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七
第十三章 老臣受辱
   
  刘裕与宋悲风抵达乌衣巷谢府,本来以宋悲风与谢家的关系渊源,该可登堂入室,领刘
裕迳自入内,岂知把门家将虽然认得是宋悲风,却客气的请他们稍待片刻,让他们通报。 
  刘裕和宋悲风均感诧异,可是能有什么法子呢?只好在门旁的接待室耐心等候。 
  不一会梁定都匆匆未了,这个人虽然颇有高门之仆见高拜见低踩的习气,对宋悲风这个
一手提拔他的人仍是非常尊敬,礼数十足,但对刘裕则是循例施礼,态度疏远。 
  宋悲风皱眉道:“这是什么一回事?” 
  梁定都领着两人朝主建筑物松柏堂的方向走去,低声道:“这是孙少爷的指示,必须严
守上下之别,内外之分,一切依规矩办事。” 
  宋悲风沉声道:“包括我在内?” 
  梁定都颓然点头。 
  宋悲风向一脸疑惑神色的刘裕道:“孙少爷就是二少爷的儿子谢混,极得二少爷宠爱,
二少爷出任刺史,家里的事便由他决定。” 
  刘裕心忖有其父必有其子,不过仍忍不住叹息谢家昔日的潇洒风流、不守成法到哪里去
了。当年他和燕飞、高彦与谢家诸领袖对坐商谈的日子,肯定不会重现。 
  梁定都并不是领他们到松柏堂去,而是越过广场,朝偏厅走去。 
  梁定都苦恼的道:“大小姐卧床休息,二小姐又不爱理事,现在府内的事,全由孙少爷
打点。” 
  二小姐便是谢琰的妹子,下嫁王国宝。 
  进入偏厅后,三人席地跪坐一旁,都有点不知从何说起的感觉。 
  宋悲风道:“二少爷在吗?” 
  梁定都道:“二少爷外出未返。” 
  宋悲风道:“如此我们想先向大小姐请安问好。” 
  梁定都苦笑道:“这须由孙少爷决定。” 
  宋悲风光火道:“这小子当我宋悲风是何人?” 
  此时一名侍婢进来,以茶侍客,宋悲风只好闭口。 
  侍婢去后,三人再没有说话,气氛凝重。 
  又等了一会,梁定都向宋悲风请示道:“让我去见孙少爷,看他因何事耽搁?” 
  宋悲风点头同意,梁定都起身离开。 
  刘裕叹道:“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呢?如非老哥冒死救回大小姐,情况不堪想像,可是谢
家却反把老哥视作外人。” 
  宋悲风道:“安公玄帅去后,谢家的子弟太不争气了,好的不去学,却学了建康高门的
流风陋习。” 
  刘裕道:“你不是看着谢混长大的吗?他今年是什么年纪?” 
  宋悲风道:“该有十六、七岁。我一向以为他可以承继谢家的风流。此子早熟聪明,十
一、二岁便是清谈的高手,诗文书画,样样皆精,且仪容秀美,风采不凡,故有“谢混风华,
江左第一”的赞誉,更有人说他是南晋这一代第一美男子,且被廷钦定为晋陵公主的夫婿,
待他到二十岁时成亲。” 
  又道:“他是二少爷的第三子,两位长兄随二少爷当官去了,所以谢家由他主事。” 
  刘裕哂道:“肯定是司马道子笼络二少爷的手段。” 
  宋悲风叹了一口气,欲语无言。 
  这时梁定都满脸阴霾的回未了,于宋悲风旁坐下道:“孙少爷有事未能分身,请宋叔和
刘将军再稍候片刻。” 
  宋悲风不悦道:“什么事这么重要?” 
  梁定都欲语还休,最后仍是不敢隐瞒宋悲风,低声道:“孙少爷和刘毅将军在忘官轩下
棋。” 
  刘裕失声道:“刘毅?” 
  梁定都忙解释道:“刘将军勿要怪责刘毅大人,他己准备中断棋局,赶来见将军你,只
是孙少爷坚持胜负即分,要继续下去。” 
  刘裕心忖看来刘毅在建康混得非常不错,竟能凭布衣的身份,打进最显赫家族的圈子去。
这方面自己比他是自认不如。 
  宋悲风正要说话,足音传来。 
  刘裕循声望去,刘毅正和一年青公子跨槛入厅,乍然看去,他也不由心中一震、此子身
形举止神气,有七、八分酷肖谢安又是风华正茂之时,宛如玉树临风,洒脱不群至乎极点。
难怪有江左第一美男子之称。 
  刘裕心中本来对他印象极坏,可是见到他冠绝江左的仪容神采,竟发觉自己心中怒气全
消,没法对这近乎完美的少年生气三人连忙站起来,梁定都退往一旁,垂手躬立。 
  刘毅显然和谢混稔熟,反客为主的呵呵笑道:“这位就是我常向三公子提起的刘裕刘将
军哩!是否百闻不如一见呢?” 
