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九
第 六 章 绝局求生
   
  刘裕返回归善寺,喜出望外地见到屠奉三,后者欣然道:“你的情况我已大概掌握了,
坦白说,你老哥是愈来愈有真命天子的格局,斩杀焦烈武那一手当然漂亮,但更精彩是利用
司马道子、刘牢之和桓玄间的矛盾,重新融入南方的政场,所以可以见灾化灾,逢困解困。” 
  宋悲风提议道:“我们到归善园去,那里说话比较方便。” 
  到归善园的小亭坐下后,宋悲风道:“王弘和刘毅都分别来找过你。刘毅想和你见面,
他明早会在修德巷的煮酒居等你。” 
  刘裕脸色一沉道:“大家还有甚么话好说的?真婆妈!” 
  屠奉三笑道:“这叫尔虞我诈,刘毅代表的是北府兵内原何谦的派系,其实力足可与刘
牢之分庭抗礼,只要时机来临,你可以把这派系的人收归旗下,对你的成败有决定性的作
用。” 
  宋悲风点头道:“奉三说得对,小裕你该往大处看。” 
  刘裕苦笑道:“你们是旁观者清,我却是身在局内,所以会感情用事,受教哩!” 
  屠奉三道:“每个人都会为自己打算,这是人之常情,刘毅和何无忌如是,其它人如是。
不过当他们认识到除了追随你之外,再没有出路,便只好乖乖回归你旗下来。这始终是一个
实力的问题,你自己或许尚未察觉,但事实上你已成为建康最有影响力的人,而你的力量是
无形的,一旦显现出来时,将如暴发的洪流,没有人能阻挡你的声势。” 
  宋悲风点头道:“今天支遁大师便向我重申,建康的佛门已达成共识,会全力支持你。” 
  刘裕道:“勿要太过高估我,只是孙恩便令我非常头痛。本来我也是信心十足,希望回
建康后可以加入谢琰的阵营,领军出征,可是谢琰却令我好梦成空,现在只能在几大权力中
心的夹缝里苟且求存,静待收拾烂摊子的机会。而能成功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屠奉三道:“我却有另一个看法,与谢琰决裂未必尽然是坏事,凶中藏吉。我们现在的
目标是雄霸南方,愈少感情上的牵累,愈能放手而为,如果你因谢琰而成事,始终要被谢琰
压在下面,可是如果你能在眼前恶劣的形势下,自强不息的冒出头来,南方由上至下会对你
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对你有利无害。” 
  宋悲风神色一黯,垂首不语。 
  屠奉三双目精光连闪,盯着宋悲风道:“谢家再不是谢安、谢玄在世时的谢家,等于已
改朝换代,没有值得宋大哥留恋之处。我们现今是要争霸南方,然后北伐收复中原,在这过
程里,我们只能做有利争霸的事,不可受妇人之仁又或私人感情牵制,致缚手缚脚。” 
  宋悲风颓然道:“明白了。” 
  屠奉三道:“我们必须积极准备,以应付远征军一旦兵败,天师军大举北上的危急情况。
我们与天师军的战争,其实早在他们攻打边荒集时已告展开,现在只是把战场从边荒集搬到
建康来吧!” 
  宋悲风道:“如果远征军侥幸得胜又如何呢?” 
  屠奉三道:“那我们只好回边荒集快快乐乐过日子好了。但让我告诉你,宋大哥所说的
事是永远不会发生的,即使谢琰和刘牢之衷诚合作,仍不是徐道覆的对手。只看徐道覆攻陷
会稽后,并不急于北上,便知他有全盘的策略,在占尽地利下待敌人劳师远征,然后一举击
溃晋军,这才乘势北进。南方够资格作徐道覆对手的,其中一个是桓玄,这还是因他有聂天
还相助;另一个是我们刘爷,其它人怎成?” 
  又道:“要歼灭天师军,并不是几场大战可以决定的,而必须从不同层面人手,去削弱
天师军的力量。这是一场有强烈宗教色彩的角力,宗教更可以令人盲目。我们和天师军的斗
争,会是经年累月长时期比拚、斗智斗力,胜负只能在一方面完全崩溃才可完结。” 
  宋悲风动容道:“奉三非常有见地,安公也曾说过类似你刚才所说的一番话。” 
  刘裕心忖屠奉三一到,整个情况都不同了,有他为自己筹谋运策,大家有商有量,孤军
奋战那种力有所不及的沮丧感觉登时一扫而空。 
  刘裕道:“我要立即去办一件事。” 
  屠奉三讶道:“甚么事这么重要?” 
  刘裕道:“我要立即知会司马元显,约他和你见个面,以表示我们对他的尊重,最好是
说服他给你一官半职,你便可以公然在建康活动。” 
  宋悲风赞道:“小裕想得周到,奉三甫抵建康便去见司马元显,会令司马元显觉得你们
有合作的诚意。” 
  屠奉三皱眉道:“你竟公然去找司马元显吗?” 
