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八
第 十三 章 最佳刺客
   
  在夜色掩护下,拓跋族的大军全速赶路,天空不见星月,厚云低垂,从东北方向吹来的
风愈刮愈大。 
  燕飞和拓跋珪并骑飞驰,仍能在马背上轻松对话。他们是马背上长大的孩子,骑马便如
走路呼吸般轻易自然。 
  拓跋珪道:“竟忽然刮起北风,照我看这几天会继续转凉,对我们究竟是有利还是有害
呢?” 
  燕飞微笑道:“这方面你比我行,你说吧!” 
  拓跋珪哈哈笑道:“当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这场仗我们不但要赢得漂亮,还要彻底的
胜利。我本对该在何时发动攻击犹豫不决,现在已可以立作决定。” 
  燕飞问道:“那该于何时施袭呢?” 
  拓跋珪眼睛闪耀着慑人的异彩,在疾奔的战马马背上朝他瞧来,沉声道:“就是当燕军
进入参合陂范围的一刻。” 
  燕飞道:“为何选择这个时间?” 
  拓跋珪双目芒光更盛,显示内心兴奋,道:“试想想看吧!未来的两天愈趋寒冷,狂风
不住从东北方吹来,不但会令燕人饱受风寒之苦,更会减慢他们行军的速度,在希望早日到
达参合陂以安营立寨的心态下,到最后一段路他们将不休息地兼程赶路,如此,抵达参合陂
时,燕人肯定形疲神困,又不得不立营以御风寒,生火以造饭,此时燕人的作战能力会大幅
减弱,从训练有素的雄狮,变成不堪一击的疲兵。而我们则是严阵以待,养精蓄锐,胜负谁
属也不用我再说了。” 
  燕飞道:“假设小宝先派部队进驻,于参合陂周围设置哨台,发觉敌人立即以烽烟示警,
又如何应付呢?” 
  拓跋珪微笑道:“他的先头部队可以比我们快吗?照我看,小宝的先头部队顶多比小宝
快上半天或几个时辰,根本来不及搜索参合陂四周的山野,更想不到我们早猜到他们立寨驻
守的地点,而我们则已进入随时可以发动的最佳攻击位置。还有别的疑问吗?” 
  燕飞欣然道:“这就是兵法上的料敌如神,占敌机先了。没有疑问哩!” 
  拓跋珪大喝道:“兄弟们,我们到参合陂去。” 
  周围将士轰然回应。 
  拓跋族战士逆着狂风,全力催马在黑夜的草原推进,方向从正东改为略偏往南方,当明
天的太阳升上中空,他们将会见到决定拓跋族存亡的美丽湖泊——参合湖。 
  ※       ※       ※ 
  “你们两个小子在这里搞什麽鬼?” 
  在船尾密商如何营救小苗的高彦和姚猛齐被吓了一到跳,回头一看,原来是卓狂生。 
  高彦道:“你的轻功进步了,走到我们后方这麽近仍没有被老子察觉。” 
  事实上他是做贼心虚,故插科打诨,以舒解心中的慌张,这亦是高彦一贯的作风。 
  卓狂生盯着他道:“你们谈什麽事谈得如此入神呢?可否立即说来听听?不要有丝毫犹
豫,否则我会认为你在说谎。高彦你这大话精闭嘴!小猛你来说吧!” 
  高彦张口正要指天说地,登时作不得声。 
  姚猛在这方面远不及高彦的道行,霎时间那想得到可令人人信的谎言,“咿咿哦哦”了
半晌,最终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卓狂生锐利凌厉的目光转向高彦。 
  高彦摊手道:“每个人都有些不能说出口的秘密,你老哥是写书的,当然比不写书的人
明白这道理。” 
  卓狂生道:“还要砌词搪塞?只因这秘密与那苗族姑娘有关,才没法说出口吧?” 
  姚猛脸色一变,心叫完了。 
  高彦摇头道:“哪有这回事?你疑心太重哩!唉!坦白告诉你吧,我和小猛想撮合你和
那叫香素君的美人儿,横竖她的前度情人已离船滚蛋,以你老哥的文采风流,当然可以乘虚
而入,以解香美人旅途寂寞,慰籍她空虚的芳心。哈!我和小猛只是为你好,这可是天赐良
缘。你说吧!这种事小猛怎说得出口?大家都难为情嘛!” 
  姚猛也不由暗服高彦的急智,一招连消带打,攻守兼备,以分卓狂生的心神。 
  卓狂生失笑道:“你这小子别的不见你这麽有本领,撒起谎来却是口若悬河,最难得是
毫无愧色。你高大少来告诉我吧!早先你们两人躲在房内又是想撮和那段姻缘呢?当时晁景
尚未滚蛋啊!” 
  高彦差点语塞,忙道:“顺便一并告诉你吧!免得你终日疑神疑鬼,我们当时正在为那
五位女客筹谋设想,看看她们以有限的财力,除重投青楼行业还可以干什麽活,这叫助人为
快乐之本。” 
  姚猛点头道:“对!对!正是这样,我的脑筋不及高少般灵光,又受人之托,所以请高
少帮忙。” 
  卓狂生直接了当地问道:“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们的苗族姑娘是否装肚子痛?” 
  高彦道:“哪有这回事呢?你写书写疯了,致想象力像黄河大江的水般泛滥起来。” 
  卓狂生哈哈笑道:“还要说谎?老程说她根本没事。” 
  高彦道:“老程也会断错症的吧?” 
