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八
第 八 章 日益孤立
   
  “开门”! 
  独坐牢房内,双手仍反绑在背后的刘裕盘膝坐地,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彷如已化身为石
头。这场牢狱之灾对他是一种不可饶恕的悔辱,他是不会忘记的。刘裕自问不是记仇的人,
王淡真的事当然是例外,可是他却清楚记牢刘牢之对他所做的每一件事。 
  何无忌大步走进来,凝望他好半晌,然后道:“关门!” 
  “砰”! 
  牢门在他身后关上。 
  何无忌默默走到他身后,蹲下去,拔出匕首, 
  刘裕心忖假如他一刀割破自己咽喉,肯定必死无疑。经过刘毅的事后,他感到很难完全
地信任何无忌。如果他是来释放自己,何用着人关上牢门。 
  锋利的匕首挑上绑手的粗牛筋。 
  刘裕双手一松,恢复自由。 
  何无忌的声音在身后低声道:“司马道子亲口证实了你说的话,统领再没有降罪于你的
借口,你随时可以离开,可是我却想趁这机会和你说几句话。” 
  刘裕左右手互相搓揉,以舒筋络,暗叹一口气,道:“你想说甚么呢?” 
  何无忌仍蹲在他身后,把玩着匕首,沉声道:“司马道广的话令统领阵脚大乱,惊疑不
定,告诉我,司马道子为何要救你一命?” 
  刘裕耸肩道:“或许是因起出宝藏一事在盐城是人尽皆知的事,司马道子也认为难以只
手遮天,所以说出事实。” 
  何无忌倏地移到他前方,迎上他的目光,咬牙切齿的道:“你在说谎,以司马道子的专
横,纵然明知是事实,但为了害死你,有甚么谎是他不敢撒的?” 
  刘裕淡淡道:“你收起匕首再说。” 
  何无忌气得脸色发青,怒道:“你是否心中有愧,怕我杀了你呢?” 
  刘裕叹道:“你给我冷静点,今次轮到你来告诉我,假如司马道子没有为我说好话,我
现在还有命在这裹听你对我咆哮吗?” 
  何无忌像泄了气般,垂下匕首,茫然摇头道:“我真不明白,怎会发展成这个样子?统
领疯了,司马道子疯了,你也疯了。” 
  刘裕接口道:“谢琰才真的发疯。” 
  何无忌一震往他望来,茫然的眼神逐渐聚焦。 
  刘裕平静地问道:“我们仍是兄弟吗?” 
  何无忌垂首无语,好一会颓然道:“我不知道。你和司马道子间究竟发生了甚么事。你
难道不清楚司马道子和玄帅是势不两立的吗?” 
  刘裕道:“我当然清楚,事实上我和司马道子仍是敌人,当我失去利用价值,司马道子
是第一个要杀我的人。” 
  何无忌的情绪稳定下来,藏起匕首,打量他道:“你凭甚么和司马道子作交易呢?” 
  刘裕答道:“凭的是事实。我向他痛陈利害,指出统领并没有平乱之心,只是把谢琰推
上战场去送死。当天师军兵锋直指建康,统领会退守广陵,那时朝廷将任由统领鱼肉,假如
情况发展至那种田地,只有我可以在北府兵来制衡统领。” 
  何无忌不悦道:“你勿要危言耸听,统领不知多么尊重刺史大人,过去数天一直和刺史
大人研究乎乱的策略,看大家如何配合。” 
  又苦笑道:“不过我却很难怪你,统领确有贬谪你之心,不但因为你的表现出色,更因
你的“一箭沉隐龙”太过招摇,所以想和你划清界线。” 
  刘裕明白何无忌的心态,这些日子来他一直追随在刘牢之左右,兼之刘牢之是他的舅父,
对他又信任有加,所以自然而然的向刘牢之靠近,而谢玄和自己对他的影响力则随时间日渐
减弱。 
  刘裕道:“统领不只是要和我划清界线,而是一心要杀我。” 
  何无忌没有反驳他这句话,沉声道:“你为何不投向刺史大人,际此用人之时,你对他
会很有用。” 
  刘裕道:“如他像你所说的,我何用与虎谋皮,找司马道子谈判?” 
  何无忌忽然又激动起来,狠狠道:“不要再骗我了?我不相信就凭你那几句无中生有的
话,可以打动司马道子这大奸贼,他难道不清楚你是玄帅的继承者吗?只是这点,他已绝不
肯放过你。” 
  刘裕轻轻道:“除了你外,谁真的晓得我是玄帅的继承人呢?” 