  刘裕笑道:“当然不会如此招摇,我是以江湖手法通知他,约他在秘密地点见面。” 
  宋悲风欣然道:“如此可由我代劳,你们仍有很多事要仔细商量哩!” 
  弄清楚了联络司马元显的方法后,宋悲风去了。 
  屠奉三看着宋悲风的背影消失在小路尽处,点头道:“有宋悲风站在我们的一方,是如
虎添翼,他不但是一等一的高手,更是建康通,在这里不但人面广,且因谢安的关系,孰悉
建康高门权贵的情况。只是他靠向你,已足反映你是谢安属意的人。所以只要你在对付天师
军一事上有建树,建康高门会视你为救星,这种心态非常微妙,如何利用亦煞费思量,但你
笼络了王导之孙王弘,已是非常好的一个开始。” 
  刘裕道:“我是在误打误撞下与王弘变成肝胆相照的战友,他是绝对可以信任的。” 
  屠奉三笑道:“这是老天爷的安排。换过任何情况,像王弘这种高门大族的子弟,根本
不会把你放在眼内。偏是在茫茫大海里,你却遇上了他,救他一命,还向他示范了南方头号
大将的风采,在他眼前勇战焦烈武,加上谢玄继承人的身分,甚么‘一箭沉隐龙’,哪到他
不视你为真命天子?所以刘爷你再不用怀疑了,你必须相信自己确是真命天子。想想当日你
离开边荒集时是怎样一番情况,现在又是怎样的情况。机会已来到我们手上,只看我们如何
掌握。” 
  刘裕苦笑道:“真命天子只可以拿来说说,对着敌人劈来的刀剑,连老爹姓甚名谁都忘
掉了,哪有空去想自己是否真命天子?” 
  屠奉三欣然道:“这就是命运。命运之手会在我们不觉察下暗中牵线。即使有九品观人
之术的谢安告诉你日后会飞黄腾达,你会因此袖手不去努力吗?一切并没有改变,你仍会照
自己的性格才情去力争上游。又如谢安告诉你可享高寿,你会以身试法从高崖跃下来看看会
否跌个粉身碎骨吗?当然不会,这就是命运。末到你登上龙座的一刻,你仍会怀疑。” 
  刘裕叹道:“你似乎真的认为有命运这回事。” 
  屠奉三道:“我是要增强你的信心。你现在别无选择,必须抛开一切,直至成为南方之
主。既然这是唯一的生路,何不认定自己是天命所归的人,这样你办起事来,会有完全不同
的风格。” 
  刘裕不想再谈论此事,岔开道:“你今次荆州之行有甚么收获?” 
  屠奉三道:“说得好听点是成败参半,事实上却是彻底的失败。问题出在殷仲堪身上,
像他那种所谓的名士,清议时不可一世,像天地全被他踩在脚底下;可是面对现实,却畏首
畏尾,致坐失良机。” 
  刘裕的心向下一沉,道:“你见过殷仲堪吗?” 
  屠奉三道:“我只见过杨全期,他总算是曾领兵上战场的人,比较明白我说的话。殷仲
堪的情况是由他告诉我的。杨全期已感应到危机,多次劝殷仲堪连手对付桓玄,但殷仲堪却
畏桓玄如虎,只图苟且偷生。” 
  刘裕讶道:“这会有甚么后果?” 
  屠奉三道:“后果非常严重,以桓玄的作风,肯定会先发制人,且不发动则矣,一发动
必是雷霆万钧之势,在短时间内歼灭殷仲堪和杨全期。攻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刘裕道:“如此桓玄等若与晋室公然决裂了。” 
  屠奉三道:“晋室将会屋漏兼逢连夜雨,司马道子正因看到这情况,故肯暂时容忍你,
以你来牵制刘牢之。不过司马道子仍看不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即使刘牢之肯听命于他,北
府兵加上建康军,仍不是桓玄和聂天还的对手。” 
  刘裕色变道:“真有这般严重吗?” 
  层奉三道:“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桓玄的实力,他不但占有上游之利,且有富饶的巴蜀作
强大的后盾,加上聂天还的战船队,而建康军和北府兵又因与天师军的战争致严重损耗,桓
玄可凭大江的优势,破竹般东下攻陷建康。 
  由于桓玄本身是名门望族,能够很容易的被建康高门接受,一旦占据建康,他将可以为
所欲为。” 
  刘裕骇然道:“如此我们的所有努力岂非尽付东流?” 
  屠奉三道:“我说的是最坏的情况。不过我们必须依据最坏的情况厘定对策,不致届时
手足无措。” 
  刘裕叹道:“你的预测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事,以现在的情况看,更是必然的发展。” 
  屠奉三微笑道:“这只是把边荒集的情况搬到建康来,当然规模大上百倍,形势更错综
复杂,未到最后一刻,谁敢轻言得胜。” 
  刘裕道:“一旦建康失陷,桓玄将席卷整个南方,我们退往边荒集后,将永无翻身的机
会。” 
  屠奉三道:“这恰是最精彩的地方。眼前的形势,任你如何乐观,也是一个绝局,我们
是在绝局里求生路,然后反击,这也是你唯一登上南方之主宝座的途径。” 
  稍顿续道:“还记得你‘一箭沉隐龙’前,凭高小子几句话,拟定出整个破敌之策吗?