  卓狂生道:“还要狡辩?小猛你来说,究竟是什麽一回事?我不要再听高小子的胡言乱
语。” 
  姚猛为难地瞥高彦一眼,后者狠瞪着他,要他坚持下去。 
  卓狂生叹道:“我是在为你们着想,记得老屠说过的话吗?最佳的刺客,就是最精于伪
装的人,以令你失去戒心。而在所有骗术中,最厉害的正是美人计,可以倾国倾城,屡试不
爽。” 
  接着又来软的,温和地道:“大家是兄弟,我又不是不近人情的人,如果可以坦诚道出
你们的问题,我觉得是有道理的话,或许可以站在你们这一方呢?” 
  姚猛首先意动,向高彦道:“告诉他吧!” 
  高彦亏心道:“你这小子真没用,给他几句花言巧语便哄了出来,以后老子再不管你的
事。” 
  卓狂生笑道:“小猛是为你的小命着想,你该感激他才对。” 
  高彦气道:“我要感激他?现在是我为他奔走出力,还是他为我?这件事根本是冲着他
而来的,我只是仗义帮他的忙。” 
  卓狂生愕然道:“究竟是甚麽事?” 
  姚猛颓然道出真相。 
  卓狂生的脸色越听越沉重,听罢皱眉道:“有没有可能那苗女像谈宝般误会小猛你是高
彦呢?” 
  再向姚猛问道:“阴奇当时是怎样向客人介绍你?” 
  姚猛道:“当时他大声宣布我是边荒游的主持人,特来向客人打个招呼。” 
  卓狂生道:“这就对了,我们宣扬边荒游的文书里,全是以高小子的名义发出的,加上
小猛你和高小子年纪接近,又换上汉服,被误会了是高小子绝不稀奇。” 
  高彦道:“还有什麽问题?小苗只是向主持人求救。” 
  卓狂生叹道:“都说你这小子涉世未深,不知人间险恶。小苗的情况处处透露出不合情
理的况味,偏是你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首先是她脸挂重纱,已足令人生出好奇心,特别是
像你和小猛般血气方刚的小子,假如她真如你听说的,有配得起她曼妙身形的漂亮容颜,那
她便是万中无一的美女,怎会轻易落在顾胖子手上,还要千山万水带她到边荒集卖个好价
钱?” 
  姚猛道:“因为只有在边荒集,才有真正公平的交易嘛!” 
  卓狂生道:“我不想再和你们两个蠢蛋作无谓的辩论,此事愈想愈不对劲,来吧!” 
  掉头朝船舱走去,两人追在左右两旁。 
  姚猛道:“到那里去?” 
  卓狂生道:“当然去找顾胖子。” 
  高彦骇然道:“这样岂非坏了小猛的好事?你说过会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姚猛以哀求的语调道:“只要你肯装没听过我刚才说的话,我已感激不尽。” 
  卓狂生脚步不停地进入船舱,朝另一端登上二楼的阶梯走去,眉头深锁地应道:“我是
那种人吗?我现在是去和顾胖子直接对话,摸清他的底子。” 
  高彦怒道:“你真是不近人情,这麽去找顾胖子,摆明把小苗向我们求救的事抖出来。
如果小苗是刺客,我现在还有命吗?用你的疯脑袋想想,他们无拳无勇,杀了我后如何脱身?
世上不是这麽多死士吧?” 
  卓狂生在阶梯前倏地立定,累得两人冲过了头,见到卓狂生的神色,都吓了一跳。 
  卓狂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盯着高彦道:“你有没有异样或不寻常的感觉?” 
  高彦没好气的道:“当然有!我差点给你气死了。” 
  卓狂生沉声道:“我不是和你说笑的,今天的赌局,虽然由谈宝来求我们批准,发起人
却正是顾胖子,当小苗叫肚子痛时,他的神情更古怪,一副沉迷赌博,其它事一概不理的模
样,这是不合情理的。想想吧!他一直把小苗看得这麽紧,又不让其它人看到她的脸孔,在
在显示他看重小苗,怎麽忽然来个大砖变,不单让小苗有接触外人的机会,还是年轻的小
子?” 
  两人听得哑口无言。 
  卓狂生瞪着高彦道:“我真怕你已着了道儿。” 
  高彦终于吃惊道:“不会吧?我没有什麽特别的感觉。” 
  卓狂生举步登楼,向把守阶梯的两个荒人兄弟问道:“顾胖子在房内吗?” 
  其中一人答道:“顾胖子和那苗女晚膳回来后,再没有踏出房门半步。” 
  包括卓狂生在内都舒了一口气。 
  高彦低声道:“还要找他吗?” 
  卓狂生沉吟半晌,道:“这个当然,你们在外面等我,一切由我去处理。” 
  高彦叹道:“真怕你把事情弄砸。” 
  卓狂生失去和他说话的兴趣,径自来到顾胖子的舱门外,敲门道:“顾爷在吗?鄙人有
事求教。” 
  房内没有半点声息。 
  姚猛道:“或许已上床就寝,听不到敲门声。” 
  卓狂生加重力道敲门,仍是没有反应。 
  高彦把耳朵贴到门上去,诧然叫道:“里面没有人!” 
  卓狂生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举掌拍在门上。 
  舱门剧震一下,竟发出金属鸣音,坚厚的木门纹缝不动。 
  姚猛道:“他们上了铁门拴!” 
  卓狂生退后一步,喝道:“拿破门的工具来!”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