  何无忌为之哑口无言。 
  刘裕苦笑道:“你怎样看我并不重要,你支持统领我亦不会怪你,只希望你能为我保守
秘密,在对曾经帮助我的兄弟一事上守口如瓶,我已感激不尽。” 
  何无忌垂首无语。 
  刘裕暗叹一口气,晓得他的心已转向刘牢之,再不站在自己的一方,只是眷念旧情和谢
玄的遗命,所以仍对自己有几分情意。 
  好一会后,何无忌点头道:“你可以放心,我是不会出卖你的。” 
  刘裕心忖大家还有甚么好说的,刘毅如此,何无忌也是如此,随着刘牢之在北府兵内势
力日渐稳固,自己愈发孤立无援。假如刘牢之聪明点,以大局为重,和谢琰连手平乱,纵然
司马道子全力支持他刘裕,仍难以取刘牢之而代之。不过他敢以项上人头来保证,刘牢之绝
不会这样做。他根本不是这种人,否则谢玄不会舍他而取自己。 
  平和的道:“我可以离开了吗?” 
  何无忌仍不敢正视他,点头道:“统领要立即见你。” 
  ※       ※       ※ 
  卓狂生和高彦尚未进入舱门,晁景已从廊道飞退而出,追着他的是一蓬剑光,骤雨般往
他洒去,吓得甲板上其它团客四处躲避,与姚猛聊天的姑娘们更尖叫起来,情况混乱。 
  卓、高两人被逼退往一旁,香素君从舱内追出来,脚踏奇步,手上长剑挽起朵朵剑花,
毫不留情地续攻晁景。 
  晁景却只守不攻,见招拆招,似乎可以守稳阵脚,旋又被逼退两步。 
  “叮叮叮叮”! 
  两剑交击之声急如雨打芭蕉,没停过片刻。 
  高彦和卓狂生交换个眼色,都有无从阻拦之叹。高彦自问身手比不上交战双方任何一人,
去拦阻只是喂剑;卓狂生虽有把握稳胜其中一人,但插进去会变成双方攻击的同一目标,岂
敢拿小命去博。 
  香素君是打出真火,一剑比一剑凌厉,晁景则愈挡愈辛苦,再退三步。 
  舱厅和看台上的人都挤到这边来看热闹,可是除动手的这对男女外,没有人明白发生了
甚么事,为甚么他们会忽然动起手来。 
  正闹得不可开交时,两道人影从天而降,分别扑向两人,强大的劲气狂,往底下交手的
男女压下去。 
  香素君和晁景毫无选择的长剑改往上攻。 
  从天而降的两人就那以空手对剑,或拍或劈,指弹手拨,把攻来的剑招从容接着。 
  香素君和晁景同时后退。 
  卓狂生乘机左右开弓,分向晁景和香素君各推一掌,大喝道:“停手!都是自己人。” 
  “蓬!蓬!” 
  香素君和晁景应掌退开,前者比后者更多退一步。 
  从看台跃下来的正是慕容战和拓跋仪,此时踏足甲板,慕容战面向晁景,拓跋仪则对着
香素君,把两人分隔开来。 
  香素君仍是俏脸含恨,嗔怒道:“不要挡着我。” 
  拓跋仪张开双手,洒然笑道:“香姑娘便当卖我们荒人一个人情,罢手好吗?” 
  香素君似欲要绕过他,可是碰上拓跋仪亮闪闪的目光,忽又垂头轻咬香唇,“铮”的一
声还剑入鞘。 
  以拓跋仪的修养,也不由被她动人的神情惹起心中涟漪,竟看呆了。 
  晁景的神情更古怪,刚才他显然是不想动手的一方,有人来解围该高兴才对,哪知他不
但变得呆若木鸡,且脸上血色褪尽,变得色如铁青,两唇震颤,只懂凝视着指向慕容战的剑
尖。 
  慕容战不解道:“晁公子不是受了伤吧?” 
  晁景欲语无言,这才默默收剑,但脸色仍是非常难看,颇像被判了极刑的犯人。 
  卓狂生向围观的各人呵呵笑道:“没有事哩!大家可以继续喝酒谈天,欣赏边荒天下无
双的美景。” 
  香素君娇喝道:“晁景!你听着,如果你敢碰我的门,我就把你敲门的手斩下来。” 
  说罢掉头回舱去了。 
  众人还是首次听到她的声音,都有如闻天籁,绕耳不去的动人滋味。 
  姚猛这时来到高彦身旁,轻推他一把。 
  高彦不解的朝姚猛瞧去,后者仰颔示意他朝上看。高彦忙往上张望,见到那苗族美人正
凭窗下望,只可惜表情被重纱掩盖,但足可令人生出异样的感觉。 
  晁景仍呆立在那里。 
  慕容战道:“晁公子没事吧?” 
  晁景沉声道:“阁下高姓大名?” 
  慕容战一向好勇斗狠惯了,听得心中不悦,这种说话的方式和态度,通常用于江湖敌对
的立场,不过由于他是边荒游的客人,只好忍了这口气,但已脸色一沉,冷然道:“本人慕
容战,晁公子勿要忘了。” 
  晁景忽然垂头叹了一口气,斗败公鸡似的垂头丧气的返舱去了。 
  卓狂生来到拓跋仪身边,低声笑道:“仪爷又怎样哩?” 
