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八
第 六 章 麻烦贵客
   
  寿阳城外码头上,吉时一到,锣鼓爆竹声中,在有“边荒名士”之称的卓狂生主持下,
举行了简单而隆重的命名仪式,为楼船装上雕写“边荒一号”的牌匾。 
  边荒游不但振兴了寿阳的经济和旅业,更使寿阳成为南方最令人瞩目的城市,与边荒集
的关系得到大幅的改善。从这一刻开始,于寿阳人来说,边荒再不是禁地险境,而是充满希
望的福地。 
  寿阳城万人空巷来参与边荒游的首航礼,惟独胡彬因避嫌而留守在城中的太守府内,缺
席盛会。 
  码头区挤满欢呼喝采的人群,参与边荒游首航的旅客,在凤老大的殷勤招呼和安排下,
聚集在登船的跳板处,鱼贯登船。 
  高彦、姚猛、阴奇、方鸿生和一众兄弟,在甲板处列队欢迎,务要令客人有宾至如归的
感觉。 
  宾客以男性为主,女客不到十五人,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香素君,不但因她面如凝脂,
长得楚楚动人,且身段匀称,仪态万千;更因她背挂长剑、神情骄傲,仿如视天下男子如无
物,配上淡雅的劲服,予人高不可攀的感觉,才是最令人倾倒的地方。 
  在三楼看台监控整个情况的慕容战、拓跋仪和庞义等人,亦不由生出惊艳的感觉。 
  她登上甲板后,只冷淡的向高彦等点头打招呼,但已使得高彦等神摇魂荡,差点忘记了
站在这里是干什麽的。 
  亦步亦趋跟在她香躯后的正是那叫晁景的小子,此人长得一表人材,风流倜傥如若玉树
临风,一派世家名士的风范?作的是儒生打扮,可是脊直肩张、龙行虎步,双目神藏不露,
腰佩长剑,却使人感到他能文能武,非是一般寻常江湖人物。 
  高彦等尚晕头转向的当儿,苗族小姑娘跟着顾胖子登船来了,她纵是遮掩了花容,只凭
动人的体态身段,仍可像香素君般吸引所有他人的注意。 
  俗不可耐的顾胖子,打躬作揖的和各人招呼,不知如何,众人看在眼内,却分外感到他
的可厌。高彦和姚猛更恨不得一脚把他踢下船去,只载苗族小美人到边荒集去,好令她可以
重新开始本该属于她青春焕发的人生。 
  苗族小美女一直低垂螓首,跟在顾胖子身后,在荒人兄弟引领下进入船舱,没对高彦或
姚猛瞄上一眼,使他们愈发感到她是在顾胖子的淫威下苟且偷生,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看着她曼妙动人的背影消失在船舱里,两人尚未回过神来,谄媚的笑声在他们身前响起,
差点吵聋了他们的耳朵。 
  只见一个年纪只是二十出头,有大得与身体不成比例,形貌逗笑的小胖子,正满面生春
地向他们抱拳施礼。 
  如果顾修是个丑陋的大胖子,这人便是个好看的小胖子。 
  姚猛道:“原来是谈宝谈公子,稍后有机会再谈,我们站在这里说话,会妨碍到其他人
登船。” 
  就听姚猛这句话,便知他被谈宝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烦个要死,所以毫不客气,不待他
开腔,便先一步着他闭口。 
  谈宝没有半点觉得不好意思的神色,陪笑道:“好日子!好日子!今天确是大好的日子。
天朗气清,可见老天爷多麽照顾我们。这位定是高爷吧!我只想问一句话,下一班到边荒集
的观光楼船何时启程呢?” 
  当他说“这位定是高爷吧”,眼光装出满眶崇慕的神情,却只朝着姚猛看,显然把姚猛
当作了高彦。 
  姚猛愕然道:“谁告诉你我是高爷呢?” 
