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八
第 七 章 阶下之囚
   
  刘裕双手被粗牛筋反缚在背后,囚犯般被押到石头城的太守府主堂。刘牢之坐于主堂北
面台阶上的主位,两旁分别是心腹将领高素和竺谦之两人。何无忌立于台阶下,见到刘裕进
来,脸露忧色。 
  直至此刻,刘裕仍不知刘牢之凭甚么胆敢如此羞辱他,心中的愤怒是不用说了。 
  刘牢之见他进来,双日射出凌厉神色,大喝道:“大胆刘裕,给我跪下。” 
  刘裕尚未决定应否下跪,押他进来的四名北府兵其中两人,已毫不客气伸脚踢在他膝弯
处,刘裕只好跌跪地上,此时心中也不由有点后悔,如让刘牢之就这么把自己斩了,这一着
便是大错特错。只恨后悔也没有用,又挣不脱缚手的牛筋。 
  刘裕平静的道:“敢问统领大人,我刘裕犯了何罪呢?” 
  “砰”! 
  刘牢之一掌拍在身旁之几上,怒目圆瞪的瞧着刘裕,喝道:“告诉我,你何时回来,为
何不立即来见我?” 
  刘裕心中一震,暗忖难道给他知道了夜访琅玡王府的事?硬着头皮道:“昨夜我抵达建
康,因戒严令执行在即,只好到谢府去盘桓一夜,到今早才来向统领大人请安问好,请大人
见谅。” 
  同时胡涂起来,不论刘牢之如何专横,总不能因此治他以罪。 
  何无忌噤若寒蝉,不敢说半句话。高素和竺谦之则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得意洋洋。 
  刘牢之现出一丝阴险的笑容,徐徐道:“就是这么多吗?你是否尚有别的事瞒着我呢?” 
  刘裕心叫糟糕,难道见司马道子父子的事,竟被他知道了,否则怎会有这句话。此时心
中悔意更浓,但已是错恨难返。照道理刘牢之是没可能知晓的,唯一的可能性是司马道子出
卖了自己。 
  他还可以说甚么呢?割下头来不过碗口大的一个疤,豁了出去,坚定的道:“属下怎敢
呢?” 
  “砰”! 
  刘牢之狠拍小几,戟指怒道:“大胆!竟敢对我说谎。盐城有消息传来,说你私吞了焦
烈武多年来的财物,中饱私囊,还敢说没有事瞒着我?” 
  刘裕先是一呆,接着整个人轻松起来,又心叫好险。 
  此计确是非常恶毒,只要刘牢之一口咬定自己私吞了贼脉,他便跳下黄河也洗不清嫌疑,
如再于他身上栽赃嫁祸,搜出财物,更是证据确凿,可令他百词莫辩,任何人都救不了他。
这本是刘牢之想出来天衣无缝的毒计,串好他昨夜说服了司马道子,所以该可避过此劫。 
  刘裕故意装出错愕的神色,道:“统领人人明鉴,我刘裕可在此立誓,绝无此事。” 
  刘牢之冷笑道:“还要狡辩吗?你来告诉我,破贼后为何要一个人躲到焦烈武藏身的海
岛去,不是为了焦烈武的财物又是为了甚么呢?” 
  刘裕心忖这问题确是非常难答,只好道:“事情是这样的,正因搜遍全岛后,仍没法找
到贼赃藏处,我只好亲到坟州搜索,此事有王弘为证。” 
  刘牢之冷然道:“那你的搜查有结果吗?” 
  刘裕心中恨不得立即把他掐死,当然只能在心中想想快意一番,幸而心中恨意非是全没
有发泄的机会。把心一横,昂然道:“我搜了几天,仍然一无所获,幸好琅讶王派来水师船,
原来他们已从焦烈武的宠嬖方玲处知悉贼赃藏处,故特来起出赃物。此事统领大人只须向琅
讶王一方问一句话,便知我句句属实,没有半句是谎言。” 
  刘牢之听得呆了起来,只懂瞪着他,一时不知如何继续下去。高素和竺谦之则面面相觑,
欲语无言。 
  只有何无忌露出喜色,向他瞧来,与他交换了个眼色。 
  刘裕心中称快。 
  对刘牢之的憎恨,随着时间不住增长,现时他最渴望的,就是要目睹刘牢之自食恶果的
那一天。 
  刘牢之失下方寸,往高素望去。 
  高素灵机一动的道:“如果刘将军这番话属实,刘将军私吞财物之谈便是他人恶意中伤
之词。” 
  竺谦之接口道:“此事是否如此,可向琅玡王查证。” 
  刘牢之望向刘裕,深吸一口气道:“我现在去找琅玡王说话,如果他证实你所言不虚,
我会还你一个清白,否则……哼!来人!给我把刘裕关入牢房,等待处治。” 
  刘裕心忖今次能否继续做人,就要看司马道子了。 
  ※       ※       ※ 
