作为一种手段,不过天下总有不少愚不可
及之人,深溺于此而不自觉,致终生受害。纵观过去能成大业者,谁不是无情无义、心狠手
辣之辈?以燕兄的聪明才智,竟然看不破此点,不是非常可笑吗?而燕兄今晚劫数难逃,亦
正是被情义所害,更是明证。”
  当他横移一步的当儿,正压迫燕飞的灼热气劲倏地消失无踪,代之是一股阴寒彻骨的气
场,把他紧紧包裹,无孔不入的在侵蚀消融他的真气和意志,就如在烈日曝晒的干旱沙漠,
忽然给转移到冰天雪地的环境中,那种冷和热的变换之间,刹那的虚无飘荡,更使燕飞难受
得要命。也因此无法掌握机会,掣剑突击。如此功法,燕飞不但从未碰过,亦从未想过,于
此亦可见任遥虽比自己年长不了多少,但已进窥某种邪功的堂奥,使功力造诣达到能扭转乾
坤的惊人境界。只是这点,燕飞已晓得今晚凶多吉少。
  而任遥的狂言却不能不答,若无言以对,等若默认他的理论,在气势上会进一步被削
弱。何况他更感到任遥便像一只逮到耗子的恶猫,务要把他燕飞玩弄个痛快。
  燕飞暗运玄功,抗御任遥可怕的邪功异法,边从容哂笑道:“任兄的看法虽不无道理,
却失之于偏,即如说人性本善,也不全对。愚意以为人性本身乃善恶揉集,至于是善是恶,
须看后天的发展。任兄以为然否?”
  以任遥的才智,也不由听得眉头一皱,露出思索燕飞说话的神情。
  燕飞立即感应到任遥笼罩他的阴寒邪气大幅削弱,如此良机,岂肯错过,猛地后退,蝶
恋花离鞘而出。
  任遥一阵长笑道:“燕兄中计哩!”
  “铮”!
  以黄金铸为剑柄的宝刃离开镶嵌夜光珠的华丽鞘子,化成漫空点点晶芒,暴风雨般往燕
飞洒来,好看至极点,也可怕至极点。
  燕飞退不及半丈之际,已知不妥。原本他的如意算盘,是趁任遥心神被扰,气势骤弱的
当儿,退后引任遥追击,再以聚集全身功力的一剑,硬把他击退,那时退可守、进可攻,不
像先前处在受制于他气场的劣境下。
  岂知后撤之时,任遥的气场竟从弱转强,阴寒之气似化为韧力惊人的缠体蛛丝,把他这
误投网内的猎物缠个结实,他虽尽力把蛛丝拉长,身体仍是陷在蛛网之内,且有种把他牵扯
回去的可怕感觉,他已掉进任遥精心设置的陷阱。
  燕飞别无选择,不退反进,借势加速,像一颗流星般投入任遥那彷似笼罩天地的剑网
去。
  蝶恋花化作青芒,生出“嗤嗤”剑啸,直刺入敌手剑网的核心处,宝刃凝起的寒飙,有
若冲开重重障碍,破出缺口的洪流,把任遥的阴寒气劲追得往两旁翻滚开去。
  这一剑不单是燕飞巅峰之作,更代表他全心全灵的投入,充满置生死于度外,壮士一去
兮不复还的勇气和决心。
  当这一剑击出,他把谁强谁弱的问题完全置于脑后,无喜无乐,无惊无惧。
  任遥大笑道:“来得好!”
  千万点剑雨,倏地消失无踪,变回一柄握手处金光灿烂、长达四尺半的宝刃。
  任遥脚踏奇步,忽然侧移,长剑闪电下劈,一分不误地砍在燕飞蝶恋花的剑锋处,离锋
尖刚好—寸,准确得教人难以相信。
  “叮”!
  燕飞全身剧震,最出奇是蝶恋花只像给鸟儿啄了一口似的,没有任何冲击压力,可要命
的是胸门处却像给重锤轰击,浑体经脉欲裂,气血翻腾,眼冒金星,难受得想立即死掉会更
好。
  若非心志坚毅,此刻便会放弃抵抗,又或全力逃生。燕飞却晓得两个选择均是万万不
行。而他之所以一个照面即吃上大亏,皆因被任遥牵着鼻子走,凭气机交感,准确测到他的
剑势。—声冷哼,日月丽天剑诀全力展开,驱走侵体的阴寒之气,尚未有机会发出的剑劲回
流体内,旋动起来,浑身一轻,终凭旋动的劲气从任遥的气场脱身出来,迅即挥剑往任遥面
门划去,一派与敌偕亡的壮烈姿态。
  “当”!