  谈宝一呆道:“你不是高爷吗?昨天你到客栈来和我们打招呼——”接着面向阴奇,续
道:“这位先生不是介绍你为今次边荒游的主持人吗?” 
  阴奇淡淡道:“是主持人之一,谈公子听漏了两个字哩!” 
  又指着高彦道:“这位才是高爷。” 
  谈宝一脸狐疑的神色,瞪着高彦。 
  后面传来一把雄壮的声音,喝道:“兀那胖小子,要说话给老子滚到一边去说,勿挡着
王某人的路。” 
  高彦等循声瞧去,只见说话的人仍挤在岸上等候登船的客人堆中,且比他身边最高的人
还要高上半个头,仿如鹤立鸡群。他长相粗豪,年纪接近三十,体形骠悍,背挂长刀,发须
蓬乱,一副不修边幅的落泊模样,但依然予人威势十足,非是等闲之辈的感觉。 
  阴奇喝下去道:“王镇恶兄说得对!”一把扯着谈宝到一旁说话去了。 
  高彦定神打量王镇恶。他乃边荒集的首席风媒,武功虽不算了得,眼力却是一等一的,
一眼便断定此人武功高强,不在那香素君和晁景之下,也比任何人更像死士和刺客。 
  姚猛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道:“高爷!这位是刘穆之刘先生。” 
  刘穆之作文士打扮,肩挂包袱,手提小竹箱,外表看只像个寻常读书人,年纪在三十五、
六上下,留着一把美须,而令人注目的,不是他颇有出尘之姿、大有仙风道骨的颀长身形,
而是从他一双眼睛射出来从容和闪动着智慧的目光,使人感到他文弱的外表内,隐藏着一股
巨大的力量。 
  他绝非像凤翔所形容的只是个书不离手的书呆子。 
  刘穆之潇洒的向他们打招呼示好,随另一荒人兄弟入舱去了。 
  此时阴奇搭着谈宝的肩头回来,着人引领他到指定的舱房,跟着移到高彦身旁,凑到他
耳边道:“谈小子肯定是为避祸而参加边荒游的,所以比其他人更卖力巴结我们。” 
  客人继续鱼贯登船。 
  到那王镇恶登上甲板,阴奇、高彦和方鸿生也不由在暗中戒备着,防他忽然变身作发难
的刺客,幸而王镇恶只冷淡的打个招呼,径自进舱去了。 
  最后一个上来的是卓狂生,笑道:“请高爷下令启航。” 
  高彦神气地发出命令,[荒梦一号]在岸上群众喝采声中,启碇开航。 
  高彦笑道:“谈宝那小胖子真糊涂,怎会把小姚当作是老子我,连谁最英明神武都分不
清楚,如何拍马屁?” 
  阴奇笑道:“不是他糊涂,而是我故意要他们张冠李戴,错认姚猛为老哥你。” 
  姚猛吃一惊道:“你为何不早点对我说,让我好有准备,如果被刺客把我当作是高小子
干掉,我岂非死也要当胡涂鬼?” 
  阴奇没好气道:“有我在你身旁,你又不是外强中干,怕什麽呢?” 
  卓狂生竖起拇指赞阴奇道:“好一招试金石,那我们是否需向客人澄清呢?” 
  阴奇道:“含混一些会更好……” 
  忽然舱内传来争吵声。 
  五人口不敢言,心忖,难道这批客人甫登船便发生争执,也真是太难侍候了。 
  仍未弄清楚是甚麽一回事前,那叫晁景的年轻高手气冲冲地走出舱门,喝道:“谁是这
条船的主持人?” 
  阴奇轻松答道:“这里每一位都是负责人,晁公子有什麽不满的地方呢?” 
  晁景微一错愕,似乎有点不知该向五位中那一个投诉而犹豫,接着怒吼道:“这是怎麽
搞的?我早说过要住在香小姐隔邻的舱房,现在不单不是两房相邻,还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把我弄到最高的第三层去,她却在最下的一层,这算甚麽一回事?” 