  谢混有如宝石般闪亮的眼眸落在刘裕身上,先是略一皱眉,这才展现有保留的欢容,微
笑道:“谢混见过刘将军。”又向宋悲风施礼道:“谢混向宋叔请安。 
  坐!坐!不用多礼。” 
  宋悲风冷哼一声,神情不悦,没有回礼,显是心中仍未能释然。 
  刘毅微一错愕,目光投往刘裕,向他暗送眼色。 
  刘裕深切明白宋悲风的感受,但却不想因此把事情弄砸,拉着宋悲风到一旁坐下。 
  谢混对宋悲风的反应似是视若无睹,着刘毅在另一边坐下,自己则跪坐于主位。 
  当下又有侍婢进来奉茶。 
  刘裕朝刘毅瞧去,这小子昔日因何谦遇害而未的颓丧悲愤己一扫而空,一身仿效高门子
弟的打扮衣着,令刘裕感到自己再不认识他。 
  不过刘毅对他的神态仍是亲切如旧,见刘裕往他望未,作出待会喝酒谈心的手势。 
  谢混神态从容的向刘裕道:“谢混在这里代表谢家祝贺刘将军破贼成功,凯旋归未,荣
升建武将军。” 
  刘毅叹道:“刘兄的美事,己传至街知巷闻,待别是单挑焦烈武,斩杀此贼,更是建康
上下近日最热门的话题。” 
  刘裕谦虚的道:“只是侥幸而己,刘裕怎敢居功?” 
  宋悲风早不耐烦,道:“我想和刘将军向大小姐请安。” 
  他显然心中极怒,竟不提谢混的称谓。 
  立在一旁的梁定都登时脸色微变。 
  谢混终掠过不快神色,但仍压制着自己,柔声道:“道韫姑母己上床休息,今晚恐怕不
适直,宋叔和刘将军先在敝府暂歇一宵,明天我会作出安排,请宋叔见谅。” 
  刘毅帮腔道:“趁这机会我们好好聚旧,这几天刺吏大人一直渴望见到刘兄,刘兄安然
归来就最好了。” 
  宋悲风却一刻也待不下去,拂袖而起道:“如此我和刘将军明天再来拜访。” 
  连刘裕也想不到一向好脾气的宋悲风可以变得如此火爆,可见他受辱于谢家的小儿辈,
对他这曾备受谢安器重当作是自己人的首席家将的伤害有多深。 
  今次谢混也慌了手脚,忙起立道:“宋叔请留步,如有怠慢之罪,谢混愿受责罚。” 
  刘裕和刘毅连忙站起来,却没法插嘴,这刻的情况己演变成谢混和宋悲风之间的事。 
  谢混现在的态度,亦显示出宋悲风在谢府中根深蒂固的地位。 
  宋悲风盯着谢混,淡淡道:“请孙少爷指示,我宋悲风何时变成外人了?若是如此,你
以后便不该唤我作宋叔。” 
  谢混朝梁定都瞧去,目光转厉。 
  梁定都低垂着头,不敢呼半口大气。 
  谢混转向宋悲风,低声下气的道:“只是一场误会,谢混怎敢冒犯宋叔呢?是吗?定
都。” 
  梁定都可以说什么话呢?忙答道:“是定都不对,忘了宋叔不是外人。” 
  宋悲风当然明白梁定都只是为谢混背黑锅,但亦知不宜和谢混闹翻,呼一口气压下心中
的怨愤,点头道:“好吧!便当是一场误会。不过我己失去把酒言欢的兴致,明天再来向大
小姐请安。” 
  接着不理会谢混,向刘裕道:“我们走。” 
  说罢朝大门走去,刘裕只好匆匆向谢混两人施个礼,随在宋悲风身后。 
  谢、梁两人呆在当场。 
  眼看宋悲风快要走出门外,蓦地一人笑着走进来,喜道:“真好,宋叔和小裕回来了。” 
  赫然竟是谢琰。 
  宋悲风愕然止步。 
  刘裕也大惑不解,看谢琰一脸喜色的模样,与他儿子对待他们的态度直是天壤之别。 
  难道一向以家世自恃,看不起出身低微者的谢琰,竟忽然转了性吗?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