  任遥竖剑挡格,剑招朴实无华,已达大巧若拙的剑境。
  蝶恋花砍中任遥的剑,便如蜻蜒砍石柱般,不能动摇其分毫,且所有后着均用不上来。
  燕飞“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往后疾退,别无他法下,重施对乞伏国仁的故技,布
下一重一重的剑劲,以阻截这可怕对手的乘势追击。
  那知任遥竟昂立不动,只以剑尖指着他,一脸轻蔑的神态。
  当两人扯远至两丈的距离,燕飞忽然立定,剑尖反指任遥。
  他不是不想趁势逃走,只因任遥的剑气把他遥遥锁紧,假若他多退一步,拦截对方的剑
劲立时消散+栏对方全力退杀下,他肯定在敌进我退的被动形势中捱不上多少剑,成有死无
生之局,故悬崖勒马,留下拚死一战。
  任遥哑然失笑,道:“燕兄确是高明得教我意外,自出道以来,我任遥从未遇上十合之
将,但看来要杀死燕兄并不容易,令本人更感兴趣盎然,乐在其中。”
  燕飞心忖此人不但残忍好杀,还以杀人为乐,今次若能死不去,定要好好潜心练剑,除
此为患人世的恶魔。有了这个想法,更激起他求生的意志。
  以微笑回报道:“小弟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任兄。”
  任遥欣然道:“若燕兄是想拖延时间,本人不但乐于奉陪,且是正中下怀。因单是看着
燕兄,已是令人赏心悦目的美事。难怪我那看不起任何男人的妹子会对你刮目相看。”
  虽然他那好听的说话背后实充满冷酷狠毒的讥嘲本意,燕飞也不得不承认他谈吐高雅,
兼之其举手提足或动或静,均潇洒好看,活如披着美好人皮的恶魔。
  两人仍是剑锋遥对,互以真气抗衡,不过若单听他们的对答,还以为是一对好朋友在谈
天呢。
  燕飞感觉着精气神逐渐集中往手上的蝶恋花,从容道:“任兄作帝皇打扮,显然已非是
一般有意争霸天下的豪士,而是觉得自己的身份本就是九五之尊,这令小弟想到任兄大有可
能是某一前朝的皇胄之后,而任兄的本姓也不是姓任,请问小弟有否猜错呢?”
  任遥两眼闻言忽然眯起来,精芒电闪,手上剑气剧盛,低叱道:“好胆!竟敢查究本人
的出身来历。”
  燕飞本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此时见到任遥的变化,那还不知已猜个正着,勾起任遥
心中的大忌,立即穷追猛打,长笑道:“原来真是亡国余孽,不知任兄本来是姓曹,姓刘,
还是姓孙呢?”
  任遥一改先前的潇洒轻松神态,双目凶光闪闪,但他尚未进击,燕飞的蝶恋花已化作一
道青芒,激射而来。
  任遥见燕飞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剑,实暗蕴像充塞宇宙般无有穷尽的变化,不敢怠慢,挽
起一团剑花,再如盛开的鲜花般往蝶恋花迎去。
  两大高手,再度交锋。
  只见两道人影在月照下闪跃腾挪,鏖战不休,双方均是以快打快,见招拆招,剑刃交击
之声不绝如缕,忽地燕飞闷哼一声,往后飞退,把两人距离拉远至两丈。
  任遥并没有乘势追击,反把横在胸前的剑提高,双目深情地审视沾上燕飞鲜血的刃锋,
柔声道:“燕兄可知这把将于今晚饱饮燕兄鲜血的宝刃,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吗?”
  燕飞蝶恋花遥指任遥,鲜血从左胁的伤口涔涔淌出,染红半边衣袖,任遥的剑虽只入肉
一寸,可是其剑气已伤及附近经脉,令他左半边身子麻痹起来。
  可是他却不惊反喜,任遥的唯一弱点是过于自负,否则只要他乘胜追击,他肯定捱不过
三招。而任遥正因以为已吃定他,所以好整以暇。不知他的日月丽天大法,有奇异的疗伤速
效,可使精神体力迅快回复过来,以致令他错误预测他的反击力。
  现在既然任遥尚有闲聊的兴致,他当然乐于奉陪,淡然笑道:“任兄既自命为帝皇之
尊,用的佩剑当然有个尊贵的名字。”
  任遥目光往他投来,摇头叹道:“好汉子!哈!无悔无惧的好汉子。到这刻明知必死,
仍是从容自若,能杀像燕兄这样的人才有意思。本人保证要你留尽最后一滴血,看你是否还
能笑出来?”