  荒梦在两艘双头船前后护航下,沿颖水北上,在明媚的晨光下,载着边荒游的宾客,朝
边荒不住前进。 
  荒人对边荒游的旅客招呼周到,船上备有由庞义主理下弄出来的美味早点,宾客可选择
到舱厅享用,也可以由专人送入房间襄去,依随客人的好恶。 
  初抵边荒,大部分宾客都被吸引到甲板上去,又或在舱厅内一边品尝雪涧香,一边高谈
阔论,顺道透过舱窗欣赏两岸景致,也有人到舱房顶的平台登高望远,各适其适,令楼船充
盈间适写意的气氛。 
  辛侠义和香素君、晁景这对男女高手,却自启程后都没有踏足出房门半步,把自己关在
房里。 
  顾胖子和那苗族姑娘在房中进膳后,也到舱厅去凑热闹,正如凤老大所形容的,顾胖子
和他新结交的商贾朋友说得口沫横飞时,苗族姑娘只是坐在一旁,垂首无语。 
  高彦和姚猛虽苦无与她说话的机会,但并不心焦,皆因来日正长,总会有办法的。 
  高彦走出舱门,正要找姚猛说话,却见这小于被五名女客缠着,在指东说西。这五位女
客虽比不上香素君的姿容,亦算略具姿色,看来也不是正经人家的女子,倒似是青楼的姊妹,
结伴参团。 
  高彦心忖说不定这些女客又把他当作是自己时,一只手抓在他肩头处。 
  高彦吓了一跳,原来是卓狂生。 
  卓狂生扯着他走到船栏旁,笑道:“我们的观光团还不赖吧?只看他们兴奋的模样,便
知我们的观光团办得多成功。” 
  高彦道:“你刚才是不是为你的说书馆拉客?忽然出现在看台,一会后又在厅内捉人来
聊天。” 
  卓狂生笑道:“我是只顾私利的人吗?老子我是在作初步的调查。” 
  高彦问道:“有甚么好调查的?” 
  卓狂生道:“商场如战场,也要知己知彼,生意才可愈做愈大,所以我私下明查暗访,
就是要弄清楚我们这四十五个团友,到边荒集来的动机和目的。” 
  高彦点头道:“算你对!他们究竟因何而参团呢?” 
  卓狂生道:“此团内大多数人,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一直盼望到边荒集来,却是苦
无机会。所以我们的边荒游一出,他们立即报名参团,没有丝毫犹豫,还觉得团费不算昂贵,
至少比请保镖山长水远的护送往边荒集划算得多,且不用冒上风险,还可以立即和我们建立
友好的关系。” 
  高彦道:“有点道理!” 
  卓狂生续道:“像现在缠着姚猛的那五个风骚娘儿,便是秦淮河的红阿姑,刚为自己赎
了身,又怕战乱会波及建康,故一直想到边荒集去过新生活,做点小生意,至乎找个象样点
的男人成家,把建康忘掉。” 
  高彦道:“我还以为她们想转移赚钱的地方,到边荒集重操故业呢!” 
  卓狂生道:“开始时我也这般想,所以调查是必须的。” 
  又朝三楼传出一阵哄笑的舱厅瞧去,道:“像厅内正各自吹擂的商贾,他们都看中边荒
集这块做生意的肥肉,希望可以分一杯羹,只是以前苦无门路,又被边荒集胡汉杂处的强悍
作风吓怕了,因此忽然闻得安全上有绝对的保证,岂肯错过良机,当然是立即参团,免致因
落后他人一步失了商机。” 
  高彦愕然道:“那究竟有多少人是一心来观光的?” 
  卓狂生道:“此团恐怕与其它团有基本上的分别,直正来观光的人少,另有目的的人占
大多数。” 
  高彦道:“像我们的香美人、那个目空一切姓晁的家伙,又或只听名字已八面威风的王
镇恶,他们要到边荒集来,根本不用参团,你道他们又是为了甚么到边荒集来呢?” 
  卓狂生耸肩道:“这要问老天爷才成,或许目的是要干掉你这小子呢?” 
  高彦待要开口,王镇恶神情落漠的步出舱口,朝他们走来,高彦忙把要说的话吞回肚子
内去。 
  两人还以为王镇恶是到甲板来逛逛,吸几口颖水的河风,岂知王镇恶这位在他们印象中
爱孤独的人,目光搜寻到他们后,竟举步朝他们走过来,直抵两人身前,脸无表情的向高彦
道:“请问这位是否有边荒集首席风媒之称的高彦高公子?” 
  高彦愕然道:“你怎晓得我是高彦?” 
  王镇恶道:“你们和那个叫谈宝的胖子在登船时的对话,我都听在耳里。” 
  高彦笑道:“王兄的耳功非常了得,我仍记得当时王兄在岸上,隔了近五、六丈,兼之
吵声震天,竟仍瞒不过王兄的灵耳。” 
  王镇恶现出一个“这算甚一回事呢”的表情,道:“高兄可否借一步说话?” 