那一刻予我极大的震撼,亦是此战奠定了你在荒人心中的地位。只有这 疯狂的主帅,才配
作荒人的领袖。” 
  刘裕回味道:“当时我确有胜卷在握的动人感觉。可是建康是南方最强大的坚城,反击
边荒集那一套在此完全派不上用场。” 
  屠奉三道:“我太明白桓玄这个人了,他有军事的长才,可是政治却是他最弱的一环,
给他得了建康又如何,只会弄得天怒人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便有机会了。” 
  刘裕怀疑的道:“我们那时还有命吗?” 
  屠奉三道:“此正关键所在。只要我们能在这绝局里保住小命,而你大成为能铲除桓玄
的唯一希望,你将会得到整个南方的支持,就像得到荒人的支持那样,创造出奇迹。” 
  刘裕道:“桓玄绝不会放过我的,即使我躲往边荒集,他仍会追杀到那里去,不给我喘
息的机会。” 
  屠奉三道:“谁说我们要躲往边荒集去?如果我们避往边荒集,这场南方争霸之战,我
们会成为输家。” 
  刘裕不解道:“如给桓玄当了皇帝,南方岂有我们容身之所?” 
  屠奉三道:“我从目下的情况开始说,你就会明白我的计划。” 
  刘裕舒一口气道:“幸好有你助我,否则我只可以见一步走一步,摸着石头过河。只是
孙恩已令我非常头痛,哪来闲情去想如何对付桓玄。” 
  屠奉三道:“首先你要在建康建立像你在边荒集的威望,眼前便有天大良机,就是与天
师军之战,我们必须掌握主动,不能待天师军兵临建康城下,才手忙脚乱的想办法。” 
  刘裕道:“我们现在可以做甚么?” 
  屠奉三道:“这方面可以交给我去办,但须和司马元显合作。首先是建立一个庞大的情
报网,以我的手下为骨干,巨细无遗地掌握天师军的兵力布置和虚实。其次是成立一支精兵,
人数不用多,只二千人便足够,他们会成为你的班底,助你转战南方。” 
  刘裕道:“司马道子肯定不容许我们这么做。” 
  屠奉三道:“在一般的情况下,司马道子当然不会如此不智。可是当天军大举进犯,桓
玄又蠢蠢欲动,司马道子还有选择吗?” 
  刘裕皱眉道:“到时才仓卒组军,不嫌太迟吗?” 
  屠奉三笑道:“别人办不到,但却难不倒我们,这批人由我和大小姐的人组成,只要略
加整合,便可成军。平时是隐形的,只负责情报工作,以掩人耳目,当紧急时,便可以成为
你的子弟兵。” 
  刘裕同意道:“这确是个办法。” 
  屠奉三道:“所以必须说服司马元显,在各方面予我们方便。在对抗天师军的战争里,
任何人都可以吃败仗,惟独你绝不可以失手,如此你将可以建立无敌统帅的威名。” 
  刘裕道:“桓玄又如何呢?” 
  屠奉三道:“我们便施用边荒集第二次战役的办法,先避其锋锐,再组织反击,只要我
们能保着广陵、寿阳、淮阴、高邮所有这些北府兵的重镇,把淮水置于我们绝对的控制下,
我们便有本钱和桓玄周旋到底,更营造出你刘爷一跃而成众望所归的救星的大好形势。” 
  刘裕叹道:“桓玄失去了你,是他最大的损失。” 
  屠奉三双目闪动着深刻的仇恨,道:“桓玄还有一个很大的弱点,就是与聂天还的关系。
聂天还明白桓玄是怎样的一个人,在目前他们的关系不会出问题,但当桓玄势力不住膨胀,
问题便来了。” 
  刘裕点头同意。 
  屠奉三道:“所以情况是凶中藏吉,只要我们绝局求生的策略成功,我们便有机会。” 
  刘裕喜道:“经屠兄清楚分析形势,我有拨开云雾见月明的感觉。” 
  屠奉三道:“有了方向后,我们会晓得该朝哪方面努力。明早你见到刘毅,千万勿要意
气用事,还要装作向他推心置腹,早晚何谦的人会投向你。哼!他们有别的选择吗?” 
  刘裕笑道:“受教了!” 
  屠奉三欣然道:“你回复信心哩!我是旁观者清,所以可以看见你看不到的东西。” 
  刘裕道:“待我们今晚见过司马元显,便知甚么事可行,甚么事不可行。” 
  屠奉三微笑道:“有一件事他必肯全力合作,不会拒绝。” 
  刘裕讶道:“是甚么事你这么有把握他不会拒绝呢?” 
  屠奉三眼睛亮起来,沉声道:“就是杀死干归。”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