  高彦陪笑道:“晁兄请息怒,你是向谁要求的呢?” 
  晁景目光投往高彦,现出杀气,看来是不满高彦客气的反质询,容色却放松下来,显示
他回复了高手应有的冷静,沉声道:“是个姓凤的人,你当我是胡说八道吗?” 
  方鸿生帮腔道:“晁公子误会了,高爷只是想弄清楚我方的人是否有疏忽吧!” 
  只从晁景把堂堂凤老大称为“一个姓凤的人”,便可知他目空一切,不但不把寿阳的第
一大帮放在眼内,还不把荒人放在眼内。 
  卓狂生见惯场面,当然不会与他计较,微笑接口道:“敢问晁公子,凤老大当时如何响
应公子的特别要求呢?” 
  晁景双目现出精芒,手按捏往在腰间佩剑的握柄去,众人登时感到寒气逼体而来,心中
大是凛然,晓得此人武功之高,在他们估计之上。 
  谁想得到来参加观光游的客人里,竟有如此超卓的可怕剑手,且是一言不合,便要以武
压人。 
  姚猛乃夜窝族的头号高手,本身一向是桀骜不驯之辈,怎受得这种气,不过为大局着想,
不愿船尚未离开颖口,竟要见血光。勉强压下性子,但已颇不客气,冷笑道:“晁兄究竟是
来要求换房,还是找碴的?” 
  晁景目光移往姚猛,精光闪闪,众人都防备他出手之时,晁景的手离开佩剑,按捺着不
悦道:“他说上船后自会有妥善的安排。” 
  众人心忖,凤老大毕竟是老江湖,把这烫手山芋抛到他们这边来。 
  卓狂生等均感为难。换房只是小事,问题会破坏他们保安上的安排。看这晁景专横和不
可一世的神态,一副不达目的不肯罢休的模样,此事真不知如何了局。 
  高彦嘻嘻笑道:“下层是专供单身女眷用的,由我们荒人姊妹侍候,如把晁兄安置到下
层去,恐怕不太方便吧!嘿!我有个好提议,假设晁兄能说服香小姐,请她搬上三楼去,我
们决没有异议,晁兄同意这解决的方法吗?” 
  众人心中叫绝,暗忖,高彦这小子确有点小聪明,几句话便把解决的责任回赠这个目中
无人的臭小子。 
  晁景呆了一呆,接着容色阵红阵白,欲言又止,忽然一个转身,便这样拂袖不顾,返舱
去了。 
  卓狂生瞧着他的背影,叹道:“我敢赌这小子参加边荒游,肯定是另有图谋,否则不会
这般忍气。” 
  众人都颇有同感,但均有点无可奈何,只有走一步算一步好了,难道可以把可疑的客人
捉往舱底严刑逼供吗? 