  高彦立即生出戒心,向卓狂生瞧去。 
  卓狂生微一颔首,表示会在旁监视,笑道:“王兄就在这里和我们高爷说话好了。”说
毕走往远处去。 
  有卓狂生在旁照应,高彦心中稍安,暗忖只要自己有戒备,就算他骤然发难,自己怎都
可挡他一招半武,那时便轮到他吃苦头了。下意识的移开小许,问道:“王兄有甚么疑难
呢?” 
  王镇恶目光投往颖水东岸,刚好看到了一个被祝融摧毁了的渔村颓垣败瓦的残景,吐一
口气道:“我想知道现时北方的情况,当然不会要高兄白说的,我可以付钱。” 
  高彦心中大乐,原来自己也可以借边荒游直接赚钱,不过看王镇恶的模样,绝不像季子
多金的人,心中不由涌起同情之意,道:“王兄为何要知道北方的情况呢?” 
  王镇恶不耐烦的道:“这个不用高兄劳神,只须告诉我北方的情况。” 
  高彦听得心中不悦,正要拒绝,王镇恶又露出抱歉的神色,叹道:“高兄请勿见怪,我
今天的心情很坏。” 
  高彦讶道:“王兄不是快快乐乐的到边荒来旅游观光吗?为何心情这般坏呢?” 
  王镇恶低声道:“请恕我有难言之隐,我愿意付双倍的酬金来买正确的消息。” 
  高彦道:“我高彦做生意一向公道,不会坐地起价,何况王兄是我们边荒游首航的贵宾。
这样吧!如果是一般的消息,我便免费告知。” 
  王镇恶摇头道:“我要知道一般的情况,也要机密的消息,特别是关于前秦现时的形
势。” 
  高彦道:“哈!你可问对人了,因为姚兴那小子曾来攻打我们边荒集,所以我们特别留
意关中的情况,也顺带探听了苻丕的事。” 
  王镇恶双目闪耀着希望,点头道:“我最想知道的正是关中内的形势。” 
  高彦道:“前秦的情况,可以用“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八个字来形容,前秦的势力在
关中根深柢固,所以苻坚虽死,关中豪强支持他儿子苻丕的人仍相当众多,不过听说苻丕胆
怯畏战,令支持他的人非常不满。” 
  又凑近少许低声道:“最后两句话,该算是机密情报吧?” 
  王镇恶像没听到他说的话般,直愣愣的望着景色不住变化的柬岸,道:“前秦再没有其
它人吗?” 
  高彦道:“还有一个“龙王”吕光,自称凉州酒泉公,手下也有些儿郎,但怎是姚苌的
对手呢?且他的据地偏处西堙,很难有大作为。” 
  王镇恶梦呓般的道:“姚苌……姚苌……” 
  高彦还以为他想问姚苌的情况,道:“姚苌也不算是聪明的家伙,为何要杀苻坚呢?徒
令其它人有借口为苻坚报仇去讨伐他,无端端成为众矢之的。又在自颅不暇时,来侵犯我们
边荒集,弄得损兵折将而回?姚苌这蠢家伙……” 
  王镇恶截断他道:“我明白姚苌这个人。” 
  高彦一呆道:“你明白他吗?你怎能明白他?除非你认识他。” 
  王镇恶颓然道:“以前的事,我不想提了。” 
  高彦瞪大眼睛看他,感到他定有难言之隐。道:“王兄勿要怪我多事,王兄如果想到北
方闯一番事业,苻丕肯定不是理想的明主。照我看,王兄可考虑新近崛起的代主拓跋珪,这
个人……” 
  王镇恶双目杀气大盛,打断他道:“不要提这个人。” 
  高彦愕然以对。 
  王镇恶心情激动的喘了几口气,然后道:“我该付多少钱?” 
  高彦到此刻仍未弄清楚他是怎样的一个人,问这些事来干甚么,抓头道:“算了吧!其
实连苻丕怯战也算不上甚机密情报。” 
  王镇恶随手从怀里掏出一绽黄金,硬塞人高彦手里,然后就那么回舱去了。 
  卓狂生来到仍在发呆的高彦身旁,笑道:“原来金子是这么易赚的,真后悔入错行,大
家都是凭三寸不烂之舌吧!” 
  高彦仍呆看手上黄澄澄的金子,咋舌道:“这家伙真豪爽!” 
  接着向卓狂生道:“你听到哩!” 
  卓狂生指着自己耳朵,笑道:“怎瞒得过我这对真正的灵耳。” 
  高彦道:“你道他是想干甚么呢?” 
  卓狂生道:“他只是要借道经边荒集往北方去,目的地是关中。” 
  高彦道:“照我看他该是个有钱的疯子,现时关内比战国时还要乱糟糟,他未受过苦
吗?” 
  卓狂生沉吟道:“他多少和前秦政权有点关系,否则不会如此在意前秦的情况。” 
  高彦哂道:“他又不是氏人,前秦的兴亡于他何干?” 
  卓狂生道:“这要待更深入的调查,说不定是说书的好材料哩!” 
  话犹未已,舱内忽传来兵刃交击的激烈响声。 
  两人互望一眼,同时往舱门抢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