  拓跋仪老睑一红,晓得自己的神态落入卓狂生眼内,苦笑摇头,向慕容战打个招呼,一
起回望台去。 
  ※       ※       ※ 
  刘牢之在石头城太守府的公堂见刘裕,没有其它人在旁,刘裕进堂后,亲卫还掩上大门,
在外面把守。 
  刘裕虽恨不得把刘牢之来个车裂分尸,仍不得不依足军中礼数,下跪高声感谢刘牢之开
恩。 
  刘牢之从坐席抢前来,把他扶起,歉然道:“是我不好,未弄清楚事情底细,便怪罪于
你。这或许就是爱之深,责之切,小裕你勿要放在心上。” 
  接着又把放在小几上的厚背刀拿起来,亲自为他佩挂。 
  刘裕心中暗骂,这家伙确是愈来愈奸,学晓玩建康权贵笑裹藏刀的政治游戏,今回不知
又要玩甚么新的把戏。 
  表面当然是一副非常受落,感激涕零的模样,来个尔虞我诈的同台表演。 
  刘牢之觉察到司马道子对自己改变态度,心中会有怎么样的想法呢?不过可以肯定的是,
刘牢之绝不会就此罢休,可是少了司马道子的配合,杀自己的难度会以倍数遽增。 
  以前他已奈何不了自己,现在更是无从人手,除非他刘裕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 
  军中最大的规条,是违抗军令又或以下犯上,刘牢之能在这两项罪名上向他刘裕使计吗? 
  分主从坐好后,刘牢之微笑道:“小裕消了气没有呢?” 
  刘裕恭敬答道:“只是一场误会,小裕不但没有心存怨气,还非常崇慕统领大人秉公办
事的作风。” 
  刘牢之欣然道:“真高兴小裕回来为我效力,于此朝廷用人之际,正是男儿为国效劳,
建功立业的好时机。小裕心中有甚想法,尽管直说,看我可否让你尽展所长?” 
  刘裕心忖任你如何巧言令色,最终目的仍是要置老子于死地,且杀害自己的心比任何时
刻更急切,因为司马道子对自己的支持,令这奸贼响起警号,愈感受自己在北府兵内对他权
位的威胁。 
  不过自己对刘牢之亦非全无利用的价值,刘牢之现在最恐惧的人,既不是孙恩,也不是
司马道子,更不是他刘裕,而是桓玄。因为刘牢之清楚桓玄是怎样的一个人,绝不会忘记刘
牢之在最关键的时刻背叛他,致令桓玄功败垂成,全因刘牢之之故,含恨退返广陵。 
  刘牢之终为晋将,不论如何威慑朝廷,仍须听命晋室,如对天师军的进犯完全袖手不理,
实很难说得过去,亦难向手下将士交代。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便可以充当送死的先锋卒。 
  装出感激神色,道:“小裕愿追随统领大人,讨伐天师军。” 
  刘牢之问道:“你曾在边荒与天师军周旋,对他们有甚么看法?” 
  刘裕答道:“天师军绝非乌合之众,徐道覆更是难得的将才。其手下将领如谢缄、陆环、
许允之、周胄、张永等均是能征惯战的人,兼且他们乃当地有名望的人,不但对该区了如指
掌,又得当地众支持,不易对付。” 
  刘牢之点头道:“你的看法很精到,这场仗确不易打。” 
  又问道:“孙恩此人又如何呢?” 
  刘裕叹道:“即使我们能尽歼天师军,恐怕仍没法杀死孙恩。此人不论道法武功,均臻
出神入化的至境。唯一有可能杀他的人,只有燕飞,其它人都办不到。” 
  刘裕故意趁机打出燕飞这张牌,是要增加自己叮被利用的价值。孙恩乃天师军至高无上
的精神领袖,如能除去他,天师军便会像弥勒教竺法庆被杀般,来个树倒猢源散。 
  果然刘牢之露出深思的神色,皱眉道:“燕飞肯帮忙吗?” 
  刘裕道:“谢家有大恩于燕飞,理该没有问题。” 
  刘牢之沉吟片刻,叹一口气道:“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刺史大人。” 
  刘裕先是错愕,接着恍然而悟,明白了刘牢之借刀杀人的手段。他是要自己和谢琰一起
去送死。此时他不由想到谢琰昨夜把自己驱逐出谢府,实是间接帮了自己一个大忙,先是逼
他不得不争取司马道子的支持,也令刘牢之的奸计无法得逞。 
  刘牢之续道:“刺史大人对天师军非常轻视,手下将领中只有朱序和小毅两人有行军作
战的经验,遇上徐道覆会非常吃亏,所以极需一个像小裕般熟悉敌情的人在旁提点。” 
  刘裕差点可把这番话代他说出来,心中暗笑,道:“只要统领大人吩咐下来,小裕赴汤
蹈火,在所不辞。” 
  刘牢之大喜道:“如此就这么决定了。” 
  刘裕心中冷笑,谢琰肯接纳自己会是天下第一怪事。趁机问道:“出征前统领大人是否
还有别的事着我去办呢?” 
  刘牢之那还和他计较,笑道:“你旅途辛苦哩!理该尽量休息散心,何用操劳呢?” 
  这几句话等若予他完全的自由,不用留在军中候命。 
  刘裕怕他改变主意,连忙告退。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