  ※       ※       ※ 
  石头城位于石头山西南麓,城周长七里一百步,城基以石头山的天然岩石筑砌而成,依
山而建。西、北两面临江处尽是悬崖峭壁,固江为池,非常险要,城墙以砖叠砌,厚重稳固,
使石头城成为健康西部有虎踞雄姿的临江军事要塞。 
  于西头城西端处,有一大块突出的紫红色烁岩,因风化剥落,形成坑洼斑点的岩面,仿
如一个巨大的鬼脸,故石头城又被戏称为“鬼脸城”。 
  城内设有“石头仓”,储存军用物品。城内最高耸的是烽火台,是健康境内的烽火总台。
由此沿上下游方向,于江岸险要处遍设烽火台。只要石头城烽火一起,半天内可传遍长江沿
线,直至江陵。 
  石头城向为健康军首都西面的第一重镇和水师根据地,在一般情况下,健康朝廷绝不容
许外镇沾手石头城。 
  当日谢玄智取石头城,便逼得司马曜和司马道子不得不一一答应谢玄的要求,只能坐看
谢安从容离开健康到广陵去。 
  今次刘牢之强取石头城以作北府兵驻扎之地,实触犯了司马氏朝廷的大忌,刘牢之非是
不晓得这方面的问题,但总好过被司马道子害死,再以谢琰来取代他。 
  就是在这样微妙的情况下,刘裕兵行险着,争取到司马道子父子暂时的支持,这种关系
绝不会持久,而刘裕要的只是一个机会,这个机会会否来临,还需看其它条件的配合,一切
尚是未知之数。 
  沿江走来,刘裕看到泊在石头城码头处近五十艘的北府兵水师战船。可以想象,若依计
划进行,北府大军会分水陆两路向南进军。陆路部队由谢琰指挥,直指会稽;水路由刘牢之
主持,出大江沿海岸南下,配合陆路部队作战。 
  刘牢之肯这麽听话吗?自晋室南迁,晋室的内部问题一直悬而未决。于谢安主政之时,
一直全力调和中央与地方的关系。由于桓冲性格温和,所以荆扬之间亦能相安无事。 
  到谢安与谢玄先后辞世,晋室失掉两大支柱,加上司马道子专权益甚,以致嬖佞用事,
贿赂公行,政事更加紊乱,致孙恩乘机起事,北府雄兵亦落入刘牢之这野心家之手,南方究
竟会变成怎样的一个烂摊子,刘裕真的不敢想象,且有点怀疑自己即使能掌握北府兵的兵权,
是否仍有回天之力。 
  当然这条路漫长而艰困,而至少他现在争取得喘一口气的空间,只看待会见到刘牢之时,
这家伙有甚麽话说。 
  司马道子决不会明言暂时搁置对付他刘裕的计划,所以刘牢之将会千方百计的设法害死
他,只看他是亲自下手还是借别人之力去达到目标。 
  他和刘牢之已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境地,可以说,刘裕他一天仍然在世,刘牢之北府大统
领之位便坐不安席。 
  想着想着,终到达石头城。 
  石头城开有二门,南面二门,东面一门,西北临江。 
  刘裕循沿江驿道抵达东门,一队马队从后而至,踢起漫天尘土。 
  刘裕避往道旁,让马队在身旁经过,看着他们旋风般驰进城门内去,内心不由泛起自己
是局外人的孤独感觉。 
  刚驰过的骑士没有一个是他认识的,他们显然亦不知他刘裕是何许人也,或许这批人是
刚招募的新兵吧! 
  这想法令他对北府兵生出古怪的疏离感。 
  在这种心情下,想及自己想取刘牢之之位而代之,顿然变成脱离现实、毫不实际的妄念
狂想。 
  刘裕暗叹一口气,收拾心情,朝石头城东门走去。 
  门卫露出注意的神色,其中一人喝道:“止步!” 
  刘裕立定报上官阶名字。 
  忽然十多人从东门涌出来,领头的小将大喝道:“来者真的是刘裕?” 
  刘裕暗感不妥当,硬着头皮道:“正是本人,有甚麽问题吗?” 
  小将大喝道:“奉大统领之命,须把刘裕押送往大统领座前,刘裕你若识时务,就不要
反抗,否则大有苦头吃。给我动手!” 
  刘裕看着门卫如狼似虎地朝他扑过来,心神剧震,心忖,难道刘牢之竟敢如此公然来杀
他,还是想逼他出刀子杀人,犯下叛乱之罪,教他永远不能返回北府兵,只能畏罪逃往边荒
集。 
  恨得牙也痒起来时,身体已给七、八把长短兵器抵着。 
  刘裕微笑道:“兄弟,手劲轻些儿,勿要弄出人命啊!” 
  换了和司马道子达成协议前,他几可肯定自己会挥刀反抗,现在却不得不以小命去博此
一铺,看刘牢之可以甚麽借口杀他?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