  燕飞早习惯他那以杀人为乐的心性言行,耸肩道:“任兄仍未说出佩刃的名字。
  任遥微笑道:“记着哩!本人对燕兄是另眼相看,所以亦不愿你作一只糊涂鬼。
  此剑名“御龙”,来自庄周《逍遥游篇》的“乘云气,御飞龙,游乎四海之外”。看
剑!”
  伤口虽仍是痛得要命,不过血已止,经脉回顺,燕飞心神再进入止水不波的超然境界,
瞧着任遥主动进击,御龙剑依循一道优美的弧线,从两丈外弯击而至,而剑未到,惊人的剑
气已完全把他锁紧笼罩,令他除硬拚一剑外,再无他法。如此以气御剑,一切全由御龙带
动,可见任遥已臻宗师级的境界。
  当任遥剑锋离他不到半丈的当儿,燕飞终于有所反应,且完全出乎任遥料外。
  蝶恋花往右侧拉后。
  要知任遥御剑攻来,看似攻击燕飞胸口的位置,其实其真正针对的是燕飞的蝶恋花,其
攻击赖的是高手争锋间的微妙气机感应,而蝶恋花正是燕飞的精气神所在,任何反击均会被
任遥凭交感察悉其气势变化,无法隐瞒。现在蝶恋花不前攻反移后,全身破绽大露,完全暴
露在任遥的攻击下,换过别的未达任遥以气御剑的高手,等若燕飞把身体奉上,任由敌剑由
任何一个部位进击身体;偏是任遥在气机牵引下,御龙剑有了新的感应,自然而然取向燕飞
右侧蝶恋花所在处。便若冲击长堤的巨浪,忽然遇上一个缺口,当然朝此破口涌入,而此刻
的缺口正是燕飞蝶恋花的剑锋。
  任遥非是没法变招,只是任何变招均会破坏其一气呵成的如虹优势,且更欺燕飞左胁受
伤,兼且燕飞后移的蝶恋花仍保持强大剑气,可在任何一刹那由亏变盈,发动反击,所以仍
依势而行,以蝶恋花为标的。
  燕飞长笑道:“帝君中计哩!”
  蝶恋花继续后移,左掌闪电劈出,蝶恋花为“日”,左堂撮指成刀为“月”,日明月
暗,阳阴两诀同运,一掌重劈在御龙剑锋侧处。
  任遥全身一震,整个人被带得往燕飞右方跌开去,攻势全消。
  燕飞浑身一轻,再不感觉到任遥劲气的压力,深知好景一瞬即逝,猛一扭身,月移日
换,蝶恋花如影附形,疾刺侧退的任遥咽喉要害。
  这是燕飞压箱底的杀着,若仍不能奈何任遥,将只余待宰的份儿。
  “叮”!
  任遥只退两步,御龙忽然爆成一团剑芒,迎上燕飞的蝶恋花,冷哼道:“找死!”
  燕飞心知糟糕,蝶恋花已给对方挡个正着,硬荡开去。
  任遥因先着失利,动了真怒,再顾不得要燕飞流尽每一滴鲜血的说话,离地弹起,双脚
屈曲,以一美妙诡邪的姿态挥剑划向燕飞面门,教燕飞难以挡格。
  燕飞再一声长笑,身子螺旋般转动腾起,蝶恋花旋飞一匝,反扫敌手面门,一派同归于
尽的招数。由于他旋飞的高度高出任遥两尺,任遥的御龙剑变得划向他腰部的位置。
  任遥心叫一声“蠢材”,就在燕飞长剑离面门只余五寸许的距离,御龙倏地加速,先一
步扫中他的腰背。
  “叮”!
  出奇地御龙没有丝毫割开对方皮肉的血淋淋感觉,反是砍在金属硬物之上,任遥忽然醒
悟过来,记起妹子说过不知燕飞背后插着甚么东西之语,不过已悔之莫及。
  犹幸他用的是阳震之劲,好把燕飞一剑劈得抛飞开去,以解他临死前的反击,否则必被
燕飞的剑砍入脸门去。
  燕飞果然应剑横飞,还有暇笑道:“多谢任兄相送!”
  就那么借势腾空而去,越过破村的屋舍,投往村西后的密林。
  任遥亦腾空而起,先落在一座破屋顶上,足尖一点,望燕飞追去并大笑道:“燕兄欢喜
得太早哩!”

  -----------------
  幻剑书盟 原水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